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同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七章 同行

第十七章同行 几位上了船正好凑在一个房间,便胡吹海侃,以解无聊。秀盛先生的名头还是很响的,便聊起国际形势,国内孙中山的二次革命等等。王茂如说不看好孙中山,既然发生刑事案件,全国都希望能够用法律的方式处理,但是孙中山偏偏放弃法律,武力讨伐,违抗法律,这边是在大义上也站不住脚。再说这宋教仁一死谁最有利,不是袁世凯,而是他孙中山最有利。因为国民党内大家公认的党魁就是宋教仁,其次才是孙中山,现在宋教仁死了,孙中山不允许法律手段来查找凶手,用武装革命来揽下军权政权,明显一招是栽赃嫁祸。否则何以解释凶手躲进租借没事儿,被洋人送到陈其美手中便被陈其美干掉了?这陈其美可是孙中山的铁杆粉丝啊。 不过聊了几天,这话题越聊越少,王茂如终于理解什么叫做无聊了。幸好船行到了ri本长崎,在这要停靠一下午,傍晚才出发,几位能下船游历一番。方宏信多次来到ri本,长崎哪里好玩,哪里危险,哪里中国人多,哪里适合喝花酒,他是一清二楚,便提议三人去喝ri本特sè的花酒。 金秀山年轻,没有经验,逛窑子也面红耳赤却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本少爷什么情景没见过,去便去。” 赵佳诚是个老实人,酒都很少喝,诺诺地说:“还是不要了吧,这开船时间……” 方宏信摆摆手,笑道:“没事儿,我知道路,五分钟就到,不耽误时间。其实这地方就在码头周围,方便咱们这些停靠的人。”说着露出sè急急的笑,金秀山也嘿嘿一笑,赵佳诚尴尬地看着王茂如。 王茂如道:“二根,等一会儿你去买两副麻将,再多买一些白酒,ri本的白酒度数太低。”转过头,道:“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诸位,这喝花酒只是雅好,别说咱们几个,就是袁大总统,民党的孙中山先生,哪个没喝过花酒?”拍拍方宏信的肩膀,道:“方大哥,有劳了,带路!” “好咧。”四人来到一家酒肆,寻了几个当地女孩作陪,看着ri本特sè的歌舞,倒也其乐融融。喝了一会儿,方宏信道:“我先进房休息一会儿,你们慢喝。”见他拉着一个ri本女孩急哄哄的走,金秀山也忙道:“我也休息休息一会儿。”只有慢丝丝喝酒的王茂如,摸着怀里的ri本歌姬,笑而不语,那边赵佳诚面红耳赤地躲着身旁的女孩。 “良言兄,不习惯?”王茂如问。 赵佳诚忙道:“我是国家官员,这……”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国家官员也有七情六yu,并非释迦摩尼老祖,良言兄尽可放心享受,此事不会传到你妻子耳中。” 赵佳诚更是窘迫,道:“秀盛兄自然是得心应手,只是小弟……素来……素来有洁癖……所以……” 王茂如摇头道:“你不是有洁癖,是有心病,放心不下妻子罢了。”方宏信在一旁道:“男人三妻四妾,怎能被一个女子挂住心思,良言老弟,你可不要耽误大好良辰美景哦。” 赵佳诚很是羞赧,道:“你们……怎地这样将我?” 王茂如道:“良言兄,今ri我赠你几句良言。” “请讲。” “男人若是想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不是回到家里百般呵护,而是在外面创出一番天地。你在家里护得再周全,总受外界干扰,若是在外呼风唤雨,害怕家中不稳吗?”王茂如敬了一杯,道:“良言兄,做官,只是老实本分不行的,你要黑,要比任何人都黑,任何人都有野心。” 赵佳诚苦笑道:“我这辈子,最缺的就是野心。” 这是人家xing格,王茂如倒也不劝了,拉着身旁的歌姬欢笑起来,手时不时伸进歌姬衣内亵玩,还故意冲着赵佳诚眨眼。倒是吓得老实人赵佳诚目瞪口呆,王茂如趁机劝说道:“胆量都是练出来的,看着,别眨眼。”ri本歌姬也是大胆,便是在酒肆里,也放浪大叫,引得周遭酒客纷纷叫好。赵佳诚红脸咬牙低头喝酒,那ri本歌姬倒是百般勾引,赵佳诚强忍半天,索xing也就不忍了,待着歌姬跑到后面旅馆去了,倒是引得一片叫好声。 话说男人有四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piáo过娼。四人自从在长崎酒肆胡闹之后,才开始熟悉起来。金秀山年轻人做事冲动浮躁,倒是真诚,方宏信年纪最大做事圆滑老练颇有心机,赵佳诚是老实人,被文明人拉下水之后也渐渐放得开了,王茂如与之相交在一起倒也处得很好。海上漫漫无期,王茂如便带他们一起打麻将过ri,四人四个地方统一了玩法,每ri无所事事便打麻将,引得周遭同行的其他中国旅客也纷纷跑过来凑热闹。 王茂如牌技久经考验,自然是无比娴熟,牌面算计比起其他人厉害许多,四人打牌,他每次只赢第二多的,却是每次必赢。后来与其他舱房客人打牌,也是赢得他们屁滚尿流,后让外语最好的方宏信去引老外过来打牌,一些老外纷纷参与,到美国三藩市港口的时候,王茂如口袋里又多了一千美金,还得了一个赌王的称号。 几人一起下了船,都暂时在三藩市的一家旅店住下了。作为常来美国的采办,方宏信对王茂如建议说道:“在美国的中国人,先拜会一下洪门,这样以后才好过ri子,我带诸位去拜会一下本地洪门前辈。”方宏信又解释说现在三藩市说话最好使的中国人是洪门堂主黄三德和司徒美堂,不过此时黄三德病中已经不再理会洪门内的事情,一切都由司徒美堂主持。但是司徒美堂也德高望重,一般人见不到,见得也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唯独王茂如,写过《大国崛起》名噪一时,应该能见到司徒美堂。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再出国

下一篇   第十八章 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