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地痞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四章 地痞

第十四章地痞 刚一出门,就看到穿着厚厚的水蓝sè冬装,俏生生站在三楼楼梯口的女孩在等他。 “宝琪?”王茂如惊喜地一叫。 “先生回来了?”唐宝琪撅着小嘴说,“怎地都不通知我一声,枉费我还担心先生在国外受苦。” 王茂如摇头心说自己在国外倒没怎么受苦,只是不适应这个时代交通工具的破落而已,一次环球旅行,大半时间都放在航行上了。嘴里笑道:“见到你真好,我回来事忙的太多,前前后后的,本想百回楼成了之后再找你,没想到……真是巧了。” “若不是我同伴说京城开了一家免费图书馆,邀我同来,我都不知先生回来了呢。”唐宝琪仿似在撒着娇说。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不如请你吃火锅赔偿如何?”王茂如道。 “好吧,如是味道不错,本小姐就原谅你了。”唐宝琪忽然放肆大胆地玩笑道。 “好,一起吃去,一起吃去。”王茂如心中高兴了起来。 民国初年,中国大地军阀混战刚刚结束,土匪,流氓,地痞,帮会兴盛起来,起初大家自然为了结环自保,然而久而久之,变成了黑社会xing质。而且孙中山等人的国民党起初对帮会的依赖,也让一些帮会逐渐合法化,如青帮,洪门等。 王茂如的百回楼虽说是免费的图书馆,但并不是没有人打它主意,北城刘老虎就是这么一位,他看中了这栋白sè的五层小楼,心说这地段好,若是开了窑子或是大烟馆,肯定是ri进斗金。尤其是刘老虎看到女学生们进进出出,更是眼冒金光,那些女学生们红扑扑的脸蛋,吹弹可破,当真一个个都是秒人儿,若是娶回家多少个都不嫌多。 刘老虎早年参加过义和拳,但是不是什么头头,之后八国联军进běi jing后清剿义和团,他心思活泛立即投靠了洋人。自从有了洋人做靠山,刘老虎威风了起来,手下拉拢了百十号人马,在八大胡同也开了四家窑馆,又开了三家大烟馆,手下人还在北城按家收保护费,数额对说不大,却贵在细水长流。不巧的是,百回楼就在北城,虽说不是最繁华的大街,可是自从百回楼建成之后,周遭的铺子都被带红火起来了。 “查清楚了没有,这百回楼后面是谁罩着的?”刘老虎问手下斜眼张道。 斜眼张因为从小斜眼,一直被大家叫斜眼,以至于他长大后大名别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叫他斜眼张。他说道:“虎爷,小的打听出了,这百回楼楼主叫王秀盛,写过几本破书,还在大学当过几天教授,看是没什么赚头就出国了。今年年初回来之后就开了两家工厂,一家是做洋火的,一家是做油灯的,生意红火着呢。可能这小子读书人习xing难改,赚了钱非但没有干别的产业,而是开了这家免费图书馆。” “就是一爆发户。”一旁刘老虎的手下连四毛鄙夷道,“虎爷,对付这些暴发户,小的有办法。” “你说说。” 连四毛立即道:“这种人发了财最难守住,咱诱惑他吸大烟,借钱赌博,怎样?” 刘老虎给了他一脚,骂道:“我当时什么招,这招我不会想到?要你这废物什么用,就不能懂点脑子?” “虎爷教训的是。” “四毛,你去找这什么百回楼的主人过来,开了两个月了,也不见进项,这是瞧不起我刘老虎啊,不知道这běi jing城北是谁罩着的怎么着?” “得令咧虎爷。” 当虎爷的邀请送到王茂如手中之后,也让王茂如有些头疼,看来安静的开一家图书馆的愿望落空了,不过第一波滋扰的却不是jing匪。 “秀盛,别担心,这事儿交给我。”浦继大刺刺包揽下来,道:“刘老虎跟我们八旗子弟井水不犯河水,要是他敢惹你,就是惹我们八旗的,看我找人不收拾死他。” 王茂如哭笑不得,好嘛,开一家图书馆,还得遗老遗少来帮他,但是见浦继这么热忱帮助,便点头应允。 浦继也不含糊,立即找来几个相熟的公子哥,托着鸟笼子便前去赴约,刘老虎见到是浦继,心知这浦三少跟洋人关系不浅,看来百回楼主是跟浦三少混的。不过这百回楼建在了他的地盘上,保护费是不能不收的,否则以后这四九城还怎么看他刘老虎。浦继还端着前清贵族的架子,骨子里不屑这些原来给自己做奴才的人,谈来谈去,反倒是刘老虎急了,道:“一个月二十两银子,浦三少,这是我给你面子,如是这个条件不能接受,那怎么不用谈了。” “不用谈了?”浦三少冷笑道,“好哇,是不给爷们脸啊,刘老虎,走着瞧,以后你四大胡同的窑馆生意,大烟馆生意,若是有一个旗人关顾,我浦三少以后倒着走。”说罢站起身,对左右兄弟说:“发召集令,说这北城刘老虎看不起咱们旗人,以后咱们旗人谁敢去他家的产业,我拆他家房瓦。” “等一下,等一下。”听他这么威胁,刘老虎心里害怕了,虽然窑馆生意即便是旗人不去,这汉人富户也流连,不愁没人,但是这大烟馆的主要客人可是旗人,要是旗人不来他的大烟馆,自己的收入可就少了一半,于是站起来,道:“浦三少爷真是急脾气,万事好商量。”又道:“浦三少这么力保百回楼,可是自己打了注意要经营?如是如此,我刘老虎给浦三少个面子,这百回楼交给你。” 浦继冷笑道:“我需要这百回楼作甚,实话告诉你,百回楼主是我兄弟,还有实话告诉你,这事也就是交给我了,如是我兄弟出手,你少不得吃些苦头。” 谈到这里,暂且就谈不下去了,刘老虎心中怨恨,派斜眼张带人去捣乱。王茂如得知消息,便让锁住和二根将那几个来捣乱的绑起来,连夜带到城外。锁住把这几人绑在柱子上,在他们头上放苹果,说道:“兄弟几个练练枪法,只打苹果,打死人了算是他们倒霉。”斜眼张哪见过这阵势,吓得屎尿齐出,锁住刚开一枪,斜眼张便晕了过去了。 半夜的时候斜眼张等人被放了回来,回家与刘老虎说完,便大病不起。这刘老虎大怒,你王秀盛做事不讲究,四九城的事儿四四六六划出道来,可你却不讲道理,动起了枪。没想到半夜的时候搂着小妾,却感到被窝里黏湿湿的,打灯一看,吓得小妾晕了过去,原来是他家的护院黑狗被人砍掉脑袋塞进了他被窝。狗头就放在了桌子上死瞪着他,刘老虎下了够呛,小妾也因此害了病,还不得不请道士在家做法三天驱邪。 这刘老虎怎能吃得了这个亏,他召集人马,准备放火烧了百回楼,却得知唯一的一个儿子,在内宅玩耍的时候被人拐走了。这下不得不放弃寻百回楼的仇,找道上的人,问询是谁劫走了自己的独子。道上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就在此时,他幼子又被放了回来,放回来的人同样什么也没说。 这下刘老虎明白了,合着是百回楼的人给自己jing告,这百回楼楼主王茂如怎么不也曾经是北大老师?怎么做法比土匪还土匪,比地痞还地痞?他心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看来自己是得罪错了人了,只好写拜帖谢罪。王茂如倒也大方,但是邀约赴宴却免了,他倒不是看不起刘老虎,而是要与唐宝琪约会。于是便让手下给刘老虎送了十两银子和一条纯种的德国黑背军犬,说是赔偿虎爷的损失,十两银子是压惊的诊金,德国黑背狗是赔偿他家的土狗。 这纯种德犬,一条在市面上可是一百两银子,王茂如这事儿做的手段是黑了点儿,但是却不没下死手,给给足了刘老虎面子,才让这位刘老虎在自己手下有台阶下。

下一篇   第十五章 李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