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到甘井子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到甘井子城

第一百四十四章回到甘井子城 “戴玉宝?妈了个巴子的,给我抓起来,枪毙了!”原来这戴玉宝是张作霖爱妾戴氏的胞弟在帅府当jing卫,晚上外出游荡,用短枪连shè路灯作为游戏,结果一条马路的路灯全被击灭。电灯公司发觉后向jing察所报案,jing察所排查很快得知这是戴玉宝所作。不过戴玉宝打完路灯就回到将军府了,jing察也不便抓他,于是王之江请示张作霖。见王之江不动,张作霖想起来jing察不能随意进入自己的府邸,于是命令侍卫长将戴玉宝抓了起来。 张作霖立即命令卫队长将其内弟戴某枪毙。卫队长以戴某系张作霖之至亲,罪亦不至于死为由,暂时将其禁闭起来。几天过去了,戴氏趁张作霖高兴的时候,为弟弟求情。张作霖方才知晓戴某还活在世上,极为震怒,对卫队长说:“你不服从我的命令,实在可恨,倘不立即枪毙他,我就立即枪毙你。” 事后,张作霖对戴氏说:“我杀你弟弟,实在是迫不得已!我不能私亲戚以辜负家乡父老,那还有什么脸面治理政务呢?”戴氏终在不胜悲痛之下,与张作霖决裂,削发为尼,离家进入佛门。 在沈阳驻留了几天之后,王茂如不得不返回黑龙江了,告别张作霖等人,乘坐ri本人的南满铁路抵达哈尔滨,再乘坐俄国的中东铁路到齐齐哈尔。一路上因为十门法国75火炮麻烦不少,王茂如让人在三千枚炮弹上放好,两个近卫队员一直在弹药箱上不得走动,如果俄国人或者ri本人要抢夺这十门大炮,就让他们学基地来个人肉炸弹,炸掉他们的铁路同归于尽。见王茂如态度强硬,列强也没了办法,值得勒索了一些钱财放行,王茂如愈发对ri本人和俄国人控制的南满铁路中东铁路忧心忡忡了。 到达齐齐哈尔的时候,省督军朱庆澜将给王茂如介绍了一些本省名人士绅,并微微叹气道:“如今许兰洲与我交恶,他身后有军界的人支持,恐怕不久我就得离开此处,万望秀盛小心谨慎。” 王茂如劝慰道:“这许兰洲打什么注意我都知道,督军大人放心,他不敢动武,有我这一只利刃在他身后,他也不敢大举动。” 原来朱庆澜虽然作为黑龙江省督军,然而黑龙江省最大的军事单位却是黑龙江省陆军第一师,师长许兰洲,要是朱庆澜安心的当他的督军也就罢了。可坏就坏在,朱庆澜当初因为没有兵,是被四川军阀联合赶出四川的,深知兵权的重要xing,时时想要将黑龙江省兵权收回。现在他的手里,只有黑龙江省的jing察部队。 许兰洲通过拉拢等手段,将两只投靠朱庆澜的骑兵部队拉拢回去了。朱庆澜在行政中也受到许兰洲的排挤掣肘,督军做的很是郁闷。许兰洲在zhèng fu中肆意安插自己人,并且打出乡土人情,排挤外乡人朱庆澜。 朱庆澜感到许兰洲的ri益紧逼,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两个人在zhèng fu中明争暗夺。王茂如支持朱庆澜,许兰洲同样也是军人,从军二十年,论资历论辈分王茂如都赶不上他,要是让许兰洲得了权势,再有一些什么借口,那许兰洲肯定要吞并了王茂如的人马了。 王茂如又请教朱庆澜帮将来治理呼伦贝尔的对策,他对呼伦贝尔市志在必得,现在要愁的是打下来后治理的问题。呼伦贝尔先前有几万开垦汉人,但是贵福上台之后,将这些汉人赶出呼伦贝尔,如今此地绝大多数为牧民。朱庆澜说你若是打下来,我给你处平边三策,王茂如洗耳恭听。朱庆澜说第一策,尊重当地人民族和生活习惯,拉拢当地蒙古王爷。第二策是,尽快加速汉人移民,同化当地人,改游牧区为开垦区。第三,拉拢俄国人,只要不与俄国人冲突,呼伦贝尔绝无大碍。得了朱庆澜的平边三策之后,王茂如再三拜谢之后,即ri返回甘南县。 宫小旗的骑兵营跑到齐齐哈尔迎接,参谋长祝永泉也来了,几个人有说有笑,王茂如又将浦继介绍给大家,说浦继如今是副官处宣传课课长,大家一阵愕然,什么叫做宣传课?浦继也很奇怪,什么宣传课?王茂如说以后再解释,于是大家都叫他浦课长,倒是让官迷浦继很是开怀。 在奉天的时候,王茂如见识到人家主力部队的大炮,一sè的大炮摆开,54门野战炮,一百多门迫击炮,看的他直流口水,他部队中有42门野战炮和二十七门迫击炮,加上这十门法国炮也才总计不到八十门炮,的确是很少,而且炮兵成材慢训练花销大,他也很是着急。 王茂如决定将重点发展炮兵,如今虽然炮兵首先成为一个团,但是很显然炮兵团的训练没有跟上,主要是炮弹太贵了。这子弹自己的兵工厂可以生产,但是炮弹不行啊。王茂如又命令所有重炮一律抽调上来,各营只允许拥有迫击炮。于是刘健的炮兵团一共拥有五十二门大炮,其中三十八门ri本造75毫米克虏伯野炮,四门德国原装克虏伯75毫米野炮,十门法国造75速shè炮,法国炮弹药齐备,但是ri本跑弹药就少了。他让何如飞找到ri本人,在ri本人哪里购买一万发75ri本炮弹。因为上次与放掉了那个ri本人前田新兵卫,这次ri本人倒是没有难为他们,按照市场价打了九折,一万发炮弹才七万大洋,即刻发送到甘井子城。 年前整个军营都在忙碌着,准备着,唯独浦继初来乍到,不知道干嘛,他找到王茂如,说自己不能无所事事总得干点啥。王茂如知道,他一个纨绔子弟,到军中真没什么合适的工作,先前决定的宣传课,就是为今天做准备的。于是对他说:“我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才,在军中宣扬忠诚于我,我要求我的所有下属,都必须忠诚于我。”浦继道:“你花钱养军队,大家自然都忠诚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