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招揽人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章 招揽人才

第一百七十章招揽人才 王茂如南北巡视完整个呼伦贝尔,又与恰巴耶夫达成和解,时间也从民国四年的六月份进入到了七月中旬。 这一个月中,呼伦贝尔除了偶尔有马匪或者逃犯流窜进来之外,基本没有任何战事,在向俄国人保证不会触犯他们的利益之后,俄国人也允许中国人乘坐火车来到呼伦贝尔进行移民。 这期间,国内倒是也发生了一些事,例如珠江上游堤围崩决,造成广州空前大水灾。避水商民,因午炊失慎,又造成特大火灾。瀛海轮船有限公司新泰商轮载货超重,在吴淞口遭遇狂风,全船覆没,100多人遇难。以黄兴为主的欧事研究会与中华革命党言和,结束了革命党内分裂的局面。还有许多人跑到了běi jing,想zhèng fu请愿,愿意支持袁世凯称帝。朱庆澜便让王茂如表态,支持抵制。王茂如哈哈大笑,说我的一切都是大总统给的,他要当皇帝,我便是皇帝的马前卒。 而在欧洲战场上,英法联军趁德军主力集中在东面战线,发动了香巴尼和阿杜瓦两轮攻势。但因为沿用旧战术,而且欠缺强大火力掩护,结果被德军成功抵挡,己方反而伤亡惨重。该年4月德军反击,并首次使用毒气,使双方的损失更为惨重。结果1915年的西面战线,英法联军死伤百万人,德军亦死伤61万人,但战事仍然胶着。德军因为西线的马恩河会战失败。决定先集中兵力击溃俄国,逼使俄国停战,从而结束东线战事,并且避免继续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局。东线于是变成主要战场。1915年5月开始,德奥联军以18个师和2000余门大炮,分兵两路进击俄军,并计划将俄军逼至“波兰口袋”内歼灭。德军攻占普热米什尔、莱姆堡、伊凡哥罗德、华沙、布雷斯特、维尔诺及里加。这场战役只是开始,最终这场战役持续交战8个多月,并逼使俄军撤退至从里加湾到德涅斯特河一线,俄军共损失170多万人。俄国从远东调集军队主力,然后以工人、流氓、罪犯充当中东路护路军和军队。最终导致了在俄国爆发革命的时候,沙皇zhèng fu的对手们拥有了大量武装力量。而这恰巴耶夫之后参加了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武装力量,最终还位列上将,不能不说时势造英雄了。 在这一个半月中。因为王茂如对移民的偏执,行政总署长马六舟和其长子移民署长马忠义夜以继ri工作,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时间工作奋战。只是从刚开始到王茂如巡视完毕返回这两个月,移民署统计只在这段时间内便有十二万移民来到呼伦贝尔与西布特哈十一旗。也许是因为浦继在华北的宣传,让许多民众对王茂如产生强大的信心。因此这十二万人中有一半留在了呼伦成,另外一些都分散到各个地方去开垦农田。两个月十二万人口,这个数字不但让王茂如吃惊,也让任何人惊讶不已。那些本来对移民无所谓态度的蒙古诸王此刻也不淡定了。 这种疯狂的移民狂cháo一下子改变了呼伦贝尔地区的民族人口比例。人口比例的调整也让王茂如放下心来。虽说如今民国zhèng fu讲求什么五族共和,但人心中的非吾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是不可磨灭的。甚至王茂如这个穿越客也一样。 在加紧招揽移民的同时,受行政总公署署长总长马六舟的邀请。一些东四省的人才终于相邀同行抵达呼伦城。 东北药王孔庆玺一下火车,便发现呼伦城现在比以前人多多了,而且与他同车北上的还有许多来此的行商,言谈之间都在商议在呼伦城开一个店铺做生意。整个呼伦城治安非常好,街面稳定,虽然都是人口安置中仍旧是乱哄哄,呼伦城外搭建了许多临时房子,帐篷,窝棚,但是可以看到这里的人都有一种满足感,获得土地的满足感。护军使王茂如制定的商业税率是一成,与粮税相同,但取消了通行厘金,这可是让行商们尤其是皮草商和药材商们最为头疼的事儿,取消厘金后,行商们只要组织好队伍,便可以zi you的在呼伦贝尔十一旗内收购运输了。 “欢迎孔老先生,真未料到,孔老先生会来此寒苦之地。”王茂如在火车站,见到了传说中的药王孔庆玺。 孔庆玺虽然年纪很大,但是身体健壮,笑道:“大人客气了,能让大人亲自迎接,老夫真是非常惭愧啊。护军使收复国土,为国为民驻守边疆,老夫佩服之至。”一揽手,介绍身边的众人说道:“护军使,这次老夫不是一人来,这是半园居士张朝墉,这位是冯氏医馆馆主冯金封,这是留法毕业高材生楚庸,这位是留ri毕业高材生魏东龄,这位是四川高才师少阳。” 王茂如在接站之前自然听马六舟详细说过他们同来的几人,这张朝墉是四川奉节人。先世为书香门第,父亲是举人,幼承家教,善诗文,jing书法,考取拔贡后,先后到蓬溪、宜宾、成都等地任教。之后张朝墉离川远游黑龙江,至齐齐哈尔入署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文幕,主管屯垦事务。又奉檄与徐鼐霖相偕,勘查中俄边界。民国建元,继续在黑龙江都督兼民政长宋小濂幕府。朱庆澜任督理黑龙江军务兼巡按使,于是去年八月设黑龙江通志局于城西黑龙江图书馆,张朝墉受聘为纂修。 冯金封,河北昌黎人。自幼聪明,勤学好读,11岁时就能写诗作画,深得家人、邻里和师长的喜爱。20岁中举,为官七品蓝翎,奉调于吉林省钱局任职。冯金封对当时清zhèng fu的舞弊深恶痛绝,在著名中医王老先生的影响之下。决定弃官从医,以医济人。于是拜王老先生为师,苦读医学著作,认真钻研医术。先后攻读了《医宗金鉴》、《寿世保元》及《雷公炮制》等中医专著。经过二三年的时间,便比较熟练地掌握了中医外科的治疗技术,在家乡昌黎县党家庄一边教书一边行医,颇受当地乡亲们的欢迎。之后辞官的冯金封携眷来哈尔滨行医,住道里外国八道街(今端街)。冯金封在行医中很注重医德医风,对于就诊的贫苦患者,经常是少收费或不收费。 至于楚庸是奉天凤城人,留法学习市政建设与规划的冷门。毕业时民国初立,拒绝了法国企业的聘请,希望归国为共和的民国立一份功。然而虽然民国成立,但无论是běi jingzhèng fu还是民党。干得都是争权夺利的事儿,无论哪一方都龌龊不已。他回到凤城老家做了一个地主和慈善家,不甘心荒废学业的他,自荐到马六舟zhèng fu。恰好马六舟也需要这样一个人才,一封电报便将这位大才给招来了。 至于这个魏东龄是到ri本学习文化。接受革命党影响参与革命党,然而他意识到只有革命不能救国后,转而学习机械制造。但没有一所ri本技工专科学校接受中国留学生,这让他心生jing惕起来。并且jing醒认识到ri本人并非对中国友好,他们支持中国人革命。却对真正想学习技术和科技的人拒绝,这绝不是为中国好的方式。民国初立之后。魏东龄读了王茂如的《大国崛起》之后,赫然发现国人也可以有这种国际思想,转学ri本的国际关系学,然而却发现,ri本人的教材居然是王茂如编写的《大国崛起》和他在北大教学一年所编写的教材。民国三年毕业回国到běi jingzhèng fu外交部求职的时候,因为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魏东龄这个曾经在ri本参加过一段时间革命党的小外交官被扫地出门,只好回到吉林老家。正巧他的妻子与马六舟二子马忠学之妻是姐妹,他算是马六舟的晚辈,更知道如今效力的是王茂如本人,之后,魏东龄欣然来到了呼伦贝尔。 至于最后一个人师少阳,曾经做过三任知县的师爷,属于一个全才型人物,他人聪明,但个xing有时冲动,不过因在前朝为吏多年倒也埋下不少人脉。因为他属于旧式人才,一路上西学的楚庸和魏东龄对他很是不屑,而且师少阳是浙江绍兴人,一口浙江口音的官话,听着也让两人感到别扭。师少阳也不在意,四十几岁的人还跟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斗嘴,那是没什么城府没深度的事儿。师少阳倒是与药王冯金封交谈甚欢,这两人都出身旧式私塾,不同的是一个中举,另一个两次考不中后果断放弃科举去做了师爷。 王茂如随后举办欢迎酒会,这酒会仿照西方的模式举办,只是期间少了许多交际花,呼伦贝尔没女人啊,十几万移民外加八千军队,那里有女人?更何况交际花了,便将一个好端端的欢迎酒会,变成了哥俩好六六六五魁首的中国式酒会。那为数不多的交际花,还是蒙古贵族带来的女儿小妾们,这帮蒙古女人可是凶得很,直把王茂如手下的军官灌倒了。 王茂如端着酒杯,频频与诸位人才饮酒聊天,主持人便是马六舟学生蹇赞录,他见酒会热烈达到,便清了一下嗓子,说道:“诸位,诸位,请听护军使大人讲话。”大家便停了下来,但见王茂如稳步走上台面,朗声道:“诸位,这次欢迎宴会,大家似乎忘记了主角——那就是我们的几位人才!”他指向冯金封孔庆玺等人,众人热烈鼓掌,尤其是新任议长胜福,他虽然丢了呼伦贝尔副都统一职,却得了议长一职,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年纪大了,做一个议长倒也轻松自在,而且地位崇高。王茂如又道:“咱就不说什么废话了,大家来呼伦贝尔,都是来求发展的,来求一个安身立命发展一身所学之处。我在此向诸位保证,第一,呼伦贝尔绝没有乱七八糟的苛捐杂税!第二,呼伦贝尔只要我在,便永不加税!第三,三个月,我保证三个月内,呼伦贝尔绝不会有任何土匪马匪强盗小偷,第四,你们所有人,只要是人才,想要从政我愿意请你,想做经商我愿意保护你们!” “好!”借着酒劲,大家跳起来较好,这场酒会举办的很是成功,也给那些来呼伦贝尔的商人和学者们定下了心,通过他们的口,也给那些移民们定下了心。王茂如的确是不需要什么苛捐杂税的,他八千人的军队,只要是不打仗一个月四万大洋军饷外加两万大洋的花销,一年下来才不过七十万大洋,这些钱只是国内的华兴集团便可以完全支付。更何况他还有其他产业,美国的east军火公司,east机械公司,杜邦集团股份,east连锁超市,east连锁宾馆,以及留在摩根银行中庞大的存款。就是那存款每年的利息,也远远足够王茂如在养活四支这样的军队,只是王茂如暂时无意扩大军队的打算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