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移民百万计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移民百万计划

第一百六十八章移民百万计划 制定好呼伦贝尔发展计划之后,马六舟立即派儿子马忠义到关内以及东北各地宣传呼伦贝尔移民十一旗移民惠民政策,并且zhèng fu负责安置,还给安家费,家里人口越多地就多,移民人口多,一家给的安家费给的也越多。 在计划里,似乎即使招揽移民也没几万人会来到呼伦贝尔这里,这里是东蒙,是边境,背面是老毛子俄国,西面是外蒙鞑靼人,南面是科尔沁人,可以说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又是极北苦寒之地。放在两百年前,这里连发配宁古塔(今牡丹江市)都不如,除了那些过不去的,真没有几个人能来。不过马六舟似乎有些低估了这个时代民众对于土地的渴求了,关内土地兼并严重,军阀割据,新税旧税叠加,前朝清朝的税要保留下来继续缴税,民国了,民国zhèng fu颁发的税要交,本地督军护军使镇守使司令什么的颁布的税也要交。而像是山东省界内,ri本人侵略之后四处杀人,再加上土匪劫掠,zhèng fu不作为,不管是民党的zhèng fu还是北洋的zhèng fu,都在争权夺利哪计较人民的死活了。 因此新呼伦贝尔移民公告在各大报纸上刚刚刊登一天,就有人乘坐火车开始向呼伦贝尔移民了,不为别的,就为那三年免粮税和安家费。 安家费的制定也是马六舟争取来的,壮年男人三块大洋。小孩以及老人一块五,女人两块。王茂如说再多我就得破产了,随后马六舟在火车上就问需要在呼伦贝尔十一旗安置多少移民,王茂如说移民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最好能移民几百万。 马六舟捂着脑袋苦笑说:“大帅,你知道整个黑龙江省多少人口?”王茂如连说不知道,马六舟苦笑整个黑龙江省才四百二万人口,这还不是1912年大清内务部的统计数量,这是今年(1915年)年初,黑龙江省民政使主持下的人口数量普查,即使有深山中遗漏的。也不会多于两到五万万人口。 王茂如算了算,自己属地才十八万人口总数。就这么点儿人,这要是在山东还不如人家一个县的人口多,自己这护军使当得也太窝囊了。便说:“三百万,这是我的要求,我不要求你第一年就能移民三百万,十年,十年呼伦贝尔三百万人口如何?要是有三百万汉人移民呼伦贝尔。北疆从此以后就稳定了。我手一挥,招兵三十万,怎样?” “自古以来,民与兵的比例为八十比一正好。战时也不过是五十比一,你这十比一的征兵自己就先不行了。养活不起。王茂如一听到是这么回事儿,仔细考虑说不如移民五百万。招兵十万,这总可以了。马六舟劝说如果真的移民五百万到呼伦贝尔,那这里产的粮食都不够吃。王茂如说可以在这里种植生长周期短,产量高的食物。至于种子,zhèng fu负责购买,免费发放给大家。他说自己准备了一百万大洋安置移民。马六舟倒是吓了一大跳,一百万大洋,护军使大人这么有钱?有一百万能组建四个步兵旅了,看来大帅是真心想移民稳定边防,心下非常佩服,说道:“如此之多的大洋自然是足矣,王大帅财之丰盛,为民政甘愿付出之心,实在是让我佩服之极。” 王茂如摇头,一百万大洋,要是全部安置移民,也只不过能安置几十万人而已,可要仔细的花销啊,道:“百万大洋也不能花的太快,您老多费心多计算一下花,我手下没有民政人才,马老先生多jing滤了。对了,在这里买地不花多少钱吗?” 马六舟哈哈大笑道:“要说在关里买地,实是需要大量钱财,可是在呼伦贝尔和西布特哈嘛,这里千里无人烟的,无主之地太多,你护军使公印一出,多少土地都是你的。”说话喝了一口茶,马六舟又道:“当年努尔哈赤大帝进关之后,留在关外的功勋子弟跑马圈地,有人家几十万亩土地的。除了俄国人修铁路占据土地之外,剩下的都是蒙古王爷的牧场和满族旗人老爷的地了,还有一些无主之地。” “好!好!好!”王茂如大为高兴,道:“如今我是呼伦贝尔护军使,所有无主之地岂不都是我的?” “这倒是没错,大帅是想当……最大地主?”马六舟苦笑问。 “对,我就是最大地主。”王茂如一拍大腿,道,“所有难民,都是我的佃农,马老先生你以为如何?在我的土地上,头三年一分钱不要,以后一成地租当做粮税,哈哈,好主意,你要是不说我居然真没想到,既然土地都是我的,何苦还受什么其他士绅们的限制,别人弹劾也弹劾不到我了。好,好,就这么办。” 马六舟反对道:“估计如你这般倒是能找到很多佃农,呼伦贝尔西布伦特两地地处严寒之所,土地虽然肥沃,然而冬季却漫长,前后半年之久,土地歉收。就算大帅你的地租如此之低,恐怕收不了多少钱。” 王茂如摇头道:“非也,本帅根本没指望用它赚钱,我指望的是有人跟我,跟着我的人就有地有田种,有吃有喝有穿的。人心是关键,人心!人心!中国人需要什么?中国人只需要一口饭吃,一亩地种,一间瓦房,一个安定的环境。这些,别人给不了,我能给!纶公,你不会认为我只会担当呼伦贝尔十一旗之主而已。” 马六舟道:“大帅……你……倒是胃口不小啊。” 王茂如笑道:“纶公,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xing,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sè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两人相视大笑。 抵达呼伦城之后,以马六舟为首的呼伦贝尔军zhèng fu民政衙门正式开始组建,虽然人才不多,甚至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但马六舟带来的一群人,也给王茂如缓解了很大的压力,并且在马六舟的呼应下,许多年轻人纷纷来此地为官。 自然,呼伦贝尔最吸引的还是那些难民,毕竟三年免粮税,三年之后只收一成且永不加税,这可是打着灯笼没处找的好事儿。 此时,受到ri本增兵奉天和山东的影响,无论关内还是关外的局势都愈发紧张起来,其中以山东受害深重,山东逃难的人也最多。ri本人在山东奉行的是只要一个中国人胆敢攻击ri本人(或者兵),那么全村的人都要杀死。他们在山东制造了许多血案,北洋zhèng fu迫于ri本人的压力,又不得不息事宁人,此举让许多中国百姓丧失了对北洋zhèng fu的信心。更多的百姓只能被迫无奈离开故土,远赴他乡,由于山东人有跑关东的习惯,中国人又是群居动物,来东北的大多数都是山东人。 而ri本人在奉天省和吉林省也制造了多起摩擦,妄图试探北洋zhèng fu的底线,引得许多中国人不满,只是ri本人在奉天和吉林没有像在山东那般猖獗。 在马忠义派出的人的宣传和帮助下,这些闯关东的山东人河北人和河南人一路乘坐免费火车从山海关、天津、德州、济南、沈阳、长chun开始出发,全家老幼坐着闷罐火车带着大饼窝窝头北上呼伦贝尔,在海拉尔站后,这些难民被俄国人像是赶猪仔一样赶下火车。 休息了一天,王茂如带着手下卫队和骑兵卫队开始巡视起自己的领地,他总不能像狗肉将军张宗昌一样,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老婆,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地盘。如今王茂如的老婆暂时有俩,士兵八千(在北洋zhèng fu陆军部注册四千五百人),可是只是知道自己有三十二万平方公里领地,但这三十二万是什么概念,还真不知道。他骑着战马带着手下一众军官开始巡视起来,为了防止他遇到危险,司令部可是煞费苦心,龙庆的骑兵也被派了出来在其后保护着。 一路向北,几乎杳无人烟,王茂如问:“这是咱们地盘?” “是,大帅。” 王茂如无奈了,走了一天居然看不到一个人影,全是草甸子,要不是如今东北刚刚打chun开花,野草还没有长高,估计便是骑马也只露个头而已。他问手下说这里是哪里,那任元星拿出用前田换来的呼伦贝尔地图,说道:“大帅,这里是额尔科纳右旗。” “帮你确定这真的是咱们的地盘?” “是。” “大爷的,这么大啊。”王茂如感慨道,“怪不得,怪不得。从呼伦走到这里,骑马骑了五天,居然没有走到头。” “所以说大帅建立的是千古奇功。”旁边人拍马屁道。 王茂如却摇摇头,心说什么千古气功,跟徐树铮收外蒙根本不能比,等俺什么时候收了外蒙再说。 大军继续向北,一直抵达奇乾这才作罢,奇乾是额尔科纳右旗最大的镇子,靠在额尔古纳河东岸,对面就是俄国的地盘,这里多是鄂伦chun渔民,还留着清朝的辫子没有剪下。见到一伙儿黑衣人的到来,这才知道民国已经光复这里了,这个镇只有四百多户,只是一个较大的自然村而已。便是这四百多户一千五百多人,便已经是北方最大的镇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