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召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召集

第一百六十六章召集 风轻云淡的天气,抬头仰望,天空蓝的喜人,这chun天已经到了,路边的柳树叶在就发芽,尤其是垂柳上的嫩绿,任凭北风吹打,怎么也按不住它的生长。大雁也开始了北归,天上的大烟排成一字,就像南下过冬的时候一样,欢喜的在天上叫腾。 这是1915年的5月份,这一年开始发生了许多事情,ri本人逼迫签署《二十一条》,中国参加万国展览会,湖南工人罢工,全国抵制ri本zhèng fu,当然还有最近引发百姓热议的呼伦贝尔收复,民国女婿王茂如等等。 这一年很是热闹,下半年应该更加热闹,而此时天津的美国租界里,有一处四合院,独门独户围墙高大,四合院内长着一颗探出墙的大槐树。这里没有什么磨剪子锵菜刀的走街窜巷工匠,也没有喊着糖人儿面人儿的手艺人,因为传说这里曾是前(清)朝的某处贵族府邸,后来大清国没了,全家殉葬,以至于都民国四年了这里还常常闹鬼。 货郎们倒是路过这,但总是感到yin森森的,渐渐地也不到这里了,只是一些小孩儿没事儿会打赌看谁胆大,住在这里。 此时在这大院内,一个男人正在正抠着脚丫子扇着扇子,嘴里哼唱着:“我站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杀司马发来的兵……”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茂如派到天津来组建情报处行动组。编号龙组的南北大盗高二。不,现在不能称人家是南北大盗,高二如今可是正经八百的北洋军第十七混成旅中尉参谋官,正经的官职官身。 郑二根憨憨地在一旁听着他唱小曲儿。他浓眉大眼,一脸的憨厚老实样,看上去就像一个年轻的农民一般。高二却知道,这小子其实心眼也很多,看谁都一脸笑,将来有成为笑面虎的潜质。 龙三飞拆卸着一把大眼撸子,这可是好东西,临走的时候大帅给的。大帅手下好枪可是真多,有马牌路子,大眼路子,盒子炮。左轮子,也不知大帅是不是有手机的癖好,总之自己将来要是能有这样一间房子装满自己喜欢的,那就此生无憾了。 树上坐着的是黑狼,这小子最喜欢登高望远。这四合院内大槐树有四五十年了,高十来丈,黑狼三两步就能爬上去,若是高二倒是也能这般上去。只是哪有他这么爱上树上待着的习惯。不过据说这家贵族之所以全家自杀身亡,就跟这一颗大槐树有关。槐者。木鬼也,鬼绕树林中。生槐树也。高二听了之后哈哈大笑,道:“扯蛋!这边闹鬼?我犯事儿之后就住在这儿,怎么不知道闹鬼?”合着原来这闹鬼,还是高二弄得,他自然是不怕了。 “诶,兄弟们,来了个和尚。”黑狼提醒道。 “叩叩叩。”和尚敲了敲门。 高二却笑了起来,说:“龙三儿,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龙三飞气道,“老指使我,我好欺负怎么地?”走到门口,打开门,一个黑胖和尚穿着灰sè僧服,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可否施舍在下一碗酒肉?” “……” 龙三飞半天才说:“你说啥?酒肉?没有!没有!” 黑胖和尚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家的酒肉味已经传到四邻,贫僧说有,那是一定有了。” “嘿我说你这秃驴,你个出家人,怎么还讨酒肉?” 黑胖和尚说道:“佛曰,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酒肉浸淬我身,佛祖长留我心。” “没有,没有,赶紧走,你走不走?”龙三飞怒了,一推,居然没推动,“诶呀嘿,我就不信了,还推不动你了。”他撸了袖子,撩起大褂扎在腰上,双手用力推着黑胖和尚胸口,却怎么使劲也推不动他,倒是累得自己气喘连连,无奈只好用肩膀顶着,咬牙切齿一用力,黑胖和尚一闪身,龙三飞飞出大门一个八叉摔在大街上。 黑胖和尚走了进来,郑二根站了出来,笑着说:“和尚,我和你打一架。” 黑胖和尚仔细看看他,摇摇头,道:“你不是我对手,我不跟你打。”郑二根气得脸通红,高二指着温和尚的身后哈哈大笑。众人看过去原来龙三飞回来了,一脸的灰土,额头上还沾着一块黑泥,他便跑到石桌上拿枪,三下五除二将大眼撸子装上了,前后不过四五秒,这装枪的速度可是一绝了,道:“看你的皮厚还是我的子弹厉害,能不能穿透你的皮。” “得了,温和尚,别闹了。”高二站起来走了过去,拍了一下温和尚的肩膀,又对其他人道:“这是我邀请的朋友,以前在江湖上认识的,叫温和尚。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硬功无能能挡,他本来是少林寺的护寺僧人,辛亥年的时候乱兵烧了少林寺大殿,跑出去杀了不少官兵,这才下山的。”原来是高二请的人手啊,大家才觉得正常,这黑胖和尚看起来就凶悍的不行,果真是个天生的盗匪,跟这南北大盗一个德行,龙三飞手中枪转了一个圈揣在怀里,说:“既然是自己人,敢捉弄我,你丫真不地道。”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有酒肉吗?”温和尚笑呵呵地问,“洒家赶路没来得及持久肉,如今肚囊空空,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人家化斋,你这和尚倒好。”龙三飞抱怨道。 “有,我定了,马上就来。”高二笑说。 这时候门口伸出来一个脑袋,花白头发,头上戴着一顶小毡帽,四十多岁的年纪,一脸的老实巴交模样,问:“是这里人家定的醉仙楼的酒肉吗?” “是。”龙三飞走过去,抱怨道:“怎么才送过来?这位爷脾气大着呢,等得太久仔细你的皮。” “路上太乱,几个洋人喝多了,差点没抢走。”这店小二低眉顺眼地说。 龙三飞将菜篮子接了过去,挺沉的,放到石桌上,对黑胖和尚说:“喂,温和尚应该是给你的,怪不得都吃完饭了高老大还要饭菜,合着是给你准备的。” 温和尚却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陶大夫做的饭菜,我可不敢吃。我怕吃了上顿,下顿只能去阎王殿,去跟那牛头马面兄弟喝酒了。” “陶大夫?”龙三飞奇道,“谁是陶大夫?” 那小二立即嬉皮笑脸地说道:“什么大夫不大夫的,咱就是一个打杂的,打杂的,对了,一共是三十五块大洋。” “你怎么不去抢?”龙三飞怒道。 那小二立即走到石桌旁,说:“咱这顿酒菜是物有所值。”一掀开,龙三飞立即吓得跳了两步,原来篮子里放的几样菜,分别是毒蝎子,蜈蚣,眼镜蛇和老鼠。这小二先端出一盘蝎子,说:“这一盘,叫做油炸红蝎子,采用的红蝎子是来自西域——也就是xin jiāng沙漠里最毒的毒蝎子,别看这蝎子个头小不起眼,要是蛰你一下立即撂倒,金贵着呢。要不信,你试一试?”龙三飞跳了一步,赶紧离他远一点,小二接着又端了出来其他几盘菜,分别介绍,满是自豪地说道:“这一盘叫做清蒸大蜈蚣,也就是chun天有这么大,个头这么肥的蜈蚣,这东西来自湖南的红苗寨里,红苗寨的人据说用这东西养蛊。这一盘是炖蛇也是jing华,我用小火顿了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哈哈,骗你的,我可是炖了一宿,配以各种中药滋补,吃一口是延年益寿啊。小子,你说这东西值不值钱?这眼镜蛇可是从海南岛黎家人里买来的。最后最后这一盘,是我的最爱,叫做油淋金钱鼠,看你给吓得,这金钱鼠是什么?这是广西山里的竹鼠幼崽,每个都贵着呢,兄弟,来一口?”说着拿出一只扔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嚼了起来,露出回味的表情,拿出酒喝了一口,说:“好吃,好吃。” 看得龙三飞都想吐了,连忙跑到门口,黑狼也恶心得不行,得了,不用说了,这什么都吃的陶大夫肯定是高老大高二请来的帮手了。 高二说:“这是江湖上人称黑心大夫的陶大柱陶大夫,用毒高手,他那些东西他自己吃行,别人吃不行,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毒物。” “错了,错了。”陶大柱说,“高老大,今儿个为了你,我可是真的豁出去了,这四样菜,真没毒,温和尚,你来,你来尝尝。”便拿着一个毒蝎子凑过去,温和尚马上后退几步,说:“阿弥陀佛,陶大夫,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和尚也不好人所衷,陶施主自便。” “真是无趣的和尚。”陶大柱摇头晃脑地说道。 这时候进来两个女人,大门没关,两人便直接走了进来,都是女人,当头的一个高个女人蒙着面手里拎着马鞭,后一个穿的花枝招展面带桃花,一边走一边扭捏着发着浪笑,还摇着手帕说:“诶呀呀,高老大,你终于想到我们了,真是冤家哟,怎么才想起人家呢。我可是想死你了呢。”又盯着周遭的其他人,娇笑道:“真讨厌,那么多人,高老大你是不是要赶一趟大买卖啊?我可不行哟,人家如今可是良家子呢,什么杀人放火啊,烧杀抢掠啊,人家最不在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