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劫掠五万远东工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一章 劫掠五万远东工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劫掠五万远东工人 酒会完毕之后,王茂如带着这诸位人才在呼伦贝尔四处参观了一下,众人既看到了呼伦贝尔的蒸蒸ri上,又看到了这里的杂然无序。 军zhèng fu毕竟只是军zhèng fu,没有人才没有一个完整的管理机构,再加上这么多移民的陡然聚集,很是让马六舟忙得伤身了。大家也看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一切,这些人不是曾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人,就是这个新时代的jing英,都代表着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和士绅阶层,他们都是有一颗奋斗的决心才到来,对于这些困难早就做好准备。 王茂如与马六舟以众人量才商量之后,聘任孔庆玺担任卫生署署长,聘任冯金封担任廉政署署长,聘任张朝墉担任民政署署长兼教育属署长,聘任楚庸担任规划署署长,聘任师少阳担任人事属署长。为了加强zhèng fu中自己的影响力,调任参谋处徐老蔫担任交通署署长,总务处副处长鲁金圣为消防署署长,特组建一支一百五十人消防队,除灭火救灾外,还与呼伦城jing察局长,新任呼伦贝尔jing察署长岳启南共同承担监视蒙古王爷们一举一动的任务。 在大封汉人官员的时候,王茂如自然没有忘记蒙古王爷们,他聘任贵福担任渔牧属署长,聘任三喇嘛阿穆尔沁格勒图为宗教署署长,岑仑王爷担任林业署长,加上之前特别聘任东蒙王爷胜福担任呼伦贝尔地区议会的议长。郭尔罗斯前旗的扎萨克(旗长)齐默特sè木丕勒担任的副议长,王茂如一举安抚了东蒙的贵族。 至于ri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魏东龄,王茂如觉得他不适合从政,都是ri本士官学校毕业的了。怎能放弃自己的本职军事工作,便任命其为第十七混成旅副官处副官,而任元星在牛德禄担任安置处处长之后接替牛德禄继续担任副官处长。魏东龄也欣然接受这个军中的新职位,穿了一身军装,特地跑到楚庸那里显摆了好久,好好炫耀了一番。 同时,军官的家属们有些也去了zhèng fu工作,浦继一家来到呼伦城之后。除了被吓得不敢出门的浦纳之外,他的二哥浦定进了司令部军务处,继续管理档案,担任档案课课长。他的父亲老贝勒隆贝勒爷也发挥一下最后的余热,当了文化署署长,主持修复中华文化古籍修复、维持中华传统文化,老爷子别的也不会,对于传统文化倒是有许多涉猎。又能老骥伏枥一番,自然是欣然上任。 呼伦城作为整个呼伦贝尔的中心,它北面便是俄国海拉尔站,距离中东铁路海拉尔站仅有六公里远。他的西面是原来的巴布扎布大营,与之相距三公里。一条伊敏河也穿过呼伦城,向南二十公里不到则是鄂温克领地。也是郭布罗龙庆的老家巴彦托海。当移民入住之后,因为海拉尔车站方便,很多的移民将房子建在呼伦城到海拉尔的大路路边,紧贴着俄国人的铁道了。 见到此情此景,规划署署长楚庸立即建议说:“如今俄国人肆意践踏中国人权益,移民越是靠近俄国人驻地,越有可能遭到迫害,我建议现在规划出外城区,规定移民建新房的地点,原理海拉尔站。虽然如此去海拉尔站远了一些,但是少了争执,俄国人也不会跑到呼伦城边来惹事。大帅,如今的形势下,呼伦贝尔军zhèng fu不能和俄国人有冲突。真的发生移民被俄国人杀,大帅你帮着移民,引得俄国人攻击,不帮,则丧失民心啊。”王茂如听到他一番话语,连连赞叹说:“我得楚至纯(楚庸,字至纯),如得张子房!”夸人不掉肉,王茂如乐的夸奖手下,而受到夸奖的楚庸也听到夸奖之后干劲十足,还带了几个建筑的学生指点建设。 王茂如邀请孔庆玺与冯金封两位中医方面的专家在呼伦布雨尔开设大型中医院,王茂如又道:“在下游历西方,发现西医学校遍布欧洲,但是为何我中医自古以来却只有寥寥太医院,大夫医生敝帚自珍,将自己医术私藏,以至于西方医术嘲笑我中华医术为巫术,以为我中华中医就如同野人的巫师一般。想我中华文明五千年,中华医术五千年,为何却被外国人取笑?如今我希望在呼伦城建立一所中医大学以及一所中医药厂,我希望二位尊老能够能者多劳为我中华医术做那传承发扬之功。” 药王孔庆玺倒是很是痛快地答应了,但是有条件,说自己去中医大学教学内容绝不受zhèng fu政策影响。 王茂如道:“教育者,先教的自身一身傲骨,骨不正,人自然不正,孔老先生勿要担心。” 冯金封道:“我早就想将中医发扬光大,可一直以来无人去做,呼伦zhèng fu虽弱小,但我也立志在此建立功勋。我有许多学生,我打算让我的学生来此处,我与玺公两人不足以支撑起中医大学和中医药厂。” 王茂如自然应允,又对张朝墉道:“我知半园居士在督军手下编著《黑龙江物产志》,然半园居士大才,仅仅为编修却是大材小用。我知道让先生担任民政署长和教育署长让先生筋疲力尽,但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乃强国之本。我索然是护军使,担任军职,但我也曾在北大担任过讲师,对教育的重视不吝于任何人。我yu在两地广办学校,先办一所师范学校,教授学生国学,数学,科学,外文,并在其后办初小,高小,中学,实行全民免费教育,开启民治,因此先生责任重大啊。” 张朝墉大吃一惊,呆住半天之后,居然走到王茂如面前,跪在地上,道:“护军使为教育全心投入,老朽拜谢啊。”王茂如哪敢受他一拜,连忙扶起他,笑道:“请三位老前辈放心施展你们的才干,此处是一个新地,由我们来制定规矩,若干年之后,这座城市会有我们的铜像筑立,几年我们为这个城市作出的贡献。” 由于张朝墉曾经修撰黑龙江物产,于是向王茂如建议,说呼伦贝尔多煤矿,应采集煤矿。王茂如想到了后世的蜂窝煤和煤炉,兴趣大起,让人去找,果真找到几处煤矿。恰好马六舟的次子马忠礼带着马家全家人移民呼伦城,对这个老实巴交,读过私塾的回族青年学者,王茂如非常赞赏,聘任他为资源署署长,即刻成立北方煤矿总公司。因为工人不足,王茂如想到了俄国人诓骗中国工人去俄国修铁路,于是立即让任元星给在松花江上当土匪的盖天久发消息,让他劫走工人。 盖天久如今过得逍遥自在极了,再次当土匪的他倒是很有分寸拿捏,而且他背后依靠的是第十七混成旅,正规的北洋军。如今他的寨子就坐落在大兴安岭最南边,向南就是科尔沁草原,向东则是扎赍特旗,向北威胁中东铁路,西面背靠呼伦贝尔属下的大兴安岭,再加上呼伦贝尔护军使王茂如的支持,可谓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之便。他如今是进可攻退可守,死缠烂打,硬生生地占据了好大一块地盘。引得两地军队打了好几次,不但损兵折将,还颜面大失,让盖天久的名声顿时传遍了东四省。他手下挺进队起初只有一百五十人,之后招揽难民,又歼并了数十支土匪胡子,如今发展到六百多人,再加上王茂如又分给他三百新兵过来历练。曾经的北直隶绿林第一寨天王寨,在北疆复又繁荣了起来。 盖天久正乐呵呵抽着大烟呢,便接到这封密令,打开一看便很是奇怪,有劫财的,又劫sè的,有劫财劫sè的,没听说过劫工人的。派人打听之后得知幸好这些人是由一些蛇头带领去俄国修铁路,避免了让盖天久直接面对俄国人打仗,说实话,不是怕俄国人,而是怕俄国。随后盖天久立即将手下们召集了过来,将护军使大人的命令说给他们,大家看看之后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倒是觉得这事儿好做,可行,不就是抓人嘛,好办。于是盖天久将手下分成数十股土匪,分别四处袭击蛇头,劫掠火车,抓走被俄国人招揽的工人。 这层出不穷的土匪,让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暴跳如雷,原本计划诓骗二十五万工人到俄国,因为黑龙江督军朱庆澜和奉天督理张作霖的作梗,只招收到原计划的一半多点十五万工人,如今却被三三两两层出不穷的土匪们劫掠了将近五万工人,最让霍尔瓦特吐血的是,这五万被劫掠的工人居然不知去向。五万人不知去向,难道他们飞上了天不成?霍尔瓦特甚至都以为这这个月发生的事是一个凡尔纳科幻小说。其后便从哪些逃跑的工人嘴里打听到,原来是土匪劫掠了过去,而再次招工的时候遇到了难题,为了诓骗工人去俄国修铁路,俄国人让工人们进了车厢之后便用铁条封死车厢,不允许他们外出,活动,吃喝拉撒睡都在一间车厢中,简直把中国人当成了牲口看待。逃走的工人们便开始四处宣传,引得更多的人自觉抵制去俄罗斯工作,霍尔瓦特更是生气,他要求俄国驻běi jing大使库朋斯齐向中国zhèng fu施压。北洋zhèng fu倒是宣传了,说俄国修铁路工资多么多么高,那些虐待啊,中国人当牲口啊,都是骗人的谣言。zhèng fu不解释倒还好,zhèng fu一解释,本来就没有公信力,大家便认识到zhèng fu和俄国合伙坑骗中国百姓了,更是谁都不去。 被劫走的工人哪里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