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马不停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章马不停蹄

第一百五十章马不停蹄 中国代表虽据理力争,但在běi jingzhèng fu“勿致决裂”的命令下,一再退让。如税则问题,双方本已形成定议,但在得知ri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中ri关系紧张的消息后,俄国乘人之危,推翻已有的定议,坚持苛刻的条件,加重内地商人在外蒙经商的困难。中国代表虽提请罢议,但袁世凯指示要“设法勉力解决”,向沙俄让步。再如俄国代表提出不得在与外蒙毗连的内蒙各旗殖民,中国代表立即表示拒绝讨论。俄国代表就以停止会议相要挟,毕桂芳一行人这才由恰克图返回齐齐哈尔。 王茂如大怒,原来是想将呼伦贝尔分给外蒙,这才在俄国人的要求下,běi jingzhèng fu任命自己为西布哈特总管,这个总管怎么也不如护军使好。王茂如不顾和唐宝琪温柔了,连夜回到甘南县,既然自己就任西布哈特总管,军队就不应该再驻军甘南县,于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ri子,全军开拔,来到布哈特旗雅鲁县扎兰屯,住进了原西部哈特大营之中。 八千人的队伍并不是说走就走的,搬家也不能一蹴而就,不过因为大军北上,甘南县许多两年前被胜福赶走的垦民也跟着来到了西布哈特旗,这样一行用了半个月才搬完。 匆匆地告别了唐宝琪之后,王茂如下令军队整装待发,沿路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何如飞问如果是俄国人阻挠呢,王茂如说:“速战速决,全歼之后就地焚烧,不留一丝痕迹。”得到长官的命令,第十七混成旅更加嚣张,不但不怕事,还主动惹事。 第十七混成旅的西进并未受到任何sāo扰,甚至甘南县的百姓十里相送。也就是东北人民不似东南人民多情,没唱出十里山歌送兵哥,倒是许多百姓自发的默默相送。第十七混成旅军纪严明。买卖公平,从来不仗势欺人,也因此受到当地百姓的信赖。见此情此景,王茂如也心生感慨。百姓的要求的确不高,只是一个军纪严明,便让许多百姓归心,可见中国百姓的善良了。 当然,几个女子跑着喊道:“他爹。啥时候回来?” “柱子,我等你回来。” “强子,你他娘的要是敢沾花惹草,老娘剪了你命根子!” 倒是引得众人一阵大笑,那几个在本地驻扎期间留情的生根的士兵顿时造个脸红耳赤,这东北大妞行为火辣热烈,倒是惹得几个爷们都受不了。王茂如也哈哈大笑起来,道:“以后安好家。你们这些小王八蛋。都把婆娘接过来,住在军营周围,都是咱们的军属。”众士兵欢呼雀跃,浦继扯着嗓子喊道:“没媳妇儿的听好了,跟着秀帅,以后发媳妇儿咯!谁他娘的有老婆还敢要媳妇儿。你家婆娘剪你命根子咯。”又是一阵大笑,给行军路上增添了许多乐趣。 一路安宁。除了几只野狼过来打秋风,被军队干掉吃了肉之外。没有任何土匪、叛军、俄国人sāo扰。 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因为两次遭到王茂如的反击,胆子变得极小,手下士兵接二连三被杀,东东蒙人口稀少,那像是中原,一招兵几千人就拉起来了。在东蒙古,拉起几千人队伍,按照前朝那就是千夫长级别了,是大王爷才能做的。贵福手下的依仗被消灭了一般,不得不老老实实蜷在家中。 而被释放的贵福在父亲面前也极力说汉人势不可挡,只有巴布扎布等大将们力主一战到底,将汉人彻底赶出蒙古草原。但是巴布扎布的强硬只得到了少数几个贵族的支持,却遭到了大部分东蒙古诸王的反对,郭尔罗斯前旗扎萨克齐默特sè木丕勒就说,既然王茂如是zhong yāng任命的护军使,大家就应该服从,不能再让东蒙古生灵涂炭。齐默特sè木丕勒又说不如我们早早欢迎王茂如元帅入蒙,他只是驻军,又不会与诸王的利益产生冲突。 黑龙江巡按使发布取消前朝都统制度之后,胜福这个自任的呼伦贝尔副都统也算是非法了,齐默特sè木丕勒的提议得到了其他东盟诸王的认可,胜福被对面咄咄逼人的第十七混成旅大军吓得使了雄心壮志,他今年五十有九,在东蒙算是权力巅峰了,也看得明白,zhong yāng决定收复呼伦贝尔,甚至不惜与俄国人硬对硬,听到齐默特sè木丕勒的话便点点头也不说话,仿佛苍老了十岁一般。 巴布扎布被这些王爷气得够呛,他拔出刀,扎在地上,说道:“要让汉人踏入呼伦贝尔半步,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趟过去。”巴布扎布的手下与支持者此时站起来,喊道;“绝不能让汉人进入草原!”结果东蒙诸王会议不慌而散。 就在东蒙诸王在呼伦城他们开会争吵的时候,王茂如的第十七混成旅刚刚在扎兰屯驻扎三天,西进讨伐呼伦贝尔叛军的计划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王茂如等不及běi jing的谈判了,袁世凯忙着称帝,应对ri本人,更忙着扑灭因为ri本《二十一条》引发的全国罢工罢课罢市,因此无心谈判,而关外各省督军也忙着给袁世凯拍马屁,这才让俄国人在东线战争中陷入泥潭,但面对中国仍旧态度强硬。 王茂如不能等了,他知道俄国人此时虚张声势,俄国远东的军队绝大多数都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放下铁钳子的工人,真正有战斗力的是那些哥萨克骑兵,而俄军jing锐哥萨克骑兵如今全部咋哈尔滨防备ri本人。王茂如用兵好一个奇字,出其不意,出奇制胜,绝不会坐等机会出现,而是以奇争取机会,虽然参谋部制定了计划,然而参谋部的参谋官们大多都反对此时攻击。王茂如却说道:“我知道大军仅仅驻扎三天,有些人还不知道自己住在哪个屋子里,有些人连厕所都没有找到。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必须休整一段时间,我们偏不。”他又说,我们自己想不到,这时候叛军肯定想不到,第十七混成旅在西布哈特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敢率军北上。换做任何一个人,现在都会派出小部军队,占领西布特哈个旗,并宣布主权,将自己地盘真正掌握到手中。 胜福想不到,巴布扎布也想不到,恰巴耶夫更想不到,就连第十七混成旅的将士们都想不到,王茂如如此大胆冒险。 王茂如将所有指挥官召集道自己的新司令部会议室,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们,咱们又要搬家了。” 众人大惊,王茂如双手向下压了一下,说道:“我是呼伦贝尔护军使,不是什么狗屁西布特哈总管,可是呼伦贝尔如今在谁的手里?在叛军的手里!”他怒吼着,指着地图上呼伦贝尔地区,这张地图便是拿前田换来的,ri本人绘制的地图不单详细,而且还将气候,特点,甚至禁忌也都标注出来,王茂如一拿到这地图首先便是开心,其后便是一阵心寒,ri本人对东蒙蓄谋已久啊。 “zhèng fu一再谈判,从去年谈到现在,可是俄国人不谈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场谈判根本就是个狗屁,就是个狗屁!”王茂如骂道,他走到地图前,拿着指挥棒在呼伦贝尔上画了一个圈,说道:“这里,是我们的领土,是我们的地盘,我决定,把他打下来。zhèng fu谈判做不到的事,还得枪炮决定。军械处长米少柏!” “职下在!”米少柏站起来。 “说一下军械准备情况!” “是!”米少柏立即拿出文件读起来,“如今全军步枪统一为e1式火炼珠步枪,军械库中存有两万备用步枪,步枪弹两百万发,在天津将有一千万发子弹已经在运送的路上。全旅共有马克沁水冷式机关炮二十挺,哈奇开斯机关炮五十挺,麦德森机枪两百架,配套子弹两百万,军服军被军粮足以装备再装备一个七千人混成旅。全军大炮五十二门,迫击炮二十七门。全军战马一千二百匹,驽马五百匹,马车爬犁各四百付,足以供全旅转移。” “好。”王茂如道,“如今冰雪没有开化,正是蒙古骑兵机动力最差的时候,趁着对方机动能力最差,咱们才能缩短与对手差距。” 李品仙立即站起来说道:“旅帅,我有不同的意见。” “说一下你的理由。” 李品仙道:“前次天禄兄(赵增福)率领三营袭击扎兰屯,虽然立下大功,但是职下也询问过三营将士伤亡,令职下感到意外的是,攻打西部哈特军营总共只有十几个人伤亡,而在冬天里也外行军有五十几人被冻伤亡。甘南县到扎兰屯算起来只有一天一夜的行程,而扎兰屯到呼伦城,要坐爬犁要走五天,步行的话要走十天。为了躲避俄国人的探查,我们攻打呼伦城肯定是要绕道而走,所以职下估计,从扎兰屯一路抵达呼伦城,需要至少十五天的时间。而在这行军的过程中,不知将有多少士兵冻死冻伤,职下因此很担心尚未抵达呼伦城,全军将士已经斗志全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