第一百二十四章 养匪自重(五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养匪自重(五更)

第一百二十四章养匪自重 没想到这盖天久倒是个民国的工作狂,闲不住的一个人,一旦安静下来反倒是浑身不自在别扭。王茂如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东北大地多如牛毛的土匪胡子来,这些胡子力量不大,但是危害不小,且盖天久熟悉土匪习xing,何不让盖天久单独带一支部队重回老本行假扮土匪,让士兵乔装打扮成土匪,这样自己手里就有一明一暗两支武装力量。想到这里,他却有些犹豫起来,盖天久好不容易做回军官,又让他去当土匪,人家能愿意吗?他找到参谋长祝永泉,和参谋官徐老蔫,与两人私下说起此事,祝永泉说着主意倒是不错,如今第十七混成旅七千余人,远远超过陆军部允许规模。等到陆军部倒出时间来,不管是袁世凯或者反对袁世凯的人,都会让第十七混成旅裁撤掉多出来的士兵。若是有一个人暗中将多与士兵伪装为土匪,隐藏起一支人马,然后在辖地之中“养匪自重”,也不失是个好方法。 那边徐老蔫抽着老旱烟,说:“这事儿我先跟盖天王透个底儿,你们跟他说大道理,天王就算是懂,难免心里也会有意见。我跟他说若是他主动请战,岂不是两全其美?”王茂如等人深以为然。 徐老蔫便将盖天久请到酒馆去吃饭,这盖天久哈哈一笑,道:“不得了啊,老秀才怎么请俺吃饭了?真是不得了,让你请吃顿饭,比那山西老抠还难得。” 徐老蔫道:“今儿个我舍命陪君子了。” 盖天久哈哈一笑,拿过来酒,倒了两大碗,说:“你老头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有什么话对我说,得先把这碗酒给俺喝光。” 徐老蔫也不含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盖天久拍手道:“好,好,好,不愧是咱天王寨出身的,好样的,说吧,啥事啊?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老秀才你老树开新花?也动了凡心了?” 徐老蔫道:“天王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狡兔死走狗烹?” 盖天久摇摇头,道:“别跟俺吊书袋,俺现在连字儿都认不全,要不是军中有人教,俺连名字都不会写,什么狗啊兔啊,你是不是想吃狗肉了?这容易啊,小二……来……” 徐老蔫拦住了他,道:“我给天王讲一个故事吧。” “呦嘿,老秀才要讲故事,说吧,啥故事。” 徐老蔫道:“相传秦朝末年,秦始皇为了修长城,迫害众多百姓,引起了天下人共同反秦,其中出现了两个英雄人物。一个叫做西楚霸王项羽,力举千斤,万夫不当之勇。”盖天久忙道:“这项羽我知道啊,不过老秀才,你说项羽和关羽谁厉害?” 徐老蔫考虑了一下,说:“自然是项羽,项羽一生作战从未战败过,从没有任何将军能活着从他手中走过二十招,背水一战,八千江东士卒,打得八十万秦军望风而逃。” 盖天久问道:“江东是哪?” 徐老蔫道:“就是现在湖北那一带。” 盖天久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叫道:“怪不得推翻大清朝从湖北那开始的,感情好,湖北人从古就能打仗啊。” 徐老蔫苦笑起来,这盖天王也太能扯了,忙点头说:“可是这西楚霸王项羽虽然天下无敌,却不敌另一位英雄人物。” “谁?” “这人就是汉高祖刘邦,开创大汉王朝四百年基业。”徐老蔫道,“可这刘邦,他的出身却只是个卖狗肉的二流子,别说打不过项羽,就是让项羽帮助了手脚,刘邦都打不过项羽。但是,最后项羽还是败给了刘邦。” “这是咋回事呢?”盖天久喝了一口酒问道。 “这是因为刘邦会用人,他什么都不会,就会用人,他手下大将,武有韩信、英布、彭越、樊哙、夏侯婴,文有张良、萧何、陈平,而那项羽武功天下第一,容不得手下有人出头,好东西自己独吃,有财宝自己独用,有美女自己独要。反倒是刘邦,抢来的不管是钱粮美人,都给手下分去,自己只要江山,别的都不要。所以项羽跟刘邦打仗,自己人是越打越少,人家是越打越多,最终被韩信十面埋伏逼死在乌江边。”徐老蔫道。 盖天久道:“这项羽也是的,咋地也不能吃独食啊。俺当山大王的时候,啥时候不是把好东西分给兄弟们?在北直隶提到俺的大名,绿林上谁不伸出大拇指说声豪杰,谁不说俺是天王。俺几次被官军和蒙匪打败,但是为啥俺几次又活过来了,就是俺对兄弟好,兄弟支持俺。” 徐老蔫道:“天王的确是直隶最豪气的好汉,跟着刘邦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盖天久哈哈一笑道:“啥曲儿不曲儿的,俺不会唱曲儿,你继续说,后来呢。” 徐老蔫道:“后来的事儿,可就不好了,这刘邦是个隐忍的人,韩信杀了项羽,刘邦当了皇帝,可是刘邦却不自在了,手下人都比自己厉害,万一哪天杀了自己当皇帝呢?眼看天下没了战争了,要这些手下大将还有什么用?于是他就一个个想办法把手下文武大将们全都杀了,这就是狡兔尽走狗烹,说既然兔子都被打死了,要猎狗留着干嘛,干脆也杀了得了。” 盖天久道:“这刘邦好狠的心啊。” 徐老蔫趁机说道:“尚武将军就是如今的韩信,等他消灭了蒙匪,平定了北方边患,就到走狗烹的时候了。虽然看起来王将军现在多风光,大总统一纸调令,将军就得走人,这诺大基业不还是留给大总统儿子?你道大总统为何这么器重将军,那是一个套儿,将军不得不钻的套儿。所以,将军为了避免狡兔死走狗烹,在这儿就不能安宁下来,他得给自己留条后路,除了我自己,没人能搞定这呼伦贝尔。” 盖天久道:“好计谋,好计谋,这其中也有老秀才你的功劳吧?” 徐老蔫点头敬了一碗酒,道:“小小的出了一份计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