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千里雪地大奔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千里雪地大奔袭

第一百五十一章千里雪地大奔袭 “嗯,”听到李品仙的话,王茂如点点头赞同,望着众位军官的眼睛,他认真说道:“鹤龄所说的问题,提出的困难我认真想过,当时我也很犹豫。在和参谋部所有军官参谋商议之后,还是决定,是就因为这些困难,别人才想不到我们会出其不意。如果真到chun暖花开的时候,不管是叛匪,还是俄国人,早就准备好迎接咱们的大餐了。兄弟们,俄国人可从来没有答应咱们允许第十七混成旅进入呼伦贝尔,因此,想舒舒服服的接管呼伦贝尔几乎不可能!所以我决定,亲自率领第142团、团、骑兵团、炮兵团、辎重营在向导指引下,绕道千里攻击呼伦城。所有军队立即提前做好防护措施,提前备好粮食,备好马匹。沿途遇到任何人,杀无赦,遇到马匹立即扩充至军中。” 中军官一下子议论了起来,千里雪地大奔袭,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也是因为王茂如的威信较高,这支军队又是他的私军,军官们只是议论并未有任何反对。李德林还和刘健打趣说:“老刘,怎么连你们炮兵也出击?你可得看好你的大炮,别掉雪窟窿里面去,我们步兵也不给你拉。”军官们鼓噪起来,纷纷说起这雪地千里大奔袭的好处,越说越起劲,倒是把李品仙气得够呛,他一下子站起来,道:“大帅,你偏心啊,为何不让我143团上?这事儿岂能少得了我们?我看团就不要去了嘛,我们跟他调换一下噻?” 团长赵增福拍着桌子气道:“好你个李广西(李品仙广西人)啊,没安好心眼儿,凭啥换我们?我们团有雪地战的经验,你鸡不鸡道的啦?你们那有我们这经验。” 王茂如道:“鹤龄,坐下,我不让你上,是因为143团有重任在身。”见李品仙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地坐下。王茂如才说:“我们大军行动,必定会惊动俄军,你的任务就是在驻守大本营。并且制造出全军龟缩在军营避寒的假象,让俄国人和叛军间谍以为,我们一直留在军营。如果俄国人问起我在哪,你就告诉他们我去了齐齐哈尔了。知道不知道?这里有大量的军营物资和装备,足以让俄国人,ri本人和黑龙江陆军眼馋,如果我们没有打下来呼伦城,而你又把咱们大本营给丢了。那咱们第十七混成旅就地解散得了,以后咱们都是败军之将了。你的重任,你自己清楚吗?” “职下清楚了。”李品仙无奈道,见赵增福眉开眼笑冲他眨眼睛,气的桌子底下踹过去一脚。 王茂如自然见到这般情景,笑说:“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打下呼伦城之后,你还有重任。” “是!”李品仙道。“大帅。说好了,可不许骗我。” “滚蛋!” “现在由参谋长将任务一一布置下来。” 祝永泉道:“按照参谋处的计划,全军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有雪地行军经验的团作为前锋,第二部分为司令部与炮兵团,辎重营。142团,最后殿后部分为骑兵团。因为雪地行军,骑兵的速度大为降低。所以担任全军后卫。军队以拉练的名义抵达博客图,之后在向导带领下穿过黑瞎子沟,哈拉沟,粗棒子沟,穿过大兴安岭之后抵达伊ri盖混迪,沿阿必得,巴ri德抵达锡尼河东苏木,然后西进抵达锡尼河西苏木,沿伊敏河北上,绕到呼伦城西面,一举攻破叛军大营。诸位,不必太过担心天气,如今的温度,比起去年偷袭贵福的时候暖和多了,而且温度会越来越高,唯一要注意的是,草原上有狼患,所有部队必须紧靠在一起,每隔二十米必须有哨兵四处观察。” 王茂如道:“注意保密,任何人不得与外界接触,家属不得写,外出人员需要十人以上,任何人向其他人透露军营流动消息,徐佑前,朱怀龙!” “到。”两人站起。 “你二人一个负责监察处,一个负责军法处,有先杀后奏的权力。”王茂如说。 “是。” 王茂如又道:“一切为了此次行动,诸君,请共同努力!” “是!”诸位军官齐道。 各军官回营做准备工作,三ri之后一大早天还没亮,第十七混成旅大部便在旅长王茂如的亲率下出发,当俄国人醒来之后,只是听到说中队到博客图巡边,到底去了多少人不得而知。但是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估计也没几个人去,俄国人也懒得去查。 就这样,躲过了俄国人之后,军队乘坐着爬犁迅速北上抵达博客图,之后按照行军路线,从博客图向西用了四天的时间穿过了大兴安岭,使用的用具除了马拉爬犁(大一些的雪橇在北方称为爬犁),还有狗拉爬犁,四不像(麋鹿)拉爬犁,步兵也学会使用雪橇前进,行军速度远超步行,最慢的就属骑兵,他们要是骑马就会陷入雪中,要是不骑马就得拉着马前进,一深一浅地踩在雪中,反倒是让步兵笑个够呛。 深一脚浅一脚的雪地行军并不顺利,甚至有些残忍,因为这对体力要求太大,士兵们一ri行军累个半死也只不过走了二十里路,且越向北行积雪越深,有的地方甚至雪深没过人影,有的士兵一不小心掉进了雪洞之中憋死了。没有人用手端着枪,都是把枪背在身后,因为一旦用手端着枪不到一个小时,手便和枪冻在了一起。五千多人的军队,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趟过了茫茫白雪的大草原。 比李品仙估计的十五天时间还要长,军队从博客图西进绕道到伊敏河就用了十三天,几乎所有人身上都带有冻伤,王茂如的手上也是冻伤的痕迹。但所幸天气温暖起来,而且出发之前准备充分,直接被冻死的人很少,很少,只有二十一人。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比预计的好的多,也让王茂如略感欣慰一些。这一路上遇到的任何牧民,王茂如毫不手软地下令杀了,这命了或许无情,或许残忍,也许他们是无辜的,也许他们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死,但是为了防止那万分之一的消息泄露,他们必须死,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当然,王茂如也不会假惺惺的说自己不得已才杀牧民,他告诉所有战友们,一切都是为了全歼巴布扎布,我们才杀牧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3月25ri开始行军,一直到4月15ri,天气变得越加暖和起来,白天的温度高达十度左右,大家心情更好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因为天气变暖,关外河流提前解冻,如今松花江,嫩江,黑龙江,牡丹江暴涨成灾。 4月15ri,顺利抵达呼伦城外的第十七混成旅,以二十一死九十二伤残的代价,行军二十天,终于顺利达到战术目标,呼伦城巴布扎布蒙军大营。 在距离呼伦成十公里的地方全军终于能好好休息一番,所有吃的都一股脑拿了出来吃饱喝足。为了此时鼓舞全军士气,王茂如向全旅讲话说道:“大炮给我一字裂开,所有骑兵上马,所有步兵上刺刀,所有军官把你们的战刀挥舞起来!兄弟们,咱们走了二十天,就是为了打败巴布扎布,杀入呼伦城,我们就是这里的主人!全体战士,战后每人奖励三十块大洋!此刻对面就是咱们的对手,兄弟们,用敌人的鲜血,用杀死对手,来祭奠咱们这一路上失去的兄弟!跟我高喊,杀!杀!杀!” “杀!杀!杀!”军士们的士气终于被调动起来之后全旅休息后一天,在此半夜行军,次ri天还未亮便来到巴布扎布答应两里处,望着对面的敌人,所有的人都握紧拳头,只有杀死对方,这一茬罪才算是没有白受,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刘健,王有年,大爷的给我瞄准了!”王茂如抽出指挥刀,大喊道。 “职下得令!” “宫小旗,狗ri的骑兵准备好没有?” “职下准备完毕!” “李德林!将重机枪放在爬犁上,向前推进,步兵准备。” “职下准备完毕!” “好,我干他娘的鞑子伪王胜福!你们跟我在雪地里走了半个多月,今天,我们终于到呼伦城了!我下令,攻入呼伦城之后,遇到抵抗的蒙军,可以不做请示就地枪决!遇到任何反抗,抵抗,敌意,对抗!杀无赦!” “是,大帅!” “刘健,炮兵准备好没有?” “准备完毕!” “给我轰他娘的!”王茂如挥着指挥刀声嘶力竭地喊道。 隆隆的炮声打破了呼伦城的平静,五十二门野炮被艰难地带到呼伦城,为的就是这一刻的绽放,炮兵们早就等不及了,他们不顾chun寒脱光上身,对着巴布扎布大营轰去。 五十二门火炮同时开炮,气势天崩地裂一般,此刻巴布扎布叛军大营中,慌成一团,炮弹不断地落在大营中,许多跑出来的人在第二波炮击中不明不白地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