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比枪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章 比枪法

第一百六十章比枪法 郭布罗?龙庆的这伙儿骑兵统计出来,一共只有三百六十人多人,其余一千多人都是跟随他的百姓,但这三百六十人可以说都是骑术jing湛的老兵,只是头上留着的辫子碍眼。王茂如对龙庆说如今民国了,民间虽然不禁止留辫子,可是军中是不允许留辫子的,郭布罗将军你应当率先带个头,这辫子里还容易生虱子,极为不好。龙庆听后立即让手下都剃了个大光头,说剃不剃头无所谓,只是部族中的老人或许不肯,年轻人都不反对。王茂如说老人岁数大了,慢慢劝为好,不必勉强,只是以后会有许多激进人剃辫子,老人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为好。 看到他这人心思憨直,王茂如也不计较他的出身,龙庆在呼伦贝尔当地威望甚高,于是他让龙庆在各旗中招兵,扩满一千人,组成骑兵二团,并且将他们的武器全都换成了e1式步枪。 比起胜福来说,郭布罗?龙庆可算是真正地贵族,那胜福祖上还只是人家的包衣奴才出身,此番见到龙庆,胜福连忙躲进家里不出门。龙庆带着跑到胜福家门口大骂三天,才算解恨。胜福也是达翰尔人,与龙庆还是亲戚关系,只是两人理念不同,一个希望以民族利益为先,一个认为忠于国家以国家利益为先。 郭布罗?龙庆的投靠,让王茂如忽然觉得此次招兵容易起来,不单招满了七百人的骑兵补充到龙庆手下。甚至多出来四百多人充斥进了骑兵卫队。 正巧宫小旗的骑兵回到呼伦城,王茂如便将两军调换混编在一起。这么混编的目的是一是老兵带新兵,并且让这些达罕尔人,鄂伦chun人。鄂温克人,旗人,汉人,蒙人组成的两个骑兵团学会军规,二是减少单一民族军队的偶然xing。 宫小旗本以为整编之后他的骑兵团战斗力会恢复,没想到被调走一营的老兵,这让他心疼的不行,而新加入的骑兵短时间内看来是形成不了什么战斗力了。也幸好在统一了呼伦贝尔和西布特哈之后。北疆暂时没有战事了,有时间能让他们重新编练。 郭布罗?龙庆和其他新兵一样,被分到了新枪却不会用,忙找老兵问新枪怎么用。火炼珠e1式步枪凶猛的火力。一时之间这些新加入的骑兵们兴高采烈,以往最好的枪是俄国枪水连珠,但是这枪适合俄国人身体,后坐力太大用起来实在困难,而且俄国枪拉枪栓费劲的很。但是这火连珠就不同了。后坐力小,拉枪栓换子弹容易极了,还不易卡壳,当真是一把好枪。当然。比起水连珠子弹的威力,火连珠的子弹威力小了。shè程也短了,若是打猎还是用水连珠枪好些。但是士兵们第一次用这么简单方便的枪。打起来顺手得不得了,大家兴奋的抱着不肯松手,上厕所拉屎都举着枪生怕这枪没了,活脱脱投降的模样。这次很多新兵都是达翰尔族和鄂伦chun族的,一个个也都是好猎手,这会儿拿了新枪,每个人还分了一百发子弹练枪更是高兴不已。 新发到步枪的龙庆赶紧跑到王茂如那里请示率领士兵去给大家打猎,冰雪尚未完全消融的时候,蒙古大草原上猎物极多,冒了一冬天的兔子,狼,黄羊,麋鹿,狐狸,貉子,野马等等猎物纷纷跑出来觅食。龙庆打着包票说,不用多久,一天的时间,晚上我们回来,瞧好,今晚大家伙肯定人人吃肉,再不用去吃窝窝头,王茂如说你下军令状,打不到足够的猎物我便把你煮了,龙庆说愿下军令状,王茂如便同意他带领一百五十人的猎队出去打猎。 次ri一大早天还没亮,龙庆便带着人马带着猎狗和爬犁出去打猎了,等到晚上的时候龙庆和手下们才回来,还带着两百多只袍子回来,十几只狼,二十多只鹿,以及两头熊一只老虎,至于兔子和貉子狐狸也不少,都扔在爬犁上不用数。如此丰盛的野味,顿时让整个军营欢闹起来,王茂如下令用大锅煮肉,龙庆说大锅煮肉不过瘾,不如烤肉过瘾,看着手下一个个期待的眼神,王茂如一拍大腿,道:“得,咱就篝火晚会了,反正天气也不冷了,去给我找柴禾去,咱现在开篝火晚会!”众手下军官年纪也不大,最老的也只是在一旁憨笑的王有年,年轻的心更喜欢者集体活动,纷纷跑去准备。 王茂如哈哈大笑,龙庆指着老虎对他说:“大帅,吃过老虎肉没?” “没有,怎样?” 龙庆凑到他耳边说:“老虎肉太硬,不好吃。”又问,“大帅,你看这只老虎有啥不同?” “什么不同?”王茂如很是好奇,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道:“这是公老虎啊,你大爷的好,好!公老虎好,有虎鞭腰子,你们可别跟我抢,龙庆,给我留着啊。你不是会烤肉吗?得,本大帅给你个任务,把虎鞭给我弄干净烤了,大帅我得补一补。” 龙庆差点摔了个趔趄,哭笑不得,道:“那啥大帅啊,俺说的可不是这意思,不是这玩意,这玩意肯定给你。大帅你看看这老虎死的,你找找看枪眼儿,这老虎身上有没有枪眼儿?” 王茂如身边的卫士们仔细看起来,乔三棒说:“大帅,没枪眼儿诶,真他娘的怪了。”那柴世荣看得更仔细,在老虎身上摸了个遍,忽然看到老虎眼睛有血迹,便翻看起来,这一看不得了,惊得跳了起来,叫道:“枪眼儿在这儿呢,大帅,枪眼儿在这儿呢!真他妈邪乎啊,这只老虎是打眼睛打死的,谁打的这么邪xing?谁的枪法这么邪乎啊?” “打眼睛顶多打瞎了,怎么会打死?”王茂如很是好奇,走过去仔细看,也惊讶起来,还真是大眼睛打死的。 龙庆拉过来一个穿着新军服的少年,这少年第一次见到大官,很是扭捏,龙庆说道:“大帅,这是我招来的新丁,老厉害了,没看出来?一共打了四枪,两只眼睛两枪,还有两枪打在左耳朵上了,你们看。”大家检查起来,老虎的左耳朵还真是中了两枪,而且是正中耳洞,一丝一毫都不差,这是人干的吗?这小子是天才啊,众人的眼光里少年更加扭捏局促了。 王茂如兴奋地拍着少年的肩膀,问道:“好小子,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乌热松。”少年腼腆地回答道,汉语有些不标准,一听便听出来是少数民族战士。 “好,乌热松,你以后进入我的卫队,当我的卫兵了。”王茂如高兴地说道。 “啊?”龙庆傻眼了,本来是显摆显摆的,大帅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这么做俺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龙庆哭丧着脸,道:“大帅,不仁义,不仁义啊。” 王茂如掏出自己的柯尔特,递给他,说:“咋样?给你了,别哭丧着脸,用一把换一个人,你不吃亏啊。”龙庆见jing美的,顿时也不顾什么了,抢过来便跑害怕王茂如返回,远远地说:“大帅,老虎鞭我给你烤啊,你可别跟我要啊。” 打了猎物,军营今天的伙食一下子改善起来,少数民族的热情也让第十七旅的士兵深受感染,干脆趁着天暖,就在原巴布扎布军营,现如今的第十七混成旅军营升起了篝火,开起了篝火晚会。攻打呼伦城之后,军队也没有进行什么庆功宴,军中忙着剿匪,忙着修房子,忙着准备储物,忙着jing戒等等,全军都忙得够呛。因此趁着龙庆打猎回来,王茂如算是给大家补办了一个庆功宴。 这庆功宴王茂如没有禁酒,一段时间以来因为当地牧民的敌视,军营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今ri就放松一下。让王茂如没想到的是,这龙庆大大咧咧,说话一口大叉子味道,但是酒量却响当当的,他手下骑兵们也是酒量响当当,三百多个老兵,其他部队轮番敬酒愣是灌不醉,反倒是被人家灌醉了。 王茂如看看乌热松,又看看柴世荣,问:“你们俩谁的枪法好?” 乌热松虽然是少年,然而越是少年,越是要强,柴世荣也比乌热松大不了多少,被众人这么一看,立即说道:“来,比一比就知道了呗。” “比!”乌热松汉语说得不好,但是都听得懂。 “好!”大家鼓起掌来,纷纷过来看热闹,那边龙庆喊道:“乌热松,别给咱们达翰尔人丢人!” “柴世荣,别给咱汉人丢人!”赵庆远远地叫喊道。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王茂如便拍手笑道:“今天讨个彩头,就压我这把柯尔特了。”说着便把自己的随身配枪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那柴世荣眼睛都直了,乌热松眼睛也直了,哪见过这么好看的,这个是大帅的枪,两人相互看了看,眼神里不约而同地燃起了斗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