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解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四章 解释

第一百三十四章解释 袁世凯正在忙着筹备称帝之事,他身边的人都是那些倡导称帝的高级官员,见到王茂如点头过去了。袁世凯对王茂如这个时候给他添乱,很是不满,让他到外面走廊外罚站半个小时再进来。于是王茂如只好老老实实跑到走廊外站了半个小时,一动不动,他知道,袁世凯此时很是多疑,他不在乎手下犯错,只要手下忠诚于他。 站了半个小时之后,袁世凯才让秘书带王茂如进来。进了门,王茂如也看到袁世凯颇为不快的脸,看来自己擅自行动,的确是惹怒了大总统了。 “哼,你惹的祸不小啊。”袁世凯道。 王茂如忙道:“卑职擅自行动,给总统造成困扰,请大总统处罚。”他预料到自己会接受处罚,没想到居然罚站了一个小时,来来回回的走廊,秘书们看着,让他很是郁闷。 似乎是惩罚够了,袁世凯道:“反省好了没有?” 王茂如忙道:“卑职反省好了。” 袁世凯道:“给我捅这么大一个篓子,你真行啊你,我们在和俄国人外蒙诸王谈判,你倒好,直接把王爷的儿子给绑来了。”看他不说话,心中也有些赞赏,这次王茂如在关外的行动虽然鲁莽,却也不失为一次大胆的尝试,因为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表示自己愿意接受běi jingzhèng fu的调解,也让毕桂芳一行谈判的代表团压力大减,现在纠缠不放的是外蒙的诸王。袁世凯见他手旁放着一本书,定眼一瞧,是《战争论》,便问:“你喜欢这本书?” “治军之经典也。”王茂如道。 袁世凯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点着了眼袋,吸了一口,这才说:“你小子太会惹祸。” “请大总统责罚。”王茂如忙低头作揖道。 “哼,擅自与外蒙军人动武,你当真好大胆子?”袁世凯训斥道。 王茂如道:“启禀大总统,属卑职也是迫不得已。” “你说。” 王茂如忙道:“卑职身为边军一地之长官,当拱卫边防重任为第一,ri俄外蒙无时无刻不在滋扰我泱泱中华。卑职不允许任何国家将我国领土分裂,卑职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外蒙收复,将江东六十四屯收复,将外兴安岭收复。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这是在两头取巧,妄图分裂国土。卑职用这种方式,无非是想给他们一点压力,倒不是真想逼死他们。而且卑职在之后发现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与蒙古王公巴布扎布混在一起,而巴布扎布正在召集前朝文武,妄图恢复满蒙统治恢复清帝。最让属下感到震惊的是,巴布扎布与胜福手下正在接受ri本军人的训练。” “哦?”袁世凯冷笑道,“ri本人也掺合进来了?在俄国人的地盘上?” 王茂如道:“是的,卑职在俘虏中发现了ri本人,不过卑职为了防止消息外漏,让人将ri本人都杀死了。只是一个ri本人侥幸活了下来,之后ri本人找到卑职,希望带走,卑职思虑再三,觉得要请示大总统。” “一个小ri本,放了就放了。”袁世凯心中淡定,道:“过来坐下来。” 王茂如哪敢坐下,笑道:“见到大总统,属下屁股哪有那么大胆子敢坐下,属下还是站着,在大总统面前卑职站着才舒服。” 袁世凯笑道:“就知道拍马屁,对了,俄国人对贵福被劫一事也颇为不满,你要注意。” 王茂如道:“启禀大总统,卑职这次劫掠贵福,不单单是为谈判上获得利益,也有试探俄国的打算。” “哦?”袁世凯奇道,“怎么?试探俄国人?” 王茂如侃侃而谈道:“如今欧战在即,当时我国发展良机,而俄国战线在西,虽暂时无暇东顾,但俄人贪婪,总有一天会侵袭我中华。俄人对我东北势在必得,虽被ri本人将利益赶出东北,然黑龙江却仍有极大的势力,便是ri本人也插手不进来,只能和俄国人签订《ri俄密约》。这《ri俄密约》的主要内容就是,吉林与奉天,以后归属ri本,黑龙江外蒙以及锡林格勒,热河,绥远,xin jiāng等归属俄国。俄国人当初扶持巴布扎布,就是为了撺掇他分裂我国国土。效仿外蒙,先自治,再,后派兵进入殖民。借此,俄人将逐步蚕食我国领土。” 袁世凯恨恨地吸了一口烟,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王茂如说道:“俄国去年开始参加欧战,先是因为德国准备不足,而今年,德国调集军队攻打俄国人,导致俄国损失兵力一百五十万人,只能退到本土防御。德国乃军事强国,素闻军火战力欧洲之最,而欧洲战力却是世界之最。那俄国人连ri本都打不过,ri本人学习德国,只学到了皮毛,岂能不败?而属下得知,俄国人的后院也不稳定,许多实力时时准备推翻zhèng fu。因此属下断言,若欧战三年内不结束,俄国必乱,甚至俄国会分裂成几个国家。” “什么?”袁世凯惊讶于他的推断,道:“秀盛万不可胡说八道,列强之力,汝岂可情义猜测得出的?” “沙皇俄国好战,然而国内矛盾重重,农民与地主矛盾,官僚与人民的矛盾早已经水深火热,俄国为何要蚕吞我国?他们是在转移国内矛盾,俄国在利用民族主义来掩盖国内的贪污、以及眼下红火的布尔什维克工党运动。” 袁世凯出了一口烟,道:“布尔什维克?这我知道。” “是的,布尔什维克提出的主张很具有煽动xing,他们的主张主要内容就是农民分土地,工人分工厂,他们打到统治者,要从工人和农民之中选出杰出者担任领导,担任国家领导人。”王茂如又道,“因此这在矛盾重重的俄国很具有煽动xing,属下游历欧洲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被布尔什维克煽动的不明群众在高呼口号。大总统,您知道俄国有多少工人参加他们的布尔什维克党吗?几乎所有的,所有的工人都参加了他们的党派。俄队百分之八十都放在欧战上,如果这个时候布尔什维克起义,那么星火燎原之下,俄国必乱。” 王茂如拿出准备好的地图,指着俄国说道:“我们打不过俄国,尤其是俄国的陆军,历史上恐怕除了成吉思汗大帝之外,还没有别人真正征服过俄罗斯民族。这个民族堪称打不死的小强,他们生活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地方,他们的饿了人可以吃着自己人的尸体过冬。所以,我觉得,收复外蒙和领土,必须要趁他们内乱,只要他们内乱了,我们才有机会。卑职这次尝试试探一下俄国人对外蒙的底线在哪里,只要尝试出他们的底线,卑职才能趁着俄国人西面防御德国的时候收复土地。” 袁世凯看着地图,半响才说:“好大的口气,你能吃得下?凭你那一个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