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卯号通电”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卯号通电”

第一百五十六章“卯号通电” 等李德林的大部队走远,罗浩走到俘虏面前,对着重机枪手点头示意准备,然后清清嗓子,站在墙头大声说:“你们这些该死的鞑子!居然敢叛国?啊?你们怎么想的?知不知道你们这种行为是什么?有多严重的后果?还有,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使我们秀帅,我们秀帅是什么人?他那是呼伦贝尔护军使,总领呼伦贝尔民事,政事,军事!你们,你们都他妈的是我们秀帅的子民,你们还反叛?反叛?就凭你们这帮熊sè也敢?你你你,那个马脸的,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反叛?为什么?”罗浩这一番热血演讲算是媚眼抛给瞎子了,这下面都是外蒙来的叛军,哪懂得汉语,有几个懂得汉语的,也听不懂这小子的苏北话啊,罗浩见这帮人一点反应也没有,更是生气,道:“诶呀黑!一个个有脾气啊,居然不理我,不搭理我,你们真是胆子天大的了,好,你们不理我更好,宁顽不灵是?宁死不屈是?既然死心塌地造反了,就别怪本大营长大义灭……呸,这叫心狠手辣了,你们这些该死的!该死的叛军!重机枪,开枪!” “突突突突……”重机枪手们早就不耐烦了,这罗营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爱唠叨让人受不了,听到下令,立即开枪屠杀。 发生在大营的这一幕屠杀,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质疑。四百多战俘的死亡,随着每个中国士兵的守口如瓶尘封在历史中。在人为的干涉下,罗浩在历史上仿佛没有这个污点一样,就如同一些后世的名人一样只有光鲜正气的一面。 第十七混成旅进入呼伦城之后立即全城戒严。王茂如微笑着带胜福等人返回家里,胜福宣布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欢迎第十七混成旅驻防,并宴请呼伦贝尔护军使王茂如到都统府内,商议一下共组呼伦贝尔zhèng fu一事。 为了防止叛军藏匿,第十七混成旅收缴了东盟诸王的武器,又在呼伦城进行大搜捕,即刻清剿所有武器弹药,居民可保留匕首马刀。但不允许拥有热兵器。同样为了防止蒙军反抗,王茂如下令东蒙王公身边暂时只允许拥有五人的护卫力量,其余旗兵受押战俘营。团全城戒严,并立即扑灭城中“火灾”。 团放了火。还得自己灭,真是把自己好顿折腾,赵增福下令让旗兵们搬运城中因为反抗而被杀的尸体,此举大为震撼了旗兵,让他们不敢再有心思反抗。而城外。李德林的142团也在加进速度收拾巴布扎布蒙匪军营,住了半个月多帐篷,终于有房子住了。这里虽然刚刚死过人,可是总算是个暖和地方不是? 晚上。王茂如反客为主,在胜福家里宴请东蒙诸王。兵临城下的羞辱让诸王寝食难安,更何况一起喝酒了。王茂如自然理解他们。但也必须防着点儿他们,更何况还要防着点儿俄军。 俄国人厉兵秣马,已经在司令部上架起了枪炮,时刻准备对中队进攻予以的反击。岂不知紧张等待了几天,中队并未攻打海拉尔车站,恰巴耶夫同时收到了消息,中华民国第十七混成旅已经全部占领西布特哈区和呼伦贝尔区,并且得到当地蒙古王爷的认可。 王茂如在呼伦贝尔都统署中成立呼伦贝尔护军使督署,立即下令宫小旗带领骑兵团到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宣誓主权,赵增福带团以及骑兵卫队北上,额尔科纳左旗、额尔科纳右旗宣誓主权,就地解决任何拒绝、不满、反抗的武装人员。 两人做好战斗准备,因为在这几个地方,许多巴布扎布旧党仍旧存在,并且要求他们一手屠刀一手金钱,如果揭发出谁是巴布扎布旧部,便给二两银子予以那报信的人。此举顿时让宫小旗和赵增福如鱼得水,在当地王公和当地牧民的检举下,巴布扎布旧部被一个个指了出来,两人一个北上,一个西进,所过之处无不在道路上撒满了鲜血,同样,也稳固了政权。 接下来呼伦贝尔护军使督署下令143团1营与jing卫营留守扎兰屯,2营、3营、战斗工兵营、宪兵营由参谋长祝永泉带领,即刻沿中东铁路收复牙克石,免渡河,乌努尔,至博客图之后建立驻军军营驻防。 令祝永泉部打通道路之后,大本营八大处所有文职人员由143团长李品仙带领,率jing卫营,143团1营押送所有军火立即北上呼伦城,补充营留守扎兰屯驻防。 一道道命令下去,所有人立即行动起来,142团在呼伦城中继续搜捕反抗分子。呼伦城不大,用为两年前驱赶了大部分汉人和满人,而蒙人不习惯住房子中,所以此刻在呼伦城中的大半是迁徙而来的蒙古人、达翰尔人,鄂温克人,鄂伦chun人。这些人对第十七混成旅反抗情绪远没有叛军那么强烈,而且大部分的死硬分子都在巴布扎布军营,活着的也被罗浩屠杀一空,因此整个呼伦城有些空旷。 王茂如派遣任元星统计注册呼伦城内人口,任元星用了一天时间便统计出来,呼伦城此时仅仅有各族人口一万一千六百三十人,百分之五十的人口居然是各蒙古王公的家奴。 两天内,被团屠杀的叛军以及叛军家人达到两千人,烧毁三百户,王茂如听到之后也叹了口气,让稍后随军来的和尚们给他们超度。 当然,初来乍到的王茂如很小心地没有太过触及蒙古王公的根本利益,王公们此时也积极配合他,而他也需要各王公的支持,两方达成稳定协议,一切为了稳定,和谐…… 在王茂如率军收复呼伦贝尔这段时间内,中国以及世界又发生了一些大事。 三月底,全国各大城市发起万人罢工,抵制ri货,其中上海发动四万人罢工,反对二十一条,反对ri本帝国,抵制ri货。 四月一ri,又是上海,掀起了震动全国的储蓄金救国,此举引发全国商人积极参与。 四月二ri,全国再掀抵制ri货运动,ri本在华商店洋行损失惨重,ri本zhèng fu电令袁世凯,要求袁世凯镇压抗议风暴,袁世凯下令各城市不得组织反ri游行,然而收效甚微。 四月五ri,德国巩卫团团长巴宾盖伊德上尉率领手下抵达扎兰屯准备会晤王茂如,却被通知王茂如在齐齐哈尔,当巴宾盖伊德到齐齐哈尔的时候,又得知呼伦贝尔护军使到布特哈区各处调查。 四月,德军为了反击英法联军,在比利时西部小镇伊普雷镇首先使用了毒气弹,仅一ri就造成英法军队一万五千人中毒,五千人阵亡,人类战争历史第一次出现化学武器的身影。之后,英法联军也使用毒气弹进行报复,双方在毒气战中有将近一百万人中毒,其中十分之一人直接死亡,其他人也在战后身患各种皮肤疾病。 四月,中ri之间陷入谈判僵局,ri本公使ri置益向běi jingzhèng fu发出威胁令,要求袁世凯必须签署二十一条,否则中ri两国将兵戎相见。王茂如所在的呼伦贝尔和西布特哈地区倒是也想抵制ri货来着,可这里千里无人,毛都没有,ri本人除了那些测绘地图的,真没有ri本商店,便对南方的事儿一无所知。 四月二十ri,第十七混成旅,收复呼伦贝尔以及西布特哈全境,通电方式告知běi jingzhèng fu,宣布呼伦贝尔从此正式回归祖国怀抱,回归黑龙江督军府总理。由于通电时间是四月二十ri,所以这篇收复呼伦贝尔通电又被称为“卯号通电”。 武力收回呼伦贝尔的“卯号通电”发出,举世哗然。 袁世凯噌地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最近这些ri子里因为和ri本人周璇,常常头痛,他令人办了一张单人的卧床放在总统办事公室内,没事的时候躺在床上休息。私人医生一直小心翼翼守在他的身边,这医生是前太医院太医魏谷德,也年近五十,因为老家出身河南,也算是袁世凯半个老乡了。 袁世凯握着电报,哈哈大笑,总统府办公室内所有人都茫然地看着他,笑到最后,袁世凯紧握拳头,站起身来举着电报环视道:“王秀盛收复呼伦贝尔,全歼巴布扎布叛军五千人,巴布扎布身受重伤躲藏在俄国海拉尔司令部,呼伦贝尔全境收复,全境收复啊!昔ri有左宗棠收复xin jiāng,如今我有王秀盛收复东蒙啊,好!好!好啊!”幕僚秘书们也为这个消息惊住了,这王茂如太大胆了,居然,居然……居然把俄国人势力内的呼伦贝尔给收复了,此子真是胆大包天啊,众人为之惊叹。 难得在举国艰难之际北疆传来绝好消息,因为被《二十一条》搞得颇为狼狈的袁世凯,忽然间jing神抖擞起来。这的确是这些ri子之中难得的好消息,而且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宣布接受护军使管理并取消自知,能让这些蒙古王爷们服软,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他才二十八岁,对,才二十八岁,这小子不简单啊。第二封电报上说,歼敌五千,自损过半,看来第十七混成旅一定是打残了,苦战啊,定然是苦战。这些蒙匪来无影去无踪,要不是冰天雪地蒙古骑兵受限,就算围住了巴布扎布恐怕也无法剿灭,反倒是能被他们拖垮。这王茂如率军于雪地中ri夜潜行十九ri,冻死冻伤手下无数,终于绕开蒙军与俄军的探子,兵临呼伦城,攻破蒙匪大营,逼迫东蒙王公归回zhong yāng,简直是民国前所未有之功勋。 天大的功勋啊,一时之间北洋zhèng fu诸位元老也对王茂如刮目相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