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破风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六章 破风嘴

第一百二十六章破风嘴 到了晚上,第十七混成旅首次发布休息令,除了哨兵,全体休息不做训练,这可让一直苦练的第十七旅弟兄高兴坏了。王茂如与众位军官一起吃酒,尤其是介绍了朱庆澜送给自己的骑兵大将,如今司令部du li骑兵侦察连连长商元青。这商元青虽然跟随朱庆澜多年,却一直说话直,口气重,有什么说什么,王茂如自然是毫不在意,不过有的军官就受不了这种粗人,尤其是jing卫营长王其垣,但是他口吃,没法争论气的脸通红。 王茂如让商元青介绍一些关于关外的行军作战习惯以及技巧,商元青喝了一口酒,大嗓门说道:“黑龙江省地广人稀,又地处寒冷之地,农业欠收,因此极少驻军。地方太大,所以一般住在黑龙江的军队,都以骑兵为主,这边的土匪不多,比起奉天和吉林,算是少的了。只是叛军多,叛军中几乎都是骑兵,不管是宗社叛军,还是呼伦贝尔的叛军,或者是库伦zhèng fu的叛军,更或者是老毛子的土匪,若是想清除叛军恐怕非建立骑兵不可。大人士兵都是多半步兵,怕是经不起骑兵一番冲杀的,而且……”他环顾四周,道:“将军的骑兵,说起来只是骑着马的步兵,并不是真正地骑兵。”幸好今天骑兵营长宫小旗不在席,否则依照宫小旗的脾气,非得要跟他马上来一场决斗不可。 其他人也听到他的话气得够呛,jing卫营长王其垣便要反驳,却半天说不出来,他是个结巴,一着急就说不出来话,倒是军官赵庆争辩道:“我修筑战壕,前方构以铁丝网,你骑兵还能越过?” 商元青也是武备学堂毕业,自是知兵事,冷笑道:“若我骑兵打你,还会给你时间修战壕构建铁丝网?”又道,“便是你构建好了,我不打你,我从其它地方绕过你的防区,从背后打你。这枪支虽然能打到九百公尺,但是真正有杀伤力的只有三百五十公尺以内,士兵能够打中的距离是一百五十公尺。一百五十公尺,你步枪能开几枪?我看到旅帅手下士兵都是火炼珠,枪速比其他枪快两倍。就算如此,一百五十公尺骑兵战马全速奔跑,二十几秒就到了,你能打几枪?算是火炼珠快,你训练再严格,也只不过打光五发子弹。打光五发子弹再装弹的时候,我骑兵的骑兵刀就已经过来了。” 赵庆纠正道:“我们的枪是十发装的,不是五发装的,十发子弹还干不掉你?” “你那是做梦,二十秒能开十枪?”商元青大咧咧地说道,“你顶多开四枪,三枪之后,必定被干掉。要是汉阳造,顶多开第二枪,第三枪还没开就被干掉了。所以,骑兵就是野战之王。” 工兵队长赵庆争辩道:“照你这么说,咱前清的蒙古骑兵厉害啊,怎么还被老毛子打呢?” 商元青道:“那不是因为枪,是因为大炮和机关炮,若是遭遇战,机关炮没安装好,大炮也没放好,肯定就被骑兵突击了。”一部分军官不反对了,宫小旗的骑兵营就是这么突袭的45旅炮兵营的,一个冲锋下去,连炮衣都没有掀去的45旅炮兵营便被一锅端了。 李品仙在一旁说道:“骑兵的杀伤力在与反复冲击,而不是冲上去纠缠,你第二波冲击的时候我机枪都摆好了。” “就是,咱们的机炮都是哈奇开斯机炮,要是说一个骑兵面对一个步兵还占有优势,但是一个连的骑兵面对咱们一个连的步兵,一点优势都没有。”赵庆说道。 商元青道:“谁说我一次xing全部投入的?我一个连,你一个连,你守我防,咱们演练演练。” “好啊,来就来,谁怕你。”赵庆也掳袖子道,“我还不信了,我步兵遇到你只带步枪的骑兵,干不死你。”俩人就着酒桌拿盘子和筷子cāo演起野战骑兵与步兵对抗,结果是,骑兵连死伤二十人,最后仍旧全歼步兵连。赵庆很是气恼,倒是王其垣结巴着说道:“我拿咱们第十七混成旅,你骑兵——旅,咱俩比——比——划。” 商元青摇头不干了,说:“骑兵的打击在与突然xing,将军的军队就有炮了,再提前准备,骑兵虽然能省你,但是吃亏太多我不可不干。咱骑兵有个特点,用顺口溜就是,打得赢,跑得过,打不赢,跑的远,打你嗷嗷叫,气你直肝疼。就是说,骑兵只在突然xing和突击xing,绝对不会攻击对方城寨,如果对方阵地火炮以及机炮太多,也不攻击。骑兵是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他咬着手指头道:“骑兵的战法和步兵不一样,知道狼吗?在关外,谁最厉害?不是东北虎,不是黑瞎子(东北黑熊),不是豹子和金雕,最厉害的就是狼群。你什么时候也看不着它们,等你看着它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冲上来了。” 王茂如见几位的为了整编步兵有发展还是骑兵有发展不停辩论,心中有些欣慰,手下这几人不是酒囊饭袋,就连这言语间语气骄傲的商元青,也有一手。不过这商元青脾气的确太倔,嘴也好得罪人,但毫无疑问的是他确是一员猛将。王茂如便抬手对众位劝说道:“你们啊,争论也跟要干仗似的。”见王茂如发话了,大家到时都安静下来,商元青本来还想说,可是看到大家如此安静,又看了看王茂如,忙坐了下来也不说话,王茂如呵呵一笑,问:“元青兄弟,你的骑兵怎么只有一个连的人?你不是督军府骑兵大队吗?至少得有两个连的人吧?” 商元青气恼地站起来,见众人看他,忙又坐了下来,说道:“还不是许兰洲那瘪独子玩意,说督军卫队不需要骑兵,就把原本应该是一个营督军府的骑兵大队配置只给了一个连的,真他nǎinǎi的气人。” 王茂如笑道:“以后你在我这里,好好干,干好了我给你一个团的骑兵。” 商元青道:“你不气我说话不好听?我知道我这破风嘴,四处得罪人。”听到他自嘲,几个军官反倒是不好意思地笑了,李品仙笑道:“商兄弟心态不错啊。” 王茂如道:“只要你跟着我干,我这人是唯才是举,你有多大能力,就当多大官。” “放心好了,俺们山东人自古就忠义。”商元青说道,“旅帅,以后我商元青就跟着你干了。” “哈哈哈,来喝酒,喝酒。”王茂如笑道,众位军官举起酒杯纷纷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