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为明年做准备(四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为明年做准备(四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为明年做准备 王茂如苦笑了一笑,不敢说话,这里毕竟是大公子府上,这袁二公子爱玩,谈话肆无忌惮,但人家毕竟是二公子,自己说什么话要是得罪上面了,可真死无葬身之地都不知道了。 袁克文拍拍王茂如的肩膀,叹了一口子,转身离开了这里。 王茂如道:“二公子。” “何事?” “二公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 “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王茂如说道,“他曾经这么说过一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袁克文微微一笑,飘然远去,王茂如也心中感慨,这二公子虽然行事作风纨绔十足,可是心思却有自己的思想,如今有自己思想人格的人,又有多少呢?更多的是人云亦云,浮夸于世。 王茂如等了一会儿,大公子袁克定终于回来了,见他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喝茶看报纸,笑道:“秀盛你到我家,比我在我家还自在。” 王茂如起身,哂笑道:“小人岂敢,只是诸多地方,唯有在大公子这我才能放下心休息片刻。” “哈哈哈,今ri找我如何?” “昨天有ri本人找我,也不知什么原因,被我拒绝了,手下们担心这些ri本人对我不利。”王茂如道。 袁克定哈哈一笑道:“那ri本人又找了我,让我介绍你认识,这些狼子野心的家伙,总是打东蒙古的主意。秀盛,你要注意离他们远一点。” “谨遵大公子教诲,属下这次来特地感谢太子拨给属下火炮之事。” “哈哈,这事儿,说起来也巧了,你猜这火炮是给谁的?”袁克定道。 “属下不知。” “你猜一猜。” 王茂如想了想,这十门火炮被调走,可不是小事儿,指不定是哪个大军阀,袁克定这无心之举,虽说给王茂如增强了火力,倒是给他带来了后患。 “属下猜想,估计是前次长徐树铮买来的?” 袁克定一拍大腿,道:“对,就是徐树铮,他买来给山东督军靳云鹏第五师的,准备扩充第五师。被我给拦下来了,”袁克定说道:“你不必多管了,拿走便是。” 王茂如心里流着冷汗,这不把靳云鹏和等皖系军阀得罪死死的吗,道:“属下定当为太子殿下将来登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袁克定大笑道:“死什么死,你要活着,好好活着。对了,陆军部这次对你的出发意见下来了,一些老人还准备制裁你,不过现在陆军部是周自齐,自家人,而且我父亲觉得你这事儿做的有气魄,就不处罚了。” “多谢太子殿下。” 袁克定挥挥手,说:“不用客气,不过你要准备好,明年可能会调到关内。”王茂如大吃一惊,连忙问为何,袁克定道:“我与你私下说,明年会有大事,调你入关,保卫皇城。” 王茂如惊愕地小声问:“莫非段总长想要对陛下不利?” 袁克定摇头道:“这倒不是,不过也难说,你不必害怕,多半调你回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王茂如忙诚惶诚恐,道:“属下是太过担心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安危,殿下放心,明年属下定然准备好。” 袁克定点头赞赏道:“哈哈,好,你有心了。” 离开袁府,王茂如回到旅馆,一连喝了几杯子的水,回想看来袁世凯称帝就在明年了。袁克定想把自己调到běi jing来,虽说看中自己,但也是想杯酒夺兵权,让这支部队掌握在他的手中,以防止有人犯上作乱。心想这京城果真水深,自己若还在这里待着,估计将来怎么死都不知道。袁世凯现在所有的jing力都在为称帝做准备,甚至连现在běi jing城中都不允许明面上抵制ri货了,就唯恐游行被人利用。 休息了一会儿,副官提醒自己,今晚和小凤仙有约,便整理好衣裳,穿着军服来到云吉班。不过却只见到小凤仙一个人,小凤仙看他一脸疑惑,道:“原来王将军是支持帝制的。”王茂如不知说什么了,从内心里讲自己不支持帝制,但是从功力上来讲,又不得不支持帝制。 小凤仙道:“今儿个上午的时候,几个其他姐妹也来找我,说让我参加游行,我们八大胡同的姐妹组成一个请愿团,请大总统登基。你说好笑不好笑,要是国事由我们做主,那天下岂不乱了套了。”话里话外,透露着对称帝的不屑。 王茂如笑了下,道:“这定是杨度的主意,他啊,有时候太过聪明,反倒是……唉。” “蔡将军说身体不舒服,所以不能应邀了,请将军原谅。”小凤仙道。 王茂如微笑一下,站起身,放下礼金,转身离开,蔡锷是不屑跟自己这个“称帝分子”搞在一起的。他内心很是郁闷,要是自己不投靠袁世凯,自己就玩完,投靠袁世凯,你们这些站在大义上的人有说三道四,很是郁闷。 次ri闲来无事,牛德禄回家探望,赵佳诚也回家中看望妻子,唐宝琪如今又在恰克图与俄国人谈判,于是带着副官任元星和jing卫四个柴世荣和乔三棒,罗兴,马成子去华兴集团看了看。 华兴集团在马晓水崔舟的打理下,越发好转,集团现在有十六家工厂和十二家公司交易行,涉及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王茂如这才认识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钱,而且běi jing城最大的车行,也是自己旗下的。自己一个月就能赚十万现大洋,王茂如挠着头,对手下说原来咱们坐洋车来,还是把钱花在自己身上了。下午的时候又去了百回楼,现任的百回楼钱秀明一见是楼主回来,很是热情。倒是王茂如看到百回楼没几个学子了,问怎么回事儿,钱秀明说最近学生在放假,而且快要过年了,所以人才少。之后看了看飞机场和燕子门,也都是蜻蜓点水一般看过,倒是李北仓听说王茂如在滨江府遇险了,非得让二徒弟金山钊跟着保护王茂如,做一个近卫,王茂如见他认真,便让金山钊跟在自己身边。 běi jing的冬天天黑得快,风大也很是冷,王茂如等人穿的很厚,没什么感觉,倒是看到街面上许多人哆哆嗦嗦的,一些乞丐无家可归抱着彼此相互取暖。路过一面街角,见到一处搭建的台子,几个穿着厚厚棉衣的学生在演话剧,便叫洋车夫停了下来。王茂如等人走过去,看那些学生演着一出自编自写的话剧,一个个冻得小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