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收买人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七章收买人心

第一百四十七章收买人心 表演完毕,王茂如亲自给军士们和军官们办法奖励,也不多,意思意思,过年发红包讨一个彩头,士兵每个人一块大洋的红包,军官两块大洋的红包,这下士兵们更是对王茂如感激不尽。 快到午夜的时候,外面爆竹响起,这时候大家守岁呢,时辰一到,王茂如让人放上爆竹,然后端起酒杯说道:“来,大家伙听我说,我王茂如现在没了爹没了娘,这军营就是我家,你们就是我兄弟。以后不管我王茂如是什么身份,但是面对你们,你们就是我王茂如的兄弟。兄弟们,来,干了这杯酒!” “干!”一众军人一口将碗里的烧酒喝光。 浦继这时候便站起来,大声叫喊道:“兄弟们,你们说,你们现在吃谁的?喝谁的?领谁的钱?” “秀帅!秀帅!”几个事先安排好的人举着酒瓶子大喊道,很快其它士兵反应过来,也大声叫喊道。 这浦继别的本事没有,可是这张罗的本事不小,当了王茂如的宣传课长之后更是如鱼得水,尤其是听了王茂如的一番关于洗脑的见解下来,便已经把这位结拜大哥当做偶像了,在军中对王茂如的宣传和洗脑宣传简直是无以复加。不单单是士兵,便是许多军官也慢慢被吸引,认为王茂如的出现才让他们翻身作为人上人,只有跟着秀帅,他们才能有更大的前程。而士兵得到的确是跟着秀帅,以后各个都当地主,儿孙各个将来都能上学堂做个人上人,自己老婆以后都是貌美如花的仙女。 自然也有部分清醒的军官,自然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民国就这样,现在他们跟着王茂如,自然就在身上打上了王茂如的一系的铭记。虽然那些洗脑的话太过夸张,但是也反应出了自己如今只能跟着王茂如打天下,以后才好分天下。 何如飞站起来,举着酒碗大声说道:“秀帅对我们这么好,兄弟们,兄弟们,大家伙儿说说,怎么报答秀帅的大恩大德?” 下面几个托立即喊道:“以死相报,以死相报。”众多人也立即喊道以死相报,王茂如站起身,双手压了一压,众人停下叫喊,王茂如笑道:“我王茂如何德何能,有诸位兄弟的以死相报相待,我的承诺,只要真心跟我,所有人,记住,是所有人,将来你们都会成为人上人!兄弟们啊,你们没房子的,我给你们房子!没田地的,我给你们分田地!没钱的,我给你们分钱!没老婆的,以后我给你们找老婆!没儿子的,那可得你们自己努力咯,本秀帅可不保这个。” “哈哈哈。”众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荤段子逗得哈哈大笑,当兵的要是不来点荤的,大家也都不待见,一个玩笑也更加拉进了王茂如和所有人关系。 就是那平ri有口吃的王其垣也喝醉了酒,站起来伸出大拇指结巴着说:“大大大帅,你做事这个,这个。”狠狠地伸出大拇指,“我、我、我王其垣,服你!” “好,够兄弟,咱俩干了!”王其垣很实诚地干掉了碗中的酒,王茂如也一饮而尽,道:“痛快啊,痛快,跟兄弟们在一起就是痛快!”擦了擦嘴,呵呵一笑,又道:“论打仗,我不如你们在做的各位任何一个,所以我全依靠众位兄弟了。” 祝永泉立即道:“自古成大事者,不是那些冲锋陷阵之士,而是胸有乾坤的人。西楚霸王举世无双,却难成大器,最后还得乌江自刎。大帅,你要做那西楚霸王,我们倒是怕了,怕你把我们这些三千江东子弟给带没了,还是做刘邦好,知将将,远胜将兵。” “该罚,该罚。居然把我比喻成刘邦那个偷狗吃肉之辈,该罚,该罚。”王茂如给他倒满酒,道:“赶紧,该罚。” 过了一个热闹的年之后,总务处长何如飞负责派人把家信给士兵带回老家,而一些老家的信陆陆续续回到军营,一些士兵和军官看到信,又看不懂,忙找识字的军官读信,有的听完禁不住哭了出来。王茂如知道之后对全旅宣布说:“开chun之后咱们就打下呼伦贝尔,以后我的士兵可以安置家属,你们的家人若是来,先分地,再建房。” 有士兵问,王大人我们一家能分到多少地,王茂如道:“一家至少二十亩地,要是嫌地给的多,可以不要。” “谁不要谁是傻子。”士兵们笑说,“俺家人多,俺家哥七个,二十亩不够。” 王茂如又道:“一家五口最少二十亩地,多一个壮劳力,多分十亩地,你家哥七个?有媳妇吗?” “俺大哥有媳妇。” “那你家就分到一百亩地。”王茂如道。 “啊?真的啊?大帅,你不骗我们?” 王茂如道:“我王茂如何时骗过自己兄弟了,房子我给出钱给你们建,地给送,就是让你们家人陪在你们身边,省得你们想爹娘。” 呼啦啦,一大群士兵立即跪下了,叫道:“大帅,俺们以后这条命就给你了。” “哈哈,我不要你们的命,你们当我的兵,我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大哥,俗话说长兄为父,我不为你们考虑,为谁考虑?要是连自己兄弟都不想着,我这个做大帅的,还不如回家种田去。”王茂如善于笼络人心,全军上下无不被他手段打动。军官们看在眼中,他们虽然比士兵们见识多,但是这种氛围下,也认定了吃王茂如的饭,给王茂如卖命。王茂如将军心捏成一团儿,自己就是这一团儿的核心。只要自己在,这兄弟们就得跟着自己走下去,只要自己有口饭吃,下面的人就饿不着。 ri本人为什么一定要张作霖死,就是因为奉军的核心是张作霖,士兵们吃老张家的饭,给老张家卖命。那张学良一个纨绔子弟,在张作霖死后当上了少帅,可奉军中比他有资格的有都是,为什么只有他有资格?还不是因为张作霖买下的伏笔,让士兵们拥护老张家人。张学良被囚禁之后,东北军立即烟消云散了,也是因为没了主心骨。这年代当兵卖命赚钱,总就是不能长久,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个军队没有信仰注定只能烟消云散。后世的美国陆军虽然遭到诟病,大家认为他们没有信仰,确实不公,他们的信仰就是终于美国,在他们的教育中,爱国教育从来都是不缺少且是重中之重的,极少有美国人说不爱美国。当然,在美国征兵难是一个老大的难题,虽然当兵赚的比公务员还多,但是这种职业一般都是冒险家和为了某种目的而去。在美国当兵有生命危险,因为这个国家好斗,一直不停的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