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强硬和冷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六十九章 强硬和冷血

第一百六十九章强硬和冷血 王茂如忽然记起来,这里在几年之后便会是俄罗斯人的聚集地,而新中国成立之后这里也是中国俄罗斯族的主要居住地。俄国被推翻之后,沙皇贵族们纷纷跑到中国,张作霖将这些俄罗斯人安置在这里,最终形成了中国的俄罗斯族。不过后来这里的俄国人许多都应zhèng fu的感召回到苏联,在其后的运动中被集体枪决了。 想到这,便找来当地的族长,靠着乌热松的翻译,王茂如也了解到,这一部为何这么多人,原来额尔古纳河两岸原来本是这些鄂伦chun族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然而因为俄国人的到来,将额尔古纳河西岸所有中国人都赶了过来,大家为了防止俄国人杀人,自发地抱团,便形成了这奇乾镇。 “这里,将来要移民二十万人。”王茂如对任元星吩咐道,返回的途中,忍不住又看向额尔古纳河西岸,道:“那里,将来也是咱们的。”众人纷纷不解,王茂如哈哈大笑,纵马狂奔,这些人啊,还以为俄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就在今年年底,俄国人将会损失一百七十万军队。 在消灭巴布扎布叛军大部之后,重伤的巴布扎布最终侥幸逃进了俄国中东铁路海拉尔站司令部,而商元青彪呼呼的shè击巴布扎布行为,也引发俄军对第十七混成旅的敌视,几乎引起了两军对战。恰巴耶夫为了以防万一,急忙从满洲里和扎兰屯调回来士兵。时刻jing惕着第十七混成旅的动静。 王茂如知道此时惹不得俄国人,便派遣蒙古王公贵福到俄国中东铁路海拉尔站司令官向恰巴耶夫前作出解释,之前贵福与恰巴耶夫曾经打过交道,也算是老相识了。原自治zhèng fu大部分武器都是由他委托向恰巴耶夫高价购买二手步枪。恰巴耶夫认为这个凯子比较好骗,之前一支二手水连珠卖给胜福三百卢布,一支崭新的水连珠才不过一百一十块金卢布,更别说二手的了,仅仅一支枪,恰巴耶夫自己就赚一百卢布。所以贵福出面交涉,倒是让恰巴耶夫放心下来。 贵福岂能甘心一辈子做俘虏,只是跟着他的保镖在他的身上绑了。让他不敢多嘴乱说话,也不敢向恰巴耶夫提出庇护要求,最后还假惺惺地说:“我们护军使大人非常想与贵方达成和解,他与俄国驻中国大使库朋斯齐爵士是挚交好友。您是不是曾经得到过库朋斯齐爵士的电报?关于我们家护军使大人的?” 恰巴耶夫想了想,这才记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儿,还是一年前了,便说那既然是朋友,你们怎么不表示出友好?为什么要向我们开枪?这需要作出解释。 贵福回报王茂如。王茂如才知道有这事儿,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商元青这小子带着骑兵卫队的时候朝俄国司令部开枪,打死巴布扎布人马的事儿了。打就打,居然还没打死巴布扎布本人。真是没用的东西。商元青兴高采烈地来到王茂如办公室,被骂得灰头土脸回去了。惹得堂弟商建威大笑不已。王茂如琢磨怎么也得给俄国人一个交代,于是问徐佑前说如今俘虏中还有没有死硬分子了?徐佑前说有一些,态度比较倔强,但是不属于死硬分子。王茂如说给我都找出来,换上咱们第十七混成旅的衣服,明天绑着去俄国海拉尔站司令部前面,集体枪决了。监察处长徐佑前大吃一惊,忙问为什么,王茂如便将这事儿前后说了,徐佑前忍不住笑道:“大帅,你这一招可是够狠的了,也不怕俄国人发现?” “俄国人发现?俄国人又不是傻子,他们不是要凶手,而是要一个态度,我就给他们一个态度,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亚洲人都是小眼睛塌鼻子大饼子脸一个模样。”王茂如说道。 “是,职下这就去办。” 徐佑前走之后,王茂如思考再三,还是让商元青过来,商元青忙跑了过来,说来请罪,自己反省得差不多了,王茂如骂道:“你大爷的,这前后才不到半个小时,你反省个屁。你惹得这事儿不小,这样,你去宫小旗的骑兵团里去,当个营长,至于骑兵卫队队长的人选嘛……有没有什么好人推荐一下?” 商元青忙说:“大帅,举贤不避亲,我老弟商建威,我三爷爷的独孙,跟我五年,我身上的本事都学去了。” 王茂如道:“本事学去好,不知道毛病有没有学去?” “绝对没有,我发誓,要是他学了我身上的毛病,就让他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商元青举手说道。 “恩,好,就他了。”王茂如道,挥手让他下去,过了一会儿,跳起来骂道:“你大爷的商元青,居然把我给骗了,怎么不发誓让你自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次ri王茂如亲自骑马带着宪兵队押送着二十几个穿十七混成旅黑sè军装的士兵,来到了俄军司令部前,俄国人倒是很好奇他们来这里干嘛。王茂如派任元星带着翻译过去,说处决上次冒犯俄国司令部的士兵,请你们的司令官看看,我们绝对不会姑息军中败类。 一排枪响之后,二十多个假士兵全都被打中脑袋瓜,脑浆子碎了一地,死的不能再死了。王茂如神sè未变,骑着马哈哈一笑走进俄国海拉尔车站司令部,并且还带来了五马车三十坛烧刀子白酒,说是见面礼。 恰巴耶夫和其他俄国人见到酒比见到什么都亲,这北方天寒地冻的,呼伦贝尔又是一个穷地方,俄国人又恨不得天天泡在酒缸里,这一招的确是让俄国人大为高兴。王茂如趁机收买恰巴耶夫,说自己来这儿也是为了发财,等以后有机会不会留在这儿,会回到zhong yāng,咱们你我都留个方便,还拿出两千美元塞进他口袋里。恰巴耶夫喝着酒,心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哪有汉人军官傻到有繁华的花花世界不去享受,非要来北疆受这份罪,尤其是看到了美元,如今美元可是持续升值,而金卢布是持续贬值,美元好,美元好啊。恰巴耶夫欢喜得拍着王茂如的肩膀直说哈勒少哈勒少,对他感观大善,还让翻译说中俄一家亲。王茂如忍着这狗熊一身狐臭味,直说:“俄国人都是好样的,都是我的朋友,俄罗斯的姑娘更是好样的,世界上最美的少女,就是俄罗斯少女!”引得众多俄官一阵欢呼,王茂如随后举杯道:“让我们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干杯!” “干杯!”俄罗斯军官和士兵们叫喊着举杯道,王茂如也笑,但是他的笑是一种冷笑,这种冷笑在王茂如的手下看来,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了,看来这些俄国人要倒霉了,也不知道将军会对他们怎样。的确,在王茂如的手下看来,他有有几个品质值得效忠,第一就是他有钱,很有钱,巨有钱,可以让手下衣食无忧追求更高享受。第二,这人对手下信任,他不会每件事都亲自过问事无巨细,不懂装懂,手下人基本是各司其职,他只会做中间调派。第三,他强硬,毫无疑问,在这个野蛮的年代中,一个强硬的头领,才足以让人效忠。然而他也有一些缺点,冷血,尤其是对待叛国者和对抗者,异常冷血,在巩县,在甘南县,还有对待巴布扎布的叛军,他都会将其消灭在这个世上。如果说他的缺点,那这就是他最大的缺点,手下军官对他是又敬又怕,而这种怕并未是他会对手下造成伤害,而是时刻觉得大帅会做出什么疯狂的残暴的事情。更加重要的是,大帅做什么自己一定会支持,一定会跟着做那疯狂之事。就像此刻,王茂如冷笑着看着俄国人,那眼神之中的杀机,若隐若现,甚至恰巴耶夫也感觉有些不自在,虽然身边的中国人含笑对待每一位俄国人,但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还没有想到,这种感觉叫做杀气。 一个中国人居然敢面对俄国人有杀气,难道伟大的沙皇俄国已经软弱到被中国人欺负的地步了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恰巴耶夫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荒诞,随即喝醉了酒,中国人是不可能敢招惹俄国人的,不可能,这是他醉倒在地板之前的想法。 几ri之后,不想在此继续麻烦对峙下去的恰巴耶夫打电话给外阿穆尔(即黑龙江以及吉林)军区司令别列维尔杰少将,王茂如作为呼伦贝尔护军使,代表呼伦贝尔十一旗做出保证,保证俄国中东铁路在呼伦贝尔地区的利益。但是当俄方代表提出扩大铁路沿线租界范围,并以伍佰万金卢布代价租借99年,却遭到王茂如坚决拒绝。王茂如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俄国人不是有一句话吗,叫做国土问题,不由谈判,俄国人心说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但也让俄方认识到这个护军使王茂如的强硬的xing格,便放弃趁机敲诈的举动。实际上,要不是王茂如是一个中国人,俄国人还真想看一看这位传奇人物。至于俄国人提出的扩大租借问题,王茂如拒绝也是有道理的,这租界问题并非能由地方军阀决定,应该找到是zhong yāngzhèng fu。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