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蹦的欢、死的快的浦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八章蹦的欢、死的快的浦纳

第一百四十八章蹦的欢、死的快的浦纳 信仰,也就是人心中所依赖的最根本的东西,只有有这种信仰的军队才会长久。可以说,现在这个年代,大清国坍塌了,民国虽然建立却军阀混战,人人自危在惶恐之中,人心中最缺乏的就是一种信仰,能让他们脱离苦海的信仰,甚至因为信仰的缺失,让许多人胡乱相信一些人的宣传。例如民国早年的国家需要皇帝论,甚至一些知识分子的投降论,这些知识分子虽然在其后被骂做汉jiān,但是在当时这部分人的确是社会jing英,就连他们也因为缺乏信仰而唯列强论,这也给布尔什维克钻了空子。 王茂如不懂党派,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党派,他虽然也想建立一个神马党,但一个党派的建立最基本的纲领和理论基础也没有,这怎么可能建立,怎么可能让人信仰。中原大战后期的大军阀冯玉祥率领二十万西北军集体加入国民党,也未见几个真正信仰三min zhu义的。 所以王茂如拿得出手的,只有个人崇拜,外加洗脑教育。对的,拉拢,洗脑,个人崇拜,不单单是军队,等到了地方,这种极度个人崇拜也要分散到民间,让所有人疯狂的进行个人崇拜。为此,王茂如要造势,造就一种只有跟着我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形势。 祝永泉和李品仙等军校毕业生都拜服于王茂如的各种拉拢手段中,甘心为他效力。造神计划,至少到现在还是成功的,浦继跑到各地拉拢唱戏的打快板的,培训他们怎么宣传王茂如,给人洗脑。 大年初一到初七的时候,第十七混成旅送走了花鼓队唱大戏的,恢复了训练。他本人也带着卫队来到齐齐哈尔拜访朱庆澜,朱庆澜很是热情对他,又拉来黑省军政界的人在督军府举办宴会。宴会期间。年轻的王茂如,自然成了主角,有钱(华兴的大老板)。有权(呼伦贝尔护军使,第十七混成旅少将旅长),有学问(曾经的北大讲师,《大国崛起》的作者)。相貌堂堂高大威猛,尤其是只有两房小妾没有娶妻,如此一个完美女婿,引得黑省政界要人纷纷找他说亲。 第二天王茂如被副官任元星叫醒,原来是浦纳特地跑到齐齐哈尔给自己拜年。这浦纳年前是不准备再忽悠人了,不过年后他打算去沈阳忽悠去,可是自己身边保卫力量太弱,特地来王茂如这里求一队人马保护他的周全。 王茂如笑说我们第十七混成旅的人马恐怕是不能给你,不过可以给你一些军火,他的军火库中放着两万条e1步枪,只是限于人马,不能装备。如今天下是袁世凯做主。若是袁世凯不在了。他肯定早就扩军了,军阀混战也始于袁世凯之死。看在浦纳过年拜年礼两万大洋的面子上,王茂如给了他两百条从呼伦贝尔蒙军那里缴获来的俄制水连珠步枪,这让浦纳二大喜,他跑回到běi jing,带着关外召集的人马。又在běi jing召集旧部,忽忽然的。成为宗室子弟中最有能力和威慑力的人,对手下兄弟说:“以后咱也能在直隶省横着走了。” 他一朝得道娇纵起来。不想过了几天,王茂如得到手下报告,说浦纳被步兵衙门统领江朝宗抓起来了,两百多条枪也被没收。这浦纳逃得快,产从běi jing溜到滨江府哈尔滨,躲在俄国租界内不敢出来。 原来这厮太嚣张,手下也学着他骤然嚣张起来,江朝宗早就盯上了他,掌握证据之后,出动部队将他们围了起来。浦纳手下都是不成器的东西,流氓地痞,遇到正规军一个个都完蛋,刚刚组建的堂口,便被步兵衙门给端了。时候那些拿枪的旗人,被袁世凯一个个排着队,在京城西郊全都枪毙了,一个没剩下。江朝宗还得令,抓了一些私下串联的前朝贵族,敲诈了一大笔银子。也该着这些宗社党的人运气不好,遇到一个二杆子似的浦纳,本来计划好的“起义”,就因为浦纳的打草惊蛇,提前暴露了,江朝宗很是有本事,拔萝卜带泥拎出来一大帮宗社党的分子,这事儿办的漂亮极了,深的北洋所有高管的赞赏。宗社党“起义”力量被一夜之间连根铲除,那些前朝的王爷贵公把浦纳恨得牙直痒痒。现在别说北洋军见着浦纳要杀,就是亲王贵族们旗人们见着浦纳也要杀,有人都出三千大洋买他的命了。 也亏得隆贝勒遗传给浦纳的基因好,他在穿着女装打扮成女人从běi jing城逃了出来,吓得从此以后再也不踏入běi jing半步。 虽然浦纳安全了,但因为他的关系,隆贝勒一家可是倒了大霉了,老贝勒被割去一切功名,议员的资格也没了。本来新朝了这八旗的例钱就没了,隆贝勒府上指望着老贝勒爷这点议员的工资生活,三个儿子时不时资助。而老实巴交的老二浦定本来在陆军部档案馆做的本本分分的,如今也受连累被辞职。浦家上下被抄家并赶出院子,这是第二次被赶出院子了,浦老贝勒一气之下大病不起。浦定带着家仆家人,只能无奈北上投靠浦继来了。 浦纳还不死心,心说我到滨江府的,我在俄国银行还有二十万大洋的存款呢,跑到俄国人那里却得知消息,俄国人尊重中国zhèng fu的法令,查封了浦纳的账号,这二十万大洋,俄国人分区十五万,还给北洋zhèng fu五万。浦纳顿时天旋地转跪倒在地,被俄国人给扔了出去,等到这个时候浦纳才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也跑到浦继这边投靠,在浦继手下打打杂,再也不敢有什么心思了。 过了chun节,不知不觉已经是1915年民国四年了,自己也来到这个世界三年,王茂如甚至感到恍然如梦一般,但是看看自己的兄弟们对自己的帮衬,军队越来越强,也感到了作为乱世男儿的激情。 如今,王茂如手握七千军队,九个步兵营,一个骑兵营,一个炮兵团,可谓是兵强马壮,建功立业算是能有一份功底在手了。 公元1915年2月2ri,第十七混成旅军队的改制,也提到了王茂如的案前,他知道大家都心里着急着呢,便也不客气,便着令晋升李德林为142团团长,下辖步兵一营,补充一营,补充四营。调任李品仙为143团团长,下辖步兵二营,补充二营,补充五营。晋升赵增福为团长,下辖步兵三营,补充三营,补充六营。宫小旗的骑兵营也同时扩编为骑兵团,只是骑兵特殊,一个团的人只有九百多骑兵外加三百多民夫。商元青担任近卫队骑兵卫队队长,其他jing卫营,辎重营不变,工兵大队改编为战斗工兵营,宪兵大队改编为宪兵营。 同时,为了培养更多的炮兵,祝永泉向王茂如推荐了一位老北洋的跑官,担任炮兵团副团长,这个人是北洋老炮手王有年。 王有年这个人颇有些传奇sè彩,他今年都已经三十六岁了,原本是湖北新军炮队队官的,毕业于湖北武备学堂,可以说他不但是年纪最大的兵,如今也是第十七混成旅中军龄最长的老兵了。武昌起义的时候由于王有年是军官,见士兵起义后害怕被士兵杀死,便自己扔下部队跑了。而后北洋军冯国璋的部队挺进湖北酣战革命军,他又被湖北革命军给抓回来,跟着黎元洪带着炮队打北洋军。湖北革命军的陆军倒是跟冯国璋的北洋打了几仗一败再败,而炮战之中双方炮兵一经接触高下立判,革命军的炮兵新兵们没放几炮,士兵跑了一半,另一半则是满是热情的革命新军,一个个连跑都不会打,更别说打准了,炮队便被打散了。这王有年也是倒霉,湖北革命军头领之一张振武认为他带兵无方,但是苦于炮兵人才奇缺,便让他戴罪立功,再从革命军中和民党青年队伍中调人去重组炮队。 但那个时候北洋军的主力大军已经到了,王有年的炮队中炮兵又人才奇缺,与北洋新军火炮对攻根本没法比,全屏一股子热血,又被打散。 湖北革命军也没法子了,为了激烈士气,将责任推给了旧军官王有年,张振武说王有年带兵无妨,说要枪毙了他。炮队中的士兵们倒是看在眼中,王队官可没有偷懒耍诈或者投敌不尽力,只是北洋军太过厉害。而且王有年手下倒是有几个炮兵旧部,知道这仗输的不在队官,实在是队伍中会打炮的没几个,那边北洋兵训练有素,实在不能敌。于是几个旧部便偷偷将他放跑,跟着王有年来到北方,这个年月炮兵人才缺少,几个人倒是在一些军阀队伍中干了几天。 但是说王有年扫把星有些过了,可每次都是主子被打散或者炮队被打散,再之后就没有人敢用他由他担任炮队队官了,都暗地里说他是丧门星。 看到王有年的经历,王茂如唏嘘不已,这年头什么事儿都能发生,这人真是个倒霉蛋,每次都是恰巧不如意。俗话说的好,人的命天注定,有些人就带着一些运气成分。本不想重用他,但是也迫不得已,这年头什么兵赚的最多最受欢迎?自然是炮兵,炮兵科毕业的毕业生,各个地方部队抢着要,他的手下有工兵科毕业的,有骑兵科毕业的,有步兵科毕业的,有辎重科毕业的,就是炮兵科毕业的少,就刘健一个肄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