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李北仓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五章 李北仓

第十五章李北仓 “李师傅,请了,请了。”王茂如的管家王鹏将百两白银的托盘敬到河北涿州燕子门掌门李北仓面前,笑道:“辛苦程师傅了,华兴工厂保安队无数总教官一职,为您虚位以待。” 李师傅就是王茂如委托来自沧州的锁住找来的高人,他知道对付刘老虎,还是需要请请一些武艺高强的人帮着自己,锁住和二根等沧州来的小伙子固然有武艺,但在河北道上顶多就是一个小把式,上不得台面,江湖经验也少,做事却不行。让锁住他们暗中惩治收拾刘老虎尚可,但是这刘老虎背后也有势力,得想办法制服了他。要是制服刘老虎可就要请高人了,于是王茂如派锁住回沧州请武艺高强且手段高强的人。 锁住的师傅是沧州武林界的前辈,年纪大了不愿意出山了,便推荐了这河北燕子门掌门李北仓。燕子门在河北涿州,以轻功和拳脚擅长,在后世电视剧中曾经出现以燕子门为原型的电视剧《燕子李三》,不过那是民国十年以后的事儿,显然现在这个中年人并非十年之后的燕子李三。 李北仓考虑之后,便决定将燕子门从涿州搬到了běi jing,一来这里生活条件高一些,二来影响也大一些。北洋三镇兵变的时候,涿州也没少的这些乱兵的糟蹋,加上今年河北大旱,燕子门也无以为生计。于是李北仓想把燕子门搬到běi jing,燕子门的门徒们也跟了过来,靠着王茂如这个名人,又担任了华兴厂做保安,李北仓算是在běi jing扎下了根。为了扬名,李北仓也连挑了七家武馆,彻底打响了燕子门的名气。 将前后赚的钱投入洋火厂和油灯场之后,王茂如又办了一家免费图书馆百回楼,手中还有九十多万美元,对于财大气粗的他来说图书馆的赔钱仅仅是九牛一毛,为他赚足了名声而已。 这天带着浦继来到燕子门,与李北仓聊起当下国家形式的时候,聊起大清国垮台,但是国家反而更乱了。浦继叹息道:“大清国也好,民国也罢,总归是换汤不换药。”本想吹嘘这要是放在前清自己定然扭转欠款指点江山,但经历这么多事儿,也知晓了几分轻重,憋着叹了口气,摇摇头,又道:“国家一团糟,一团糟。” 李北仓道:“现在税收更多,百姓也活不下去了,卖儿卖女的无数,唉。” “涿州不是农业大县?怎么那里百姓也卖儿卖女?”王茂如奇怪。 “税太多,什么修城门税、田赋、契税、牙税、当税、水源税、行路税、粪水税……” “粪水税?”王茂如笑道,“便是拉屎大便也要交税?” “是啊,每个人每月十文钱的粪水税,你说气人不气人。”李北仓恨恨地说道,他家是涿州大户,尚且还受不了,下面的小民更别说了。 王茂如默不作声,民国了,国家的生活,一如既往贫困如初。 浦继忽然问道:“秀盛,你准备将来如何?” 王茂如想了一想,嘿嘿一笑,道:“你觉得我将来如何?” “当官,掌权。”浦继道,“男人不当官,白来世上颠。” “我倒是想当官,但是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百姓”王茂如说,“也许就因为我是书生,总有救国济民的想法,当官能够救民,我就满足了。” 李北仓抱拳道:“天下当官的人要都是秀盛先生就好了,我们也能过好ri子了。” “可惜我只是一介平民而已,顶多做个富家翁。”王茂如说。 浦继嘿嘿直销,王茂如见他低眉顺眼的看自己,便问:“怎么?笑的如此扭曲?想到什么抽风事了?” 浦继道:“这年头,花钱买官儿的人多了是了,大不了花钱买个官儿来当当。”看王茂如摇头,又笑道:“要说官场上的事儿,得问我爹。他前朝的时候就在吏部里,比你我清楚这官场上的规矩。要是不了解这里面的门道,花几百万都走不通这道路。”见李北仓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浦继笑道:“别把当官想的那么高大,古往今来都是如此,秀盛兄要是你真想做官,花点小钱就行了。” “我要是想当官,早就接受老袁的邀请去教育部了。”王茂如笑道。 浦继哈哈一笑道:“你别骗我,秀盛,你不是不想当官,你是不想当闲官。教育部那帮孙子我还不知道,为了几块大洋的薪水都撕破脸,那地方有什么油水。你别看那些教育部的专员一个个道貌岸然,我呸!我在八大胡同还不是长看到他们,就他们出手最小气。”王茂如摇头苦笑,浦继又道:“我知道你想有实权,这事儿也得我阿玛出主意,他老人家虽然现在不得势,可毕竟做过前朝的吏部员外郎,有些事儿看得比你我透得多。”见王茂如点头认可,浦继道:“秀盛老哥,有些事儿,我们旗人看得比你清。我帮你可是冲着你这人去的,以后发达了可别因为我是旗人就把我扔了。”王茂如笑道:“你还不信任我?今儿个,李掌门做这个证,咱俩结拜为兄弟,如何?你要是不结拜,就是看不起我!”浦继哪能拒绝,两人在李北仓的见证之下,结拜为异xing兄弟,倒也是互惠互利。浦继这个人虽然是旗人,倒也不是那种愚昧守旧之人,否则也不会剪了辫子,这在旗人中可是异类了,袁世凯没有强制要求大家剪辫子,běi jing城的旗人们和旧人一个个都留着辫子呢,浦继可是隆贝勒府第一个剪辫子的,可见他的心思也很活泛。 俩人喝得伶仃大醉,等到了晚上老贝勒回家,听到两位醉醺醺的晚辈向他咨询买官的学问,老贝勒口若悬河,道:“这当官容易,看你什么目的?若是想混个官身,花上几百两,凭着我的面子,也能跟老二一样混个ri子。只不过是些清水衙门,倒是在外面能吓唬个人。若是想在官场大干一场,这就要看眼力,投入谁门下做个幕僚。我知道秀盛贤侄,你是大才,但是不得重用,我看你最好找个潜力,自荐为幕僚。” 浦继问道:“阿玛,您看如今谁有潜力?袁大公子如何?” “袁大公子?”老贝勒捋着胡子沉思许久,道:“袁克定……唉,也是个好去处。”至于其他话,倒是没说,袁世凯在旗人心中就是一个切国之贼和反复小人,但袁世凯此时的确如ri中天,连西洋的洋人都称他为中国华盛顿。王茂如自然知道老贝勒对袁世凯又恨又嫉妒,他不愿意评价袁世凯,自然是因为对袁世凯的仇恨。过一会儿老贝勒说道:“这袁克定xing子急,头脑简单,不沉稳,现在老袁在,袁大公子是个好去处。而且投靠袁克定上位,也不是没有好处,就是这人急功近利,却是好摆弄。不过现阶段袁克定不在国内。” “如何?”两人问。 老贝勒道:“去年上半年袁克定回河南老家,骑马摔断了腿,在国内治没治好,六月份去西洋治病了。” 浦继笑道:“这刚做开国大公子就断腿,袁克定真够倒霉的。” 王茂如还以为能搭着袁克定的顺风车,倒是没想到这么不凑巧,笑笑说我跟袁克定没缘分。

上一篇   第十四章 地痞

下一篇   第十六章 再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