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哄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哄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哄人 因为赵佳诚要留下来陪家人过年,牛德禄也要留下陪家人,因此回到龙江府只有任元星和卫兵们陪着他,同时同行的还有十门法国75小姐。(法国的1897型75毫米口径速shè炮),这种火炮在中国一直到内战仍在使用,可谓见证了中国三十年历史,堪称经久耐用的典范了。 王茂如他们先去了一下怀柔县,县长穆天贾和jing察局长朱杰连忙请好,王茂如说晚上我请客,朱杰忙说:“将军,您这不是打我们嘴巴吗?来怀柔我们的地界,你请客?你这么说,我这脸都丢尽了啊,我不活了我,今晚必须我请。”王茂如苦笑说要是不让你请是不是都不行了,朱杰说那是自然,王茂如说好,我先回家看看,朱杰和穆天贾忙告辞。 回到家门,门口女兵立即拦住,一见是将军,忙敬礼问好,有人便告诉了女子中队长红娘子吴秋月。只见吴秋月风风火火地走了出来,瞪着大眼睛,仔细看清了王茂如,笑着敬礼说:“少尉吴秋月,敬礼,口令。” “还礼。”王茂如回了一个军礼,问:“什么口令?” “没有口令一律不得入内,这是尚武将军府的规矩,您忘了,您走的时候留下来的。”吴秋月煞有其事地说,叛变的姐妹都知道她逗将军呢,纷纷掩口笑起来。 王茂如道:“对啊,口令,这样,今天的口令我来下,上令是吹灯,下令是睡觉。” “啐!”吴秋月大大咧咧的,也受不了这样玩笑,红着脸跑了。 任元星掩口笑道:“大人,您这是风流到家了,疯婆娘都能整治得了。” 王茂如奇道:“什么疯婆娘?别瞎说,人家红娘子还是大姑娘呢,这外号多不好听。” 任元星道:“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盖天王说的,他说这吴秋月早年的时候在山里当尼姑学了武术,又一次下山化缘,结果被当地大户看中了,抢了要去做老婆,她师傅被那大户用枪给打死了。吴秋月便假装答应,结果洞房那晚便宰了新郎全家一十二口,拎着十二个脑袋跑到师傅坟上上香。官兵去抓她,见她两手拎着十二个脑袋,都吓得要死跑了。之后吴秋月上了山做了女匪。盖天王说,这女人就是以疯婆娘,谁惹着她,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 王茂如点点头,说知道了,心中倒是很是震撼,这吴秋月可真有种,真带劲,是匹烈马啊,这烈马要是驯服了,岂不是……正想着,任元星提醒说将军,走啊,王茂如才说:“哦,好。”不再瞎想。 左玉琢和左玉婵早就在房间里等候,两人都是穿戴好,还特地化了妆,左玉婵在姐姐玉琢的房间里,王茂如一进屋,见两人都俏生生地看着他,哈哈一笑道:“二位夫人,俺回来了。”便走过去一手一个抱在怀里,左玉婵低头娇羞,左玉琢倒是说道:“将军大人还惦记着我俩,真是让我俩受宠若惊的,也不知在北方被哪个蒙古女人迷住了。” 王茂如奇道:“玉琢,你怎么知道是蒙古女子?我没告诉过别人啊。” 左玉琢气得掐他,王茂如趁机拍了下她的翘臀,说:“逗你呢,看你吃醋,怎么跟山西老醋坛子一样?”又道:“还是玉蝉好,都不吃醋。” 左玉婵却低头小声说:“吃的。” 王茂如与左玉琢哈哈笑了起来,左玉婵也乐了,随后又说起话来。原来这左家姐妹从小都是服侍别人,如今做了王家nǎinǎi,被别人服侍,也着实不自在,平ri又无可事事,只好数星星盼月亮一般希望王茂如回来,可不想这一去就是半年,总算是回来了。王茂如叹了口气道:“我只能在这三天,三天之后还要北上。”玉蝉握紧了他的衣角,玉琢说:“大人好狠心,丢下我俩,孤苦伶仃的。” 王茂如道:“我倒是不想,可惜不行,我是军人啊,军令难为!自古忠孝两难全,儿今……”拍了一下自己后脑勺,尴尬地说:“唱错了,怎么忠孝两难全去了,不合适,啊不合适。”逗得两个姐妹前仰后合的,这三天里,两个姐妹也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想要王茂如多陪陪她们,其实女人们的心思不大,就是想让自己的男人多陪着她们一些时间,王茂如倒也是除了穆天贾和朱杰的一次邀请意外,谢绝了所有其他邀请,尽量都陪着两人。王茂如逗女孩是妙语连篇,左家姐妹又都涉世未深,每ri只是欢声笑语,然而离别的时候却哭得像个泪人一般了,王茂如好声安慰,却也安慰不住,还是吴秋月在一旁说:“将军要么走,要么留下,你这不走不留她俩哭个没完。” 王茂如道:“大煞风景啊。” 吴秋月道:“得了,不煞风景,将军怎么不带两位夫人过去?” 左家姐妹抬头看他,王茂如尴尬地说道:“我如今还客居在甘井子城,在人家地盘上,怎能随身带着家眷。还有你这小妮子胡说,什么也不懂,看将来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来整治你。” “哼,将军管不着。”吴秋月道。 挥别了左家姐妹,王茂如与卫队们和骑兵赶到火车站,乘坐火车北上。不过同行的车上,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跟在他们身后,车走了才跑过来。 “浦三公子?”柴世荣第一个反应过来,差点一枪打死来人。 浦继歪嘴开怀一笑道:“对,是我,你是秀盛大哥身边的卫兵把,不错。” 王茂如见到他打扮的跟夜行贼一样,乐不可支,道:“怎么回事儿?浦继,你这打扮可是有点……太吓人。”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浦继大刺刺坐下来, “那你就长话短说。”王茂如道。 浦继一愣,道:“这么不想听我曲折离奇的故事?” 王茂如点点头,浦继郁闷道:“总之一句话,我逃婚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早料到了,对了,你爹不会上吊了?” 浦继道:“我二哥刚给他生了个孙子,现在美滋滋的天天抱着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