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抄出来个诗圣迷人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四章 抄出来个诗圣迷人眼

第一百七十四章抄出来个诗圣迷人眼 “我是王茂如,字秀盛,之前用过秀盛先生做笔名写过几本书而已。虚名,都是虚名,此虚名对我如浮云尔”王茂如故作轻松地说,这副样子,若是再有一个穿越客在旁,非得催他一脸吐沫不可,太无耻了。 当然,王茂如虽然有些自以为是,倒也不是妄言。他自从当了护军使掌控了整个呼伦贝尔全境之后,这才发现以前的努力真不算什么贡献。只写书,若是能惊醒别人,那鲁迅早就成了救世主了。 “秀盛君,我叫河田智雅,除了是您忠实的读者之外,我还是ri本《新闻早间》报社记者。”女子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显得可爱极了,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就像是蝴蝶飞舞一般。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完全不符合这个时代嘛,王茂如心中腹诽道,自己的两个老婆左玉琢和左玉婵因为是混血儿,漂亮那是正常,却没想到遇到这么漂亮的ri本女孩,这可真是……难道她也是穿越来的?抛出去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幻想,王茂如道:“这个,河田女士,请坐。” 河田智雅文雅地坐在王茂如桌子对面,整个人显得那么的安详恬静。正巧看到桌子上王茂如写的两首情诗,她立即掩口惊讶道:“秀盛君在做了将军之后,仍然不忘写作吗?真是让人佩服的很呢。” 王茂如摇摇头,道:“写什么文章。只是给妻子的诗而已。” “秀盛君居然会写诗?”河田智雅吐了一下可爱的舌头说。 王茂如哭笑不得,反问道:“难道我不应该会写诗?”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河田智雅连忙站起身九十度鞠躬致歉说。 “没事儿,你坐下来说。”王茂如和声细语道。“你们ri本人的礼节比我们中国人还多,我还真不习惯没事就鞠躬。河田小姐的汉语说的很好啊,您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河田智雅连忙抽出小本,说道:“不好意思打扰秀盛君,我想给您做一个专访,不知道可以吗?” 王茂如靠着椅子的靠背,坦然一笑。道:“可以,如果没有人打扰的话。” 门外,乔三棒挡住了监察处长徐佑前,道:“长官。这会儿您可不能进。” “怎么了噻?” 乔三棒凑到他耳朵旁,活灵活现地说:“有个ri本妞追咱大帅,追到这儿来了,大帅刚才把我赶出来了,你看看。我作为近卫都被赶出来……您咂摸咂摸。” 徐佑前眯着一只眼睛,点点头,拍拍乔三棒的肩膀,了然于sè道:“人比人气死人了噻。怎么就没有女人倒追我?三棒子,谢谢你的提醒了啊。以后有用得着哥哥的事儿,尽管来找我。” “瞧您说的。见外了不是。”乔三棒立即眉飞sè舞地说,“徐处长啊,您是不知道,这ri本女子长得可真是……天仙一般的人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七仙女下凡尘,诶呀我去,不信你问他们。”其他卫兵立即小鸡啄米一般猛点头,证实这女人的确是貌若天仙一般。 “得,反正我这儿也不是什么急事儿,就等一会儿,看看是不是真的,你们几个别骗我。”徐佑前倒也是饶有兴致地说着,坐在外面凳子上,便开始等那ri本女人出门,可惜过去一个小时也不见出来,这大帅该不会是……办公室就搞上了?他看看乔三棒,乔三棒也看看他,两个人心有灵犀,会然一笑,大帅,高,真高啊! 没有门外的人想的那么龌龊,河田智雅做了一个采访,这篇采访是她在计划中想了无数次的。只是中ri之间相距太远,河田智雅下定决心来到中国,还是拜托了黑龙会才知道王茂如在哪,费劲千辛万苦来到呼伦贝尔。因此她倒是问个仔细问个明白,还将书中不懂的地方一一问询,就像一个虔诚的学生面对老师一样。王茂如倒也没有什么歪心邪念,想一想就算一个千娇百媚美丽万物的女孩向老师提问,老师会动歪心吗? 额……你动了? 禽兽! 河田智雅满意地合上了笔记本,叨扰了秀盛君一个小时的时间,真是收获匪浅啊,她站起身恭敬地说道:“秀盛君,我代表我个人和《新闻早间》全体报社同僚,感谢您接受受访。虽然中ri之间因为种种原因导致现在势如水火,然而我相信,中ri之间的民间,还是友谊长青的。您会不会因为有人是ri本人,是你们如今抵制的国家的人民而反感呢?” “不会。”王茂如泱泱大风地说,“我最不反感ri本女孩,要是ri本只有你这样的女孩,那这个世界简直就是太美丽了。”言下之意是,ri本男人都特么的该死……或者因为后世的av影响力太大了,导致ri本女人很受欢迎啊。 不过这句话听在河田智雅的耳中,却是另一个意思了,什么叫ri本只有你这样的女孩,世界就太美丽了?难道他在暗示什么吗?河田智雅立即从耳根子开始羞红了脸,就像喝酒醉了一般,她害羞地低着头,一只脚轻轻抬起提着地面,心中百般滋味,难道秀盛君他……他喜欢我吗?她害羞的不敢抬头了,只是当她低头的时候,又一次看到桌子上的诗。 “河田小姐,你现在是除了工臧良平外,我的另一个ri本友人。”王茂如笑道。 “秀盛君,我可以……”她害羞着,却对那诗很是好奇,青葱玉指轻轻点了一下那情诗问:“失礼了,请问我可以看一看秀盛君的大作吗?” 王茂如扫了一眼,笑道:“可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看。” 河田智雅接过来情诗,会说话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页情诗。咬着嘴唇却也忍不住謦开贝齿,朗声读了起来:“ 至玉婵 我活在这个世上 一共有两次微笑 一次是与你无意的回眸 眼神与眼神交接的那一刻 一次是与你梦里的相见 双臂与双臂相拥的那一瞬 这两次欢快在我心里 足足回味了三个chun秋 我情愿听心碎的声音 也不能停下想你的心跳 我想忘记那些微笑 却多了数不尽的烦恼。” 她放下这一页情诗,眯上了眼睛,似乎沉浸在这首诗的余味之中,心中却思绪万千,这女子是谁?竟然能得到秀盛先生如此的关爱,她一定是个美女,到底是多样的美人才能得到这样的情诗呢?河田智雅所有所思。却也若有所失,这情诗若是给自己的多好,这样一位将军,能写书。能打仗,指点江山却用情至真,自己来的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 她一颦一涩,王茂如尽收眼底。暗暗好笑,这头剽窃而来的情诗,竟然让这ri本女孩忘情如此,真是天下文青是一家。难道所有文艺女青年都这么神经质吗?至于如此吗?当初自己背这首诗的时候,可是没打动女孩。却得到一句话:“我饿了,你请我吃包子去。”这倒是也算得上是收获。 过了半响。见河田智雅还沉溺于那首诗之中,可不要魔怔了啊,只是一首诗而已,王茂如不得不提醒:“河田小姐,河田小姐,快到晚饭时间了。” “嗯?”河田智雅慌忙地回过神sè,这里是秀盛君的办公室,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像入定的僧侣似的,真是丢人啊,尤其是在秀盛君面前。她忙再次道歉,王茂如不得不再一次说没关系,她问:“秀盛君,你很爱这个叫玉蝉的女子吗?” 王茂如点点头。 她又问:“有多么的爱呢?抱歉,这样追问你,只是因为这首诗太打动人心了,我想说的是,换成任何一个女孩子听到的话,都会感动的心碎的。” “心碎了可不好。”王茂如认真地说,很大煞风景地断定道:“那是心脏病。” 河田智雅忍俊不禁掩口失笑:“秀盛君真会开玩笑啊,这首诗也是你写的吗?”他指着第二张纸,那张纸是写给左玉琢的,河田智雅便再一次阅读了起来,就像捧着圣经的教徒一般,神情专注全情投入,道:“ 至玉琢 那天 是你突降的天光 照亮了谷底流绿 绚烂了松林滴翠 是你浓郁的芬芳 让我生命中的能量 无尽的燃烧 让我身体里的热血 狂野的奔流 我是被你打开的窗 踏着雪映中的月光 就和你 演绎一段爱情的传奇 缔造一出红尘的神话 纂写一首秀美的篇章 谱响一曲神界人间的绝唱。” 她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这些诗据为己有,却又觉得这样很不够,这些诗,这下关于爱情的诗,为什么自己听到之后却如同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仿似那么遥远呢?是了,并不是想要拥有这两首诗,原来自己所期待的,是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诗,属于自己心爱的人写给自己的诗。她一瞬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贪婪的女人,十九岁的自己,居然也是贪婪的女人,她贪婪想要将这首诗的主人占为己有。身为河田财阀的幼女,从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着贵族般的生活,却从未享受过这种感觉,是的,渴望被爱的感觉。难道就是从诗中得到?她凝视着王茂如,用心去聆听他的呼吸,朦胧中,那在《大国崛起》的书页上的年轻照片和现在这个留着稀疏的胡须的军人,融合在一起,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王茂如心里有点被看毛的感觉,这小娘们没事儿?傻愣愣地看我干啥呢,回想一下后世那些疯狂的女粉丝,的确都是这样神经质。例如刘德华的疯狂女粉丝,为成龙自杀的女粉丝,一个个的都是这样的。王茂如忽然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妞能安然无恙地来到呼伦贝尔,估计应该是ri本的贵族。据说贵族一般都是近亲结婚所生,而近亲结婚所生的一半要么是天才要么白痴,这女孩是要闹哪样啊? “咳咳咳,河田小姐,这样,我请你吃饭。”王茂如受不了女粉丝火辣辣的眼神,再加上肚子饿了,很不解风情地说,向门外喊道:“三棒子,去打两份饭过来……给河田小姐的随从每人也打一份饭。” “是。”门外乔三棒一摊手,对徐佑前说:“徐处长,看来里面还得腻歪一会儿,您是等还是不等?” “不等了,吃饭点儿到了。”徐佑前前脚刚走,后脚赵佳诚便来了,乔三棒又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赵佳诚眨了眨眼睛表示了然于心,便扭头要走,乔三棒忽然问:“赵处长,您找大帅何事啊?” “没事,就是今天发军饷了嘛,找大帅签字发军饷,明儿个签也一样,明天发!”赵佳诚飘过来一句话。 “啊?”乔三棒哭丧着脸,得,自己嘴欠,嘴欠,一回身,几个卫兵一人给他一脚,骂道:“该死玩意,多嘴,让你多嘴,赶紧去打饭去。”都是沧州出来的,关系也都要好,这才一个给一脚,这叫损友。 第十七混成旅饭菜从上到下都是一样,便是大帅王茂如自己,也是吃的一样的伙食,但是伙食不错,而河田智雅倒是第一次吃到这种军营饭菜,感觉很特别。两人莫不吱声,王茂如也不好赶人走,在中国想要送客,便端起茶,客人便明白了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对这个ri本女孩似乎不起作用啊。河田智雅一面吃着一年沉默,心里想着心事,作为财阀的女儿,从小接受的礼仪,让她吃起东西来慢嚼细咽,一切动作都优雅娴熟,只是这食物器皿显得格格不入——两个茶缸一个装着饭,一个装着菜。 王茂如三下五除二吃完了,便看着她仍在细嚼慢咽那馒头的第一口,心说姑nǎinǎi你倒是吃得快一点啊,可是河田智雅收到的教育就是如此,仍是慢慢吃彬彬有礼,一切动作就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一般。王茂如只好选择投降了,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地便只能看着了。 嗯,人,长得真漂亮,有句话怎么形容来着,叫做北方有佳人,绝世而。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河田小姐便是这样的一位佳人,真是,真是,真是太遗憾了,居然是个ri本人,ri本人呢。该死的,怎么就是ri本人呢,王茂如便更加对ri本生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