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张学良被抓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张学良被抓

第一百四十二章张学良被抓 火车路过沈阳,王茂如又一次来拜访张作霖,他不知道张作霖喜欢什么,临行之前在洋行买了两把勃朗宁手枪。张作霖这次到没有亲自来接,派参谋长杨宇霆前来。上次参谋长是马凯,因为感受到王茂如治军严格,张作霖特地聘请留ri高材生,担任奉天军工厂督办杨宇霆担任第二十七师参谋长。杨宇霆能够这么快当上张作霖的参谋长,这其中王茂如的功劳不小,至少他刺激了张作霖一把。 到了张家,王茂如朗笑道:“雨亭大哥,我又来叨扰了。” 张作霖刚刚开完军事会议送走手下,这会儿笑起来,道:“诶呀妈呀,你来多长都不算打扰,秀盛老弟没吃晚饭是?晚上咱俩整两盅啊?” “张老哥你可是海量,我可不敢和你拼酒。”王茂如笑道,两人坐下谈起běi jing的事,对段祺瑞的下台唏嘘不已,又对袁世凯称帝纷纷表示支持,其实两人内心都反对,可见两人虽然表面其乐融融,心里却都防着对方一些。 两人杯来盏去,又聊到了一些关于东北各地区发展的话题,张作霖这个土匪出身的枭雄最重视的居然是是教育,他说:“我老张没上过正经学,字认得不多,到四十才有所成就在外人看已经了不起了。可是我自知是吃了许多苦许多亏,这都是没上学害的。所以我发誓,将来我治下的民众,我一定让他们的孩子都有学上,有书读。我是胡子出身,带的兵也是很多胡子出身,但是将来等到小六子他们那一代出息的时候,不应该再有胡子。那他们从哪里学,只能从学校里学,学习知识,学习做人,学习做事。” 王茂如点头,说道:“雨亭大哥的话很是恳切,眼光长远,吾所不及也。小弟也只能看到眼前几年,没想到大哥看到十年之后。”随后说到他这几年的计划是先解决民众的温饱问题,两人的观念倒也不想冲,各取所长的交流。 张作霖说话直爽,讲到兴高之处,嘴里脏话不断,拍桌子叫呼,王茂如倒是一项稳如泰山地坐着,只是迷迷糊糊的心中对列强厌恶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扬言若有能力,我必当灭ri俄两国。喝得迷迷糊糊的,两人下了桌,喝了碗解酒茶,张作霖又让几个丫鬟给他按摩按摩,说:“我叫了几个人,下午咱们打麻将。” “行啊。”王茂如迷迷糊糊的说道。 当下,张作霖又叫来了两位陪他们打麻将,一位是前参谋长现任的副官处处长马凯,一位老好人张作相,几位打得都是五块大洋的麻将,牌面不小。王茂如不会打奉天麻将,打了一圈,才把奉天麻将全学会,感觉奉天麻将的玩法挺复杂,番也很多。打了三全下来,他输了三百大洋,张作相见状故意给他牌,让他赢点儿,别场面上不好看。 几个人也是一边打牌一边聊天,张作霖问:“秀盛老弟,怎么不见你取正房?” “三条!”王茂如道,“正房夫人位置留着呢,不急,不急。” 张作相笑道:“秀盛贤弟给谁留着?方便给老哥哥们透露一下吗?” 王茂如道:“方便,很方便,给前总理唐绍仪的女儿宝琪,现在陪三方交涉团在恰克图谈判。” “前总理的女儿,高门大户啊。”几人赞叹道,张作霖道:“厉害,厉害,绝对不亏你,地位正好匹配。”张作霖正说着,一个卫兵跑过来气喘呼呼地说道:“报告师长,不好啦,不好啦。” “你他娘的,没看到我跟贵客说话吗?”张作霖气道。 马凯忙问,说:“别急,什么不好了?你先说明白。” “大公子,大公子被ri本人给抓起来了。” “什么?”几个人站了起来,张作霖一把抓住卫兵的领子,问:“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小六子怎么被抓了?” 卫兵说:“大公子和其他几位公子看不惯ri本人蛮横,擅闯关东军驻地,被ri本人抓了,一同被抓的,还有其他大人家的几位公子。” “我去求他们放人。”马凯忙道。 “嗯,你去。”张作霖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小六子竟给我惹事儿,我太惯着他了,以后可得把他扔部队里磨练磨练。”王茂如看他也没有谈下去的心思了,便说:“没事儿,雨亭大哥,ri本人xing格中都是吃软怕硬。” 张作相在一边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前几次我们拜访ri本人,他们理都不理。” 张作霖拍着光秃秃的脑瓜壳笑道:“没什么大不了,让小六子吃吃苦,妈了巴子的。”又道:“秀盛老弟,咱们先别管他,让他小子得瑟得瑟的,整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就该吃点亏。参谋长知道这事儿没有?” “参谋长第一时间已经知道了。”卫兵说。 “那没他妈事儿了。”张作霖意兴阑珊,“幺鸡,胡了,给钱给钱!” “雨亭大哥,这……小ri本yin险着呢。”王茂如忙道。 “没关系,放心好了。好好,好,来,咱打麻将,等着杨邻葛好消息回来。” 王茂如哭笑不得,这边儿子被抓了,还有心思打麻将,看起来像是淡定的样子,下面一局连出错牌。 不一会儿,杨宇霆脸sè难看地回来了,说:“ri本人说要枪毙大公子,说什么也不谈。” “我ri他姥姥。”张作霖一把掀掉麻将桌,气的不行,道:“邻葛,整军,备战。” 二十七师将近一万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从北到南排满了马路东边一侧。队伍前边,架起100多门炮,炮口高高扬起,都朝着路西边ri本人的地界。一箱箱的炮弹就堆在旁边,所有的炮都已经上膛。 张作霖骑着高头大马,佇立在路口。对面十几步远,就是小六子(张学良)被抓的地方。灯光下,张作霖的脸变成了暗黑sè,愈发显得狰狞可怖。 人马装备都到齐之后,张作霖清了清嗓子,向对面大声喊道:“小鬼子听着!我张作霖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我是最不怕来横的!半个小时后,还见不到我儿子,我就把你们所有的房子都炸平,所有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统统杀死,一个不留!”张作霖说完,一抬手,身后近万人一齐喊道:“所有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统统杀死,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