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造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造势

第一百五十七章造势 既然东蒙诸王已经接受护军使管辖,袁世凯心中的石头就完全放下了,最怕的就是东盟诸王不接受管辖,这样会让zhèng fu陷入被动。但现在东蒙初定,库伦zhèng fu的压力剧增,中俄蒙三方协定谈判应该会向中国有利转变。 袁世凯道:“电令,嘉奖第十七混成旅全体作战人员,第十七混成旅旅长,呼伦贝尔护军使,少将王茂如,即刻晋升为陆军中将军衔。” “什么?”ri本公使ri置益在公寓内正吃着早饭,听到消息之后大吃一惊,“王茂如收复呼伦贝尔?这个教书先生将军居然用了半个月时间穿过东蒙古大雪原?这怎么可能?呼伦贝尔那里零下二十几度,他们难道疯了吗?这个王茂如居然办到了,他居然办到了,这人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巴布扎布呢?巴布扎布呢?” “公使阁下,巴布扎布躲藏在俄国海拉尔司令部内,生死未卜。”ri置益的助手说道。 ri置益气道:“这个笨蛋,这个蠢蛋,他们怎么能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怎么可能?这些人不配是蒙古天可汗成吉思汗的子孙,不配!” “公使阁下,我们该怎么做?” ri置益想了想,道:“抗议,抗议中国zhèng fu穷兵赎武滥用暴力,ri本在东蒙古的利益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呼伦布雨儿(ri本称呼伦贝尔为呼伦布雨儿)自古以来是蒙古人领地,不允许那里有暴力!” “是的。公使阁下。”ri本公使高级秘书官本野二郎说道。 ri本人很诧异,其他国家的公使同样很诧异,běi jingzhèng fu正在和ri本人谈判,又在和俄国人蒙古人谈判。怎么突然就杀出来一招,直接将东蒙古收复了?他们是怎么办到的?难道是去年那只临时组建的混成旅?那个北大书呆子将军?还真是那书呆子将军,这……这……这真是奇了怪了,不是常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吗,一个教授带兵打仗,还打败了纵横蒙古多年的巴布扎布,收复呼伦贝尔,是怪王茂如太神奇。还是怪巴布扎布太无能? 在通电发布之后,王茂如赶紧发密电给袁世凯陈述战斗经过,并在取得袁世凯同意之后让手下牛德禄通告给《顺天时报》战斗经过,自然这战斗经过是几经琢磨修改的。就跟那小说演义一般,目的是向众人宣传第十七混成旅的为国为民保家卫国之壮举。酒香也怕巷子深,这难得的名声,可要把握好,将来让国人提到王茂如的时候。不是说他是军阀,而是说他是收复东蒙的英雄。王茂如心道,现在便是自己死了,将来不管哪个党派书写历史。自己这一功绩肯定也会著书其中,就像徐树铮收复外蒙一般。同时。王茂如派遣浦继返回华北造势,收买报社与茶馆艺人。像普通民众宣传自己故事与形象,浦继欣然 虽然这《顺天时报》是ri本人办置的报纸,然而它确实华北影响力最大的报纸,ri本人野心勃勃,但做事认真,且曾经连载了王茂如的《大国崛起》。《顺天时报》果真极为重视王茂如的通告,这则通告之中,由副官牛德禄讲述了第十七混成旅如何用半个月的时间穿越零下二十度的雪原,绕道呼伦城背后,全旅拼剩下一半人全歼五千叛军。北洋zhèng fu军制规定标准混成旅是三团建制,一般三千人,最多不超过四千五百人,用四千多人穿过零下二十度的雪原全歼五千蒙匪叛军,最后拼的只剩下两千余人,一千多大汉男儿忠骨埋他乡,可知此战多么惨烈,这需要多么大的力量、勇气和意志,这位王茂如将军,真乃中神。 “卖报!卖报!《顺天时报》尚武将军雪原远袭三千里,十七旅惨胜歼敌五千叛匪!收复两百万里国土,千古奇功!收复面积领土相当于两个浙江省大!” “卖报!卖报!《语丝报》尚武将军千古气功,收复领土,震慑分裂分子!” “卖报!卖报!《新京报》列强震动,中国雪地战神震寰宇!” “卖报!卖报!《北方民报》王茂如民国第一将,斩叛军扬我大国国威!” “卖报!卖报!《青年人》民族脊梁,震慑列强!” 一群群卖报童嘶吼着挥着报纸大街小巷叫卖,遇到的行人纷纷跑过来,有识字的不识字的都买了一份报纸,看一看这千古英雄一般的人物,报童的一兜报纸,只买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全部脱销了,报社不得不几次加印,也喜得报社的人满脸老褶子。 “王大爷,您不认识字儿,您看什么呀?”běi jing的老茶馆里,一个茶壶学徒对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头问。 “你懂什么?这上面有王将军的照片,我啊,以后把照片剪下来挂在家里。”王老头骄傲地说。 茶壶笑问:“您剪照片干嘛啊?又不是财神爷,又不是秦琼和尉迟敬德。” 王老头cāo着老běi jing口音道:“你小兔崽子知道什么?这种武曲星一样的人物,挂在家里,小偷看了都不敢来,辟邪!” 要是王茂如知道自己的照片被当做辟邪的工具,就不知该哭还是改笑了。 “得嘞您呐,您留着辟邪。”茶壶哈哈一笑,道:“王大爷,跟您说啊,今儿个说书先生不讲三国了。” “怎么?不讲三国了,讲的好好的怎么不讲三国了?”其他几位爷不满意了,这都听了大半部了,怎么不讲了呢。 茶壶见大家目光都望着他,很满意这种受人注视的感觉,说道:“今儿个,说书先生讲王将军勇破匈奴寇的故事!” “好!”一听是这个故事,大家不由得叫好起来。 “啪!”惊木一响,所有人伸长了脖子,只见那穿着破旧的说书人,慢声朗道:“且说在三十年前,前朝大清国的时候,běi jing府有一户姓王的夫妇,这男的长得俊女的长得美,两人是什么人呢?这两人原来一个是文华殿大学士,一个是直隶督军之女!各位都知道,三十年前,咱大清国那也是一顶一的世界强国,大家是否还记得二十年前的北洋水师?两艘定远号,镇远号,吓得ri本人夜里直哭!” “好!”众人忍不住叫好起来。 说书的又道:“这男女如今是做什么的,这男人是藩理衙门侍郎,各位年长的知道,年轻的就不知道了,有人问,什么是藩理衙门啊。在这儿小老儿给大家说说,这藩理衙门是前朝的叫法,本朝的叫法叫做外交部,专门和洋人打交道的。咱言归正传,咱们大清国派遣王侍郎前往欧洲考察,王侍郎夫妇在欧洲代表咱大清国结交各国使节,在欧洲生下一男婴,这男婴出生时只见风云sè变天地震动,真个西洋列国都惊诧莫名,有小户人家家里放上落一个喜鹊就了不起了?可你们知道这男婴出生时怎样?天上雄鹰盘旋,地上狮子狂叫,还有七sè彩霞萦绕房顶!” “霍额……” 说书的很满意下面人的目瞪口呆,喝了一口水,折扇打开,道:“这男婴是谁?一出生便引起风云变sè?诸位,诸位,大家都知道,这天上共有多少星宿?有道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共一百单八星宿,有人说了,这一百单八星宿跟男婴有何关系?你倒是什么,原来这玉皇大帝见九州生灵涂炭,中华大地浩劫重重,yu派仙官重整河山下凡!想来想去,便问及太白金星大仙,大仙说:不如派那一百单八新宿再下凡间。玉皇大帝听罢,拍手叫好,说这一百单八星宿正是好办法,这一百单八星宿重新引导天道寻回,也让我中华再临盛世!这男婴,便是这一百单八星宿之一!预知这男婴是谁?”说书人环视四周,见周围人兴致被他调动起来,惊木一拍“啪”,便道:“窃听下回分解!” 顿时下面的听书人不饶了,喊道:“快点说,快点说!”几个跑堂的立即端出盘子,飞奔过来嘴里喊道:“求打赏,求打赏诶。”(颇有如今起点求月票的模子,西门也在此高呼:求月票,求月票诶!) 报纸加印几次之后,有的报馆别出心裁,尤其袁克定名下的报馆是《东周刊》,报导起了王茂如的身份和经历,说这人自幼受苦流浪,而后自学成才,曾是北大教授,写过《大国崛起》,办实业曾是北方最大实业家,办慈善收养孤儿,资助中国飞机事业,让中国fr1型fr2型飞机能够与欧洲相比,带军剿灭白狼匪患,怀柔剿匪清直隶,北上出征东蒙,雪地行军三千里全歼五千叛军。当然了,这《东周刊》以花边新闻为主,自然少不了这花边新闻,说这尚武将军如今单身,尚未娶妻。 《东周刊》本来就以打探爆料名人私生活见长,甚至因为《东周刊》的爆料,国民党的党魁孙文成了始乱终弃的人,本来准备嫁给他的宋氏财阀次女宋庆龄被描述成了第三者,这段姻缘也几乎因为《东周刊》对孙文私事的穷追猛打不断曝光而打水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