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西布特哈总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四十九章西布特哈总管

第一百四十九章西布特哈总管 王茂如向陆军部打了好几次报告需要炮兵人才,陆军部这才想到已经在家卖煎饼的王有年,把他派来了。 王茂如本想只让他做炮兵的连长,但是实际cāo作下来,老北洋王有年炮击本领高出其他队官许多,在祝永泉的建议下,王茂如让他做了炮兵团的副团长。王有年来这里之后慢慢地觉得这里一切很是喜欢,他只需要只是简单生活就足够了就行,不必再像南方的时候一样一会儿加入这个主义,一会儿那个思想的。这才是老北洋,做个简单的军官,不用想其他事情,于是给自己旧部写信,又才招来了一些炮兵人才。有了这些老炮兵的加入,炮兵团的威力大了许多,效率比之前刘健独自一人当炮兵团长的时候大了一倍不止。 王有年这个人经历的多了,也便没有野心,也许是武汉的时候差点被杀的经历让他有些胆小,说话处事都小心翼翼的,看得出来,这厮就是顺风倒,抱个大腿,只不过如今他抱着王茂如这条大腿。用他,王茂如很放心,但是冒然让一个北洋军官当炮兵团团长,许多手下很是不服,下面想升官的人不少,炮兵人才也不少,凭什么让他做队官。 为了安抚众人,王茂如特地让人找到一处土匪窝子,把炮兵团拉了出来,让各个队官分别炮击,看看成绩,要是成绩好还有谁不服。 那土匪窝子也就三四十个土匪,但是凭借着山高地险,从不畏惧官兵。大清倒台之后,民国zhèng fu对他们更是无暇顾及,于是这伙儿人更加骄傲起来。手里虽然只有七八条枪,但也认为自己是甘南县土匪头子了,就等着第十七混成旅北上他们再出来。没想到第十七混成旅那他们来试炮来了。 土匪头子立即召集手下,说:“要是不成,咱们先跑。”几个手下合计说跑是可以。可是他们的骑兵也在四周包围,要是跑了,更是必死无疑。大家商量之后认为还是固守天险。没等他们商量完,轰轰的炮声响起,简陋的山寨四周落下无数炮弹,炸的树枝白雪土坷垃漫天飞舞。 第一轮炮击过后。几个土匪吓得抖抖索索,查一下人发现,居然没一个死的,只有四个收了伤,其中一个重伤。腿被砸断了。 接着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炮击,把土匪窝子翻了个底朝天,土匪头子哭喊着打白旗。可是轮到王有年出马,恰好有白旗,王茂如道:“老王,看到那个白旗没有?” “看到了。” “给我瞄准了。就干掉那个白旗。” “好咧。将军瞧好。”王有年弯着腰,瞄好了好一会儿,慢慢调试了一下,拉线一炮打了过去,那白旗便飞到了天上去,众人一阵叫好。步兵冲上去侦查战果。结果全都跑了回来,昨晚的晚饭都吐了出来。说那里跟地狱似的,一地碎肉血沫子。哪个不小心就踩到个断腿脑袋瓜。倒是王有年这一炮下去,所有炮团的军官对这位老北洋心服口服。 王茂如道:“别人有本事,就要学,你们年轻,脑子灵得很,学得快。但是没那本事,还唧唧歪歪还他大爷的说闲话,这种人就去刷厕所去,什么时候不说闲话了,什么时候再回来。”几个反对王有年担任炮团副团长的顿时不说话了,将军虽然平时和蔼,但是说出来的话倒是一口吐沫一根钉子,从来没开玩笑。 过了年,在南方天气变暖,chun回大地,然而在黑龙江仍旧是冰雪一片,天地之间除了寒冷还是寒冷,大家躲在房中不出门。外面狂风大作,大雪纷飞,忽然甘南县佐治官跑来对王茂如说,今年大雪压塌了甘井子城中许多老户,希望军队救治。 人民解放军怎么亲民的,不就是一次次的冲在抢险救灾最前列吗?于是王茂如立即调派步兵一团,立即进城抢救,五个团,轮番进城救灾,等雪灾过后,甘南县百姓敲锣打鼓,送来礼品表示感谢。王茂如一寻思,士兵立功了,怎么也得给个军功章,于是让参谋处制定了铜质八角勋章“甘南县救灾勋章”,正面是上方是交叉刀剑下方是“甘南县救灾”背面写着人名,军衔,年月ri,绶带是五sè绶带,北洋zhèng fu的红黄蓝白黑五sè绶带。与北洋军的五sè旗相同。北洋zhèng fu五sè旗是红黄蓝白黑,有两个意思,一是代表中华五大民族,即红sè汉族,黄sè满族,蓝sè蒙族,白sè回族,黑sè藏族,五族共和;第二个意思是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天下,国运长久,天佑中华。五sè旗的寓意远远比之后国民党青天白ri旗大气的多,不过因为之后让人唾骂的满洲国也沿用的五sè旗,使得本来好好的一个旗帜,在后世不招人待见了。 对于勋章,许多士兵都很是奇怪这东西是干嘛的,此前从未发过勋章,连军校出身的军官生也不知道这东西还有什么用。 也许是发军功章发上瘾了,王茂如又让参谋处给步兵三营发了“扎兰屯雪地战”纪念勋章,同时强调了军人的荣誉,这种勋章是一辈子留给子孙后代,让他们铭记自己有个祖先,曾经为国做过多大的贡献,勋章是荣耀,也是纪念和见证。当然,王茂如给自己也颁发了个勋章,同样是甘南县救灾勋章,不过这勋章挂出去,怎么着也很丢人。任元星建议说,土地庙大捷也应该颁发勋章,王茂如一拍大腿道:“对啊,土地庙大捷啊,这勋章好,好,好……对了,土地庙大捷还有一个俘虏,怎么样了?” 任元星忙说:“这个……将军,这人被打死了。” “打死了?”王茂如愣了一下,“打死就打死,可惜了,能跟巴布扎布换好些马,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真是浪费。” 欧战越发紧张起来,德国由于马恩河战役失败,决定先解决东线战事,于是抽调力量对付东线俄国人,而俄国也从全国抽调兵力支援战事。俄国驻中东铁路沿线的外阿穆尔部队接到整编参加欧战命令,大部分士兵开赴德奥前线,俄派12个国民自卫队到哈尔滨与留下的6个骑兵连担负“护路”任务,司令别列维尔杰夫少将。由于抽调了俄国铁路工人组成国民自卫队,导致俄国远东铁路工人人数不足,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签署雇佣中国工人令,令人拐骗中国工人到俄国修路。但是却不给工钱,一直做到死为止。 王茂如得知消息之后,通晓历史的他立即发电给黑龙江督军朱庆澜,吉林督军孟恩远,奉天督理张锡銮,二十七师师长张作霖,二十八师师长冯德麟。除了朱庆澜和张作霖,其余人均未将此事放在心中。 三月份的时候,黑龙江省巡按公使签署命令,因为王茂如第十七混成旅已经攻入扎兰屯,并且收复扎兰屯所在的西布特哈统区部分,任命王茂如担任代理西布特哈总管,废除清朝开始到现在的西布特哈都统制度。 布哈特都统下辖八旗,分别是巴彦旗,莫力达瓦旗,阿荣旗,布特哈旗,喜扎嘎尔旗、扎赍特旗,杜尔伯特旗,伊克明安旗。而西布特哈下辖,巴彦旗,阿荣旗,莫力达瓦旗,布特哈旗,喜扎哈尔旗。东布特哈下辖杜尔伯特旗,扎赍特旗,伊克明安旗,巡按使公使随后令,取消东布特哈区,杜尔伯特旗,扎赍特旗,伊克明安旗归黑龙江zhèng fu直辖。西布特哈五旗按照面积来讲,相当于两个浙江省面积,但是西布特哈这个地方有非常特殊,因为该辖区管辖大兴安岭地区,山中多数为鄂温克猎人和鄂伦chun猎人,整个西布特哈总人口甚至不如浙江省一个县的人口多。 在黑龙江督军署向běi jingzhèng fu上表之后,袁世凯下令,重新晋升王茂如为呼伦贝尔护军使,兼代理西布特哈总管,同样,因为称帝准备在即,准备称帝之后晋升王茂如中将军衔。 月中的时候,毕桂芳一行人乘坐俄国远东铁路,返回齐齐哈尔,这才将事情原委说出来,原来běi jingzhèng fu与外蒙,俄国准备签订中俄蒙条约。 根据《中俄声明文件》第五款的规定,中、俄、蒙三方于1914年9月8ri起在恰克图举行会议,商订“俄国及中国在外蒙古之利益暨各该处因现势发生之各问题”。参加会议的中国代表为都统衔毕桂芳、驻墨西哥公使陈篆,俄国代表为驻库伦领事密勒尔,外蒙古代表为司法副长希尔宁达木定、财务长察克都尔扎布。谈判中,沙俄极力扩大其侵略权益和外蒙的“自治权”,并威胁中国代表说,如果中国提出让外蒙“万难承认之条件”而使会谈“无效”的话,俄国就要“一再扩充承认蒙古zhèng fu事实上自治发生之效力”。谈判以《中俄声明文件》和《中俄声明另件》为基础,但在外蒙取消和外蒙的铁路、邮电、税则以及内外蒙古交界处不殖民等问题上,沙俄仍步步紧逼,yu谋求更多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