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宁可马革裹尸,不做田舍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宁可马革裹尸,不做田舍翁

第一百六十三章宁可马革裹尸,不做田舍翁 “任元星说有个军官说死也不退役,我对他有点兴趣,你带他来。”王茂如笑着说道。 “是。”牛德禄赶紧去把这个叫刘哲的宁死也不退役的军官找来,找到他的时候刘哲还气呼呼的说:“牛处长,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就算是去马棚喂马,我也不去什么荣军农场种地。” “种什么地,大帅要见你。”牛德禄拉着他跑到王茂如的司令部办公室中。 这刘哲身高一米七五、七六左右,身体健壮,四方脸,剑眉星目,双眼炯炯有神,一身军装笔挺干净,皮靴也打理得黝黑噌亮,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站的也笔直。除了右手包扎着略显遗憾,倒是绝对的军人男模。王茂如暗暗忖道这刘哲倒真是长得英武不凡,若是让他拍几幅照片去宣传当兵,不但能引起男的羡慕而来,估计也有许多女人因为崇拜而跑来。想到这儿,王茂如微微一笑,道:“你是奉天陆军学校毕业的?”他翻着资料说,“坐,坐下来咱来说。” “长官面前,职下不敢。”刘哲朗声说道。 “让你坐你就坐,不要磨磨叽叽的。” “是。”刘哲说。“职下曾经就读于奉天陆军小学,在学校中学习两年之后学校因新军旧军纷争停办一年,职下又在ri本陆军士官学院继续深造,是大清留ri派遣生第八期。归国之后。一直担任第二十八师62旅步兵三团少尉副官一职。” “居然是ri本陆军学院毕业的,还是团级副官,”王茂如很是惊讶,“怎么这里面没有资料?” 刘哲道:“过去资历和经历一些等等。全不算得什么,职下在军营全凭一身本事,不是凭借资历混官衔。” 王茂如点头暗赞,走到刘哲面前托起了他的右手,看到右手只有拇指和无名指两根手指,他不禁心中一暗,叹了一口气说:“辛苦了。兄弟。” 刘哲正sè说道:“大帅,我是军人。受这些伤是应该的。大帅,我不想连受伤的机会也没有,我不想去荣军农场。我的右手是残废了,可是我的左手还可以开枪。我的右手是不能写字。可是我的左手还可以写字,大帅!我、我不想退役……”说着,刘哲哽咽起来了。 “你受伤了,不要逞强。”王茂如劝说。 “大帅,您知道我为什么要投奔你吗?”刘哲问。 “为什么?” 刘哲笑着说:“大帅。因为我知道你的军队是去平叛去了。为了消灭叛军,我受伤无所谓,就算我战死了也无所谓。可是,请不要剥夺我作为军人的荣誉。我不想脱下这身军装。宁愿死,我也不愿脱去军装。只有马革裹尸的刘哲刘芳远,没有田园耕地的老刘头。” 王茂如心里赞道这刘哲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谁说民国的军人不爱国,只知道内战,这样说的人既侮辱军人又侮辱了自己的智商。王茂如很满意他的价值观,便说道:“凭你这句话,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军队一辈子直到你马革裹尸。可是你现在受伤了,嗯,容我想想……这样,你现在就留在我身边暂时做我的副官,等你什么时候养好伤了,再安排你的去处。你且放心,我绝对给你安排一线部队,绝不是什么后勤,你这样的人才,去后勤浪费了。” “是。”刘哲大声说,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来。 王茂如又道:“但是你隐瞒资历,却是不好的一件事。”对牛德禄说:“牛副官,把他的资历写仔细了。” “是。”牛德禄说道。 刘哲嘴角抽动一下,低头,道:“启禀大帅,职下离开二十八师的原因还有一个。” “啊,你说。” “职下在二十八师遭人陷害,被团长误会勾引他小老婆,因此职下不得不离开。”刘哲咬着牙说道,内心很大挣扎才说出这番话来。 王茂如道:“牛副官,这件事儿就不要记了。” “是。”牛德禄憋着笑回答。 王茂如坐在一旁,语气轻松地问道:“说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观你人品,没有缺憾啊。” 刘哲说道:“职下自进入二十八师后担任步兵第六十二旅第三团少尉副官,一直以来兢兢业业,第三团从上到下都是团长贾崇志的人,职下得罪了他的一个亲戚,遭到他的亲戚陷害。因为职下为贾团长效力多年,贾团长网开一面,职下才离开军队。在第三团的时候,职下一直担任副官,职下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职下在奉天陆军小学是步兵科出身,在ri本陆军士官学员也是学的步兵科,职下想带兵打仗,不想一直做副官。” “好,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就是想带兵,是?哈哈,等你伤养好了的,等你学会左手开枪的,再说。”王茂如道,“牛副官,你不是特意留了一个护理女工吗,安排给刘哲少尉,照顾他起居生活。”牛德禄冲他瞪眼睛,意思是这女的是留给你的,王茂如道:“你斜什么眼睛,眼睛有毛病啊,就这么定了。” “是。”牛德禄无奈道,得,大帅啊大帅,你咋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呢,算了,这事儿便宜这小子了。 第十七混成旅扩军之后,再一次拥有两个步兵团,一个步兵团,一个炮团,两个骑兵团以及司令部大本营各兵种八千余人,比战前还多了一千多人新兵,这些新兵大多数都是当地猎人和骑兵,只是稍微训练训练就能入列作战了,算是又一次兵强马壮了。可是呼伦城的百姓却少了,因为团进城之后捕杀巴布扎布残兵,继而烧杀了许多民居和不明真相的人,让呼伦城几乎血流成河,城中的百姓也都惧怕第十七混成旅来。如今城里人口只有八千来人,跑了一半人口,他们甚至连房子都不要回到草原和山里生活。 而且呼伦城jing察局长的位置一直空缺着,缺少的jing察部队也是由宪兵队兼任,但长久也不是这么回事。对于谁来当这个jing察局长,王茂如想了半天不知道派谁去,倒是监察处长徐佑前跑来推荐个人,就是他手下典狱长岳启南。 这岳启南受了处分之后,便在监察处老老实实地做起了战犯看守工作,将监察处监狱所真正地建立了起来,并且分工详细明确,参考了国外的军事监狱之后,还提出在呼伦贝尔建立直属于监察处的军事监狱,并且设计图纸等等,得到监察处上下的称赞。 王茂如考虑了一下,说就由他担任呼伦城jing察局长,一定要给我一个稳定的呼伦贝尔,否则唯他是问。同时,为了建立jing察制度,又从军队中紧急抽调了六十人,由岳启南亲自简单培训成为第一批呼伦城jing察。 王茂如给岳启南下达了三个任务,第一,取代宪兵队负责监视蒙古王公贵族,第二,维持呼伦城以及周边社会治安稳定,第三,取代衙门府以及巡捕,让当地民众习惯jing察制度。王茂如又给了他一百七十个jing察名额,让他可以就地招收本地人做jing察,而且告诉他不再从军队抽调。岳启南能够有机会不再看押战犯得了zi you,自然是大喜过望,欣然接受了这个职位,而且在军衔还上调了一级,连忙组织人手去训练他的jing察去了。 安顿好jing察这件事儿之后,郭布罗?龙庆把硝好之后的老虎皮送来,又用坛子装好泡制的虎鞭酒送到王茂如这里,这虎鞭本来是要烤着吃,还是别人提醒,说这玩意烤着吃也不好吃,不如泡了酒好,便让龙庆泡了虎鞭酒。见到这些东西王茂如很是高兴,拿过来把玩半天连连赞叹,尤其是这张虎皮,大的不的了。这老虎是东北虎,也是外国人常说的西伯利亚虎,是世界上最大的虎类。起身体长度高度远远超过华南虎,孟加拉虎,更别提什么印度虎爪哇虎了。毛sè亮顺,堪堪一件好东西,王茂如连说这真是件好东西,先留着,我现在用不着,等以后用着了再说。龙庆临走的时候忽然说:“大帅,俺有件事儿得拎搭一下你。” “说,什么事儿?”王茂如摸着虎皮就像摸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般喜欢,笑道。 “是关于chun耕这件事儿。”龙庆说,“咱们这老大家子人吃穿拉撒睡啥的,单靠呼伦城这点百姓肯定不行,再说咱这儿一年到头见绿樱的时间少,五月份到十月份,一年只有半年才能种地。” “chun耕,chun耕。”王茂如放下了虎皮,认真起来,他倒是忘记了这件事,对啊,现在是chun耕时节,耽误了chun耕就耽误了粮食,耽误了最基本的生存准则。还是龙庆生活在这里久一些,知晓当地环境这才提醒,这龙庆以前在甘珠寺吃苦,早就总结了经验,当下便说了出来,王茂如连连点头,chun耕可不是小事,王茂如又说:“你给我带来几个当地老人,我问一问这里气候怎样,适合什么粮作物。” “恩呢。” 根据当地百姓说去年是个冷冬,否则五月份早就开化了,如今冰雪才开化一半到年底的时候肯定地里收成不好,不过百姓倒是不担心饿肚子,没吃的出去打猎就行。但是军队可不行,军队八千人靠打猎为生的话那要猴年马月才能供应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