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前田之争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一章 前田之争

第一百三十一章前田之争 赵增福都气乐了,你丫组织叛军暴动,还想安然回去,手下人建议说这人妄图装成东洋人逃脱惩罚,带下去砍头。倒是赵增福老成持重,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前田才留得一条命。不过赵增福也对这些叛匪深恨,他吩咐手下将战俘十个人一串,半夜又让人拉走几串扔在帐篷外,其中就包括前田等人。可没想到的是,前田那一串十人,除了他之外其余九人都冻死了,他居然用死人搭起帐篷,在地上挖出雪洞,藏在里面一夜没睡生生挺了过来。 ri次赵增福派人去检查,赫然发现半夜扔出去的四串人竟然还有活着的,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小个子ri本人。知道这件事之后,赵增福说既然他这都不死,就带回去吧,于是前田被带了回来。根据前田的交代,他们一行七人,在中队进攻西布哈特军营时反抗被杀三人,发动战俘暴动时被杀死两人,还有一个人被拉出去冻死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活着,再次要求引渡。 步兵三营回到甘井子城的时候,引起了全旅的震动,这赵增福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王茂如抓着赵增福的手激动地说,我得寿茗,如得陈庆之,如得陈庆之啊。 至于那个不死小强前田新兵卫,王茂如直接让岳启南带走,连带所有战俘关起来,时不时的找出来死硬的分裂分子拿出来练胆。至于前田嘛,还引渡回ri本,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吗? 然而他低估了ri本人的情报能力,在前田被抓进甘井子城战俘营的的第二天,ri本在扎兰屯的间谍就已经将情报紧急上报给ri本关东军驻齐齐哈尔城情报所。但是扎兰屯电报局在俄国铁路线内,而俄罗斯远东铁路因为圣诞节,竟然停运三天。ri本情报人员知道如果将情报送到齐齐哈尔骑马或者坐爬犁也需要四天才能到齐齐哈尔,索xing等到俄国人三天假期之后,才用俄国人电报直接发到ri本驻沈阳领事馆。 沈阳ri本领事佳田龙一大吃一惊,前田中尉手里掌握呼伦贝尔和满立计划大量情报,他是黑龙会,关东军情报联络员,外蒙军队以及呼伦贝尔叛军,满立计划的重要联络人。他立即不顾身份,发电报给第十七混成旅旅长王茂如,同时派遣黑龙会要员川岛速浪带黑龙会员和礼物北上。 ri本方面此时立即制定处三个营救前田的计划,第一个计划自然是胁迫要求王茂如释放前田,但是难免引得王茂如杀死前田,若是逼得太甚导致王茂如杀死前田,反而不妙。第二个计划是利用他与ri本人的“友谊”,请求他释放前田。第三个计划就是前两个计划不成,出身关东军的黑龙会特工人员与黑龙会浪人硬闯第十七混成旅军营,武力营救。当然,佳田龙一与ri本关东军商议之后,以第二条为主,第一条为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第三计划。 川岛速浪来到甘井子城速度很快,这老头几乎是马不停蹄,睡觉都在车上,王茂如见到他的时候很是惊讶,这个黑龙会间谍头子来干嘛。川岛速浪带着两个手下来到军营拜会,很好奇沿途打量第十七混成旅的军营,更是惊讶于大冬天的,其他中队早就躲在屋子里赌钱喝酒,而第十七混成旅的士兵竟然穿着棉衣在踢足球和其他体育项目,骑兵们有的在打马球,更多的是在连长的带领下练习骑兵整体冲锋转弯,一些新兵在老骑兵的帮助下练习双手放开马缰持枪瞄准,步兵们走队列练刺杀,越障碍等等。整个第十七混成旅的军营,竟然没有一个静着的。哨兵将川岛速浪等人带到司令部门口,这时候听到一旁有人道:“川岛先生,你好。” 川岛速浪抬头见到是王茂如的副官任元星,笑道:“原来是凡尘君,有劳凡尘君带路了。” 任元星笑道:“旅帅正在开会,我带先生休息一下。” 川岛速浪道:“不知道秀盛君会议要开多久?” “抱歉,川岛先生,这是军事机密,恐怕……” “没事,没事,对了,凡尘君,不知道您可否带我们参观一下贵部?”川岛速浪又提要求道。 任元星笑道:“自然是没问题,只是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我带大家去参观一下吧。” “麻烦凡尘君了。”川岛速浪很有礼貌地鞠躬道,看起来态度和蔼的就想邻家老大爷。ri本人从中国学去了礼教,而中国的礼教已经改变许多,ri本人仍旧保持着大唐时期的礼教文化,因此显得ri本人对人特别恭敬。(文、革后,中国仅有的那部分礼教,也抛弃了百分之九十,现在更甚,许多人以不懂礼教为骄傲和彰显个xing。) 恰好到了午饭的时间,任元星带着川岛速浪来到食堂,看到士兵们正在排队,一个连一个连的排队,领食物。川岛速浪走过去看了一下,今天的午饭是窝头,高粱米,一块羊肉,咸土豆,辣白菜。士兵们手里一个饭盒一个铁缸子,士兵端着两样走到炊事员前面伸出来,炊事员先在饭盒里打满高粱米饭,往下面走,下一个炊事兵在铁缸子里打了一块肉,再往下面走,打咸土豆的,打辣白菜的,走到最后还要拿俩窝头。有的士兵没法拿,就直接一个放在了菜上,一个叼在嘴中。 川岛速浪看到排队的第一个都是队官,很是感到有趣。任元星叫手下拿过来几个饭盒和铁缸子分给川岛速浪等人,道:“实在不好意思,军部规定招待客人,只有晚餐才能单独做小灶,早饭和午饭都必须官兵同食。”此刻全世界的军队,没有任何军队是官兵同食,尤其是排资论辈眼中的ri本军队。而王茂如的军队竟然要求午饭官兵同食,很是让他惊讶,在他身后的两个ri本人参谋也惊讶不已,相互小声用ri语说着什么。川岛速浪说道:“这是贵军的规矩,我刚刚看到一个少校军官在也士兵食堂,我们也想感受贵军的军粮。” 任元星带他们来到一个队伍后面,排在川岛速浪身前的一个小兵,见到他皱了皱眉头,又看副官长在后面,立即正正经经地站立,小声跟前面说副官长在后面。连长见身后响动,走过来踢了他一脚,骂道:“没他娘的规矩,站好了,别说话,到你打饭了再说,是不是想把肉给我?” “不给。”小兵忙道,其他人笑起来,连长走到前面打饭好饭。川岛速浪也走到前面,打了一份高粱饭,咸土豆,一块羊排,但是却没有要馒头,ri本人不喜欢这种食物。他跟着任元星坐在一张桌子旁,却见到中国士兵打完饭却不吃,坐在桌子前,跟在川岛速浪好奇地问:“大家是准备做饭前祷告吗?怎么不吃?感谢主?” 任元星笑道:“他们在唱歌。” 这时候一个军官开始站起来指挥,吼道:“咱当兵的人——唱!”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自从离开了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chun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风霜。为了国家的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在渴望辉煌,都在赢得荣光。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风采在共和国的旗帜上飞扬。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的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咱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 这个食堂能供五百人吃饭,五百人高声吼唱,也让川岛速浪等人目瞪口呆了。 “凡尘君,他们的军歌……竟然如此洒脱。”川岛速浪赞道。 “这是我们旅帅作词作曲。” “秀盛君竟然会音乐?”川岛速浪更是好奇了,惊讶地问。 任元星哈哈大笑道:“我们旅帅创作了不少军歌,每天我们都会唱,每天唱的不一样,旅帅创作十几首歌曲了。” “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学?” “可以。”任元星笑道,“不过好像我们的军歌你们不会喜欢吧?你们ri本人的音乐习惯……呵呵,跟我们不一样。” “凡尘君您也懂的音乐,中华人才何其多。”川岛速浪感慨道。 吃过了饭,川岛速浪补充问了一句:“你们的士兵能保证每餐都有肉吗?” 任元星回答道:“餐餐吃肉,所以我们士兵体格非常强壮,诸位喜欢吗?”ri本人一脸不认同摇头,这羊肉对他们来说太膻了,实在是不符合ri本人的饮食习惯,ri本人能吃腥的,但是对于膻的不习惯。 川岛速浪道:“顿顿都吃肉,岂不是太浪费了,贵军的军需压力一定很大吧?” 任元星微笑摇摇头,这肉还真没花多少钱,因为这些野味都是部队派人出去打猎打回来的,东北一直到1949年还流传着一句话,叫做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东北的野生物因为满清的保护,不准开垦移民,从而得到极大发展。此时东北有一千万百姓,却能有几千万条狼,1949年共和国建立之后,伟大领袖领导开发北大荒,必须要先用军队用机枪打狼,打了几年才敢派军队开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