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青衣袁克文(五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青衣袁克文(五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青衣袁克文 话剧主要讲的是一对身在山东的父女过着幸福的ri子,忽然ri本人来了,将父女二人赶出家门,从此之后,父女二人便沦落天涯,遇到土匪,强盗,土霸王等。看的周围的穷苦人泪流满面,演完之后,不顾冷风,一个男孩站在台上大呼:“反对二十一条,反对ri本人,打倒ri本人,抵制ri货。” 突然一些jing察跑来了,手中拿着木棒,口中吹着笛子,那学生明显有些慌乱了,忽然看到下面站着几个军人,其中一个身穿将服,更是急的不行,忙掩护同学离开。 王茂如笑着摇摇头,说这年头,军人就是反派角sè吗? 那演戏的都十几岁小孩,这次jing察是早早得知他们演戏,早已经四面八方埋伏好了,就等着他们犯错抓人。这些小孩儿哪知深浅,他们都是中学生,比那些大学生思想还不成熟,这戏一演完,便觉得自己就是救国救民的英雄了。于是有头脑冲动的便上去喊出之前早就想好的口号,这口号一喊,真给jing察借口了。 ri本人出于本国的利益,要求中国zhèng fu严禁学生工人集会反对ri本,中国zhèng fu只好照办。但全国各地反ri声势浩大,zhèng fu的政令也只能在běi jing下发。 那十七八个学生都被抓了,连看热闹的老百姓都被抓了几个,那jing察队长一看,骂道:“这几个学生就行了,妈的怎么连大茶壶也抓。”把一些百姓放了,抓了学生准备走,早有吓哭的女孩,见状更是害怕,被jing察踢了一脚,几个男同学要反抗,更是被棍棒打去。 王茂如的穿着将服,身后的人虎背熊腰,他一马当先走过去,那些jing察只好让路,jing察队长才看到有个将军,忙跑过去敬礼道:“报告长官,我们是在奉命抓捕反贼。” 王茂如摇摇头,走到早已经因为表演冻得小脸通红的学生面前,看到他们几个如今鼻青脸肿的模样,回头说:“交给我。” “这……”jing察队长为难地说:“上面交代的,小的也是奉上面命令,将军,我……” 王茂如冲任元星点点头,任元星会意走到jing察队长旁边,拉到一旁低声说了几句话,又递过去支票,那jing察队长忙笑着哈腰点头,跑到一旁,对jing员大喊道:“兄弟们,将嫌疑人交给这位将军,咱们回去。”jing察们将用绳子绑起来的学生们交给jing卫队,远远地走开,不过仍派个人跟着监视。 王茂如看了一眼那个跟梢的,对柴世荣道:“把他帽子打下来。” “是。”柴世荣把手枪拿出来,瞄准那跟梢的,“砰”一枪将跟梢的帽子打掉,那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学生们流出高兴的笑容。 王茂如道:“你们几个回家,别再出来了,我知道你们爱国,我也爱国,但是只喊口号有什么用?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三棒子,把他们的绳子都挑断了,放他们走。” “真的?放我们走?”那几个学生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王茂如道:“我知道你们爱国,我见一次肯定会救你们一次,但是我见不到的时候,别人会怎么对你们,我不知道了。” “将军,能不能知道你的大名?”一个学生站出来问道。 王茂如摇摇头,带着手下回到洋车上,走掉了。 回到旅店,有人传话说晚上去袖海楼,王茂如准备了一下去了袖海楼,果真见到许多京戏名伶。那袁二公子居然也扮起了青衣,上台唱响,一时之间掌声雷动,听旁边的人说袁二公子的唱功冠绝,如是唱戏,定然赶得上京城四大青衣。 王茂如心说人家二皇子,还唱青衣,你们真能搞笑,恰巧浦继也在,目光呆滞的看着台上,一脸死相。王茂如走过去拍了一下浦继的肩头,问怎么了,浦及哭丧着脸道:“完了,我阿妈要让我成亲。” “啊?成亲?” “是啊,成亲。”浦继沮丧地低着头喝茶,很是低落。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我当时怎么回事儿呢,成亲啊,这是好事儿啊。浦贝勒什么时候怕成亲了?”王茂如笑道,“你可是百花丛中飞,片叶不沾身的,怎么了?怕结婚?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浦继站起来,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哥,你知不知道,和我成亲的是谁?是果亲王的外孙女。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吗?比我大三岁,一脸麻子,否则能等到二十六岁没嫁出去?果亲王府来信,说抬爱我家了,我阿玛一看是亲王府的,立即就答应了,还说高攀人家了。唉,我愁死了我。” 看他抽风一样,王茂如忙拍拍他的背,说:“行,我支持你,那现在逃婚,还来得及?” 浦继摇头,说道:“我阿玛说了,我要是逃婚,他就上吊。” “唉,这也没辙了,话说一醉解千愁,我陪你喝酒去,走,我带你去一家běi jing最好的羊肉店。”王茂如笑道。 “在běi jing你有我熟?” 王茂如道:“我这人对吃,特别在意,我带你去。”看看台上轮番登场的名角儿,他苦笑道:“我还真听不懂这京戏,要是二人转花鼓还行。” “粗鄙!”浦继非常歧视地说。 王茂如嘿嘿一笑,给了他一脚,道:“走,吃酒去。” “找姑娘吗?” “找你个头。”王茂如说道:“很久没吃过东三巷的白切羊肉和筋头巴脑了,走,我带你们去吃去。” 浦继笑道:“大哥,您可不能去那地方,那乱着呢,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呢,东三巷,我都不去。还有那那些人天天满大街乱跑,喊口号,帖宣传纸的,万一不小心有什么打闷棍的,我可担待不起,大家伙儿非得把我劈了不可。” “你还带我去,是我带你去。走,你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小了,怕什么,咱们这么多人,还有智勇双全的浦继浦贝勒嘛。”见他苦着脸,王茂如说道:“没事儿,这地方我熟得很,去了好几次,环境是不好,但是味道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