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嫁女当家王秀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八章 嫁女当家王秀盛

第一百五十八章嫁女当家王秀盛 不过《东周刊》虽然为国民党反感厌恶,却受到不少官宦小姐和小市民的肯定,他们以《东周刊》为乐,没有什么能比《东周刊》更加吸引这些内心中充满了八卦jing神的人了,袁世凯每ri必定读《东周刊》自乐,以此来放松神经。便是那各国使馆,也订阅好几份来消遣娱乐,这个年代,约了项目的确少得可怜,这《东周刊》杂七杂八的报道,每一件事都会成为大小新闻供市民八卦许久。 因为《东周刊》连篇报道,王茂如立即成为了国民女婿,无数官宦人家和商人希望能把女儿嫁给这位收复国土的北地战神,就连宋家三姐妹的父亲宋嘉树也指着报纸说:“此子不简单,嫁女当嫁王秀盛啊。”宋嘉树是谁?宋氏财阀的家主啊,他的话倒是引人遐想了,宋嘉树三个女儿,大女早镓山西商家孔家嫡孙。孔家不但是山西望族,人家还是孔子的后裔。二女儿陷入了和民党偶像领袖孙文的绯闻当中,这二女今年二十二芳龄,却恋上了年近五十的孙文,不少人一点也不看好,尤其是这孙文与二女还是婚外情,莫非宋嘉树有意?《东周刊》竟然派人去追踪报道此事。后来王茂如听到此事乐得不行,罢了罢了,咱可不能跟孙老先生争抢,人家都五十了,去个年轻貌美的容易嘛,一笑而过也不当回事儿。 嫁女当家王秀盛,这句话倒成了民国初年流行的一句口头语了。国民女婿这个词,被《东周刊》堂而皇之地写在了文章中,让他后来不胜其扰。 关于王茂如的传闻是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出格。甚至有人传闻说王茂如是赵子龙转世,有人说不对,王茂如大将军能文能武,肯定是岳武穆转世,没看他做的都是收复国土的活吗? 当然,这么多支持的声音中,也有人反对讨厌他的,躲在ri本、被《东周刊》破坏了好姻缘的孙文。就是其中之一,他在报纸上显示赞扬王茂如收复国土,后大骂他实在文人之耻,制造了呼伦城大屠杀。必须向人民谢罪,并且公然质疑五千叛军并非战死,而是在遭到突袭之后投降遭到屠杀,并谴责这种行为。 “虽国民英雄,然另一冉闵而!”这是孙文最后的评价。孙文在东京得知呼伦贝尔收复。大为高兴,还召集黄兴,胡汉民,汪jing卫等人一起喝酒庆祝。虽然是一北洋军阀收复,却也大涨海外国人信心。有些国人还在ri本街边放弃了鞭炮庆祝起来。的确自从中法战争中国不败而败之后,国人便再也没有一场胜仗。这次收复领土,虽然是极北领土人烟稀少,却给海外同胞以极大的民族自豪感。只是黄兴生了病,不能饮酒,孙文倒是喝多了,然而一参加宴会的林默功却道:“杀人成xing,杀人成xing啊,此等人,不配为中华英雄,中山老弟所言实乃乱人耳目尔。” 这林默功很早便因为反对大清朝来到ri本,算是孙文等人同盟会的前辈了,在ri本也受海外学生的尊重,因此受到民党宴会的邀请。但是孙文毕竟是一党领袖,直接在此称呼人家领袖为老弟,顿时引起民党反感。虽然孙文反对王茂如的杀xing,但林默功却不单单指责王茂如杀人成xing,还似乎批评孙文不够冷静太过看不清,他公然宣称:“呼伦贝尔自古并非不是我国国土,而是胡虏之地!王茂如实乃一侵略分子,杀xing十足,就是一屠夫!他破坏中俄关系,屠杀蒙古人民,抢占蒙古自治领土,迫害杀害蒙古人民,实乃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全国上下万万不可受其蒙蔽!”并在ri本发动“爱国人士”与ri本高官,反对王茂如占领蒙古领土,还蒙古一个完整的国家。中国人爱好和平,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要,中国人不是强盗,强盗不配称为中国人!还别说,他的这套说辞,倒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尤其是ri本zhèng fu和俄国zhèng fu,蒙古自治zhèng fu的支持。孙文得知林默功居然如此无耻,很是生气,告诫党员疏远这个疯子,不要再与之来往。加入民党的许多都是热血青年,若是看到收复领土军人也挨骂,怎能还信得过民党。 倒是在中国和ri本民间,因为王茂如能文能武的形象,引得许多女xing崇拜,ri本仅有的几位女作家之一河田智雅便是其中之一,甚至以王茂如的故事为原型写了一本畅销小说,还决定前往中国,亲眼看看这位写出世界局势又能带兵作战的儒将。 发生在东亚这件事,除了俄国之外,并未引起西方列强过多的重视,因为他们陷入了苦战之中,五月份,德国战略重点转移到东部战场之后,终于完成布置。德军以十八个师,两千多门大炮,兵分两路,准备将俄军逼至波兰口袋之中。五月份的几次会战,俄军损失惨重,开战仅仅一周,俄军就伤亡被俘三十万人。俄皇震动,立即宣布征集士兵,并且再一次从远东抽调军队和物资支援西线战事。 呼伦贝尔历史以来一直受黑龙江将军节制,名义上呼伦贝尔行政官是由旗人出任的都统,实际上则是本地王公出任的副都统来管理,此前也从未有汉人出任过行政长官一职。王茂如算是头一份了,他当过卖假大米的,当过老师,当了文人,当了老板,现在的职业是军人,然而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地方官,怎么治理呼伦贝尔和西布特哈成了他心头上的头一件麻烦事。 经过商议之后,如今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已经改名为呼伦贝尔军zhèng fu,自治两个字的取消,这给本地的满汉人极大的鼓舞,一些遭受过迫害的满汉人跑到军zhèng fu门口磕头感恩。由于长期受到满族贵族的压迫,当胜福率蒙军攻克呼伦城之后,他下令驱赶满族人,并且因为民族生活习惯不同,同样也驱赶汉族人离开呼伦贝尔,自愿留下的必须卖身于某家王公为奴,一些来不及离开呼伦贝尔的贫民也因此不得不给王公当起了奴才。 当王茂如掌权之后的第一个政令,便是下令取消胜福三年前颁布的满汉迁徙令,恢复所有遭受强迫的奴才恢复zi you身,并取消农奴制,改农奴制为雇佣制,由奴变为工,也极大的改善了贫民的地位。当然,他的做法也让当地蒙古王公内心产生极大的不满,一些王公私底下连络起来。一些被解救的满汉奴隶抱着第十七混成旅的士兵大腿就哭,这是咱自己的人啊,这是咱自己的士兵啊。 对于王公的监视王茂如也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宪兵队不单单负责监督管理军纪,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负责紧盯这些王公的动作。也因此,宪兵营长何安定两头忙,累得够呛,连连向旅帅求饶,宪兵实在干不好监视王公这活,有机会还是另请他人。 打下了呼伦城,城内的治安也是由军队负责,但这毕竟不是长久的安排。王茂如决定首先成立一个jing察署,但jing察署署长由谁来担任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手下人谁也不愿意脱掉军装去当劳什子jing察,王茂如问大家谁来推荐一下,几个团长相互推荐对方的手下,差点上演全武行,王茂如大骂一顿,无奈只好下令暂停会议。 李品仙率军押送军火抵达呼伦贝尔之后,全军基本集合完毕,司令部八大处的人员也安定好,就开始颁发军功章,这赐颁发的军功章叫做“国土收复勋章”,全旅上下都颁发了一枚,甚至连王茂如自己也带上了一枚。 1915年5月12ri,142团返回,团返回,骑兵团返回,143团以及大本营抵达,除留守扎兰屯的补充营未归队,边军第十七混成旅全员抵达呼伦城。 天上草原雄鹰盘旋着,雪地中六千余黑sè军装战士,面sè冷峻。 “送战友!唱军歌!” 排枪响起,嘹亮的歌声传唱起来。 “当所有的硝烟都已散去 当豺狼都已死去 我的兄弟啊你倒在地上 当手中子弹shè死了敌人 当祖国已经安康 我的兄弟啊你请休息 我们带着你的信念,带着你的希望 怀念你的纯真,怀念你的微笑, 怀念你的勇敢,怀念你的坚强, 我的兄弟啊安息 我会接过你的枪 骑上你的战马 你的勇敢血液,永远在我身体流淌 我的兄弟啊战场的英灵 我的兄弟,你是英雄。” 全旅战士低沉的歌声里,427具薄皮棺材陈列在阵前,战死的战士静静地躺在棺木中,他们的战友们从军队中走出来,走到棺木旁。 “盖棺!”作为葬礼的主持人,王茂如高声喊道。 歌声一遍又一遍地唱起,战士们哭着钉上棺板,有些哭昏过去,里面都是自己的兄弟战友啊。天寒地冻,这次打败巴布扎布,占领呼伦城,追剿巴布扎布在呼伦贝尔的余党的一系列战斗中,第十七混成旅前后战死加上重伤而死一共四百二十七人,前后共消灭三千七百人,俘虏两千一百人,而后处决顽固俘虏七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