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呼伦贝尔军政府成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五章 呼伦贝尔军政府成立

第一百六十五章呼伦贝尔军zhèng fu成立 马六舟升任为呼伦贝尔民政使这条消息在黑龙江省内引起许多人唏嘘,觉得意料之外又似乎情理之中。主要原因是这马六舟所在的木兰县自从民国建立之后,每年考核都是黑龙江省第一,按理说他的升迁似乎是情理之中。但这马六舟又是回民,许多满汉官员升迁倒是正常,却让一个回民官员升迁,实在是有些别扭。的确,回汉矛盾当此时比满汉矛盾要深得多,尤其是民国初年青海发生回民武装驱赶汉族垦民事情之后,满汉官员倒是齐心协力防止回民。可以说,只有在此点,满汉官员才算上真正同心协力。王茂如并未在意,汉人也好,满人也好,蒙人也好,回民也罢,都是中国人,只是各自信仰不同,汉人信仰道教佛教,满人信仰萨满教,蒙人信仰喇嘛教,回民信仰回教,只是个人信仰不同,但是在国家大义上,都是一样能为国献身的。例如这马六舟,治理木兰县兢兢业业,几次累得病倒,堪称官员之中的楷模了。 人人都知道呼伦贝尔是一棵大树,马六舟靠过去,引得许多人嫉妒。但他的离任,那巴彦知事和木兰知事两个位子都空缺下来,正好有许多官员走动填补空缺。马六舟在家处理好家事之后便来到齐齐哈尔与王茂如会面,这人身材不高,脸颊清瘦,稀疏的山羊胡子,头戴白sè礼拜帽。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回民老伯,要是穿着马甲拿着羊鞭子,到和那些放羊的山民没什么区别,他笑呵呵地说:“尚武将军大名。职下久仰了,能与大人同事实乃三生荣幸啊。”一句话把两人关系拉得很近。 王茂如也并未跟他见外,直接说了自己如今面临的难题,尤其是人口问题。马六舟在担任木兰知事的时候也接纳了大量关内移民,对于移民一事自然是轻车熟路,他说招揽移民倒是小事,安置移民才是大事。他分别从吃、穿、住、行、安全、生活习惯来讲解移民的困难,但首先是钱的问题。两人一起说了一天一夜。王茂如对马六舟这位勤勤恳恳的知事大为拜服,这简直就是民国版的焦裕禄嘛。 有了马六舟的帮助,呼伦贝尔与西布特哈的民政方面总算是有了人才了,这老小头jing力十足。干劲十足。 督军朱庆澜和民政使徐鼐霖又给了王茂如一个方便,将西布特哈划归为呼伦贝尔治下,如此一来,新的呼伦贝尔将拥有两地十一个旗的土地,总共三十二万平方公里。新呼伦贝尔将拥有索伦旗。陈巴尔虎旗,新巴尔虎右旗,新巴尔虎左旗,额尔克纳右旗。额尔克纳左旗,巴彦旗。莫力达瓦旗,阿荣旗。喜扎嘎尔旗,布特哈旗。土地面积已然占黑龙江省土地面积的二分之一,人口占黑龙江省人口的……二十分之一。这也是朱庆澜和徐鼐霖支持他合并呼伦贝尔与西布特哈两地的原因,两地十一旗,人口总数才是十八万人,在这里就算造反都蹦跶不起来——没人口,招不到兵。 王茂如拜马六舟为新呼伦贝尔军zhèng fu民政署总长,由马六舟出面组建呼伦贝尔行政总公署,并着手组建管理呼伦贝尔区的二十四署。这二十四署分别是jing察署,土地属,消防署,卫生署,交通署,渔牧属,财政署,水利署,教育署,人事属,民政署,采购属,移民署,资源署,预算署,贸易署,税务署,民防署,文化署,农业署,林业署,宗教署,规划署,廉政署。 在马六舟拿出计划书之后,王茂如倒是大吃一惊,这看起来其貌不扬的人心里倒是藏了这么多沟壑,二十四署囊获了多有zhèng fu管辖区域。王茂如很是感兴趣这总公署的zhèng fu组成,并加以自己的建议,两人乘坐火车一路返回一路商量,裁撤了zhèng fu中多余的部门,并且将职责明确划分,冗繁的官僚jing简,一个部门需要多少人等等,事无巨细地研究划分争论。 王茂如拿出西方三权分立来对比,马六舟人虽然没出过国,但是看事情的眼光却长久,说这三权分立从根本上来讲是每个人都都知道什么是三权分立,而在中国百姓连明天吃什么都不知道,如何来讲min zhu民权?只有先保证了百姓的生存权,才能再有高级的追求。王茂如想想也是,此时的百姓追求的无非是一ri两餐有着落,逢年过节有些油水就不错了,哪还讲什么min zhu啊人权啊共和的,饿肚子min zhu不如吃饱饭的。这时候饥饿的时候人吃人,连道德也顾不上,上哪里找人权去,上哪找min zhu去? 否定了三权分立这种形式之后,倒也没有完全排斥这种外壳,壳子可以是min zhu,但内容必须是集权形式。马六舟说必须先有一个领袖一个du cái者来管理所有权利,只有当绝对领袖足够强硬的时候,min zhu才会逐渐出现,否则一股脑的这个min zhu那个min zhu,就成了菜市场了。当然,在呼伦贝尔这个领袖必须,只能是护军使王茂如了。他的呼伦贝尔zhèng fu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也称为军zhèng fu,军zhèng fu这个名称也带有典型的军阀xing质。和南方革命党的军zhèng fu不同,这个呼伦贝尔军zhèng fu因为要承担疆防的重要任务,因此国务院特批。 军zhèng fu由四大部门组成,分别是军队,行政总署、地区议会和地区法院,四大部门统归护军使王茂如管理指挥,护军使有权对四部门进行人事,经济,规划反面的任命与任免。 四大部门中军队自然不必说了,军队只能有一个核心,为了消除除了他之外别的军阀产生,军队中参谋处享受很大权力,军费军饷也单独发放。任何军官无权截留军饷或者贪污军饷。 民政总署的二十四署由民政总长马六舟负责管理,二十四署官员由民政总长选拔推荐,经过护军使允许之后担任署长或者次长,而次长以下由本署内推荐经民政总长直接任免。这样二十四署既有自己的权利。又受制于总公署。 四大部门之中的地区议会也是由议长管理,在火车上的时候,两人商议如今呼伦贝尔议会的议员暂定由东盟诸王,两地(呼伦贝尔与西布特哈)十一旗的学者,地主,大家族族长,资产总和财富超过一万元的商人组成。议会的作用是对行政总署颁布的命令监督,当议会否决新政总署命令的时候。行政总署必须重新修改指令。议会三次否决之后,行政总署会将议案交给护军使王茂如决定,双方不得有任何异议。而议会的议长由议员中相互选举产生,护军使有否决权。三次否决当选议长,则议长丧失议员资格驱逐议会为普通民众,且终生不得担当议员。 四大部门中的法院也是单独部门,除了护军使王茂如外不贵任何人管理。官与法官可以由护军使直接任命,官也可以由所有法官推荐选举。经护军使允许后担任。官有权利推荐法官在得到其他法官(超过百分之八十)支持后担任法官。而法院系统由官直接管理负责对案件进行宣判以及量刑。计划在新呼伦贝尔区十一旗中设立两级法院,即呼伦城设立中级法院,每旗设立一处旗法院。 当然,两人一直下了火车还在研究。一起研究了两天,终于将框架研究出来之后。却发现。zhèng fu的框架竟然如此庞大,而现在居然只是骨头架子。因为到现在。王茂如手下除了一个民政总长马六舟之外,什么人才也没有。这zhèng fu也只是有一个表面,其他的全都在纸面上和计划中,哪里有人来做官啊。 现在,就是行政总署署长马六舟也连一处办公地点也没有,更别提神马的议长官了,唯一健全的就是军队了。马六舟只好在jing察署去曾地方办公,这岳启南有了头头管理,也不自在了,上面又多了一个爹啊这是。 王茂如让马六舟推荐人才,马六舟举贤不避亲,推荐自己的儿子长子马忠义,由他担任现在最着急的移民署署长,而他的学生蹇赞录担任土地署长,好友卢黎明担任农业署署长。这三个人三个部门的建立,都是为了一件事的成立,就是移民,招揽移民、扩大移民宣传、安置移民。 按照马六舟所说,移民是小事儿,但是安置移民是大事。王茂如好奇说怎么招揽移民是小事,呼伦贝尔寒苦,谁会来啊。马六舟微微一笑,说:“这就要看大帅有没有魄力了。” “这话怎么说?” 马六舟伸出两个手指,说:“诀窍只有两个字,免税。” “免税?”王茂如心中奇怪,免什么税,种地还要交税?忽然想到,如今不是2012年啊,如今种地是要交税的,而且还要交许多重税,军阀混战期间,四川人交税都交到七十年之后去了。他是没想到种地还需要交税这一点,别人是根本不知道他意识不到种地交税,谁能知道他是个穿越的呢。王茂如大手一挥,道:“好,你说的对,就告知所有移民新呼伦贝尔十一旗的移民,在呼伦贝尔种地,不用交税!” 马六舟差点吓趴下,跳着脚道:“大帅,您不会是疯了?” “怎么了?” “不交税?” “是啊,不交税。” “你这是想让天下士绅共同讨伐你啊。”马六舟苦口婆心地说道,“再说,你这不收税了,这土地算是怎么回事儿?其他人怎么看你,他们会觉得你是疯子。而且你让大总统怎么看?三百年前李闯王发动口号是‘吃他娘和他娘打,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你是想当闯王?谋夺天下?” 王茂如倒是没想过,免税还会惹来这么大麻烦,之归罪于自己还不太了解这个时代,便问:“粮税一般多少?” 马六舟解释道:“粮税在清代叫做地丁税,康熙年间定下永不加税之后,一直沿用到如今民国,粮税也分种类,最差的田粮税最少是一成三,最好的田最高可以达到三成三,甚至四成。这样也是为了让种良田的人和差田的人都能吃上饭。不过后来,也就是近百年来,大清朝摊牌了各种赋税,虽然粮税的确是永不加税,可其他的税却多了。如今民国了,这些多余的税非但没有取消,反而又变着法的增加了其他税,你说这民国……唉。”他摇头叹了口气,民国了,农民们活的反而还不如大清好呢。 王茂如摸着刚刚蓄起来不久的小胡子想了半天,说:“这样,你给我发出公告,所有来新呼伦贝尔十一旗开垦的移民,新开垦耕地三年内免税,三年之后只收一成。” “这……” “别担心,我自有办法养活军队,这粮税嘛,就是个常例。”王茂如笑道,说道:“以后有机会,等我大权在握,定要取消了粮税政策,我要让粮税政策,早百年就结束在我手里。”心说,对不起了,阿宝,可能要抢你的风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