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四处逢迎(一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四处逢迎(一更)

第一百三十五章四处逢迎 王茂如贼笑道:“大总统,我是吃不下,但是我这颗鸡蛋,要是不砸,怎么知道俄国人是石头还是浆糊呢?”又道:“卑职得知一个消息,由于俄国工党武装力量薄弱,ri本人的间谍特地拿钱拿武器支援给俄国工党。ri本人的意思非常明了,就是希望俄国乱起来,俄国一乱,ri本人才有机可乘,才能完全取代俄国在我国的利益。也只有俄国乱了,ri本才能崛起。ri本人对中国野心勃勃,时刻想从中国得到一切资源,ri本之害,卑职认为远胜俄国。想要取得本属于我国利益,一定会与两国产生冲突,如今ri本国上下团结一心在天皇旗下,而俄国国内矛盾重重,外战又不利,加上ri本人的暗地破坏,如果定会焦头烂额。属下才想趁此时机试探俄国,如果俄国反应剧烈说明他们留有余力,如果他们只是口头呐喊抗议,那么说明他们内困外乏。” 袁世凯思考了很久,王茂如也不敢说话,才点头说道:“很好,秀盛的一番话几乎打动我了,秀盛对于世界时事把握清楚,又游历欧洲之学问,不如你来我身边,做我总统府高级参谋如何?也好更充分发挥你的才能影响,为国家zhèng fu效力。” 王茂如大吃一惊,这老小子是要夺我权啊,这时候你一心称帝,我来这才不帮你干着身背骂名的事儿呢,便笑道:“多谢大总统提携,卑职自然是希望能够时时在大总统身边,可是呼伦贝尔未定,属下又招惹了ri本人和俄国人,若是此时升职进入zhong yāng,怕是让他们拿住把柄,为难zhèng fu啊。” “哈哈,你啊你,秀盛你不会是想当个山大王,天高皇帝远,独自逍遥?”袁世凯大笑道,眼睛中厉芒闪过,不知心里想哪些。 王茂如忙跪在地上叫屈道:“卑职年轻莽撞,有些不懂世故,在běi jing几次三番惹祸,得罪徐树铮前徐次长,实在是……呵呵,卑职还是多吃吃苦为好,在边疆吃吃苦为好,属下仍旧是那句话,要是大总统看得上,属下原当一直戍边卫国,守卫边疆。如是大总统需要,卑职也愿意带手下几千将士,为大总统开疆裂土,消灭所有反对者。”他知道这袁世凯因为徐树铮反对他称帝,而把他恨得够呛,说得罪徐树铮让袁世凯更加认同自己。 “好,既然你想戍边吃苦,那就去,记住,防俄,防ri,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果然,袁世凯心情变好,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记住,虽然zhèng fu与ri本人签订的条约有规定他们可以zi you买卖中国土地,但是你手下地盘上决不允许有人卖给ri本人一针一线一寸土地。张雨亭那里我也这么说,你们把ri本人给我困死在附属地。”(本段历史史料取自香港历史记载) “保证完成任务,大总统!”王茂如没想到袁世凯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看来后世对他的评价的确是不公。 而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经过八个月的谈判,只签订了十二条,在后世,为了政治需要,无论是国民党还是gcd,都掩盖住了这段历史。至于对袁世凯命令手下人对ri本人的制裁,ri本人以因为袁世凯的要求不得离开附属地,更是从未提及。历史的需要大于历史的真相,比较起来,哪个党派也没有北洋军阀们对国家的认同感。毕竟,一个党派产生于ri本扶植,一个党派产生于俄国人扶植,而北洋军阀存在的时候,国家尚且统一,军人对于国家的统一感和认同感,是任何党派比不了的。 离开了大总统办公室,王茂如一出门便碰到了杨度。他杨度点点头笑道:“皙子兄,别来无恙。”杨度道:“我去做个报告,你先等一等我。”过了一会儿,杨度满面chun风走下来,见到王茂如等他,便与他一起下楼。王茂如故意落后杨度半个身为,这是规矩,杨度如今可是贵为大总统秘书长,自己落后人家好多级呢。杨度忽然说道:“秀盛老弟对众人劝进大总统登基一事如何看待?关外诸军如何看待?” 王茂如道:“自然极为同意,若有人不满,卑职愿率将士将那些反对分子悉数斩首。当今中国各种党派,各种思想泛滥,国家羸弱不堪,党派相互攻伐,哪有心思建设?所以中国只需要一个声音,中国需要皇帝,中国人没有皇帝就坏事儿。” 杨度满意地点了点头,王茂如又笑道:“若是大总统登基,杨大人可称得上是首功了,将来朝中,秀盛还仰仗杨大人抬举。” 杨度更是满意,说道:“相互提携,相互提携而已。” 王茂如忙道:“秀盛哪敢,秀盛想今晚做东,请杨大人去云阁楼一叙,不知杨大人可否赏脸?” 杨度想了想,道:“你我老相识了,我自然不能拒绝。”晚上的时候,王茂如在八大胡同邀请杨度以及袁克定一系的人马,听曲儿打牌,拉近了关系,并且私下让浦继特地将云阁楼中的当家花旦柳芸烟用两万大洋买下来送给杨度,杨度指点他说:“下次见到大总统,便称吾皇陛下,见大公子,便称太子殿下,陛下自然会有好处便想着你。”王茂如忙表示感激。 次ri,王茂如又向袁克定求助,说自己应付ri俄外蒙,准备谈判不成武力收回呼伦贝尔,而自己身为呼伦贝尔代理护军使,手下兵力有限,万望能够增加一些人手,以备不时之需。 虽几人推荐,袁世凯却对袁克定说道:“他倒是不老实,若是让他再扩编,岂不又要挑动战事?不准。”但是太子爷袁克定倒是暗中建议说道:“你或可暗中编制几只乡民队,保家卫国嘛。”王茂如夸到太子头脑就是比他们军人聪明,发电报问第十七混成旅如今如何,参谋长祝永泉说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派人送来好酒好肉,希望两方和解,朱庆澜也发来电报要求chun节前不得惹事,边境不许出乱子,军队也因为天寒地冻不再有军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