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谭家培之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五章 谭家培之死

第一百七十五章谭家培之死 为了打发时间,他从办公桌中抽出一根雪茄,点燃了之后默默地吸烟,俗话说的好啊,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要是饭后一支雪茄又该如何?想到上大学那一阵,宿舍几个兄弟为了体验这种男人的乐趣而故意躺在床上,抵抗者别人臭脚丫子味感受所谓的饭后一支烟而被导员抓到,那是多么单纯的生活啊。也不知那些朋友怎样了,未来又是怎样呢,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小泰妹老婆,以及儿子,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是对还是错。一时之间,许多思绪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看到王茂如或皱眉,或喜悦,或悲伤,或叹息,整个人被雪茄的烟袅包围着,河田智雅眼睛中又闪烁起来,哇塞,太帅了,是怎样的一种经历,让秀盛君有如此之多的感伤呢? 得,这真是,在粉丝的眼中,偶像连挖鼻屎都是帅气的。 王茂如吸过了半根雪茄,睁开眼,见到河田小姐双手支撑着下巴凝视着他,笑道:“河田小姐,吃好了?” “嗯。” “那么……你还有什么事吗?” “嗯。” “好,请讲。” “嗯。” 王茂如大声提醒道:“河田小姐,河田小姐?” “嗯,嗯?”河田智雅忽然清醒了,更加羞赧得不行,脸sè红润低再一次低下头。 “那个,要是没事儿的话……” “抱歉。打扰秀盛君了,秀盛君,那么我先走了。”河田智雅低着头说,她不敢抬头。实在是脸上红热的不行。 “请。”王茂如说道。 河田智雅逃离似的跑开了,还差点撞到了门,王茂如忍不住乐了起来。 “疯狂的粉丝啊。”王茂如自言自语一番,叫道:“三棒子,你把卢队长和魏副官叫来。” 待二人来到之后,王茂如说:“交给你俩一个任务,带一个营去河北怀柔,把我二位夫人和家里仆人都带来呼伦贝尔。这里稳定了,也该她们享享福了,对了,这两封信交给她们。”他将两个情书装在了两个信封之中。却忘记了在信封上写给谁,卢方和魏东龄是什么人?他们是大帅手下,怎敢看大帅的书信内容,虽然疑惑大帅怎么不写署名,却也没敢过问。还以为两个书信一模一样,便放了起来。 卢方两人从143团带走了最jing锐的一营南下接人,那143团团长李品仙倒苦水说143团就一营是老底子,如今被卢方带走了。143团战斗力几乎减半。王茂如说你别抱怨,你再抱怨我把你调到参谋处来当参谋。李品仙吓得赶紧跑了回去。 与此同时,王茂如下令让参谋处在大兴安岭中盖天久加紧练兵。他准备年后(1916年)扩军,打电报给方宏信让方宏信用轮船发送三万支步枪和五百万子弹,英国的订单能完成便完成,完不成便不做了。 扩军对大家都有好处,指不定营长就一跃成为团长副团长,诸位军官听到之后均大为高兴。 巴布扎布余党被捕的叛匪如今还剩下一千一百人了,在徐佑前折磨这下,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不敢再有什么心思,王茂如也一并派了过去。这一万一千一百人将会在年前组成十二个补充营,番号分别是002到013,而番号001是如今在扎兰屯驻防的补充营,那001补充营营长也是王茂如的心腹爱将刘华。刘华承诺,只要他在扎兰屯一天,就敢不叫许兰洲的人踏入西部特哈半步。 民国初年这年头,招士兵其实也很容易,有钱就能招兵买马。 王茂如也觉得自己潜伏足够了,该透透气了,也该让那些忽略自己的人开开眼重新认识认识自己了。只是如今招兵买马易,军官难寻啊,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以前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反倒是觉得手下人真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将了。 王茂如的手下军官本来就都是火速提升的军官,一年前还都是连长排长,如今都成了团长营长,非但如此而且数量还不够,他甚至都把副官刘哲也派出去盖天久处临时做了补充营营长。 军官不足,士官更别说了,整个军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断档的现象,下级士官都是老兵,而且这个老兵也仅仅参军两年。王茂如心中有意应该成立个军官学校了,若是有合适的军事教育长,自己做做校长,学一学空一格前辈也不错嘛。千百个军官齐声欢呼自己为校长大人,表决心忠于自己的校长也是不错的感觉。 有道是人伦纲常不可悖,天地君亲师啊。 王茂如叮嘱自己千万不能学老友蒋方震这个蒋校长,灌输军人只属于国家,不属于个人。到最后,他的学生的确是只是军人,真正的军人,而他却把顾问从北洋做到民国,一辈子的顾问。 经过两个月的疗伤,大难不死的巴布扎布在哈尔滨俄国远东医院伤愈,而俄国人医治好他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到了王茂如耳中。 巴布扎布是一位亲俄的强硬派民族分裂分子,致死都在妄图分裂国土,为了让东立成国,不惜引狼入室,借用俄国人与ri本人的力量对付中国。 王茂如绝不能让这种人继续活着,巴布扎布如果回到外蒙,一定会纠结更多的人发动sāo扰,好不容易统一的呼伦贝尔地区又将面临战乱。之前巴布扎布就有一千多手下逃到库伦zhèng fu,如是巴布扎布回到库伦,接受俄国人的暗中资助,和库伦zhèng fu的明着帮助,在组建一个五千人的骑兵师,自己可就头疼了。 一定要要派人将这个人干掉。此时王茂如想到了在天津的龙组。他打电报到天津,向郑二根询问龙组的情况。郑二根回电报说,如今正在执行两个任务,估计很快会完成。王茂如说你们归队之后立即全体北上。执行接下来的秘密任务。两人的电报自然都是暗语,这暗语只有郑二根和任元星两人懂得,用的还是郑二根家乡戏里河北梆子里的戏词儿,也不怕别人听了去。 且说那百脸乔堪英和三娘子与黑狼立即换了一身装备,百脸自然是化妆高手,将黑狼化装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仆,三娘子也终于流出了脸,这三娘子原来有一道刀疤自下巴到右边耳根。这才终ri戴纱,乔堪英三两下将三娘子化装成虬髯大汉,再加上三娘子本来就个高,堪堪一个关外豪杰。自己则贴上了一撇八字胡,打扮成了翩翩俏公子模样。三人的新身份是乔公子是山西某一财主的公子爷,想要来běi jing去模范团做军官,三娘子叫老三,是乔公子的贴身保镖。本是关外人,不过是个哑巴,而黑狼是乔公子家的老仆,忠心耿耿护送到běi jing。找门路让乔公子进入模范团。 三人来到běi jing之后,扮演老仆的黑狼便忠心耿耿地为乔公子找关系。他先是找到大商人雍剑秋。说向他购买十门大炮,这种大买卖自然是总经理雍剑秋忙亲自接待。忙问对方是何人。乔公子说家里是山西人,并不直接说明自己的身份以免有所不便,说自己购买大炮,就是为了将来自己成为军官好有所依仗。 乔堪英一口山西话说的以假乱真,话里话外说的一些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地名似乎都是山西祁县。雍剑秋多么聪明的一个人,立即想到了这人是山西人,姓乔,又在山西祁县,很显然,这是山西乔家的人啊,态度立即不一样了。 之后乔堪英领他去喝酒,几次三番之后,便问他能否有机会找人帮自己送去模范团做军官。这袁大总统眼瞅着就要称帝了,如今全běi jing都在讨论这事儿,自己去模范团也是给自己的身份镀金,将来也算是到总体的嫡系嘛。乔公子说,事情若成,万两白银送上。 雍剑秋立即想到了谭家培,话说这谭家培又升官了,如今担任模范团军务课副课长了,虽然从风纪课课长到军务课副课长似乎是降了半级,可是权力却大了不止半点。这全亏了谭家培见风使舵的本领强,见段祺瑞不成了,立即投向袁克定。他这个副课长专门负责模范团招生。 乔公子大方,在八大胡同约见了谭家培,席间宾客融洽,乔公子找来的两个窑姐也尽力的劝酒,到半夜的时候雍剑秋与谭家培便醉了。次ri一早,雍剑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赫然身在京师步兵衙门大牢里,原来昨晚北洋陆军中校军官,陆军模范团军务课课长谭家培,被人钉死在窑姐的床上。雍剑秋连忙将所知的一切都招供,可怎料到,等步兵衙门去六国饭店追凶找那乔公子的时候,人家已经远走他乡了。步兵衙门的人又远赴山西,却得知,如此一般年纪的乔家人,一直都在山西,根本就没有这个什么乔公子。此案件也让江朝宗一头雾水,不知从何查起了,此案后来也成了民国十大悬案之一。 当乔堪英三人化妆连夜返回天津的时候,见到高二早就等他们,吃惊于高老大的速度,不过看起来高老大的情绪不高,也不敢多问。高二心知前后事,这霍龙兴该死,原因是他知道的太多,那么自己呢?高二心中微微感慨,自己岂不是知道的更多?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该死?他将这份忧虑放入心中,此时王大帅还需要他,便不能动他,但自己也早作多一些打算把。 郑二根将王茂如的意思传达,王茂如想见一下龙组的人,于是带着手下北上而去。此时王茂如正在与浦继聊天商议一件事,原来是浦继的宣传课在军队中宣传忠于王茂如思想。也许是因为这个年代的人多半愚昧麻木,有人带领他们,倒是引得他们疯狂崇拜起来。他们不是现代人,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因为王茂如推广学习汉字,这才有一部分人会写自己的名字,会认字超过一百以上。浦继的宣传,说起来还有些带七分感恩三分迷信,士兵们如今吃得好穿得暖活的有尊严,全凭王茂如,而王大帅以身作则,关爱士卒,士兵接受传统文化教育,自然是感激涕零。再加上浦继找来的唱戏的,说书的,表演的,都是宣扬忠诚,也让士兵们心里潜移默化的认为,自己是王大帅的人,就应该忠诚于他。 三分迷信,则是另一个花招手段,中国人的迷信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时期,在破四旧的思想下,另一种崇拜代替了迷信,而在广大的中国农村,迷信思想是根深蒂固的。(笔者小时候有过很深的感受,爷爷是一位农民出身的老党员,老战士,参加过抗美援朝,却一直对我说,他老人家是天上的星宿转世,千百年才出一次的神仙,能看一眼都觉得光荣。这是真事儿,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印象特别深刻。那是八十年代初中期的事,在东北农村,也许是特例,也许一些读者会有相同经历,说出来与君共勉。后来去了湖南韶山旅游,当地导游也这么说,才知道,原来不止我们农村老家这样,呵呵,倒是蛮有意思的,大家勿喷,这不是诋毁,我对老人家是很佩服的。) 浦继便让人私下里说,王茂如王大帅是天上的三十六天罡中天魁星转世,这辈子要带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再次称霸,当年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被杀,玉皇大帝震怒,这辈子yu让天罡地煞称皇称帝。此等谣言看起来颇为好笑,人家当地民族信的都是喇嘛教,萨满教,佛教,可是却引得留言传播开来。可见,此时此刻此地,迷信思想泛滥,开启民智固然重要,但是若是不先愚民,别人甚至都不会听你说什么,如何开启? 报告完之后,浦继又说了自己的近况,原来自从隆贝勒一家自从来到呼伦贝尔之后,便在呼伦成立建了一座大宅子,比běi jing城里的宅子还要大一倍,隆贝勒府赫然凤凰重生了。更是喜人的是,他二哥浦定如今两个老婆同时怀孕,将来浦家定然会人口昌盛。只是浦继的正妻却因为北地寒冷,不适应气候,病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