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哪里都有小团体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九章 哪里都有小团体

第一百二十九章哪里都有小团体 这次出其不意的围剿,次ri成了甘井子城最大的新闻,其实何止次ri,接下来几年内都流传着王大帅神机妙算带刀夜屠鞑子的故事。 本来嘛,一个围歼战而已,以四千人围攻、偷袭四百人,也算不得什么jing彩的胜利,且本身还死了将近四十人,说出去还有些丢人。可就是因为死了三十七个,事后因为伤重又死了三个,王茂如心疼的够呛。 那些该死的叛匪! 王茂如心生大怒,立即下令砍掉除敌人首领外所有叛匪的头,并把头颅从土地庙沿路挂在木杆子上,直到甘井子城。被砍掉头的尸首,也别好受了,扒光了衣服仍在野外喂狗,喂狼,喂野兽,总之让他们不得好死就是。此举倒是吓坏了众多手下,也让军官们感觉有些怪异,毕竟咱大帅可是北大教授出身,怎么做事如此野蛮。几个人私下里一商量,觉得其实教书人发起狠来,做事更绝。王茂如在巩县把白朗匪军的降卒交给当地保安队,其实也没存好心思,借刀杀人而。只是这次,咱大帅可是明目张胆地杀人了。 这黑龙江千里无人烟的地方,四百个头颅挂在大路上,远远看去死不瞑目的睁着眼睛仿佛要嗜人一般,只吓得甘井子小孩夜里不敢哭,甘井子城百姓也不敢出门。后来有人说甘井子闹鬼,王茂如知道自己做事太绝了,弄得人心惶惶,只好让军中的和尚做一场法事,有把那些头颅拿了下来一起烧掉才算平息这场闹鬼传闻。 因为城外狼患比较严重,王茂如又让人把这些没了头颅的尸体仍在野外喂狼,很快,闻着肉味和血腥味的野狗野狼甚至饿的不行的老虎也跑来吃人肉,等到王茂如准备收敛这些人的时候,发现土地庙周围都是骨头棒子,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了。 此举顿时让甘南县的大小老少对这位将军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平ri里笑眯眯的将军大人发起很来,如此骇人。三百五十八颗头颅,每个一百多米,就有一颗吊在白杆子上,倒是帮甘井子城百姓很清晰地指示了从甘井子城到土地庙的道路怎么走,只要沿着人头,肯定能到。这条路后来也被叫做人头路,经常有闹鬼的传闻。只不过再没有敢去土地庙了,那经常传来狼叫,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有狼叫,那是狼在啃食被砍掉头的蒙古叛军尸首。一些猎人平ri里也会组织起来打狼,狼皮是个好东西,卖到省里,一张狼皮能卖四五块大洋,可现在没有猎人敢去土地庙打狼了,那里除了狼,还有百多具赤条条的死人。 王茂如对于叛国的人使毫不手软客气的,这次巴布扎布派遣手下搞偷袭,除了领头的故意留着其余的全都杀了,领头的是巴布扎布的手下大将朝克毕利格,长着一副蒙古人的面容,粗壮的身材,小眼睛尖鼻子高颧骨,一脸的桀骜不驯。 次ri审讯的时候,王茂如只看了一眼,说道:“这种人绝不会投降的,但是杀了可惜,那个……岳启南不是喜欢刑讯吗?调岳启南入监察处担任战俘典狱长,让他来试试手,算了,我也不指望他能问出什么来。” 岳启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由少尉连长晋升为了中尉典狱长,在职务上升了官,但是看起来暂时离开前线了。他很郁闷地接手了这个工作,手下由一个连变为一个排,三十多人,一半是巡防营jing察所的,还有一半是新兵。而且现在的战俘营只有朝克毕利格一个战俘,但是岳启南也无聊,心想都是你混蛋给我带来的灾,旅帅不让我整死你,我整不死你。岳启南立即对朝克毕利格展开刑讯,那些老巡防营的人指点说,你不知道下手轻重,不如去老县城找那些前清的典狱衙役,他们才有经验。清朝才过去几年,那些人如今无事可做,正好有经验。岳启南一听,果真是个好主意,打了个报告获得批准,便跑到龙江府找老刑狱官,拉来两个人才,回来刑讯战俘。不过等他回来之后,战俘不只是朝克毕利格了,第十七混成旅又抓了一百多战俘回来。 过了十二月中旬,东北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三十度,等到公立十二月二十三ri,yin历是十一月初七冬至这一天,鹅毛般的大学降落在整个东北,二十米之外难看到人。第十七混成旅步兵三营,乘着马拉雪橇,狗拉爬犁,四不像(麋鹿)拉爬犁,从甘井子城出发,穿过大兴安岭,偷袭扎兰屯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驻军点。 这么冷的天,端着枪,只是一会儿,手指头就得冻得跟枪勾粘在一起。 谁也不会想到,第十七混成旅会在这个时候偷袭。王茂如也并没有多少信心让手下完成这个任务,他让参谋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参谋长祝永泉是湖北人,根本无法理解东北过了十二月有多冷。祝永泉制定好了之后,等到冬至这天,心里也在打颤,这计划恐怕没有变化快了,完了,计划落空了,天气太冷了。 然而三营营长赵增福坚决要求进攻,他出身保定军校,学了两年本以为一身本领能够得到重用,却不想因为参加示威反对袁世凯向六国银行借款而被开除军校,并且被记了黑名单不得有军队接收,这辈子几乎无望了。却不想当初只是想在护厂队赚个路费钱回家,发展到现在,成为北洋陆军营营长,能够再次正大光明地以军官身份浴火重生,赵增福等人比别人更加渴望建功立业。他资历不如别人,军事成绩不如人,为人做事也不如其他人,只能用战功,不断的战功来取得跟高的地位。 且说在王茂如的这支部队里,以他为核心不假,但人心又不是机器,千百个人有千百个心思,军官们也不是红sèjing戒产生出来的小兵,一个个只知道听从命令。军官都是人,只要是人,都会为自己利益着想。王茂如是他们的长官,也是他们这些人核心,只要王茂如在,他们就有飞黄腾达一天,只要王茂如飞黄腾达,这些军官还怕啥。 当然,还有句话叫做人心隔肚皮,几百个军官中还分了许多小团体,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的地方就有帮派,无论哪里,无论什么时候,中国人就有这种习惯。 王茂如内心里何尝不知道这些,无论在哪,只是这种小团地是不可避免的存在,谁都避免不了。上大学那会儿,一个班级才二十四个人,还分成好几拨。就算一个宿舍,才六个人,也没有人人都插香磕头拜把子一样的好。大家关系都不错,但也是亲疏有别。有一门心思考研学习的在一起关系好,有像王茂如这种每ri混ri子玩游戏考试六十分万岁的在一起,还有特立独行大学期间以祸害无知少女为己任的。但是这种小团体无关大碍,毕竟别说一个团体,就是一个家孩子多了,还分远近亲疏呢。只要他这个家长在,所有人都得为自己这个家长服务。 据王茂如所知的是,手下的几百军官中有保定军校肄业军官一批人,陆军大学一批人,模范团军校生一批人,土匪出身半路插进来招安的绿林一批人,以及一些后加入的没有什么出身的反倒是混在了一起成了另一批。 保定军校肄业的人以老大哥李德林为首,人数少只有三十六个,但是已经都身居要职,都是军队的骨干力量。 陆军大学的那批人是陆军部派遣过来的,人数也不多十几个,以总务处长何如飞为首,那祝永泉虽然也是陆军部派来的,但他这人不爱分团结伙,只把注意力放在行军打仗等中,他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今是参谋长,若是自己和这几个人混在一起,将来肯定引得王茂如不快,这叫做权力平衡,自己就是那平衡点,若是自己想何如飞一样,祝永泉觉得拿自己的参谋长就做到头了。 模范团这批人以李品仙和步二营长费朝贵为首,这批人数量最多,前后袁克定调给他外加他自己去拉人,有六十多人,但是多被安排在文职中。 而土匪胡子,绿林豪杰出身的原本以jing卫营长盖天王盖天久为首,只是如今盖天久受命去扮土匪做挺进队长,那些人便以参谋官徐老蔫和总务处统计科长百宝天为首。 其他独来独往的有商元青算是一个,他是朱庆澜给王茂如的人,他这人缺点大,口下不留情,跟谁都不好相处,偏偏王茂如还非常信任他,任命他做骑兵卫队的大队长。 那宫小旗也算是一个不拉帮结伙的人,他虽然是保定军校,但他xing子孤僻从不参与任何团体,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旗人。如今这个年代,虽然北方不再喊排满,但是南方,尤其是民党地盘,排满情绪依旧十分严重。其实这排满就和后事的仇富一样,为富得固然有好人,但是还是坏人多。谁有钱有权了,不欺负欺负别人,显示自己权力的存在啊。这点其实穷人做的最不好,一旦翻身做了大官,变本加厉地迫害其他穷人,以彰显自己的权力。军中还有其他旗人,因为宫小旗的告诫,别不敢再拉帮结伙,不以民族为划分,各自找靠山去了。 当然,财务处长赵佳诚也是一个不掺合任何事的人,他是外交官出身的文官,并不是军队系统里的人,来到这里之后虽然不适应,但也只听王茂如一个人的话。 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需要与其他人打交道走在一起,如牛德禄和鲁金圣,俩人走得近是因为与别人走不到一起去,人家都有自己的小团体,就这老哥俩没有,便自己组成个小团体享福帮衬着,倒也是自己和自己玩的快乐,当真是一对好基友。 这样的一伙儿人,要拿捏到一起,自然是不容易,王茂如也没指望全军都把彼此当做生死兄弟。那只是宣传口号,实际上不管哪支军队,从古至今都没有一条心行动,有的只是坚决服从命令的军队。所以,他要求部队从上到下,不管任何人的私交如何,但一定要坚决服从军令,坚决服从自己的命令,自己是这支部队唯一的发令人。也因此,他才会坚决地处理立下大功的岳启南,尽管他知道岳启南是功大于过,而且岳启南此人聪明可堪大用。但是岳启南犯了一个原则xing的错误,那就是私自处理战俘,并未请示上官,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王茂如带领军队,靠的是军纪和赏罚,这个赏罚指的不只是金钱上,还有荣誉和职务,在任何其他部队,任何军官的升职都是讲求资历和排资论辈的,不管你能力如何,小小年纪,哪轮到到你?但是在第十七混成旅就不是,从王茂如第一次选拔军队组建军队开始,这支军队就打着贤者上功者升的标签,这也是为什么赵增福非要三九寒天带队偷袭扎兰屯的原因,他需要功绩来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