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日本女粉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日本女粉丝

第一百七十三章ri本女粉丝 赵佳诚又说道:“这只是国内的消息,还有个国外的好消息,是美国的east军火公司的,除了澳大利亚组织军队参战,新西兰也阻止军队参战,因为英国本土的枪支和弹药制造能力甚至都不满足本国需要,所以两个国家分别跟east军火公司订购制式步枪和步枪弹,还有英国陆军部向east公司订购毫米恩菲尔德步枪弹一千万发。” 王茂如气跳了起来,叫道:“不卖,不卖!”他暴跳如雷地说:“英国佬那帮王八蛋,狗娘养的,婊子生的!当初就坑了我一下子,如今反倒是求着我了?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east兵工厂最值钱的就是子弹生产线,他娘的当初骗我说向east订购武器我才改造毫米子弹线我投入五十万美元,到后来英国人居然不跟我买枪和子弹了!害得我五十万美元差点打了水漂,这帮子混蛋!现在倒是求着我来了,不卖,不卖!” 赵佳诚摇头,苦口婆心地劝慰道:“大帅,您犯不着跟英国陆军部生那么大的气,您想一想,如果这单生意咱们不做,其他五大军火公司也会做。只是他们现在生产枪炮给英国陆军赚得多,生产子弹利润低而已,但并不是没有利润。这只是大餐和肉汤的区别,但是east真的连肉汤也不喝的话,五大军火公司他们自己也能生产子弹啊。真到那个时候咱们east公司生意没了还得罪了英国人了,也得罪五大军火公司了,更得罪美方了。” 王茂如生了一会儿气却笑了,点说:“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只是心里有气,蹩不过这个气来,不骂出去我心里不舒服。做,怎么不做,生产子弹也赚钱嘛,告诉方宏信,生意要做,而且要做好。” 得到王茂如的命令之后。方宏信将east军火公司的方向进行了调整,之前枪支生产占工厂生产配额的70%,弹药以及其他占30%。但是接到了命令之后,他迅速调整生产配额。将80%生产力量用于生产英77口径的恩菲尔德子弹,20%生产枪支。五大军火公司不可能专门为给英国,专门去建设一个子弹生产线。现在,在美国,east军火公司居然是唯一一个拥有最大的毫米李恩菲尔德子弹生产线的兵工厂。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英国陆军部从不屑和蔑视,到如今求着了。 因为制定了为英国以及英属联邦共和国的供应计划,方宏信也趁机向其他军火公司提出收购他们的李恩菲尔德子弹生产线。美国人做生意讲求实用和高效。既然李恩菲尔德子弹获利少,且消耗工厂的能效。不如由他们一家来做,趁机把这将来可能用不上的子弹生产线卖个好价钱。方宏信又将子弹生产线扩大三倍以上。解决了加州许多白人的工作问题。加州zhèng fu甚至还未esat军火公司颁发荣誉奖章,奖励他们为加州赋税和加州白人做出的巨大贡献。 得到这个好消息,王茂如兴奋的整ri睡不着家,同时唐宝琪的信也从俄国恰克图寄了过来,诉说衷肠和思念,王茂如读后大为欣喜,自恋地连说自己是不是太帅了以至于别人想忘都忘不了。自恋过后,王茂如大笔一挥,写了一封回信,信里只有一首诗:“ 给最爱的宝琪公主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 有蜜甜的忧愁——” 写完之后,王茂如觉得眼熟,这首诗……大爷的,这首诗不是大学的时候为了泡妞,特地学的吗?是谁写的来着,谁来着?王茂如左右踱步半天,才想起来,是民国大烟鬼诗人sāo客徐志摩啊,幸好这个时候徐志摩现在还在杭州读中学,还没开始作诗,自己不算是侵权了。写好后颇为得意,便找来任元星,让他看看自己的大作。 任元星看完,却道:“大帅,这也不押韵啊,作诗讲求的是七言八句,平仄叠加,工整对仗。昔ri李鸿章李大人一首诗这样写的,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yu封侯。定须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野鸥!笑指芦沟桥畔路,有人从此到瀛洲。” 王茂如意兴阑珊,闷闷不乐,这任元星也太不知趣了,还七言八句,自己又不是作古诗。任元星见王茂如情绪不高,便说:“大帅,刘副官如今康复了,不过却有了个烦心事。” “什么烦心事?” “你许配给他的那个女的,天天和他吵架。”任元星想想便笑道。 王茂如对刘哲其他的都很满意,这小子天天练习左手开枪,又拿起了军事课本重新阅读,还翻译起了ri本军事文章平ri给自己讲解,当真是上进青年。只是唯独这件事很失望,对待女人过于认真了,喜欢是喜欢,可也不能惯着啊,怎么受了伤变了xing格,天天跟女人吵架干嘛,王茂如便道:“我当什么事儿,要是刘哲不喜欢了,就让牛德禄把那女的送回到荣军农场就是,还有那么多伤兵没娶到媳妇嘛。” 任元星忍不住笑道:“您说这怪不怪,这刘哲迷上了这女的之后两人天天吵,吵完了还天天疼着。这事儿啊,咱司令部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女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哦。” 王茂如心说这刘哲还是真有受虐狂的潜质,便问起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前些ri子忙也没来得及细问。 任元星早就打听好了,说道:“这女子名叫董丽,原是四川眉山人,因四川战乱,与家人一起到了běi jing生活。说起来还是和唐六小姐是同学,也是在京师女子学堂读的书。只是在běi jing的时候被一个老太太人贩子说动,主动跟这人贩子来了东北,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到现在还不认为自己是受人贩子骗,一直称那人贩子为干娘。”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高学历,低情商,自古以来有才的女人,未必是聪明人,聪明的女人,也未必有才。你看前朝慈禧太后有才吗?她若有一点才,大清朝也不会让她折腾散架,可是她聪明啊。这个女孩,能上得了京师女子学堂,定是有才,可是……呵呵。”又吩咐道:“这封信给唐六小姐送过去。” “是。”任元星道。 王茂如忽然想到怀柔那两个老婆还得安抚呢,用什么安抚,对了,还是写诗,虽然任元星这个土包子不懂他的现代诗,可是未必仅仅接受了初等教育的左氏二女不懂。她俩如今也跟着怀柔县长穆天贾请的女学官学了许多字了,应该可以读了,便大笔一抄——这叫借鉴,对,是借鉴,不是抄袭,给两人分别写了两首诗,都是大学的时候为了泡妞学的,现在回想起来,倒也是方便。任元星离开之后,王茂如一个人静静回忆半天终于写好,便放在手边。 此时卫兵乔三棒报告,说有个ri本女人来求见大帅,不知道大帅见不见。王茂如平ri不是在巴扎大营,便是在马六舟的政务总署办公楼,或者到部队去看看,谁也说不准他在哪,这ri本女人倒是巧的很,正巧他在司令部办公室。王茂如哪认识什么ri本女人,对卫兵说:“你确定是个女人?还是ri本女人?” 乔三棒哈哈一笑,道:“大帅,您老不是认为俺是傻子?” “我看挺像,带过来……嗯……搜查一下。”王茂如说道。 乔三棒满脸的局促,问:“这个,大帅,咋搜查啊?” “搜身还不会吗?” “乱摸行不?”乔三棒一脸期待问。 “滚你大爷的,哦,对了,是女人。”王茂如一拍脑袋,“这两天寻思事儿糊涂了,直接带过来。” 这女人的确是ri本人,穿着藕荷sè的ri式和服,脚上穿着木屐,塔拉塔拉走了进来,路过的人纷纷观望,哪会想到一个女人进了司令部,还是ri本女人。王茂如抬起头,却见到女子也在望着他,那女子肤如凝脂,面如白玉,黑亮的眼中透露着一丝清澈和青chun,正是这一汪清澈,让王茂如多看一眼,却堕入了进去。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清澈,干净的似乎可以看到底一样,懵懂的如同婴儿,只是看着你,便让你忍不住去保护。多么宁静而纯洁的眼睛,多么惹人怜惜的眼神,相信每一个男人见了都忍不住被这一双眼睛迷恋住。 “你是……” “您是,尚武将军王茂如,秀盛君?”女子高兴地鞠躬,尖叫道,“秀盛君,你真是秀盛君!您比照片上更……更有男子汉气概!对不起,在ri本,我们这些崇拜您著作的人都称呼您为秀盛君。” 不用说了,这又是一个粉丝,而且是女粉丝,还是个ri本女粉丝。王茂如向乔三棒示意出去,乔三棒冲大帅会心一笑表示自己了解,便立即走到门口轻轻关上了门,顿时几个卫兵围了过来,乔三棒嘘了一声,道:“不愧是大帅,走到哪都有女人追,还个顶个的漂亮。”众人点头,这点真是比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