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郭布罗?龙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五十九章 郭布罗?龙庆

第一百五十九章郭布罗?龙庆 在自己阵亡的这四百二十七人中,由于准备充分直接在战斗中战死的仅仅有一百七十三人,在雪地行军中冻死二十一人,后续半月清剿隐藏在牧民中的叛匪的时候牺牲七十七人,受伤后感染死亡一百四十六人。可以说,受伤感染死亡,成了除战死外最大的死因,军中缺少军医这一现实问题,也摆在了王茂如眼前,这次的教训也让他重视起军医和战场救护来,这不是儿戏,军医和战场救护不重视,自己的士兵死一个少一个啊。 以绝对优势,出其不意,雷霆一击,却仍旧拥有如此大的伤亡,这就是战争的残酷xing啊。战死的战士中绝大多数是在双城招收的半年新兵,他们作战勇猛同时莽撞,王茂如多少有些后悔带新兵上战场,战争最先死亡的往往都是新兵。 “落棺!” “盖土!” “立碑!” 举行完这些之后,王茂如叹了口一起,对一边站着的红螺寺借来一直跟随着的僧侣们说:“净延大师,做法式,超度亡灵。” 二十个身穿灰sè僧袍的僧侣唱着安息亡灵的僧经,吹着法螺,走过每一座坟前,为每一个战死的战士诵经超度。 “若未来世诸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普广,汝以神力,遣是眷属,令对诸佛菩萨像前,志心自读此经,或请人读,其数三遍或七遍。如是恶道眷属,经声毕是遍数。当得解脱,乃至梦寐之中,永不复见……” 众人默默守候,鸦雀无声。耳边那僧侣们的诵经似乎像是催眠一般,让人心灵安定,战友回到大地,愿早ri轮回重生。 王茂如叹了口气,带领全军返回军营。僧侣们仍旧在做继续诵地藏经做着法事,超度这些亡魂。呼伦城百姓们远远的看着,一些紧随第十七混成旅而来的移民们自动自觉地过来为坟头填土烧纸。添着添着,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一个人哭,引得众多百姓哭泣起来。百姓们心里也清楚。这些人的牺牲都是为了能够让他们重新回到呼伦贝尔生活,都是为了他们牺牲的。他们大多数都是胜福驱赶离开的汉人移民。三年前自从被胜福赶走之后,做梦都没想过还能回到这里,还能拿回来自己开垦的田地,如今却都实现了。 所有人都心情沉重地回到军营,李品仙跑到王茂如面前,态度坚决地说:“大帅,我强烈要求143团出击杀敌!为战友报仇雪恨!” “咋了?”王茂如瞪起眼睛,道,“大股叛匪要么被杀了,要么跑外蒙库伦去了,你想剿匪?还是想跟外蒙的匪军再干一仗?外蒙可不比呼伦贝尔,那里牵扯利益太多。” 李品仙忙道:“旅帅,这阵子我们团什么战斗都没有,从扎兰屯一路过来,都是望风而降的,现在就属我们团兵强马壮的,你看,拿着这个勋章都觉得不好意思。”他掏出口袋里的勋章,说:“弟兄们都有意见了,说放身上反倒是显得像是赏赐的一样。” “行,你们准备准备。”王茂如说道,李品仙欣欣喜喜离开,牛德禄进来说胜福今晚宴请。晚上宴席上的时候恰巧听到胜福说在甘珠寺一带仍旧存有一部分马匪,不过不属于他们统属,人数虽少但实力颇强,能战之士有三四百人。之前这伙儿人一直不服胜福管理,胜福也派人去征讨过,但被这伙儿马匪打得大败。倒是巴布扎布来到之后,劝说自己不要对这伙儿人轻举妄动,这伙儿人属于可争取行列。巴布扎布准备今年派人劝说的,不过现在恐怕是没机会了。 有这么一个功劳,李品仙可算是有事可做了,休整军队半个月之后,李品仙率领143团大部南下甘珠寺。 夺取了呼伦贝尔和布哈特给王茂如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获得了巨大的马场,这里盛产蒙古马,虽然蒙古马个头小,速度慢,冲击力弱,但是蒙古马耐力强不易生病。不消说从当地牧民征马,就算是缴获巴布扎布军营的战马,都足以让两个团升级为步骑团。 李品仙的143团也因此受益,半个月间,全团必须全部学会骑马,在东蒙古大草原上再能跑的步兵也跑不动。143团无论从军官到伙夫民夫,都争先学会了骑马,有些人嚷嚷着咱143团不如改成骑兵。时间不等人,眼看着就要开chun了,早一点征讨早一些让呼伦贝尔安宁下来。为了保证李品仙剿匪成功,王茂如还特意给他配了一个炮兵营去征讨。 李品仙南下甘珠寺剿匪,沿路由骑兵团的哨兵引路,骑兵团团长宫小旗请求率领一个骑兵营作为护卫,也希望捡一个便宜再立一功。 骑兵团本来有两个营九百多人,然而攻打巴布扎布军营和后续追击的时候,损失颇大,前后两百余人伤亡,现在还有一百多在养伤呢。不过因为免除了农奴制后,让许多农奴有了zi you身,便跑过来参加了第十七混成旅。这些当地农奴各个都会骑马,马术甚至比骑兵团的人都jing湛,王茂如就地征兵优先给骑兵团扩充好,仍旧是两个营一千人的编制。骑1营放在新巴尔虎左旗,骑2营放在新巴尔虎右旗,这次宫小旗带领的骑兵营就是新巴尔虎右旗的骑兵2营。 李品仙对宫小旗这种死不要脸的抢功行为大为不满又无可奈何,可是更让他气愤吐血的是征讨队刚刚抵达甘珠寺,便有人送来消息说甘珠寺马匪选择投降。李品仙气得吐血加尿血,用旅长王茂如的话来讲就是:“你大爷的,投你大爷的降!” 得,这可是少了一大功啊。 这举着白旗投降的马匪老老幼幼地走了过来,李品仙和宫小旗见状,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些人居然都还都拖着大辫子,穿着破烂的前清的兵勇服装,当先一个虬髯大汉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缓缓走来,那人身披前清黄sè棉甲,一身破旧,仿佛让两人感受到两百年前八旗铁骑一般。 “呼伦贝尔索伦旗牛录额真郭布罗?龙庆,那啥,见过将军。”这人说道。 大家都傻眼了,这……咋办,得了,还是带回去交给大帅,头疼的事儿让他去想。 郭布罗?龙庆是一个达翰尔族将军,一开口一股子大叉子味儿,见到王茂如之后,一个很标准的满族跪拜礼,看的王茂如很不舒服,他不喜跪拜,也不喜欢别人跪拜。龙庆说道:“那啥,将军啊,俺们都仨月没吃饱了,你看这是不是发点粮饷啥的啊。” 王茂如也不在意他的憨直,笑道:“粮饷一切好说,只是将军你们怎么还穿着大清的衣裳?这都民国了,对了你们怎么不投降给胜福?” “那老王八犊子,我见一次打一次!”龙庆跳着脚骂道:“要不是我领兵去剿匪,他们能进入呼伦城?” 这郭布罗?龙庆本是前清呼伦贝尔守备索伦旗牛录,达翰尔人将军,被胜福欺骗率军南下甘珠寺剿灭叛军。当龙庆率军离开之后,胜福便率家奴攻破呼伦城,并连络各蒙古诸王组建了自治zhèng fu以及自治军队,还切断了龙庆的后勤补给逼迫龙庆投降。龙庆世受皇恩,他的哥哥还在皇宫大内做官,怎可能投降。龙庆这四年以来几次三番想要夺回呼伦城都被击败。而他手下的兵是越打越少,不过因为胜福驱赶满汉,龙庆这才收拢了一千多老弱,在甘珠寺开垦种田生活了下来。 后来民国了,běi jingzhèng fu哪里来得及顾及龙庆一伙儿人。而龙庆作为旗人贵族,也不肯主动投降民国。对于欺骗了他的胜福,龙庆更是一万个不满,所以龙庆一伙儿人只得在甘珠寺为匪继续劫掠下去。这次听说民国zhèng fu军攻破呼伦城,活捉了胜福,算是给龙庆一伙儿人报了大仇,又得知民国zhèng fu派大军前来,龙庆与手下人商议不可逆流而上,不如被收编得了。于是龙庆这才率领所有人出来投降,希望得到收编回归国家军队行列。 “你还有什么亲人没有?”王茂如问。 “有啊,我大哥郭布罗?荣源,在紫禁城里当内务大臣。”龙庆说道。 关于běi jing的事儿还得找刚刚从天津回来的浦继来问,浦继仔细看了看龙庆的长相,忙说:“你是不是黑龙江将军长顺的子孙?” 龙庆听他说到自己的长辈,立即骄傲地说道:“恩呢,长顺将军是俺爷爷。” 浦继一拍手,道:“这就对了,我认得你大哥,郭布罗?荣源,呵,算起来,我还得叫他一声叔叔呢。” “啊?那啥,那你是我大侄子了?”龙庆大喜过旺道。 浦继一个趔趄差点倒地,心里抽筋,说你这人也太热情了,嘴上无奈道:“大概……也许……差不多。” 龙庆欣喜地一巴掌拍在浦继肩膀上,热情地说道:“诶呀妈呀,大侄子,以后你可得多照顾我点儿。” “好……”浦继嘴角抽着筋道,心说您可真不客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