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发媳妇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发媳妇儿

第一百六十二章发媳妇儿 建立荣军农场的这个地方距离呼伦城和军营不远,王茂如让工兵把这地方圈出来,宣布此地为荣军农场,安排这些退役的伤兵在荣军农场安家落户。并说道:“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你们手上退役,也是我王茂如的兵。我管你们到底了!” 这些伤兵本来也是农民出身,如今又当回了农民,也算是回归本源了。荣军农场由牛德禄负责,在呼伦城以南沿伊敏河两岸划出几百亩良田和几百亩未开垦的土地。 牧民们对于土地不像汉人一样充满迷恋,依照游牧民族的习惯,历来都是随着季节和迁徙,不像汉族人一般种植耕地,所以当地人起初倒是没多大意见。 除了给退役士兵土地之外,牛德禄还做了一件让人惊讶的事儿,他着人跟人贩子买了五十多个逃荒北上被掠的女人押送回农场,简单粗暴直接地配给了战功最大的伤兵做媳妇。 chun天已经来了,虽然呼伦贝尔这里依旧冷风肆虐,然而雪慢慢化开了,就连战马窝在棚子里都不耐烦,一些母马也到了发情期,嘶叫着召唤公马,几个放马的民夫驱赶着战马去放马配种。 王茂如站在军营重新修正的岗楼上,远眺四方,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美景尽收眼底,chun风吹来,带来了青草的香气。晴朗的天空中满是蓝的sè彩,偶尔有几多白云。也在瓦蓝的天空里被揉碎了,散了。远远望去,天地连成一体,望也望不到边际。那天啊地啊,似乎在远方本来就是生在一起的一样,分也分不开来。天似乎是地的扩展,地也似乎是天的一部分。 “敕勒川,yin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看着这唯美的景sè,王茂如不禁为自己的绝境庆幸,这里是我们的土地了,这里是我们得到地盘了。他即兴地吟起这首北魏民谣,远处的白sè雪地中间,似乎偷着生长出一丝绿sè来。 “大帅好诗,好诗!”乔三棒学问不高但是听到觉得不错,忙拍马屁道。柴世荣等其他卫兵也连忙拍巴掌紧跟着拍马屁,乌热松见大家拍巴掌不明所以,为了能够跟众人合拍也拍巴掌。 王茂如忍不住笑道:“三棒子啊,亏得你这旁边没有被人。否则连我的脸都丢尽了,不知道就别瞎说。这是北魏时期的民谣。你们啊,一个个的不多读读书。瞎起什么哄啊。” 乔三棒忙举手投降说:“大帅,您让我读书,不如杀了我痛快,我一看到字,就全身难受,再一看到字,就全身七孔流血而死。” “那你真该多读读书,你死了我身边也安静了。”王茂如笑骂道。 正说着,副官长牛德禄气喘吁吁跑上来说:“大帅,跟你报告一件事。” “荣军农场的事儿办好了?”王茂如问,军营如今除了训练新兵,便是整顿安置,这安置伤兵的活王茂如思前想后才决定交给牛德禄来办。 牛德禄这一年来没少跟着军队吃苦,不过体型倒是瘦了下来,也黑了不少,人反而jing神了许多,一路爬上岗楼也累得够呛,扶着膝盖说道:“不行,不行,太高了,我在这儿犯晕。” “少废话,赶紧说荣军农场怎么了,出事儿了?”王茂如问,踢乔三棒屁股一脚,“没眼力见呢,给副官长搬一把椅子啊。” “是,是。” 牛德禄哪敢坐啊,旅帅都没坐着自己怎么敢坐着,便站着报告说:“农场那方面没什么问题,那帮战俘修的房子,真是又大又结实,个个都是东西两屋四面围墙,修的跟俺们老家里地主老财似的一模一样,看得我都想受一回伤退役了。”王茂如先是满意点头,又听到他这话,道:“行,我看行,那次在打仗让你冲锋到最新前线去。”牛德禄忙说:“算了算了,我看我还是压阵好了,我太胖,容易中弹身亡。”王茂如哈哈一笑说:“你这一年瘦了不少啊牛兄。” “是吗?怪不得我感觉自己腿脚利索不少。”牛德禄也啧啧有声道,一拍额头,“正事儿差点忘了,大帅吗,所有的地都征好了,巴布扎布大军消灭之后蒙古王爷没了爪牙,都乖乖地配合咱们。” “不错呀。”王茂如赞道,“我就说这事儿交给别人不行,交给你准行,看,办成了。”一旁的任元星心说这是说给我听呢,不过说实话,这事儿若交给自己还未必办的有牛德禄漂亮。王茂如问道:“得,我得给你请一功。你虽然没有拿刀冲锋,但是你比拿刀冲锋的人立的功劳也不少多少!” 牛德禄红着脸说哪里哪里,又道:“还有件事儿,我得跟您汇报一下。” “说。” “我跟人贩子买了五十三个女人。” 王茂如一个趔趄,买了五十多个女人?这是要干吗,开窑子? 牛德禄解释说道:“咱们的伤兵也缺少个人照顾,我就琢磨找个女人照顾他们,万一产生感情,得,就此安家落户成家了。我还琢磨女人不够,有机会再找些回来。大帅您是不知道,这人贩子弄的女人,要么卖给窑子,要么买到山沟里的金矿去当矿ji。我买回来可算是解救她们了,一个个都哭着喊着谢谢我咧。其实,我琢磨着,这些女人与其卖给别人当媳妇当ji女,还不如给咱们伤兵当媳妇,这不是不挺好吗?您觉得呢,大帅?” 王茂如一琢磨,也真是这回事儿,点头,说:“这样,牛副官长,你这人才我不能浪费,以后你就负责战后安抚工作,在八大处外令设一处叫安置处。以后你就是安置处处长,负责伤兵安置、阵亡士兵抚恤、军官家属安置。一句话,我的后背交给你了,第十七混成旅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是。”牛德禄敬礼道。 倒是总务处长何如飞觉得这事儿挺别扭的,买女人给士兵当老婆,这……事儿从没有过啊。王茂如笑说:“兄弟们当兵出力,求的不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嘛,现在他们成了残废,给点儿伤兵安抚费,能够他们花多少年?给他们老婆,生个娃,一切都安定了。”何如飞的等人是正规军校毕业的,自然是看这种事看不长远,总觉得和以前陆军大学校长教官的要求不一样。这真不是当兵该干的事,但是说起来,这件事儿倒也没错,士兵们反倒是议论纷纷,原来大帅说的,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是假话,真有这事儿啊。跟着大帅干,果然好处大大地有啊。 王茂如回头问牛德禄花了多少钱,牛德禄说没花多少钱,在扎兰屯大姑娘才七大洋一个,小媳妇四个大洋。王茂如直摇头,这闯关东,不知有多少女人受惊扰啊。又说既然大姑娘小媳妇这么便宜,就多买一些。又说你大胆去做,到关内买人口也行,总之给退役的伤兵创造些机会能成个家。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负责管理的要管好自己腿,否则我先蹦了你。牛德禄笑说不敢不敢,你看那些军官一个个都没娶亲,这事儿大家都盯着呢,自己一个成了家的人怎么敢乱想。 晚上的时候,牛德禄又跑过来,把乔三棒柴世荣等护卫赶了出去,王茂如问:“什么事儿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不是买了五十多个娘们吗?”牛德禄道,“其中有个大姑娘长得那叫一个俊,我就留下了,大帅,我这可不是给自己留的,你也知道我家那母老虎。我是琢磨着大帅你身边都是一帮糙老爷们,洗个裤衩都洗不干净。”看王茂如桌上放着窝头野菜,惊讶道:“大帅,您就吃这个?” “咋了?”王茂如问,用婆婆丁(蒲公英芽菜)沾了一口大酱,吃在嘴里,苦腥味儿和着大酱味道咀嚼在一起,吃起来一口倍儿香。 牛德禄摇头晃脑,道:“让人知道,还以为咱第十七混成旅穷成啥样呢。” “这可是纯天然绿sè食品,没有半点农药。”王茂如说道。 “穷棒棒才吃这玩意。”牛德禄嘟囔道,又说:大帅,“你说咋样?” “什么咋样?” “找丫头帮你收拾的事儿啊。” “算了。”王茂如又吃了一口野菜,砸么着味道,说:“算了,算了,我就不要了,哪有时间想女人,我还琢磨着怎么收拾俄国人老毛子呢。” “啊?算了啊?”牛德禄张大嘴说道,遗憾地说道:“大帅,这怎么能算了?可好看了,真的,可好看了。” “对了,这次有个军官也残废了?”王茂如问。 “是142团1营三连长,就是老一营的刘哲少尉,右手冻掉仨手指头,开不了枪了,也写不了字。”牛德禄拿出本子查了一下,说:“他是奉天抚顺府人,奉天陆军小学毕业,二十八师的少尉军官,因得罪长官被开除了,看咱们军装好看才跑过来投军的。家里是有钱人家,脾气倔得很,不想去荣军农场生活,还想留在军队,可是你说他一不能写而不能开枪,这可咋整。大帅你咋知道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