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打死物和打活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打死物和打活物

第一百六十一章打死物和打活物 这柯尔特显然漂亮得引人夺目,晚上的时候龙庆拿着一模一样的这显摆了好久,引得众人显眼,此时别说柴世荣和乌热松了,就是几个军官也跃跃yu试想要一试身手,看能不能抢下来这。只是这乌热松打老虎的本事大家真没有,而柴世荣百步穿杨,千步以内指哪打哪的本事大家也都见到过,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这干巴巴地看shè击,没劲!没看头!咱们得来点花样,来点儿绝的,你们说是不是?”众人点头说是,来电绝活嘛,都是高手,不来点绝活儿怎能让大家服气,王茂如问手下副官道:“凡尘,你你号称智多星,你说说,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任元星忙谦虚道:“旅帅,属下没想到点子,牛处长点子多,让他来。” 牛德禄忙摆手道:“不行,要说点子多,还是咱大帅。”经此一役,王茂如护军使也基本定了下来,众人也慢慢开始对王茂如的称呼由将军变为旅帅大帅。 “对,还是咱大帅点子多。”其余人拍马屁道。 “大爷的!让你们出主意的时候没屁了。”王茂如想了想,一拍手,道:“有了,一般的比法咱就不比了,你俩都是神枪手,咱们比远距离shè击。白顺子,白……”忽然想起白顺子受伤远在滨江府的医院,叹了口气。 任元星忙说道:“大帅。白顺子命大,这都死不了,过几天肯定活蹦乱跳回来,您放心好了。” 王茂如点点头。又道:“三棒子,你去,你把酒坛子分别摆到三百步,四百步,五、六、七、八、九百步和一千步,”想了想,又道:“算了,一千一百步。一千两百步也都各摆上一个。酒坛子旁边插上火把,别忘了。” “是,大帅。”乔三棒道,看了看从房门到外面。问:“大帅,一千步以外就出军营了。” “摆上。” “是!”乔三棒赶紧带着几个卫士摆好酒坛子和火把,一直铺到营房外大门口,军营中许多人都知道了这场比试纷纷过来观看,还有士兵私下里赌钱谁赢。 大家都认识柴世荣。这人虽然是汉族人,但从小和家人逃荒到东北,东北野物众多,也让柴世荣练得一手好枪法。但鄂伦chun猎人出身的少年乌热松虽然才十四五岁的样子。可听说他打老虎四枪专打眼睛和耳朵,老虎皮半点没伤着。这本事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一时之间大家倒真不好下注谁输谁赢了,连坐庄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赔法。只好纷纷过来看热闹。 乔三棒摆好酒坛子和火把之后跑了回来,此时柴世荣和乌热松都检查好了枪,柴世荣用的是通用e1式步枪,乌热松倒是讨了一把半新的水连珠来用。自从打败了巴布扎布,这军火库里水连珠有都是,别说俄国的水连珠,像什么国产的汉阳造老套筒,英国的英七七,ri本的金构造,德国的委员会毛瑟步枪,意大利的曼利夏步枪,法国的勒贝尔步枪等等林林总总有十四种之多。这倒是真反映了了中国的现状,武器万国造,士兵随地挑。 “你先。”乌热松cāo着不熟练的汉话说。 柴世荣倒也不客气,请拉枪栓,瞄都不瞄,抬手一枪,三百步处酒坛子随即便被打碎了,引起一片叫好声,他得意地向众人拱手,那边有人喊道:“柴禾,你赢了俺把俺家翠花介绍给你!”旁边人便说道:“可拉倒,你家翠花长得你比还像你爹,你把你妹妹给柴禾,你这是麻子不叫麻子,坑人呢。”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柴世荣也挠着脑袋任他们开玩笑。那边乌热松也是年轻气盛斗志十足,看也不看,抬枪便shè,四百步的酒坛子随即被击碎。一模一样的shè击方式,更加远了一百步,看的几位军官暗暗点头,这小子厉害,果真厉害。 “小子,不错。”柴世荣有模有样的学前辈夸赞后辈一样,还表扬起来对方来。 乌热松汉话说得不好,也是听出来了,这小子讽刺自己呢,便硬邦邦地说:“你,小子,也不错。” 柴世荣这个气,自己比他大,说声“小子”倒也没什么,这混小子也敢这么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嘿。柴世荣认真起来,便不说话了,转过身,端着枪,瞄了两秒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啪”一声,五百步的坛子碎了一地。,刚刚收枪,便看到那边乌热松也是站着短枪瞄了一下,六百步外的酒坛子也被击碎。柴世荣姿势没换,只是瞄的时间更长了一些,在众人紧张的期盼中,打碎了七百步的酒坛子。 两个人比试着枪法,众人紧张的吊着心看着,一直到乌热松击碎一千步的酒坛子,这才在王茂如带头说了一声好之后反应过来,连忙较好起来,众人这才有空喘了口气儿,乔三棒一边搓手一边紧张地说:“诶呀妈呀,诶呀妈呀,我这看的,尿尿都不敢了,可憋死我了。” 两人各打碎四个酒坛子,现在轮到柴世荣,一千一百步,相当于八百米远,也亏得这巴布扎布军营建的大,酒坛子摆在大门口,一旁的火把被被风吹的摇晃。柴世荣感受了一下风的影响,心中计算着一会儿,趴在地上架着枪瞄了半天,众人也紧张的不敢呼吸。 “砰!” “哗啦……” “好!”大家顿时鼓起来掌声,这枪法,神了,这么远的距离还能打中,几乎达到e1式步枪有效shè击最大值了,e1式步枪shè击距离两千米,有效shè击距离九百米,八百米能击中也算是创造了个记录了。而且八百米的距离,大家看都看不清,这小子居然能打中,这是神了。这柴世荣今天算是拿出全部本事了,行,这以后要是打仗了,别的不说,先让他瞄着对方的头头脑脑来一枪,这仗也不用打了。 接下来轮到乌热松了,只见他拉动枪栓之后,趴在地上仔细瞄着,过了一会儿,乌热松摇摇头,站起来,说:“打不中。” “打不中?”王茂如奇了,笑道:“打不中,试试。” “对,试试。” “乌热松,试试,别怕。” “是啊,试试呗。” 乌热松点点头,再一次趴在地上,伸着舌头舔了一下空气,过了许久才开动扳机,砰一枪过口,那子弹shè在酒坛子旁边的雪地上,溅起一滩泥水。 “哎……可惜了。”众人惋惜道。 “我输了。”乌热松说道。 柴世荣对他也有最初的挑衅到现在的钦佩,说道:“我不欺负你,我来,我要是打中了算我赢,我要是打不中咱俩平手。” “柴禾!好样的!够爷们!”众近卫叫好道。 柴世荣再一次趴在地上,认真地瞄着,把标尺标在了极限,从兜里掏出一捏面粉,拿出一捏被风吹到一边,感受了风的大小之后心中有了计较,又一次低下头瞄了准,手指快速轻扣扳机。 “砰!” “哗啦!” “好啊!” 众人兴奋地跳起来,几个与柴世荣友好的跑过来给了他几拳,那乌热松也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一般,还真能打中,蒙的。 柴世荣接过王茂如递过来的柯尔特,脸兴奋地像个花一样,篝火烤肉宴会照常进行,大家酒足饭饱散了之后王茂如没忘失败的乌热松,这少数民族小伙子真是不错,看他挺失落的样子,便叫过来夸奖说:“你也不错,别多想,你俩不相上下。” “大帅,我没多想。”乌热松道,“打死物,我不行,我都是打活物。” “打活物?” “跑的,我打得好,不跑的,打不好。”乌热松结结巴巴连手势带语言地说。 原来这小子是打惯了活物,这打死物不习惯,这才舒了的,行,这本是说起来比柴世荣强,这才是天生的战士啊。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以后我给你机会让你露一手,你以后一定有机会,现在嘛,先把汉话说好,你这结结巴巴的可不行,以后咋跟战友们交流啊。” “是。”柴世荣干脆地回答道。 在巴扎军营的病房之中如今还有一百多的伤兵丧失了战斗力,有些是战斗中受伤,有的是冻伤,如今仗算是打完了,伤兵们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有的瘸了腿,有的断了手,都不能再留在军中了,这些人心灰意冷地在伤兵营房中等待上面的安排,会不会一个人发几块大洋就打发了?一些士兵人心惶惶,其他士兵也看在眼中,纷纷闻讯伤兵怎么安置,是退役还是安排干别的,干别的军饷会不会少,要是强制退役的话,能发多少遣散费。 这一百多伤残军人的安置一直以来都是军中士兵们关心重点,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受伤残废。为了解决这些伤病安置问题,王茂如想起后世的荣军农场的事儿,便让牛德禄找了一地两百多亩的良田。这良田都是当地蒙古贵族老爷的,只是本来是从前朝汉人垦民手里抢来的,如今倒算是被抢回去,谁也不敢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