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手

第一百二十五章出手 盖天久奇道:“若是不打死巴布扎布,这小子可是随时都能拉动千把号人马的,留着他太危险了吧?” 徐老蔫道:“将军早就在大总统面前立下军令状,非杀巴布扎布不可,怎能放过他?这巴布扎布不死,将军如何与大总统交代?我们参谋处的意思是,咱们地盘上有土匪可以,但是这土匪要的是自己人。” “养匪自重!”盖天久也是聪明人,立即说道。 “对。”徐老蔫笑道,“我知道将军的意思之后,立即就跑过来找你嘛。这可是一件大功劳,又怕你误会我,所以才说了这么多。” “你老小子倒是有心眼。”盖天久道。 徐老蔫凑过头去,小声说:“天王,你要是不找将军,这机会可就有人抢走了。” “我如今是正规军军官,堂堂上尉营长。”盖天久拍着自己胸脯说道,“哪能再去钻老林子当土匪去,不干,不干。老秀才你要是想去,你便去,我是不去。” “行,我就是给天王你透个底。”徐老蔫道,“至于去不去天王自己做主,去有去的好处,不去也有不去的好处。” 盖天久喝酒,笑道:“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老秀才你给我分析分析这去的好处和不去的好处。” 徐老蔫知道他动心了,便说道:“首先,咱将军野心不小,两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营怎能满足他的胃口,他将来肯定会扩编,我估计将军将来想要在这黑龙江省有所作为,至少需要十个步兵团和四个骑兵团。也就是说,未来就会有至少四五个旅长,未来的旅长肯定是从现在的军官中选出来。天王你若是一直在大本营做jing卫营营长,我想多半是一直做下去。再说这jing卫营真的那么好?真的那么吸引人?我看未必,jing卫营jing卫营,顾名思义,就是看家护院的。咱们是老哥俩,我说话伤着你你多担待,天王如今你的官职,说好听的呢是jing卫营营长,说难听点儿就是看大门的头儿。天王你说说,将来谁会提升一个看大门的头儿做团长、旅长?再者说,你说这jing卫营,说出来你是营长,可是大本营里谁不是军官?就算是你想调动士兵,你能调动几个人?一个连还是一个排?jing卫营调动人数最多不能超过一个连,您这营长当得跟连长有什么区别?可是出去办事就不一样了,有三个好处,第一,有功绩,第二,人手管理归自己,第三,你在外跟在内不一样,将军的意思是,他会源源不断地给你补充兵源,让你规模越大越好,还给你提供枪支弹药,何乐而不为呢?” “哈哈哈哈,纵有千般好,我老啦,老啦。”盖天久哈哈一笑端起酒,道:“老秀才,有好处你能想到老弟俺,俺就谢谢你,没的说,天王寨出来的,都是好兄弟,来,喝酒,喝酒。” 过了些ri子,盖天久私下里找到王茂如,主动提出自己担任“挺进队”大队长的角sè,发展土匪武装,以土匪武装做眼线的想法。王茂如问天王还行吗?绿林中会不会忘记你?老盖立即说道:“若是不行,我拿头来见你。”王茂如道:“好,若是天王帮我把绿林都搞定,你回来至少是一个团长!”这让老盖有了动力,老盖问这支部队多少人马,王茂如笑说:“我给你一个连的正规部队,你再去收编其他土匪或者武装,你能收多少人,就会有多少人马。” 盖天久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又回到部队,拉上老兄弟马三刀和百宝天,然而百宝天却说自己习惯军营的ri子了,不想在去当土匪,即使是假装的土匪。为此马三刀还和他吵了一架,说他不顾兄弟感情云云,百宝天在总务处混的风生水起,是打定主意不再当土匪,盖天久说人各有志,咱们总归是兄弟,别为难人家。 王茂如从军中调集了一些军官和一个连的士兵,外加盖天久手下的老底子,马三刀,白面杀神许正义,赛李逵李宽,成立第十七混成旅du li挺进队,并向外宣布新成立一伙儿胡子,匪首镇三山,专杀富贵和官军。而jing卫营营长空了出来,王茂如委任辎重营营长王其垣担任jing卫营营长,参谋处参谋熊炳涛担任辎重营营长,参谋处参谋徐佑前担任监察处处长,军法处长朱怀龙不再兼任监察处长。 等盖天久走后,参谋长祝永泉立即汇报过年之前对呼伦贝尔的武装试探攻击计划,初步计划是这样的,由于胜福对第十七混成旅的北上准备不足,因此他派遣了自己的儿子西布特哈副都统贵福率两百骑兵进入扎兰屯。而参谋部的计划就是趁着年前,北上攻击扎兰屯,活捉贵福。由于东北的冬天里骑马反倒是慢,参谋部参考了当地向导的情报,将马车改为爬犁和雪橇,并且赵增福的步兵三营正在训练爬犁和雪橇,以及冬ri在外行军扎营的技巧,已经初步得出一些经验。 “什么时候出发?”王茂如问。 “12月23ri出发,12月25ri能够抵达扎兰屯。” “为什么选这个时间?”王茂如很是好奇。 祝永泉解释道:“选择12月25ri抵达是因为这一天是西方的圣诞节,扎兰屯就在俄国人铁路边上,如果一旦打起来,贵福就可以跑进俄国租界避难。我们打听了俄国铁路巡防兵的假期安排,他们在圣诞节之后房价一周,而且,俄官都去哈尔滨玩去了。远东铁路守备司令霍尔瓦特在哈尔滨举办大型酒会,就在圣诞节之后的这一周。” “好,情报很详细。”王茂如赞赏道,“参谋部拟定了派三营去了?怎么不派骑兵营去?” 祝永泉无奈地说道:“骑兵营的那帮人,一个个骄傲得不得了,都不愿意下马做爬犁和雪橇,倒是三营长赵增福有股子气势和决心,跟我数次请求说首战一定要用他。我就给他透露了一下,这小子脑袋瓜聪明,一点就透。居然提前带兵训练,还让士兵准备好野外生存的东西,我听说他还特地让人买了二十坛高纯度的高粱酒,说准备出发之后就不带水只带酒。” 王茂如表示很满意,说晚上大家一起吃顿饭,相互之间了解了解,这些ri子一直在忙碌,大家还没有好好聚一聚,又让人在外面买光了酒水,送到军营中,今ri晚上允许大家小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