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追杀巴布扎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追杀巴布扎布

第一百五十三章追杀巴布扎布 王茂如远远望着狼狈不堪的蒙军,嘴角流露出冷笑,该死,你们都该死,那巴布扎布大营还源源不断地跑出惊慌失措的叛军,他残忍地道:“王有年,给我打!一个不留,一个不留!” “是!”王有年的炮火很准确地扎在巴布扎布为数不多的卫队旁,几匹战马惊慌失措四散开来,巴布扎布不亏是马背上长大的,只见几匹战马跑远,人人都以为他死了,却见那马匹跑远之后,巴布扎布忽然从马肚子下转了上来,原来刚刚是躲在马肚子下,果真艺高人胆大。 王茂如自然是看不到那么远,也没注意到巴布扎布逃跑了,还以为被王有年一炮炸死,下令喊道:“步兵一团,上刺刀!” “步兵一团,上刺刀!” 哗啦啦,一片金属契合的声音,明晃晃的刺刀竖了起来,士兵们大喊着:“杀!” “不要俘虏!杀!”王茂如冷血地下令。 “不要俘虏……杀……” 呼喊着嚎叫着杀声震天中,142团步兵开始了冲锋,步兵的冲锋就像是仔细的庄家人一样,一颗粮食可不会浪费,地上那些受伤的来不及逃跑的,没有死去的叛军成了他们猎杀的对象。 宫小旗的骑兵掠过叛军步兵,毫无疑问,就如同割韭菜一般,头颅飞了起来,就连跪在地上投降的也不放过,后面跟着马跑的步兵气得嗷嗷大骂前面的骑兵不地道,留给自己的都是半个、半个的对手。 叛军大营的城墙的经过几轮炮击早已经倒塌不少,墙与门被炸的满地都是碎块,很快,十七混成旅的骑兵越过缝隙冲了进去,一阵砍杀之后,142团步兵随后进入,加快了肃清了将角落中抵抗的叛军。 可怜蒙匪叛军的光是枪就有许多种,水连珠步枪。汉阳造,单打一,老套筒。前装弹,滑膛枪,虽然被逼到绝境的叛军拼死抵抗,然而混乱的叛匪很快就被有序的步兵shè杀刺死。双方的绞杀是不对等的。也是不公平的,一方遭受炮击,人心惶惶,一方蓄势待发,憋着一股气。结果显而易见。 在城外的王茂如用望远镜看了看,步兵已经全部进入巴布扎布大营,激动地想要上马,卢方连忙抱住王茂如,说:“将军,您又要上去?” “呵呵,你小子。”王茂如无奈地说,这卢方虽然是代理卫队长。倒是比之前的卫队尽职尽责多了。 任元星道:“将军。您可是大家的主心骨,谁都能出事儿,您不能出事儿,便是今天你枪毙了卢方,下一个我也抱住你。” 王茂如笑道:“得了,我知道了。你们用不着劝我,命令。团上刺刀,攻向呼伦城。敌军大营已经不足为患了!刘健,支援团,先把呼伦城城门给我炸了!” “是!”赵增福叫喊道,“团,上刺刀,杀向呼伦城!” 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团立即排山倒海一般地攻向不远处的呼伦城,炮兵团炮口调转,瞄着呼伦城,五十几门大炮持续不断地攻击着呼伦城。本来叛军大营便是傍着呼伦城而建,呼伦城四个大门之一便正对着叛军大营,炮口只要稍微转动三十度,便可以直接攻击,也省的炮兵搬运的辛苦了。 炮兵们立即热火朝天地向呼伦城攻击,只发了五轮炮便发不了了,原来呼伦城城墙年久失修,五轮炮下去,整个西面城墙坍塌了,城墙上的一些叛军不是被炸死,便是被压死。团端着枪冲上去的时候,没遇到几个反抗的,倒是有些蒙匪从成立跑了出来。团老底子就是第三步兵营,那是被赵增福调教的硬骨头,人人都见过血,杀过人的主,成军以来,赵增福打得仗最多,每一次战斗都没落下,打得最苦,每一次硬仗都是他第一个揽活。面对源源不断从民房中跑出来的叛匪,赵增福高喊道:“看准了,谁家跑出来人,就给我烧谁家!” “是!”士兵们残暴地回答道。 远在阵地外的王茂如站的脚都冷了,踱了几步,又令商元青骑兵卫队出击,追剿从敌军大营中逃窜出来的叛匪,炮兵和近卫队辎重营休整保养,随时待命。 商元青早就憋得够呛,他投靠王茂如的目的就是能够建功立业,没想到却做了骑兵卫队。做了卫队也就罢了,自己队伍中又被安插了许多同样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新兵,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倒成了“殿前武士”了,这更让他心里郁闷。他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王茂如身后,当他的仪仗队。当王茂如让他出击的时候,他几乎愣住了,自己还能出击? “商元青!出击!你大爷的傻了?”王茂如见他傻呆呆的样子,气得给了他一鞭子,惊醒了商元青,他立即抽出马刀,高喊:“骑兵卫队!随我出击!” “杀!”骑兵卫队早就磨刀霍霍,战马狂奔,追击那些四处奔跑的叛军。 那远逃的巴布扎布连忙收拢了几个人,见大事不妙这汉人军队没有几十万,也得上万了,可恨自己年前的时候准许各下属回家过冬,年后开chun天暖再来呼伦城,弄得大营中只有一千多人,否则怎能这么容易被打败。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几个亲信从军营东门快马加鞭跑了出来,见到巴布扎布,道:“王爷,不成了,不成了,军营里都是汉人,好几万人,咱们得兄弟都死了,都死了啊。” 巴布扎布头一晕,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便要抽出马刀自杀,亲信们忙拦住了他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再召集大军就行,咱还有三千铁骑在外蒙和呼伦贝尔各部没有赶来,只要王爷度过此等难关,以后怎愁不能东山再起。巴布扎布叹了口气,道:“这等汉人,我以后见一个杀一个!” “王爷,咱们现在去哪?”跟在他身后的是亲信乌ri格ri勒问道。 “去俄国海拉尔站司令部。” “俄国人?”乌ri格ri勒很惊讶,“不去找胜福王爷了吗?咱们先救出来胜福王爷啊,他那里还有三百多人呢。” “笨蛋,汉人军队来势汹汹,没看到那么多大炮吗?是他们的主力军队来了,唉,我低估他们了,这些该死的汉人。”巴布扎布气道,一路上收集了一些逃兵,抵达越过呼伦城到了不远处俄国中东铁路海拉尔司令部。 “ctoп!”俄国卫兵立即拉枪栓,巴布扎布在下面喊道:“我是东蒙古自治共和国自治军司令巴布扎布,我要见恰巴耶夫司令官,我是他的朋友!” “这该死的黄皮猪在说什么?”另一个俄国卫兵问。 “天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我听到恰巴耶夫,难道他认识司令官?” “不知道啊。” 就在两个人争辩的时候,追兵到了,是商元青的骑兵卫队,他是个胆大包天的人。虽然此时巴布扎布已经进入俄国区,但商元青不管不顾,喊道:“开枪,干掉那群蒙古人。”骑兵卫队的人不会骑马开枪,于是在俄国区之前勒马停顿,摘下枪,对着巴布扎布那些人就开枪。俄国卫兵傻了,这些人是谁?怎么干对着俄国司令部开枪?天啊,他们疯了吗?连忙蹲下来,跑到下面喊道:“中国人打过来了,中国人打过来了。” 早在开炮的时候俄国人就很惊讶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恰巴耶夫也被卫兵摇醒,昨晚喝的伏特加有点多,还迷迷糊糊的。听到中队攻打过来,恰巴耶夫跳了起来,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儿?怎么可能?中国人敢打过来?反击,防御,所有人上塔台!快,快,快!都他妈干什么!混蛋,把大炮推出来!” 巴布扎布听到枪声的时候立即跳下马,趴在地上,躲开了大量子弹,他的战马随后立即中了二十几发子弹,倒在他面前,反而替他挡住了其余的子弹。但是他的亲信们就没那么幸运了,乌ri格ri勒被子弹打在脑袋上,脑浆四溅,就倒在巴布扎布面前。巴布扎布咬着嘴唇不敢出声音,任凭眼中的泪水流出来。他最好的朋友,他从小的玩伴,他的心腹乌ri格ri勒就死在他面前,这些该死的汉人,该死的汉人!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停止shè击!”商元青道,看到对面的叛军连人带马仿佛都死了,商元青冷笑一声,下令调转马头追击其他叛军。 “该死的黄皮猪,他们走了吗?”城门上的哨兵问。 “没有声音了,估计是……走了。” “什么是估计啊,你看看!” “亚申柳科,该死的,你怎么不伸头看看!” 两个人正在斗嘴,冷不丁让军官踢了两脚,骂道:“两个混蛋,给我站起来,你们还是俄罗斯帝国的勇士吗?给我站起来,站起来!” 两个哨兵被迫站了起来,心里说我们本来就不是勇士,我们是修路工人而已,要不是当保安队比当修路工人多二十卢布,鬼才会来这里当兵。 商元青没想到他的鲁莽给王茂如之后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此刻的他,享受着追击叛匪,割取头颅的享受中,一直追到十里以外,才返回呼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