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民国的粉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章 民国的粉丝

第一百四十章民国的粉丝 几个人出了后门,天已经晚了,便开开着两辆汽车来到东三巷,找到王茂如说的那家羊肉馆。这时候的东三巷黑咕隆咚的,路上也坑坑洼洼,在车上坐着还不如做马。他们来到羊肉馆,但见里面真是做了许多人喝酒吃肉,果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上了二楼,点了几样拿手菜,等菜的时候见到几个青年学生也跑上了楼,分发传单。 柴世荣接过传单,忙叠好放在怀中,乔三棒上下左右看的仔细,柴世荣道:“你看什么?”乔三棒道:“他大爷的,我不认字。”柴世荣气道:“不认字你看那么仔细。”乔三棒道:“不认字我认识纸啊。”那学生就说:“民族危难之刻,先生一定要与我们一同反对du cái啊,谢谢。” “嗯,这纸挺好,上茅厕方便。”乔三棒认真地说,其余人都乐了起来,那学生大怒:“你这人……你!”王茂如又踢了乔三棒一脚,赔礼道:“不好意思,这位小哥,他们不认识字,这传单你给他也是无用的。” “粗鄙不堪!文盲!”年轻人估计也是急了,骂道。 “粗你大爷!”乔三棒气道,一旁的柴世荣忙把他拉住。 这时候上来一位女学生,圆圆的苹果脸蛋大大的眼睛,一头齐耳的短发,穿着这个时代蓝sè女装黑sè裙子,看到年轻人生气,忙说:“马良,不许说脏话。”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代替我学弟跟大家道歉,他还小,不懂事的,你原谅她。”女孩一脸的清秀和纯净,带着这个时代的良好礼教,恳切地说。 “三棒子,人家道歉了。”王茂如说。 “是,将军!那小子,对不起。”乔三棒气呼呼地说,瞪了一眼那年轻学生,说:“还有,嘴里放干净点,看不起我们穷人出身的是?我们穷人是没上过学,你上过学,认识字?那你吃的粮食是你写出来的?来,你写出一碗饭给我尝尝。” “没有,没有,没有那个意思。”女学生忙说。 “算了。”王茂如轻声说了一句,乔三棒听到将军发话,说了声“是”,撇撇嘴似乎不屑与马良争辩一样。 女孩看对方不再纠缠,便说:“马良,你不是学了一首歌吗?你唱给大家,这比发传单管用。” “对啊,唱一个,唱一个。”几个吃饭的人拍手叫好,尤其是梳着辫子的遗老遗少,合着是把这当成了玩耍。 叫马良的见大家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很是恼怒,一转身离开了,女孩无奈地苦笑,一旁几个地痞说:“小娘子,要不然你给我们唱个?就唱十八摸咋样?” 王茂如回头,道:“闭嘴。”地痞们刚要站起来,一看他的气势,心中有了计较,坐下来,一个小个子离席不知去向。看到了他们的诡计,任元星招手在乔三棒耳边吩咐了几句,乔三棒立即离开。 那女孩听到“十八摸”一脸通红,忙说打扰大家了,她走到王茂如面前,鞠了一躬,让王茂如不明所以。女孩说:“也许将军不认识我了,下午的时候,将军救了我。”王茂如恍然大悟,不过后面那几桌地痞可是吃不下饭了,事儿大了,他们派人去找人来收拾这一伙儿外乡人,没想到是将军,赶紧把人追回来,两个地痞忙跑下去,只听到下面砰砰两声,乔三棒一手提着一个,把两人拎了上了。乔三棒手一拉,一个小个子被绑着,带了上了,嘴里塞满了破布说不出话来,道:“大帅,抓到了,干掉他们三不?”几桌子地痞听到之后,吓得跪在地上求饶,其中一个眼尖,看到浦继坐在那喝闷酒,恰巧他认识浦继,便自己打自己嘴巴道:“浦三公子,浦三公子,饶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们兄弟,我们再也不敢了。” “这人是谁?”王茂如问浦继,浦继也是摇头,道:“不认识啊。” 那人说:“小的刘二,在东三巷一带混ri子,没想着得罪大帅。” 王茂如道:“三棒子,放了,这刘二……挺讲义气的,虽然长得猥琐了点儿,倒是为兄弟肯下跪求饶,不失为义气当先。” 那刘二听到将军这么夸自己,内心很是骄傲,乔三棒把人一扔,说了声是。 王茂如正要喝酒,却见女孩还没走,道:“怎么?你怎么不走?” 女孩说:“将军,我们一直想知道你是谁。” 王茂如道:“我叫王茂如,字秀盛,呼伦贝尔护军使。” 女孩吃了一惊,捂着嘴,一转身跑了下去,几个人呵呵笑起来,浦继道:“她不是内心里有了大哥你了?” “扯淡。”王茂如笑道。 任元星也道:“我猜也是,大帅有可是最帅的旅帅,没有之一。” “你们就拍马屁。”王茂如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那女孩带着几个学生又跑了回来,女孩说:“您就是秀盛先生?” 王茂如奇道:“秀盛先生很有名吗?” “您是不是秀盛先生?”先前下去的那个叫马良的年轻人问。 “对,我写的《大国崛起》。” “果真是秀盛先生。”几个人高兴坏了,马良一马当先说道:“秀盛先生,我很喜欢你写的《大国崛起》,我特别崇拜你。” 女孩说:“是啊,我们都非常崇拜你,对了,秀盛先生,您……能不能给我签名?”说着她拿出一本书,正是《大国崛起之ri不落帝国篇》,王茂如接了过来,说:“好的,我没有带笔。”女孩很贴心地拿过来一直墨水笔,笔上还留有少女的淡淡体香和体温。“些什么?”他问。少女忙说:“您爱写什么都行。”王茂如问道:“你叫什么?” “费婉婷,费是费仲的费,婉是上官婉儿的婉,婷是……” “我知道。女亭的婷,取自优美雅致的意思。”王茂如道,“这样,我写好了,给你。”还给了费婉婷,这么快就写好了?女孩接过来一看,顿时满脸通红,因为上面写着:祝费婉婷学业有成越来越美丽,秀盛先生,民国四年元月十五ri。 (ps:写在之后的几句话,不知不觉已经上传到一百四十章了,字数也达到三十多万字,收藏人数破万,成绩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用朋友牧神的话讲,你该知足。能一直支持到现在的,都是铁杆了,在这里也不说什么虚套话,西门存稿到三百章,而且一百五十章之后的每一章都是3k,咱不玩2k党了。这部小说写了很久,期间停停写写,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唯恐断更,因此在写到三百章之前都没有上传。上传之后一直在致力于修改其中的不合适内容,更正其中的错别字,可以说西门是删掉了几万字的内容,这才逐渐上传。大家也知道,写小说有时候最难的事就是遇到瓶颈之后再遇到几个对你的书破口大骂的人。西门也遇到过这种,幸好西门的书存稿很多,不至于遭受打击一蹶不振。在这里总结一下遇到的莫名奇妙的谩骂,有的说本书跟旗人拜把子,本人是满遗,有说我侮辱了苏联我是美分,有人说我是个愤青,还有人说俺是侮辱了国父。咳咳咳,这个这个,我自己看了自后都感觉,自己的身份好复杂啊,当然,这些倒不算什么,也有一部分人直接要我太监,说他看不下去,原因是看了前二十章没感觉。首先声明一下子啊,我生在东北长在东北,毕业后安家落户在江南,而且按照家谱来,祖上是燕王扫北带的兵。再到往上就查不到了,我又查了一下,燕王的兵,来源于现安徽。根据俺的推测,明朝以前咱汉人百姓很少有家谱的,只有孔孟士族流传下来了。俺也估计啊,老祖宗应该也差不多叫什么王初六,王二三什么的,所以也没进家谱。扯远了,只是要说明,别乱扣帽子,自己没祖宗也就罢了,俺们家家谱可从明初就开始记载了。而且我发现现在网上一些人是不是都疯了似的,只要写清末民初的小说不排满不杀满就是“汉jiān”,这帮人心里怎么想的?东北三千万满族人,您老别在我这儿骂我啊,您直接去东北,干掉几个啊,在这儿骂作者算是什么本事呢?还有说我五毛美分的,这一对仿佛是死对头,俺怎么就成了双重身份的间谍?这叫什么,潜伏再潜伏?呵呵,其实,俺就是一个小老师而已,在一所乡下中学,每ri上上课之余,闲暇工夫读,籍着爱好写一写小说,仅此而已。再ps:要说俺不喜欢的,除了ri本人就是俄国人了,这两种人啊,应该在消灭韩国人之前先干掉。再再ps:昨ri中超,一个韩国裁判毁掉了俺支持的申鑫队,哎,眼泪哗哗的,亲,给点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