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偷着种点儿大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二章 偷着种点儿大烟

第一百七十二章偷着种点儿大烟 自然是盖天久劫走了,只是劫走之后带回山寨的时候,他才开始头疼起来了。名义上的确是解救了五万人,但实际上在解救的过程中便跑了两万五千多人,最终带回到还剩下两万四千多人。这些人的吃喝拉撒,只是花销就让他吃不消了,盖天久便说你们也别闲着,都他娘的给我开荒,种土豆,于是两万多人每天吃土豆开荒种土豆,数万人开荒的场面倒是颇为壮观。 王茂如连忙请求王茂如赶紧带走这些人,这些天里,一部分工人因种种原因而私自逃走的,被打死了十几个人了。 说实话,王茂如也小看了盖天久的能力了,这老土匪可真姓盖的啊,居然能弄来这么多人,他以为给俄国人捣乱而已,目的是让俄国人招工不成。这些工人将来活下来的都会成为坚定的布尔什维克,还曾经去做列宁的卫队,去执行俄国最高级的肃反工作。俄国人为什么如此痛恨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人曾经在苏联最初建国的时候,亲手执行并杀死了无数俄罗斯人,一个肃反,让苏联领导只相信那些听话毫无二心的中国刽子手。 听到盖天久将这些人分配种土豆,便想到了额尔科纳右旗那千里无人烟的大草原,不如送到那里去开发荒地多好,有一个北大仓不就出现了吗?于是派遣任元星去处理这些人,这些人不允许回老家。但是有人喜欢种地的话,便招募去额尔科纳右旗开垦种地,组建垦荒农场,开垦三年之后土地将会属于他们。另一个选择是当兵。做王茂如边防军去,第十七混成旅人数稀少——如果八千人的混成旅还是人数稀少的话——希望有人能够前去效力。当然如果有工人前两个都不选择的话,那还有第三个选项,就是直接派(实际押送)到呼伦贝尔煤矿总公司进煤洞里挖煤去,合同一签十年,挖十年煤矿才可以走,当然,挖煤的工钱也是三个选择中最高的。 这两万四千多人是天南海北的哪里的都有。也不是什么齐心协力逃跑什么的,因为地域不同分了许多伙人,虽然都是俘虏收到盖天久的看押,可是在一起的时候还因为种种原因争斗。便是在选择的时候。也有人打仗,还死了几个人,看来各个都不老实。也正是他们没有齐心协力逃走,才让盖天久六百多人看守住了两万多人。这些人中有一万多人觉得不如去开荒,既然大家都是种地出身的。干农活谁不会,三年之后地就是自己的。还有三千多人穷疯了希望去挖煤赚钱,一个月八块大洋,乖乖。八块大洋,足够一大家人吃两三个月的了。剩下一万人则选择当边军。他们之中有的觉得那两个选项都是骗人的,要是不选择当兵。可定被拉到某个地方给杀掉了;有的觉得不管是干农活还是挖矿,都是别人看押着,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当了兵可是看押别人;还有的觉得闯一闯,边军也没什么不好,再说这个年月当兵吃粮卖命而已,如实真打起来,立即投降,再跟被人混口饭吃而已。 王茂如派赵增福的遣团去接回来这一万四千人工人,而那一万选择当士兵的却留在了盖天久这里与盖天久的土匪兵一起受训。多了一万多士兵的盖天久自然是高兴坏了,王茂如接下来将赵增福的团第一营留下来做新兵教导队负责训练,并且对盖天久保证,新兵训练结束,我给你个团长当当。 当其余的人都被第十七混成旅团接走之后,三千人直接安排进了煤矿厂,而那一万多垦荒公司的人则被带到额尔古纳河两岸开垦去了,马六舟趁机进言说不如先种植一些大烟,这可是经济作物,再说放在额尔科纳右旗地理偏远。便选出来四百个工人专门种植大烟花,看看一年的收成如何。为了防止这些人逃走,第十七混成旅团不得不分为两部分,一营在盖天久那里做教导队,二营派驻在额尔克纳左旗和额尔克纳右旗看守这些垦荒的人。 额尔克纳左旗和额尔克纳右旗这两个地方远离俄国人中东铁路,同时,周围全是少数民族鄂伦chun人,鄂温克人和达翰尔人,想要逃回黑龙江省,必须越过漫漫绵长的大兴安岭,还得避免遭受无处不在的西伯利亚东北狼群袭击,以及第十七混成旅团的追杀。 安置好了工人之后,王茂如才轻松下来,都是自己的馊主意给自己闹得,他原本的打算只是sāo扰俄国人,阻挠俄国人修铁路。俄国人利用中国人修建铁路,反过来利用铁路运兵到中国来打中国人。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这些工人去了俄国之后,很多人都被苛待而死,当初二十五万中国工人进入俄国修铁路,之后俄国爆发革命,到最后中国工人被赶回国,居然只有十万人活着回来了,那另外十五万中国人哪里去了?如果说贯穿美国东西的大铁路每一公里都枕着一个中国人的尸体的话,那么俄国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每五十米就枕着一个中国人的尸体。 当然,现在这些工人自然是不知道未来,甚至有些憎恨王茂如的做法,他们是去赚钱做工人去了,居然被劫到这里被迫来种地挖矿。人家俄国人说了,去修铁路,一个月二十金卢布,在这儿一个月还不到三块大洋,谁干啊。许多工人私下非常不满,也时常有成帮结伙或者单枪匹马逃走的人。 只是,这些人都低估了黑龙江的自然环境了,很多人都被野兽吃掉了,尤其是草原和森林里的狼群,还有些迷失在大兴安岭茫茫的丛林中,一辈子到死也没有走出来。 王茂如劫掠他们的第三个原因。则是这批人最后居然在俄国都加入了他们的布尔什维克,回国之后也是第一批布尔什维克党徒,而且这批布尔什维克积极支持苏联的建立,破坏中国干涉军的行动。使得干涉军也一事无成——甚至苏联居然都不认为中国zhèng fu组建了干涉军,因为中国干涉军,除了跟ri本干涉军和沙俄白军产生冲突外,没干过任何伤害苏维埃政权的事儿。 这中国干涉军,可真是软到家了,如果当初中国干涉军能跟苏联打一仗,也不会到后来苏联甚至瞧都不瞧中队一眼,他们也佩服硬气的对手。即便是手下败将,但是最看不起打都不敢打的对手。 呼伦贝尔地区十一旗,随着难民大cháo的到来和民政部门的ri趋完善,这中国最北地区赫然焕发了青chun。一些远道而来的记者居然也来到呼伦贝尔想要采访这位收复国土的尚武将军,可惜的是王茂如没时间也没心思陪他们。 这种大烟的事儿,虽然赚钱,可却是坏名声,马六舟身负重担哪能管好鸦片种植。王茂如想了想手下的人,总觉得这种事儿干起来是个坏事。可坏事也得干啊,现在哪个军阀不种鸦片,谁会跟自己手中的银子大洋过不去。正巧浦继电报发了过来。说在各地物sè许多能言巧语的人,准备建立一个话剧社作为宣传处的主力。看到浦继的电报。王茂如忽然想起来一个人,这人就是如今在家窝着被吓破胆子的浦纳。于是将他叫来。浦纳听到,忐忑不安地问:“大帅,我……行么?” 王茂如哈哈一笑,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说:“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大贝勒,你不想一辈子都藏在家里不出门?听说你连抽鸦片的钱都没有了,还得四处化缘?”浦纳立即通红着脸,很是不好意思。 “这件事儿,我就交给你了。你去额尔科纳右旗去,我在那准备种一些鸦片。”王茂如叮嘱他说,浦纳拍着胸脯说:“大帅,您这么信任我,我浦纳要是再办砸了,您就把我脑袋当夜壶。我也不用你毙了我,我端着自己脑袋过来。” 王茂如哈哈大笑,打发走他,便见到赵佳诚呲牙咧嘴地走了进来,问:“你这是哪疼啊?怎么这么样子?” 赵佳诚一惊一乍地叫道:“大帅,好消息,好消息啊!” “你老婆病好了?”王茂如问。 “我老婆前些ri子自杀了,唉。”赵佳诚脸上露出一半欢喜一半悲伤,扭曲得不行。王茂如心说你这是在哭啊还是在笑啊,赵佳诚又说:“得到马晓水的国内财务报告和方宏信的国外财务报告之后我做了整理,大帅,您上半年可是赚了不少啊。” 王茂如瞪大眼睛,道:“多少?快说说。”搓着手,道:“这建设一个地盘,真他妈的费劲啊,这也要钱,那也要钱。” 赵佳诚端着报告,翻开第一页,介绍说:“感谢欧洲列强,正是他们瞎折腾,可算是让大帅你的公司赚了大钱。” 王茂如忙说你快说说,都怎么样了,赵佳诚炫耀说:“首先是国内消息,华兴集团下属的火柴厂,面粉厂,服装厂,皮鞋厂,今年上半年收入抛出去花销之后的纯利润为四十万元,而下半年的财务估算,有可能是上半年的两倍。由油灯厂转型而成的军用水壶厂和罐头厂,接到了法国陆军五十万法郎的订单,五十万法郎,可是一百五十万大洋啊。”他高兴地手舞足蹈,挥舞着账单,嘴都合不拢了。 王茂如忙用手向下压一压,“淡定,淡定。” “是,是。”赵佳诚激动不已地说,作为一个财务人员,能把统计别人赚的钱当成自己的事业,这需要多么大的敬业jing神。王茂如点点头,满意地笑说:“这消息可真是不错,不错啊。良言,你猜要是梁士诒这死老头知道了,会不会气的嗝屁了?哈哈哈,活他妈该!谁让我当初劝他,说抓住这次机会,抓住世界大战机会,他不听啊,他自以为是啊,活该!赚不到钱活该!” “梁大财神也不在乎这点钱。”赵佳诚说,“他那铁路一年就几百万收入,干铁路真是赚钱的买卖。” 王茂如摸着下巴,砸么砸么嘴,自言自语道:“我要是有铁路就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