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浦继当月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六章 浦继当月老

第一百七十六章浦继当月老 王茂如本以为他会难过,结果浦继却高兴地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大哥知道人生三大得意是什么?” “什么?” “升官,发财,死老婆!”浦继兴奋道,“如今我又是zi you身一个了,当真是无比欢乐啊。” 王茂如心说你这思想得超过这个时代一百年啊,便说你先别高兴,如今有个任务给你,浦继问是什么,王茂如说你去安抚一下蒙古王爷,如今我与他们关系太僵,苏ri安大家服我,可是摄于我的武力而已。 由于浦继是前清的贝子身份,按照民国法,老贝勒去世之后,浦继是有机会成为新的贝勒爷爵位的。且看贝勒府中的三位贝子,老大浦纳如今经过连番打击颓废起来,在家天天窝着吸大烟不去做事。老二浦定是胆小懦弱,老实巴交,做不了大事,现在在王茂如的司令部军务处档案课做课长,在此干起了老本行,也没多大出息了。只有老三浦继爱好交友,做了大买卖赚了许多钱,还与国民zhèng fu呼伦贝尔边防军护军使王茂如结拜为异xing兄弟,又是他面前的红人,这多大出息。老贝勒已经对家人说,以后他死后,贝勒爵位就是浦继继承了,人家名字取得好,浦继,当初就是为了继承爵位而命名的。 浦继的贝勒继承人身份得到了老贝勒的承认之后,也因此在外人称浦贝勒。他这个贝勒爷。比不了京城的黄带子嫡亲,可比呼伦贝尔那些王爷贵族要根正苗红得多。民国初年,为了巩固蒙古民心安抚边疆并且拉拢其不至于投入外蒙哲布尊丹巴王,民国zhèng fu分封了诸多王爷。然而这些王爷都是民国分封的。蒙古牧民尊崇的却是前清分封的王爷,所以即便是王爷,遇到正版的贝勒爷,也觉得身份不如人。 王茂如让浦及去处理和胜福与贵福王爷的关系,胜福虽然不再做主了,但他在本地蒙古牧民中威望甚众,蒙古人人人都会骑马,他随手一招便有几千骑兵。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若说胜福手下这些牧民多有战斗力,但是破坏力还是有的,并且他们的存在也是稳定俄国人和外蒙诸王的要求。王茂如不可能莽撞的消灭异己,这样不但在呼伦贝尔无法留住。在běi jingzhèng fu那边也要被判个乱国罪了。 如今胜福王爷位置尴尬,时刻受到第十七混成旅的监视,而且移民而来的汉人越来越多,胜福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之后他生病病倒,有算卦的说是犯了冲撞。便去请大神来驱邪。这大神说王爷是冲撞了神明,冲撞了天上的星宿了。而恰逢此时,有人在呼伦贝尔流传开王茂如是三十六天罡之首天魁星转世,便是信了大神的话。心说怎么才能病好。 倒是胜福的管家,乌ri塔纳顺有心。他对贵福说:“王爷的病治跟不治本,若要治好王爷的病。须得小王爷出面,牺牲一些东西。”贵福便问牺牲什么,乌ri说:“牺牲一下九姑姑。”九姑姑指的就是贵福的第九个孩子,号称草原三朵金花之一的凤凰花的乌兰图雅。他知道贵福王爷一直利用女儿拉拢关系,前有长女嫁与外蒙王公,后有五女嫁与吉林军官,这最小的女儿九姑姑年芳二八,正值待嫁年龄,又是贵福最宠爱最漂亮的女儿,若是能用她拉拢王茂如,却是两全其美了。 胜福有些舍不得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再有一个嫁给汉人,乌ri塔纳顺又劝说如今尚武将军二十有八却无后,若是乌兰图雅公主给将军留后,那呼伦贝尔以后您可是国丈爷啊。 贵福听后意动,恰好浦继拉拢蒙古王爷们,便让乌ri塔纳顺将自己意思表达,同时也拉拢王茂如跟前的红人浦继。这浦继怎么说也是世传的前清贝勒,和蒙古人更加亲近,席间乌ri塔纳顺与浦继谈起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事,浦继哈哈大笑说自己虽然没老婆,但是乐得逍遥自在。乌ri塔纳顺趁机这才说你们将军却无妻无子,胜福王爷的九女儿如今十六岁了,到了嫁人的年龄,不如两家合作促成这段美好姻缘。 浦继想是觉得好事,若是这婚事成了,那大哥的后方可就安稳了,点头说自己肯定促成这段婚事。浦继这人继承了běi jing爷们能忽悠的特点,王茂如让他去安抚蒙古王爷,他迅速安抚了诸多王爷,拉拢了关系,不过为了安抚王爷,却要牺牲王茂如了。又和其他蒙古王爷们交流之后,浦及美滋滋地跑回来,手中拿着请柬,说道:“大哥,大哥,请柬,请柬。” “怎么了?这么着急。”王茂如正在看地图,如今第十七三混成旅主力六千多人都住在呼伦城兵营,使得兵营显得有些臃肿了,而且对于边防有隐患,他准备在边境上建立十个边防哨所以及几个驻军补给点。 浦继道:“这个月十八,蒙古岑仑王爷取第六房小妾。” 王茂如笑道:“岑仑小王有五十了,还娶?” “人家jing神着呢。”浦继笑道。 王茂如道:“你代替我去,以后这种恭贺蒙古王爷过寿啊,娶亲啊,嫁女的事儿,便都交给你了。” 浦继笑道:“这可都是好事儿,大哥你不去,真是浪费了美酒佳肴了。对了,大哥,还有件事儿要跟你商量了?” “恩,你说,咱兄弟俩谁跟谁。”王茂如爽快道。 浦及道:“今ri我来,是来当月老来的。”说完一脸的yin笑,看的王茂如直别扭。 “月老?”王茂如好奇问。 “对,月老。” “给谁当月老?祝参谋长?他相好的多了,听说跟呼伦城三里胡同里的一个清官人勾搭上了,世风ri下啊,世风ri下,我都没去过那里。”王茂如满脸的遗憾之情…… 浦继摇头道:“祝至清这个家伙老家有老婆,童养媳,比他大五岁,在北平八大胡同还有个相好的,在天津卫还有个相好的,咋呼伦城还跟一个清倌人眉来眼去呢?不过他眼光就那么高了,除了老家的老婆之外,都是勾栏里的,真是让吾辈丢脸。我不是给他做媒,他用不着我cāo心。” “那是谁?” “我的大哥,这还不明显吗?是你啊。”浦继欢笑起来,道,“我说大哥,您今年可是命犯桃花,前有唐六小姐,后有左氏姊妹,如今人家胜福王爷看中你了,想要把九公主嫁给你。”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九公主?我不稀罕啊,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娶了两个如夫人,宝琪就跟我闹了许多事,要是再娶一个……” 浦继正sè道:“大哥你这次还非娶不可了。” “怎么?你这二杆子军师给我说说。” 浦继气道:“我怎么是二杆子了,有些事大哥你看的是比我看得长远,打算也仔细,但是有些事儿,你兄弟我有经验,咱祖上也是官宦之家不是?” “少废话,快说。”王茂如道。 浦继道:“娶九公主的好处有三,第一,稳定诸位蒙古王爷的心。大哥你虽然已经评定呼伦贝尔十一旗,并且雷霆手段让十一旗迅速跪伏,然而我满人当初却也并非用武力一味征服,而是抚剿并用,大清两百多年,不管皇帝有多少个妃子,你看看,皇后都是蒙古公主。如此才能让蒙古人归心,相信大帅并非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王茂如点头,这浦继倒是明白得很,浦继又说:“第二点,大哥你至今膝下无子,我怕军心不稳啊,多娶一个老婆,便多一分机会,大哥你有了儿子,诸将才安心。” 王茂如气道:“大家是我的手下,还是我儿子的手下,笑话,我如今不是健康健壮吗?如何想到那么多,还军心不稳。 浦继立即摇头,道:“这哪行,这不行,大哥你没儿子,这可是关系到咱们大家的前程问题。” 王茂如不解道:“怎么还关系到前程了?我没娶儿子关前程什么事儿?” 浦继道:“将来,咱们呼伦贝尔这么大事业谁来继承?所有的田地,店铺,工厂,都是以你的名义开设,咱们军队军费支出,也都是你的私款。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有什么事儿,咱们军队就成了没根的野草。到时候为了自己各自打算,大家都得分崩离析。不过要是大哥你有了后人,这些东西就有了继承人,这么着大家伙儿就有守护的东西,至少吃穿什么的不用担心没了根。” “你想的太严重了。”王茂如笑道,这不跟以前的皇帝一般了吗。 浦继坚持道:“比这还严重,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如果你不在这里,会不会有人心怀鬼胎,或者下面的人都能为争夺你的财产打起来。即便是有忠诚于你的人,他们守护你什么?不还是秀盛你的后人,所以,这事儿,你要抓紧。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王茂如哈哈一笑,心中自然是明了了,这关外不同于关内,不管军队还是个人家,它的继承人一向是顺承下去的,父传子,子传孙的。在南方这种父子相传简直不可理喻,别说南方,便是山海关以内,那也是不可思议。袁世凯准备将自己的事业传给儿子,便引得诸多被大洋大佬的齐声反对,气的袁克定火冒三丈又无可奈何。 然而张作霖死后,张学良继承东北,却是顺应民心,这张学良纨绔子弟一个,要什么没什么,居然所有人都支持他。难道这些人傻吗?难道东北人思想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