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东方红太阳升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东方红太阳升

第一百四十五章东方红太阳升 王茂如摇头道:“错了,他们不是忠诚于我,而是忠诚于钱。”笑了起来,道:“忠诚于我是这样的,随时随刻把我当做偶像,在心里只有一个头,只能是我。就算是他们战死的时候,也要想着是为我尽忠,你知道不知道?” 浦继叹了口气,道:“何其难也。”他倒是一点即通,道:“我得需要帮手。” 王茂如说:“知道难,所以我才把任务交给你,而且这种任务我只能交给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老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浦继说道:“我自然是明白的,让大家把你当做菩萨。”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对,但是菩萨是用死后超度,转世投胎好人家为诱饵来崇拜的,至于我呢,就是,跟着我,打天下,将来都是开国功臣,离开我,死路一条,跟着我,一起创造个强盛的国家,只有我能创造个强盛的国家。” 浦继听得心惊胆颤的,心说大哥你这是要……造反啊!他胆子按理来说不小,但是距离造反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不过话说回来,造反也未尝不可以,这年头,有钱有枪草头王,各地哪里不是小朝廷?咱们的大清国倒台之后,各地都自立门户了,其实早在前朝大清国的时候,各地就已经自立门户了。大哥的意思是自立为王,成一个草头王,倒是未尝不可,想拿三国乱世,不也是群雄逐鹿吗,拿自己就做个诸葛亮,辅佐明主也未尝不可。他倒是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良好,居然在心理自我比喻为诸葛亮了,便问:“那我应该从哪开始?” 宣传造神计划,后世的手法多的不得了,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救星!穷人盼着富,瘦子盼着胖,苦哈哈盼着有一天翻身做主,青年男女盼着婚姻zi you,苦力盼着天上掉馅饼,读书人盼着有天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做个张良诸葛亮,那就给他们一个盼头,只要跟自己,自己就是他们的希望。 后世的中国经历了几次造神运动,虽然在事后很多人痛骂,但是在当时,这种神话式的崇拜起到了很大的团结民心的作用。不可否认的是,那个时代的中国,当下的金家王朝和卡斯特罗之于古巴,都是有一个偶像存在,指引所有人的前进方向。尽管这个人有时候指引的方向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是错误的,然而这样的国家往往非常可怕。因为他们会因为信仰而奉献生命,而这个信仰,说白了就是对偶像的崇拜。就像76年主席过失,全国人民陷入哀声中,没有了方向,没有了动力,一个个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长辈的亲身经历)。但是有了偶像,这个国家仿佛什么都不怕了,一具为了伟大的某某某,即可以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无怨无归,且全民都能显出生命,这种可怕的团结的宗教似的信仰才是最可怕的。 来自于2012的、中国的王茂如,自然是知道这全民偶像是怎样培养出来的,不就是ri复一ri年复一年的洗脑吗?洗脑还不会了?咱可是看着这些长大的啊,便如此这般一说,将后世那些所见所闻统统说了出来。浦继听后恍然大悟连连佩服,原来宣传的手法有这么多,大哥你可真是天纵奇才,连“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王秀盛”这样的儿歌都能想出来,还朗朗上口,真不愧是大学问家啊。 这洗脑还没开始呢,王茂如倒是发现浦继两眼冒着星星,一阵恶寒忙叮嘱道:“万事先不着急,这开头不好办,等到你熟络了,再大cāo大办在中国造一个神出来。不过你先找说书先生和唱戏的,还有书生来军中,你现在管的是他们,让说书先生怎么说,唱戏的怎么唱,都是你的工作,但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忠诚于我,书生嘛,不是有一句话吗?叫做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如今快过年了,让他们给家里人写写信,比什么都强。” 浦继一听,得了,知道怎么做了,不就是收买人心外加洗脑嘛,咱知道咋办了。连忙跑到齐齐哈尔,或强迫,或邀请,弄来一大群人,都是说书的,唱花鼓,唱大戏。之后浦继又给滨江府的大哥浦纳发电报,却不想得知浦纳此时陷入了麻烦。 王茂如给浦纳任务是到哈尔滨建立情报系统,但浦纳怎是那块料。他大手大脚花钱,倒是召集了一帮人吃喝拉撒,很快,手里钱没了,但是事儿没办成,在哈尔滨也没打听到什么值得上报的消息。幸运的是王茂如也没跟他提什么要求,这反倒是让他不知所措,这时候ri本人找到了他。能跟ri本人搭上关系,自然是比跟王茂如混强。不过令他意外的是,ri本人对他也没有提要求。 浦纳带着几个běi jing的哥们,在哈尔滨大吃大喝,玩游乐场,赌博,抽大烟,偶尔到俄罗斯人开的窑子骑大洋马。他是běi jing人,又是旗人出身,家里祖上是贝勒爷,手中没了钱,浦纳几个人就开始满大街忽悠,尤其是心中还有皇帝的那些关外老人。他诳以皇帝密使的身份,四处连络,接受礼物,表示带他们去běi jing敬拜皇帝。 这个谎话要是在南方,估计多半被人打出去,可是在关外,被浦纳骗的人还真不少,也让他很容易骗得了一大笔钱。一看这活计比跟ri本人、王茂如混都强,浦纳心里转的快,立即跑到了běi jing,凭着钱的打点见到了内务大臣世续。世续以为浦纳是拉拢他来复辟的,连忙推诿说不见,世续是怕了,他本来就不是个胆大的人,如今民国了,袁世凯承诺清室宗室优待,每年生活也有着落,尤其是看到肃亲王等复辟被镇压,更让他不敢有二心了。 浦纳请求了两次,才知道原委,这世续是怕自己也是复辟分子,浦纳都自然是经历多了,忙跟世续解释,说是赚钱的买卖。世续听到赚钱,这才见到浦纳,得知关外一些地主老财土鳖暴发户,希望觐见圣上,或者求的圣上赏赐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