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收复呼伦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四章 收复呼伦城

第一百五十四章收复呼伦城 轰!轰!轰! 帐篷上的学掉了一地,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抖,桌子上立着的一个油灯突然倒了下去,那锅啊碗啊瓢啊盆啊,也都从一旁的架子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 “什么声音?”胜福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五十几岁的人,此时灵活的就像个十几岁少年一般,他皱起了眉头,难道是地震了,二十年前他前往盛京的时候曾经遭遇过一场地震,那时候也是大地轰鸣颤抖,天地之间风云变sè,可是这是……不是地震,不是地震,这是炮声,对一定是炮声。胜福慌忙地叫喊道,似乎是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对身边的妻子说话:“是炮声,是大炮声!不是巴布扎布那几个土炮,是大炮,一定是汉人的大炮,一定是是汉人,是汉人打过来了!” “王爷,不会,应该是巴布扎布大公开炮?”他身边的妻子说道。 “巴布扎布的炮是俄国人给的老式前膛炮,打炮的声音跟着不一样,绝对不一样!没有这么响,没有这么响啊!一定是汉人打来了,是那个疯子汉人王茂如,一定是他,除了他没有别人会这么疯!长生天保佑啊!”胜福慌忙地穿衣服,回头看妻子一脸疑惑犹豫,气道:“赶紧穿好衣裳,拿好金银财宝,咱们跑啊,去外蒙到库伦找丹巴活佛。留在这里等死吗老太婆?” “用得着这么着急吗?巴布扎布可是蒙古第一勇士,他手下几千人呢。”妻子抱怨道。 “入冬的时候巴布扎布放大半手下归家过冬去了,现在那里顶多两千人。你是不知道汉人有多少人,那第十七混成旅好几万人呢!没想到汉人这个时候来,一定是王茂如,一定是这个天杀的王茂如,只有这个疯子才会在这种该死的天气里打仗,疯子!这个该死的王茂如,一定是他。”胜福絮絮叨叨地一面说着,一面穿戴好衣裳。从枕头下面找到一支ri式揣在怀里,想了想,扔下了枪。把枕头下的两根金条揣了进去,这东西比有用,到了外蒙,还愁什么枪不枪的。又从其他柜子里找出大把卢布揣在褡裢中。 这时候他妻子才慌忙穿衣裳,两个正在整理金银的时候,儿子贵福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说道:“阿拜,额吉。汉人,汉人攻击巴布扎布的军营,咱们……逃!”他是被王茂如的军队吓破了胆子了,那些穿着黑sè军装的汉人,就像是死神一样,面对敌人毫不留情且悍不畏死,夜袭中如鬼魅一般杀死自己的人,当真让他形成严重的心理yin影了。如今每天晚上睡觉。贵福都要仔细检查一遍帐篷前后有没有别人。而且还特别制作了一张床,床底下能藏人的那种。 胜福道:“慌什么,看样子他们在攻打大营,一时半活儿还顾不到城里。你去准备一下,召集所有人……” “阿拜,咱们打不过汉人的。真的,我看到了。好几百门大炮,炮弹堆成了小山。咱们肯定打不过的。而且他们还有车,还有汽车,他们,他们,他们还有好几百架机关炮啊。阿拜,咱们跑,让活佛派兵来跟他们打,咱们几百个族丁打不过啊。”贵福忙说道,他在做俘虏的时候,那典狱长岳启南为了吓唬他,故意每天带他参观一个营,一脸参观了二十几个营,让贵福以为第十七混成旅十几万人,大炮上百,炮弹成山,这也是造成贵福害怕汉军的原因之一。 胜福气道:“放屁,我还不知道跑?我让你去准备的就是跑,趁着他们还没来得及,咱们跑!” “好的。”贵福大喜,放下心来,还好阿拜没有莽撞的跟汉人军队硬碰硬,连忙跑出去吩咐人。 胜福等人准备好之后,跑出去吩咐下人又花费了不少时间,所有家人立即骑上了马,不管男女老少。这些蒙古人生在马背上,长在马背上,也死在马背上,男女老幼没有不会骑马的,胜福一家人虽然是蒙古贵族也不例外,整理好一切之后上了马赶紧的逃跑。 胜福逃跑,别人也不傻,只有几个带着家丁奴仆傻乎乎地端着枪拿着刀赶去支援巴布扎布,更多的是学胜福逃走。跟他一样逃跑的贵族还有郭尔罗斯前旗的扎萨克齐默特sè木丕勒,郭尔罗斯前旗三喇嘛阿穆尔沁格勒图,郭尔罗斯后旗扎萨克布言楚克,杜尔伯特旗扎萨克希拉布丕勒,科尔沁代表富乐晖,依德尔,毕奇卓克图。 这些人都在呼伦城讨论呼伦贝尔到底是建立东蒙古共和国还是归顺zhong yāng的事儿,结果汉人军队这时候来了,这要是被抓到了,东蒙古可是没了王爷了,全在这里呢,被人一股脑的全端了。为了避免被汉族军队把蒙古王爷们包了饺子,大家跟胜福向西面外蒙地盘逃窜,几家人正在集合,便听到轰隆隆坍塌的声音,有人骑马跑来报告说西面城墙塌了,汉人军队杀进来了。 “该死的巴布扎布,让他不要招惹,一定是他招惹的!”贵族们一边痛骂着巴布扎布无用,一面jing惕地向外蒙库伦方向逃跑——可是他们似乎不知道,王茂如正是从呼伦城西面打来的,这一去可真是自投罗网了。贵族们的车队马队小心翼翼地绕开进城的汉族军队,打开了北门,继续向西逃跑,一个个紧张得不顾上别人。就在刚刚的路上,他们看到几个拿出刀枪的牧民跑出来,被汉人军队杀死,还给烧了房子帐篷。那些人的家人也没有放过,堪堪是斩草除根啊。 此时我们的王茂如正在和手下慢悠悠地休整,身边除了炮兵就是近卫队了,这仗打了一早上,虽然大家都异常兴奋,却也是筋疲力尽,再加上昨晚一宿没睡好觉,半夜三点便开始行军,能打到现在也全凭着一股子气势,能取得这样的战果真是开心极了。王茂如站在阵地前头站着一早上,指挥刀立在身前,就这样站在最前面的战线上一早上。他的表率作用给了战士们极大的勇气,人家北洋少将都站在阵前,死都不怕,咱们兄弟们烂命一条还怕什么?只是占了一个早上,王茂如冻得手脚冰凉发麻,累得不行了,眼见巴布扎布大营被攻破,呼伦城墙也坍塌了,这才放下心,疲惫地走到一个爬犁旁边也不顾什么一屁股坐在上面。放下心来之后的他,很是悠闲地等待着战果来报,但却看到一队人马大约一千多人向他这里赶来。 副官任元星也拿着望远镜,他也一同看到,看个仔细之后问道:“秀帅,蒙古骑兵啊都是,看起来似乎是来偷袭的,大帅,咱给他们来一炮?” 一定是呼伦城里出来的援兵了,还以为这里好打偷袭司令部来了,王茂如冷笑道:“重机枪,掉头,给我瞄准了,等他们靠近了给我狠狠地打!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战场绞肉机。用骑兵冲击重机枪阵地,哼哼,早死早托生!刘健,狗ri的炮兵还能不能打?” “大帅,早就调好了,就等您下令了!”刘健远远地喊道,身边的王有年报数喊道:“方向……标尺……高度……预备!” 此时却见对方也愣住了一秒,然后立即掉头四窜,几个慌忙从马背上掉下来的女人和孩子哇哇大叫大哭起来,王茂如也愣住了,抬手道:“等等,炮兵等一下!”拿起望远镜再看清楚了,真的是女人和小孩,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老人? 这特么的根本不是来冲锋的骑兵啊,这些是什么人,王茂如摸不着头脑了,蒙古人虽然说全民皆兵,但也不至于带着吃着nǎi的幼儿来打仗。 “大帅?打不打?”刘健忙问,士兵们端着炮弹也有些重啊,这大冷的天,不能一直端着啊。 “给他们两炮,试一下。”王茂如说。 刘健下令道:“校正炮位,预备……放!” 轰轰轰……十几炮下去,虽然没有打死多少人,但是那些人有的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这兵战斗力太弱了啊,再给他们几炮。”王茂如站起身来奇怪地说道,卫兵乔三棒忙道:“大帅,当心他们的冷枪。” “没事儿。”王茂如再看看,说:“刘健,炮兵校正好了吗?” “好了!”王有年冲刘健点头,刘健说道。 “准备,再给他们一轮。” “是!” “等一下……”任元星忙说道,“大帅,宫小旗的骑兵围上来了。” “嗯?”王茂如抬起望远镜,逆着太阳,明晃晃的白雪晃得他有些看不清楚,沿着远方他看到身穿黑衣的第十七混成旅骑兵从四面八方向那一千多人围了过去。而且很快,那些蒙古人就下了马,打起来白旗。这就投降了啊,王茂如笑道:“炮兵团,停止炮击。” 宫小旗的骑兵团在叛匪大营中来回冲杀歼灭一部分叛军的时候,步兵142团便紧随其后冲了进来,这帮小崽子跑的真狠啊,是不是怕没事做啊。不过宫小旗也知道骑兵用于这大营内满是建筑的地方来绞杀是大材小用,便与李德林招呼一声之后带人冲了出去,追击四散的叛匪,却不想没多久得知消息一千多叛匪冲向了炮兵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