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活捉贵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章 活捉贵福

第一百三十章活捉贵福 赵增福率军奔袭之后,王茂如的心也悬了起来,这第三步兵营到底会怎么样成绩他也不知道,反倒参谋长祝永泉跑来道歉,说自己和参谋们在制定计划的时候,轻视了东北的冷,以至于计划生变,参谋处愿意全体接受处罚。祝永泉还写了一封辞呈,请求辞去参谋长一职,遭到王茂如的拒绝。祝永泉说如果万一赵增福偷袭失败,自己愿意以死谢罪。王茂如摇头说:“这事儿与你无关,天气越冷,赵增福他们越容易成功,前后就看这一遭了,成了万事大吉,败了,不知道冻死多少人。”祝永泉坚持若是失败自己独自承担,王茂如说你倒是想撂挑子,这么大一个军队,你死了,我也得累死,你要死就累死吧,还吞弹自杀,我给你买二斤鸡蛋,你吞吧。 第十七混成旅步兵三营在一个不怕死的向导的带领下,ri夜兼程前往扎兰屯,但是在途中仍旧发生了冻死冻伤的情况,三个士兵因为在爬犁上睡着了,被冻死在野外,还是十几个冻伤的。这向导以前就住在呼伦城,还因为做小买卖有些积蓄。可惜满清一倒台,蒙古人攻破呼伦城门,将旗人和汉人都赶走,不走的便留下给当奴才。这向导因为娶了个好看的大姑娘,才两年,小孩儿才一岁,被叛军看中了,便抢过来他的女人,摔死了他的儿子,将这人赶走。这人倒也是硬气,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报仇,便留着有用之身等着报仇。他的女人也是烈xing,当晚一剪子将那蒙古大将切断了命根子流血不止而亡。女人纵身一跃跳进了伊敏河淹死了。这向导这才如此仇恨叛军,并且说这大冬天只有自己才敢做向导,若是自己做向导首先得收自己进军队。赵增福说这好办,只要你带到了,你便做我的亲兵,向导欣然引路。 终于在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ri,这个西方圣诞节这一天下午,步兵三营全营七百二十多人顺利抵达扎兰屯,绕过俄国护路队稀松的防守,来到了西部特哈都统大营。 此时就连俄国人全都跑回了军营狂欢庆祝圣诞节,喝酒跳舞,而在扎兰屯另一侧的西布特哈副都统贵福正在大营自己的房间中中抱着一个女人,在她身上辛苦耕耘。这是他新娶的第九房小妾,摸样俊美细皮嫩肉,是从关外逃荒过来被自己看中抢来的,幸好她识相否则她全家怎能在呼伦贝尔开垦土地早就被巴布扎布的胡子兵给杀了。 步兵三营的人来到西布哈特都统营,只看到门口两个冻得不行的哨兵,正在你一口我一口对饮,这天实在太冷了,两人说着蒙语,神sè气愤。赵增福问向导这两人说什么,向导说这两人正在骂他们的汛长,站岗一个时辰怎么这么长。赵增福点头冷笑起来,吩咐手下不要动枪,用刺刀上去干掉两个哨兵。 两个练武出身的上等兵,趁着黑摸了过去,两人可能喝多了,上等兵走路踩着雪的声音都没有发觉,两个人一边跺脚一边喝酒,的确掩盖了偷袭者的声音。两个上等兵眼看距离几步,便一个纵身冲了上去,一个人格,三棱刺刀直接穿透了厚厚的冬装,鲜血喷涌而出。两人捂着叛军哨兵的嘴,哨兵挣扎了两下,终于死了。上等兵一回头,吓了一跳,原来门里还有一个叛军哨兵,躲在棚子里蹲着睡觉,这时候也醒来了,马上把枪对着他,然后拉枪栓。上等兵吓坏了,难道要命丧于此?那哨兵拉了一下枪栓,居然没有拉动,枪栓冻上了,两人冲了上去,一个捂嘴,一个杀人,很快将这名暗哨也解决了。 “好,冲进去……先检查一下自己枪有没有冻上!”赵增福也抹了一把冷汗,这搞得太悬了,幸好枪栓冻上了,否则这就不叫偷袭,而是强攻。 士兵们很快检查好,都没问题,拉好枪栓,安装好刺刀,冲了进去,进去之后,见到叛军,能用词刺刀尽量用刺刀,不能用刺刀才开枪。很快,后院传来了枪声,只是这次来偷袭的人太多,七百多人,第三营甚至还带了四门20迫击炮和三门气冷哈奇开斯重机枪来,结果居然没用的上。 在西部哈特都统营的这场战斗来得快,去得也快,七百人对付三百多脱掉衣裳准备睡觉的叛军,除了那些悍不畏死的,其余人连忙投降。而贵福听到枪声之后,第一时间穿好衣裳逃跑,只是他的九房小妾苦苦抱着他,说带自己一起走吧。贵福怜香惜玉,等小妾穿戴好拿好金银细软再走,当然来不及了,直接被人按在了门槛上。 赵增福瞥了一眼这个黑大胖子,问:“你就是贵福?” 贵福说了一串蒙语,赵增福听不懂,道:“既然不是,就枪毙了吧。”士兵也听不懂蒙语,旁边的向导想说话,被人拉住摇头示意,那向导立即沉默下来,心说第十七混成旅真狠啊,半个月前杀了五百多(实际不到四百),今天估计又得杀死好多,真不愧是屠夫。他哪知道,王茂如带这支部队的前身,飞行大队守备大队的时候,就在河南有王屠户的大名了。 那黑胖子听说,吓得够呛,立即用蹩脚汉语东北话说道:“我是贵福,我是贵福,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呼伦贝尔副都总管胜福的儿子,我有价值,我有价值。” 赵增福忍不住乐了起来,这贵福真有意思,连自己有价值都知道。 “带下去。”赵增福忍着笑冷着脸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贵福急了,“我有钱,我有钱。” 赵增福道:“好吧,你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我跟我们将军求情饶你不死。” “好,好。”贵福抹了一下冷汗,带人把自己的金银珠宝全部交了出来,还把九姨太的金银首饰也交了出来,手下军官看了看贵福,又看了看九姨太,问道:“营长,咱们军中有女俘营吗?” 赵增福道:“没有,目前来说。” “这女的咋整啊营长?” 赵增福挠了挠头,道:“那算了,你走吧,告诉那个什么呼伦贝尔总管叫什么来着?” “胜福。”九姨太忙说,“呼伦贝尔副都统。” 赵庆道:“对,就是胜福,你告诉胜福,他儿子贵福在我们十七混成旅手里,让他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好的,好的。”九姨太见对方不伤害自己,小鸡啄米一般点头答应,穿戴好衣裳立即跑了,临走的时候赵增福招她回来,塞给她一把珠宝让她当路费去呼伦城。 要说这第十七混成旅的人,还真有种背水一战的态度,那些新加入的士兵还以为军队就是这样,岂料到这是王茂如经常教育的结果。置死地而后生,以绝对的优势全歼敌人,伤敌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次偷袭和上次土地庙偷袭不一样,因为旁边还是俄国人的扎兰屯火车站。火车站里驻扎着二十个俄国兵,不能引起俄国人的jing觉。前提土地庙杀俘不算啥,但是这次可不行,俄国人看着呢。其实俄国人也在惊讶,这帮穿黑军装的人从哪冒出来的?怎么就突然窜出来好几千人,手里的武器比自己的还好,这可真是神兵天降了?看看那茂密的森林,心中猜测,莫非他们真是从林子里穿过来?我的上帝啊,那他们要走三天三夜,而且还是在冰冷的冬天,这也太神气了吧?还有比我们俄国人抗冻的人种吗?俄国兵绰绰不安,那可是几千人啊——(俄国人眼神也不好,远远看上去很多黑军装的士兵来回跑动,他们还以为真的有几千人,这就是所谓的三人成虎了,对于害怕的现象总是夸大几分。) 全营只是暂时休整了一宿,次ri一早,将西布特哈都统营劫掠了一番之后,赵增福命令将俘虏用绳子一个一个在脖子上和腰上拴起来穿成一串带回。 公元一九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ri下午,第十七混成旅步兵三营,经过了寒风,大雪,以及野狼的袭击,俘虏俘虏暴动,终于艰难地回到甘南县甘井子城军营,同时三百俘虏由于冻伤冻死以及参与暴动被杀,只剩下一百二十人。幸运的是,贵福因为胆小并没有参与暴动,而组织暴动的人,则让王茂如很头疼。 组织暴动的人叫做哈林泰,表面上是个蒙古旗人,但真实身份是ri本间谍,名字叫做前田新兵卫,隶属ri本黑龙会和ri本关东军军情调查部,而且是关东军特别行动队队长,军衔中尉。 前田之所以急于表明身份是因为参与组织战俘暴动被赵增福严厉镇压,赵增福迅速查到组织暴动的人。在砍掉第四十个人的脑袋之后,前田立即站出来,表明身份自己是ri本军官并要求引渡回ri本。小鬼子不傻,知道此时求情说道理伪装没有用了,这军官杀人都杀疯了,只好老老实实地表明身份,以期待以用身份换取一条xing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