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偷袭土地庙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七章 偷袭土地庙

第一百二十七章偷袭土地庙 众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喝到一半,一个士兵跑了进来,说发现重要情报,王茂如认出这个士兵叫毛亮,是补充一营的士兵。今晚就是补充一营负责放哨,忙问发生什么事情了,毛亮说他和几个兄弟抓到了几个潜入的人,不过跑了一个,他们连长正在侦讯呢。王茂如感到好笑,这连长还亲自审讯,于是说让你连长带俘虏过来。大家都来了兴致,不再喝酒,等着俘虏过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小的人穿着军服领子上佩戴少尉军衔的军官,带着几个士兵抬着俩俘虏走了进来。那军官立即敬礼道:“报告旅帅,补充一营三连长岳启南报到。” 王茂如脑海中立即闪现出这岳启南的一切来,道:“哦,我记得你是,你是和李德林他们一块来的军官,湖南人黄冈人,你们一道来的人力属你的年纪最小,好像是刚考上保定军校,就因为闹事儿肄业了,今年18岁,你们营长是罗浩,我记得没错吧?” “是。”岳启南挺直了腰板说道,并不以自己被保定军校开除而有所芥蒂。 王茂如看他满身鲜血,吸了一口气,心这小子身上好重的杀气,道:“怎么样?问出点什么来没?” 岳启南道:“抓住了五个,跑了一个,被我审死了三个,这两个才说话,不过也残废了。” 王茂如大吃一惊,都已经审死了三个了才来报告,如是敌人攻击,自己岂不是全营都被干掉了,顿时心里不快,这个岳启南太大胆了,擅自做出决定。于是冷着脸道:“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告?” 岳启南站的直直的,回道:“因为最近经常有毛贼来偷东西,我起初以为是一伙儿毛贼,后来才发现这伙儿人不是毛贼,是探子,而且是叛匪巴布扎布的手下这才报告,并且已经通知了营长进行jing戒。” 王茂如看着这两个似乎全身骨头都被打断的探子,问道:“你问出什么了?” 岳启南道:“这两个探子招供,巴布扎布派了四百多人集合在甘井子城西二十里外土地庙,准备这几天趁机偷袭一下咱们军营返回去。”正说着,补充一营营长跑罗浩来了,高兴地说:“报告旅帅,逃跑的探子总算被我抓到了,没跑成,刚才让我栓马背上拖回来,撞大树上撞死了。” 你特么的,整死了一个探子这么高兴,王茂如挥挥手,脑袋转了一下道:“好了,兄弟们,幸好咱们喝的也不多,但是喝得尽兴,今天晚上,咱们打猎如何?”他举起手中的大碗,道:“所有军官听令!” “到!” “全体士兵,立即整队集合!所有军官立即回去整队,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十五分钟后出发,给我围剿巴布扎布的这伙儿前锋,我要求的是,全歼,记住,我要全歼,一个不许跑!” “是!” 李德林等人兴奋地跑回去准备,这边商元青搓着手,一脸的向往,道:“旅帅,这……我……我也想去参加。” 王茂如道:“哈哈,元青,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你就先不用出马了,大材小用。”眼见岳启南也要走,王茂如道:“岳启南少尉。” “到!”岳启南站住,他的上司罗浩也站住了,继而大家都站住了,王茂如道:“岳启南,鉴于你迟报情报,但又发现情报大功,所以这次就功过相抵,不赏不罚了。” “是!” 十五分钟之后,全军集合完毕,因为都喝了点酒,脸还红扑扑的,被风一吹,一个个呲牙咧嘴。 这风的确是有点冷,王茂如本想说点啥,但是太冷了,估计说几句话自己舌头都得冻掉了,一挥手,大军出发!他亲自带队,宫小旗的骑兵营和近卫队护在他身边,老四营全部出动,六个补充营也出发了三个,二十里地的道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趁着月sè透亮,地上雪光反衬着整个大地像是白天一样。 军营之中李品仙等八大处的军官们人留守,此外还有三个补充营机炮营辎重营等也不再此战之列,都留下来坐等好消息。 王茂如率队越来越靠近土地庙,还有大约五里地的时候,王茂如举起手,众人停了下来。王茂如下令道:“步兵一营,从东边包抄!步兵二营,从西边包抄!骑兵营,给我从东边绕过去,从后面进攻!补充一营,负责外围jing戒!步兵三营,补充二营,补充三营,jing卫队,跟我从正面过去!注意一下,散开来,千万不要发出声音,知道吗?” “是!” 罗浩抓耳挠腮地说:“将军,旅帅,我,我们补充一营也能打。” “打你大爷,你给我看好了,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知道不知道?”王茂如斥道。 “不是,我想跟杜宝三换一下,让他jing戒,您看行不行?”罗浩嬉皮笑脸地说,这被北风一吹,脸皮都疼,还得装出笑容。 “凭啥,你犯错了你不知道啊。”杜宝三在一旁叫唤道。 王茂如也不说话,走到罗浩跟前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骂道:“行你大爷,给我老老实实地负责jing戒,跑一个蒙匪我拿你是问。咱几千个人要是还抓不住几百个人,都他们一个个明天别吃饭了,知道不?” “是!”众军官忙道。 接到命令之后,各个营分散开,慢慢将土地庙周围围了起来,叛匪的四百个人倒也懂得行军作战,放出一些探子,只是今晚太冷了,不单王茂如这边喝酒度寒,这活儿蒙匪也喝酒度寒。外面站岗放哨的马匪站了一会儿,也跑进庙里的蒙古包内,说这该死鬼天气,谁他妈想出来这种天气偷袭? “嘶……”战马倒是叫了起来,有许多人抱怨了,推诿谁出去,大家都喝着酒呢,谁愿意出去,那放哨的无奈只好自己出去,来到马棚安抚战马,打眼一看,对面黑压压的一片。 “啥玩意?”放哨的眼看黑乎乎的东西慢慢靠近,吓了一跳,心想莫不是狼?还好这围墙挺高的,再仔细看看是不是狼?这黑乎乎的,到底是不是啊,放哨的伸长了脖子仔细仔细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