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侠妓小凤仙(三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七章 侠妓小凤仙(三更)

第一百三十七章侠ji小凤仙 “是。”几人倒是知趣儿,忙起身走出门,牛德禄拉着他们到了隔壁的房间,柴世荣仍站在门口,兢兢业业地站岗,任元星笑道:“柴禾,走,别犯傻了,大人喝花酒你看什么门口。让旅帅知道了还以为你听房呢,多不好,别犯傻了,走,喝酒去。”柴世荣摇头不动,真的跟一个柴禾棒槌一样,卢方却建议说:“去隔壁不如在对门,开着门,还能看着有没有危险。” “得,听你的。”任元星、牛德禄一寻思,也是,就在对门。 那老鸨介绍完,退出房关上门,却见几个人选择了对门喝酒,还开着门,尤其那两个黑壮的年轻后生,不断地看着这边,心想这屋里的人一定非富即贵了,可得伺候好了。 小凤仙做了下来,说:“我给这位大爷儿唱歌小曲儿?” 王茂如点头,说:“好。” 那小凤仙便唱了起来,声音婉转动人,确实让人听着心旷神怡。王茂如坐定,再一次将小凤仙看着仔细,只见她剑眉星目,眉宇之间流露出的英姿勃发,很是给人一种倔强有主意的感觉。小凤仙家原是浙江的旗人,其父朱承海,祖父朱乾利,母亲是偏房。因不愿受大老婆歧视,其母带着她离开朱家单过。不久母亲病逝,一位姓张的nǎi妈收留抚养她,所以她就改姓张。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那时张nǎi妈带着小凤仙正在浙江巡抚增韫家帮佣。11月间,杭州革命党人响应武昌起义,在杭州起事,炮轰巡抚衙门。张nǎi妈就带着她仓促逃往上海。因衣食无着,张nǎi妈就将她暂时押给一位姓胡的艺人学戏,到南京卖唱为生,取艺名“小凤仙”。民国二年8月间,革命党人在南京发动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北洋军冯国璋、张勋等部攻打南京,战火延及近两月。小凤仙跟着胡老板逃回上海。这年小凤仙已是13岁,成一亭亭玉立的美人。不久,她又跟着胡老板辗转到达当时的京师běi jing,在著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陕西巷云吉班卖唱接客做生意,以其才貌sè艺俱佳,名震běi jing四九城,成为民国初年běi jing城红极一时的名ji。当然,小凤仙最传奇的就是和蔡锷故事,后世将这两人的故事传的唯美动听,王茂如也没想到随便来的这一处竟然是小凤仙所在之地。倒是起好好奇之心,也想看看那蔡锷之容,毕竟蔡英雄可是在后世被传唱许久。只是那蔡锷深入简出,闭门谢客,谁也不愿交往,只在袁世凯的宴会上和开会时匆匆见过几面,无缘深交,甚为遗憾。王茂如想到这儿,打定主意要通过小凤仙认识认识蔡锷了。 一曲凤归来唱罢,王茂如拍手说:“声音真好,不愧为坐馆红人侠女小凤仙。” 小凤仙神sè黯淡一下,副又笑起来,说:“便是再是红人,也终究是你们这些人看不起的。” 王茂如笑道:“我可没看不起你,听说你有侠女之称,但凡有困难的人,只要你能帮的,都会帮?而且脾气还很倔强,不想见的人,不想结识,便是那人再如何庞大势力,你也概不理会?“ 小凤仙道:“都是谣传,只是救济了一些穷苦人,不去见那些阿堵之人罢了。” “看来我不是阿堵之人,幸甚,幸甚。”王茂如一脸正经地说。 前一刻还笑嘻嘻的,后一个一脸正经地夸自己,小凤仙也忍不住被他逗乐了,说:“先生都要拆了我们吃饭的地方了,我哪还敢不出来。” “手下人胡乱声张,哪能真的这么做,那岂不是没了王法?将京城所有人都得罪了吗?而且谁敢动你啊,侠女背后可是站着一位蔡上将哦。”王茂如很是自然地说道,看着小凤仙的眼神。小凤仙神sè忽然紧张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原来这人不是找我,而是找蔡锷的,他是什么人?会不会是准备加害蔡将军的?王茂如忙说道:“别紧张,我想认识蔡锷,仅仅是认识而已。我听说蔡锷还被人监视着,是不是?” “你是……” 王茂如从怀里拿出一张中国银行的本票,是二百大洋,压在桌子上,道:“我不是坏人,有机会帮我问一下蔡锷将军,王茂如想认识一下他,看他是否赏脸?” “你是王秀盛将军?”小凤仙忙道。 王茂如挠着头呵呵一笑问:“你认识我?” “雪夜袭叛军,活捉蒙古叛军太子,小女子虽为红尘中人,却也佩服将军的胆略。”小凤仙道,“将军所托,小凤仙自然带到。” 王茂如问:“这都是谁说的?” 小凤仙道:“是最近ri本人的报纸《亚细亚ri报》上和《顺天时报》上报道的,大人的勇敢举动,可是让国人骄傲啊。” 妈了个巴子的小ri本没安好心,大总统本想低调处理这件事,你们是不是想搞死我?等着我有机会非得搞死你们不可,王茂如脸上带着笑,站起身道:“那就麻烦姑娘了,我在京城还得呆上三天,就要北上了,希望能见到蔡将军。” 小凤仙皱眉想了想,道:“若明晚有时间,将军再来,兴许就能遇到蔡将军了。” “好,我看看能不能有空闲。”王茂如说完之后带着任元星等人离开云吉班,回到旅馆,却得知有个人早早地等着他了,这人说自己是个间客中人,有人希望能够和王茂如见一面。王茂如问他见他的人是谁,那人说你见到了自然就知道,王茂如冷笑说要是你暗杀我,我死前的确能知道,但你觉得我能信任你吗,于是让挥手不再理会,那人急了,忙要靠近说话。结果他刚跨前一步,便被柴世荣一个绊子绊倒又被双手后剪按在地上,任元星第一时间挡在王茂如身前。 王茂如推开任元星,走过去,冷道:“搜搜他。”卫士们忙搜了一下他的身,那人忙说:“误会,都是误会,我只是想借一步说话。”王茂如冷笑不语,柴世荣搜出来一把手枪和一些大洋,但是那手枪也是汉阳造仿制毛瑟手枪,看起来八成新,但是没有怎么保养的样子。王茂如拿过来把玩一下,笑道:“连枪都不懂得保养,看来你不是武装人员,说,干嘛的?” 那人还要忙说:“王大人,其实小人是给ri本人搭线的,小人没想冒犯大人,真的,就是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不敢。” “ri本人?”王茂如奇道,“ri本人找我自然会直接找我,轮不到一个陌生人来找,凡尘,送客。” 任元星伸出胳膊,走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这位先生,请。” “是,是,是,小人这就走。”柴世荣松开那人的手,那人忙跑了,连枪都没敢回来拿。 “这枪给他用,可惜了。”王茂如说着扔给柴世荣,“给你了,你现在有两把枪了,能不能左右开弓?” 柴世荣嘿嘿一笑,点点头,自信满满。 “出去练练?”王茂如建议道。 柴世荣看到月光通明,本想说好,但想到这是在běi jing不是在关外,也不知哪里有危险,忙说等明ri白天再说。王茂如笑说好,明天看看你双枪怎样。 次ri一早,有人传信给王茂如,说大公子搭线,拨给他十门进口法国m1897型75火炮和三千发炮弹,让他立即到陆军部领取。 王茂如感激不尽,先是到陆军部办理手续,一天办下来,自然是喜气洋洋。火炮的事儿搞定之后,他又跑去袁府上拜谢,却得知大公子不在,意外看到了二公子袁克文。 原来这二公子袁克文组织一批京戏票友唱戏,这其中有梅兰芳,欧阳予倩,马连良,俞振飞等人,另有一些即将出师的徒弟也准备在此献艺。袁克文知道他大哥喜欢听戏,于是来送一张请帖,见到王茂如,袁克文本不愿意搭理,但一想自己兄长很是重视此人,便说:“秀盛老弟,你也在此,巧了,巧了,这张请帖给你,袖海楼,明晚八点。” “好咧,谢二公子。”王茂如忙道。 袁克文走过他身边,忽然低声说:“秀盛老弟,听说你支持我爹称帝?” “二公子……你……”王茂如吃惊道,倒不是因为这事儿吃惊,只是这语气,听起来像是很反对他父亲一样,并且这么直接大胆地问出来,毫不在意一般。 袁克文叹了一口气,捶胸顿足道:“我爹老糊涂,老糊涂啊,这事儿怎能干?这是置我袁家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唉,算了,我劝阻不了,倒是你,别搀和其中了否则将来……对了,这次京戏大会之后,我便要去上海了,以后再也不回来。” “二公子,不必如此决绝?”王茂如劝道。 袁克文闷闷不乐,道:“我因劝阻老父称帝一事,为父亲不喜,我与阿姐用远避来劝阻。万望老父能回心转意,不要做民族唾骂之辈。”袁克文虽然风流纨绔,但是对事情的看法却远超其兄袁克定,也难怪袁世凯准备让他做继承人,只是他还好风流名士,每ri交际应酬,想做一个清高致远的名家,辜负了袁世凯的希望。他倒是没想到,等他再见袁世凯的时候,袁世凯已经病入膏肓,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最后一面,只是瞻仰仪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