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俘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五章 俘虏

第一百五十五章俘虏 宫小旗吓了一跳,大帅可是在那里,也不顾追击四散的叛匪了,立即冲向这一千多人叛军,近了之后却发现半数以上都是女人小孩儿。都是住在呼伦城中的蒙古诸位王爷的家人,因为走得急,很多男人甚至武器都没带,面对武装到牙齿的中国骑兵,胜福等贵族也立即很明智的选择了打白旗投降。 呼伦城中的一些百姓吓得关紧了门窗,外面又打仗了,真不知道这又是谁打谁?难道是蒙古王爷自己打起来了?还是巴布扎布跟胜福内讧,最近关于两人内讧的事儿传的有鼻子有眼,司令官巴布扎布是自治zhèng fu中的强硬派,主张对汉族zhèng fu强硬,东蒙古一定要成立一个完全的自治zhèng fu,而不是中国的自治地。哲里木盟盟主齐默特sè木丕勒是自治zhèng fu中妥协派,主张不要强硬,以免zhong yāngzhèng fu派军队攻打,而当贵福被抓走又被释放之后,胜福与贵福这对父子渐渐地想妥协派靠近。这引起了自治zhèng fu内部强硬派的不满,有人传言说这两伙人在zhèng fu开会的时候天天争吵,指不定是这两方人马自己打起来了。 没有人认为是中队收复呼伦城,但是偏偏就是他们,收复了呼伦城。 呼伦城中另一些人家跑出来凶悍的牧民,拿着刀喊道:“是不是杀汉人了?是不是……啊!”这些跑出来的牧民大多数都是跟着巴布扎布来此的叛军,因为全家都搬来,便住在这里。这些人随后被进城的团杀死,团可没讲究什么兵祸连理,哪有叛匪跑出来的,打死叛匪之后便扔一把火,将里面的家人都给烧死。俗话说,斩草要除根呢,杀狼灭崽子,大帅都说了。谁敢不从,大帅是谁,那可是天上的星宿。咱照办就是了。士兵们倒是牢记没有强暴妇女劫掠财务,因为着急占领整个呼伦城,哪来得及。有心术不正的,被随后进来的赵增福身边的卫队打死。这他么的什么时候,还想这个,赶紧占领全城重要。 呼伦城并不大,也远离海拉尔俄国人车站,原本呼伦城的建设是因为有呼伦贝尔都统带来的满族和汉族移民。然而胜福驱赶呼伦城中前清官员之后,手下牧民们也驱赶走了开垦的汉人,胜福还下令除非汉人留下来做包衣奴才,否则一律赶走。如今呼伦城中几乎没有汉人,留下来的鄂温克人,鄂伦chun人,满族,蒙族人。回族人。达翰尔人,朝鲜族人,汉族人都有,只是人口稀少,整个呼伦城人口不过两万人四千户。有些蒙匪住在家里,听到外面喊杀声。以为城里的汉族人起义,便拿着刀要出来镇压。却不想刚刚打开门,便看到几个穿黑sè军装的士兵端着枪。但见有人开门,便一个突刺将这人刺倒在地。那士兵回头说:“将军有令,一人反抗,全家烧掉!”其他士兵便点起了柴火,仍在这家房上,大火借着干燥的北风,呼啦啦便上了房,有跑出来的女人,被士兵看到,便开枪shè死。 整个呼伦城陷入了屠杀和纵火之中,惨叫声,喊叫声连成一片,果真是战争中没有人能不受伤害,不管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有些百姓瑟瑟发抖地躲在家中,有些人就因为伸出脑袋去看热闹,被紧张的士兵误以为叛匪伸脑袋瞄准而杀死。 这一天,鲜血染红了呼伦城。 142团杀入巴布扎布军营之后骑兵团立即撤出,142团只用了两个小时便肃清军营内所有顽固叛军。 这李德林能够得到王茂如的信任,屡次升职,屡次成为第一个晋升的军官,究其原因并非是因为他是那三十六个军官的老大哥,也并非是他多有才华,真正的原因李德林倒是知道,就是因为他非常听话。论才华,李德林自然为比不了赵增福,任元星,甚至连旗人宫小旗也比不了,虽然他是老大哥,但哪些人几斤几两他自然是心里有数。赵增福善于军事,任元星善于算计,宫小旗善于拼杀,就连那一直跟自己的刘健也有所擅长。而他呢,只有一个,稳重,老实,听话。对,听话,王茂如喜欢的就是这一点,李德林比其他人就好在,他没有野心。他成为保定系老大哥,就是因为他带人真诚,从不会坑害自己兄弟。老实人有福,李德林就是这样的老实人,也是有福人,王茂如才把最jing锐的142步兵团交给他。 只要是秀帅吩咐他的事,他严格遵循秀帅的要求,从不出格、从不越轨,若是他像岳启南一样擅作主张,早就被捋下去了。军中之事,王茂如与众多军官商量的时候,李德林从来都是不发言说话,别人都以为他是稳重,可李德林自己知道,咱们的大帅心理早就打定主意了。也因此除非王茂如问他,李德林都是点头应声,却不发表意见,只要王茂如下令,便去执行。李德林得到王茂如的绝对信任,不只是他跟着王茂如的时间早,也是他看的也清楚,王茂如未来不可估量,但同样,王茂如这个人是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与手下人商量只是一种态度,手下人万不可以真当做那么回事。就像这次,旅帅说不要俘虏,自然就不要有活着的俘虏了。 匪军大营之中虽然随处都有抵抗,但是随着142团一千七百多人进入,抵抗越来越弱,还有那些受伤的蒙匪,也举起枪跪在地上求饶。收编的俘虏被集中蹲坐在一起,为了防止俘虏暴动,特意调来四架哈奇开斯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俘虏们,这四百多俘虏们只得老老实实的。这其中还有一部分ri本的训练员,他们正在这里训练巴布扎布的士兵呢,也被一股脑全歼了,此时他们正寻思着找机会放出消息,好歹让黑龙会把自己救出去。前田他们的遭遇,这些人早就听说了,只有前天一个人活着,可见这王茂如的军队可没有优待俘虏的习惯。何止不优待,那简直就是虐待啊,几个ri本人偷偷地聚在了一起,小声用ri语说着话。 “营长,营长。”三排长毛亮端着带刺刀的步枪,气喘吁吁地跑到罗浩面前一个敬礼。 “怎么回事儿?”罗浩坐在半个碉堡上,叼着烟一手拎着匣子炮,一手扶着墙刚刚撒尿,这毛亮叫唤的,自己的尿都撒到鞋上了。罗浩遮挡了一下阳光,看清楚是毛亮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小毛啊,慌慌张张的鸟事,要是没事儿你他娘的赔我的皮靴子!都他妈怪你,撒个尿也不成。” “有两个人说是东洋人。”毛亮自然是看到了他鞋上的尿痕,忍着笑说道,他负责看守俘虏,虽然远处时不时传来枪声打斗,但战俘在这里还算是老实。 这罗浩原来是补充一营的营长,在整合之后补充一营成为142团2营,在这次进攻战中,2营撒丫子似的跑进了巴布扎布大营,把身后的一营和三营甩开老远,上气不接下气地第一个冲进巴布扎布军营,也遇到了第一波反抗。因此2营相比较而言死伤也最多,李德林顺势让2营看守俘虏休整包扎一下。 “小东洋?”罗浩唾了一口吐沫,忽然冷冷地说道:“对了,小毛,我记得咱们旅帅说是不要俘虏?” “诶?”毛亮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说过啊,团长怎么不让大家动手呢?” “你懂得什么?”罗浩说,“这叫什么来着,三十六计中的瞒天过海,笑里藏刀,yu擒故纵,关门捉贼!” 毛亮满眼都是小星星,营长学问真大啊,三十六计都知道,不过这三十六计是什么啊? 1营营长陈文烈押送着二十几个俘虏走了过来,抬头看到罗浩在上面,喊道:“耗子!耗子!” 罗浩跳了下里,气道:“都说别叫我外号了!”陈文烈是李德林那一批保定军校肄业生之一,平时不显示不露水,从班长渐渐升到排长连长营长,142团三个营,他可以说是李德林的心腹了。 “好的,罗营长。”陈文烈正经地说。 罗浩这才点头满意。 “对了,耗子,这俘虏都交给你了。”陈文烈挥挥手走掉了。 “你大爷的,陈四眼儿!”罗浩骂道,这陈文烈是个近视,一直都戴着眼镜打仗,可以说是第十七混成旅独一号了,军营一共四个四眼儿,一个是老秀才徐老蔫,一个是大财神赵佳诚,一个是军营中帮大家写家书的老先生,还有一个就是他陈文烈陈大营长了。 所有俘虏收集完毕,团长李德林带着卫兵走了过来,罗浩见状立即敬礼道:“团座好。” 李德林看着他,问:“清点了没?多少人?” “报告团座,一共是四百四十三个。” “这么多?难办啊。”李德林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什么难办?”罗浩问。 李德林招了招手,罗浩走过去,在他耳边说出两个字,罗浩立即说道:“团座,这事儿交给卑职。” “交给你?”李德林看着罗浩一张稚嫩的娃娃脸,很不放心,“你能行吗?” “没问题,团座,您进城去,这儿交给我。”罗浩笑着说道。 李德林很满意地拍着他的肩膀,笑了起来,悲悯地看了一眼下面黑压压的俘虏,带着卫队集合队伍进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