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双面张大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双面张大帅

第一百四十三章双面张大帅 大约20分钟后,对面出现一辆平板车。灯光下看得很清楚,张学良等五个人被捆在一起,坐在车上。两个ri本宪兵拿着火把,站在车两边。又一个ri本人从黑暗中走出,手拿个铁皮喇叭喊话:“姓张的!几位公子都在这里,人还是完好的。不过,他们身上现在已经撒满了汽油,我们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或者退兵,或者亲眼看见你们的儿子被活活烧死!” 五十三旅旅长汤玉麟纵马跑来,神sè紧张:“老七,咋办?小鬼子啥事都干得出来啊!” 张作霖面无表情,说:“脱衣服。” “啥?” “我让你脱衣服,光膀子,听不懂啊!” 汤玉麟没敢再说话,脱去了上衣,露出一身雄健的肌肉,在寒冬中冻得得得索索。 张作霖用马鞭一指身后:“脱,所有人都脱!” 汤玉麟一声令下,近万人都脱光了膀子。张作霖也把上衣脱掉,脖子上吊着一只怀表,在胸前像钟摆一样晃悠着。 ri本人又把“最后通牒”喊了一遍,张作霖跟没听见一样,转身说:“上酒!” 几十辆马车载着满满的酒桶,从胡同里驶出来。每个士兵都分到了一大碗酒,国际马路从北到南飘满了酒香。张作霖先干了两大碗,又让汤玉麟把酒倒满,高举过头,大吼:“弟兄们,干!”张作霖率先把酒喝干,双手举碗,摔在地上。近万名士兵也都喝干了酒,然后也像他们的师长一样把碗高举过头,摔在地上,稀里哗啦地响了足有五分钟。 张作霖看看怀表,继续发令:“点火把!上刺刀!” 一阵躁乱,火光闪闪,刀锋逼人。 张作霖把怀表从脖子上取下,摔在地上,嘶声喊道:“子弹上膛!” 近万人几乎同时拉动枪栓,推上子弹。 张作霖抽出腰刀,仿佛马上就要动手。汤玉麟用胳膊碰了碰他,用下巴指指前边。张作霖转头一看,两个ri本兵已把火把扔在地上,将平板车推过分界线,鞠了一躬,倒退着走回。 张作霖这一把还真是赌对了。过去,ri本人根本没正眼瞧过他这个土包子。他去求见ri本驻奉天领事,几次都吃了闭门羹。自从这件事后,ri本人对张作霖开始刮目相看。觉得这个小个子,拾掇好了是根棍,拾掇不好就是根刺。从此,ri本人的大门向张作霖一点点敞开了。 得胜归来,王茂如从头至尾看的一清二楚,张作霖这是在赌博,的确,此时关东军驻地虽然只有三千人,可是仗着南满铁路,要是站打起来,筑路区的ri本侨民武装,从旅顺ri本关东军大本营赶来的关东军主力,还不活生生把张作霖的二十七师给撕了。而且引起的外交冲突,也不是张作霖能够承受得了的,但是还真让张作霖押对了。回去之后,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兄弟几个欢闹的不得了。 王茂如也见到了后ri的大帅哥,民国四大公子张学良,此时的张学良年仅才十五岁,长得已经唇红齿白仪表堂堂,怪不得其后那些民国美女如蝴蝶,赵一狄对他。 张作霖道:“小六子,过来,见过呼伦贝尔镇守使,你该叫老叔。” 王茂如忙道:“岂敢,岂敢。” 张学良很听父亲的话,鞠躬道:“老叔。” “这就对了。”张作霖笑道,他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吃过饭喝了点酒,倒是不多。王茂如见张作霖酒宴款待手下,然而手下虽是草莽出身,却饮酒节制懂得进退,不由得叹服。 吃过饭,王茂如陪着张作霖溜达,此时的奉天城已经有了路灯,张作霖笑道:“看,我就喜欢通亮的。” 王茂如道:“张大哥的地界,老百姓才有奔头啊。” 张作霖叹了一口气,道:“我是穷苦人家出身,从小没了爹娘,给人家养马才长大,现在虽然成了师长,却不希望更多的人像我一样从小困苦了。我最大的心愿便是让咱们东北的百姓吃饱穿暖,不让别人看不起。” “小弟拜服,吃饱穿暖,让人瞧得起。”王茂如道,“这比那些喊着什么革命口号,天天不关心百姓死活的人强多了。” 张作霖笑道:“你说孙大炮?” “就是孙大炮。”王茂如也笑道,“这个人就靠一张嘴,仗着咱大清国内乱外患之际拉动人吗,再借助ri本人的力量忽悠年轻人。”踢了一脚地上的木棍,道:“不过孙大炮终究是嘴上功夫,想要打天下,还得是我们军人。” 张作霖道:“就是这个理儿。”沿着二十七师司令部走了一圈,回到司令部门口,抬起头笑着的时候忽然看到传达室(傳逹室)三个字,皱起了眉头,心里很不爽。他语重心长地对秘书说:“就算咱胜利了,这次赢了ri本人一小仗,也不能骄傲呀,你看这司令部门上,只挂了‘治国护民’的牌匾,也没有挂我张作霖三个字嘛。”接着,他转过身,再把前面的传达室一指,继续说道:“你再看看我们的弟兄,一个小小的传达室,都要挂上他傅連宝的大名,成何体统?”秘书定睛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原来,首长把傳逹室看成了傅連宝,当成了人名。 余下的几个人忍着不行,还是王茂如这个外人说:“大哥,那是传达室,不是傅連宝。” “啊?”张作霖一听,才知道自己看错了,哈哈大笑道:“妈了个巴子的,没文化真不好,不好。”忽然有jing察跑过来,是jing察局长王之江,王之江一路小跑见到门口的张作霖人等,却又不说了。 “啥事儿啊,疾驰火燎的,快说,秀盛老弟不是外人。”张作霖道。 王之江小声说:“我们发现一个人用手枪打路灯玩。” “啥?打路灯?妈了个巴子的,谁干的,枪毙,给我枪毙了!”张作霖气急败坏,这路灯是奉天老百姓的财产,是给大家带来的福利,有人居然敢破坏,怎能不让奉天主人张作霖大发雷霆。 王之江犹豫地说:“是戴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