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举三得(光棍节快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举三得(光棍节快乐)

第一百七十七章一举三得 东北人思想有没有问题,这可不好说,一个地方一个观念,因为东北这地方比较特殊。由于关外人民长期受忠君封建思想影响,且东北的移民多大来自忠君之地爱国思想的燕赵大地和齐鲁大地,加上更加主动家主的满州文化的融合,即便是成了民国,对于父子或兄弟传承,看待也要比起关里的军队要严重的多。 尽管王茂如手下很多都是军校毕业,但这种文化却是诸多文化综合传承下来的。无论是哪个人属下,心中还是觉得大帅的一切自然应该少帅继承。 遥想东北王张作霖被炸身亡后,尽管当时奉军二把手张作相作为东三省最高军政长官,完全可以凭实力当新的东北王。但奉军上下心里都揣着子承父业的思想,拥护了张学良做新东北王。 当然,将整个东北交给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自是冒险,但也说明了关外文化特点。在这,仍旧信仰者子承父业的思想,并不是中国中原大地和南方那种能者居之,党派选举。 关于此特点,ri本人倒是详细记录,他们评论奉系军阀就是,团结,盲目,守旧,爱国,勇敢。他们也把团结当做第一位,有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没有张学良的东北军,在意义上是不一样的,有张学良,东北军能团结成一只老虎,影响中国政局,但是没有了张学良,东北军表现出了盲目和小山头土匪的特xing。被老蒋逐个收拾完。 自然,ri本投降之后,如果张学良能回到东北,振臂一呼。的军队也不会占去了东北大工业基地。当初老蒋害怕张学良蛰伏这些年后再次崛起,又盲目相信手中的实力,导致由东北军人组成的四野将其击败。如果此时东北王张学良在,估计四野的士兵也跑得没剩几个了,毕竟在东北的影响力不大。奉系统治之后,就是ri本占领,自然认为ri本统治结束还是奉系老张家做主。这一点很愚昧,也很悲哀。但是的确是事实。 虽然大家看王茂如年轻力壮,然而大家却都希望王茂如早ri成亲,甚至连身为南方人的参谋长祝永泉和李品仙也进言说大帅必须有后,王茂如虽然娶了两个小老婆。然而聚少离多,不在身边,哪能有机会留后啊。知道手下人的想法之后,王茂如有点怀念现代了,要是还在现代。他的儿子应该是三岁了。 于是王茂如笑道:“我以为我平ri能说会道,没想到浦贝勒能说会道不下于我啊,哈哈。所以你给我来当月老了?” “自然是我,除了我。谁能帮你找到符合你身份的女子呢。”浦继又道,“第三点则是。这个九公主说起来真是家财万贯,你是要的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胜福王公的嫡孙女,九公主殿下,大哥你想想,嫁妆得多少?” “知道,”王茂如说,“这老东西,每天想着如何占便宜,人品大大地坏啦坏啦地。”浦继哈哈大笑起来。 王茂如也笑,忽然正sè道:“此时你是不是和其他兄弟们商量过了?” 浦继说道:“只有祝参谋长和何处长知道,我问过他俩,这才和你说的,他俩非常支持这事儿,不过说得看您的意思。娶了胜福王爷的九公主,大哥你可就彻底在呼伦贝尔安稳下来了。” “这么说兄弟们是支持的咯。”王茂如问。 “自然是支持。”浦继肯定地说道。 王茂如道:“容我再想想,宝琪那边不好交代啊。” 浦继道:“大哥,至于么?一个前总理的女儿……” 王茂如摆手,止住他的话,说:“你不懂,你这人没爱过别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初恋情结。宝琪是我的初恋,是我最爱的女孩。” 浦继嘟囔道:“那左氏二女呢,也是初恋啊?” 王茂如踢了他屁股一脚,,骂道:“滚犊子,你赶紧给我准备准备点重礼,下个月岑仑娶妾,礼物一定要把其他人蒙古王爷镇住。” 浦继摩拳擦掌道:“大哥,您瞧好了,这事儿我来搞定。” 等浦继离开,王茂如让副官把马六舟请来,如今这马六舟是他的智囊。马六舟听后,大笑三声,说:“大人若如此,则北疆大安矣!”又说:“北疆大安,蒙王定心,将军抱得美人归,此乃三全其美之举,大帅何乐而不为啊?” 王茂如笑说:“纶公怎知道是美人,这万一是一脸高原红怎么办?” 马六舟奇道:“何为高原红?” 王茂如哑笑道:“就是红脸蛋,纶公你继续说。” 马六舟说:“虽然我来呼伦贝尔不久,但对于民生多有了解。这贵福不似他父王胜福只有他一个儿子,贵福的子女甚多,但是最出名的还是他的三个女儿,号称草原三朵金花。他的大女儿嫁给了外蒙的一个王爷,五女儿嫁给吉林护军使孟恩远的外甥,如今在二十三师中混的风生水起。但是贵福最为宠爱的还是他最小的女儿,九公主,号称草原凤凰花的乌兰图雅公主。人说呼伦贝尔大草原飞出金凤凰,便是说这个小公主。” 王茂如摸着下巴点点头,想了想估计被所有人叫做凤凰的,应该不会难看?不过有时候流言下人,不一定别人说就是美人了。遥想当初,chong qing选美,前三甲,那是一个比一个难看啊。正想着现代的事儿,旁边卫兵乔三棒凑热闹说:“大帅,我咋听说蒙古女人都大饼子脸,是不是真的啊?” 王茂如踢了他一脚,骂道:“滚蛋!人家是草原三朵金花,什么大饼子脸,那是高丽女人。” 马六舟又说:“提起这个九公主,其实还有一件故事要说。” “纶公请讲。” “巴布扎布投靠胜福王爷之后,又一次见到了九公主,便希望胜福王爷把女儿嫁给他,不过九公主乌兰图雅是个烈脾气,加上贵福宠爱,便没成功。结果巴布扎布说:‘我他ri必定成为大蒙古国之主,到那时,我再来找你,看你跟不跟我。’然后有其他提亲的男人,都被巴布扎布杀死了,结果现在他大帅你给赶跑了。你赶跑了人家准女婿,别人又不敢娶,所以啊,大帅,你还是当了这个女婿,否则九公主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马六舟笑道。其他卫兵也用一副期待的眼神,王茂如对他们笑说:“你们凑合什么热闹。”卫兵们低声笑了起来。 次ri浦继跑了过来,说已经选好了礼物。王茂如问是什么,浦继带他出去辎重营去了。原来浦继打的是辎重营的汽车主意,辎重营长熊炳涛趴在一辆福特卡车车身上,态度坚决地说:“想要拉走汽车,先让车从我身上压过去!”又骂道:“浦继,我们辎重营不欢迎你小子。” 浦继一脸贱笑说:“王营长,我可没说要,大帅在这儿,你问问大帅,是谁要,可不是我要。” 王茂如心说浦继你个王八蛋,原来是让我当黑脸,罢了,不就是一辆汽车嘛,便说道:“熊炳涛。” “到!” “让他带走一辆。” “大帅……咱运输力量本来就不行。”熊炳涛忙道,“再说,给蒙古王爷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他们也不会开车,而且还没有汽油。” 王茂如宽抚道:“所以你还怕什么,送给他们,过些天他们没汽油了就会把车还给你的。还有,这点汽车算什么,明年我还给你二十辆美式大卡车。” “大帅,咱可说定了啊,可不能反悔啊。”熊炳涛目光炯炯地望着他说道。 “我要是骗了你,你直接去浦继家把他家抄了赔给你。”王茂如保证道。 浦继:“……” 岑仑王爷纳妾,说是大事也不是大事,说是小事也不是小事。 这岑仑王爷起初并非王公,他少年时候是胜福府上的一个马童。在ri俄战争期间,他看准时机,投靠俄国人。为俄国人带路缉拿抓捕ri本的探子,并且追杀帮助ri本的中国探子。他从一个包衣奴才一跃成为俄军驯马队队长,为俄国的哥萨克骑兵养马看马。而在ri俄战争后期,俄国人因为兵力不足开始组织中国人帮他们打仗,他们比较信任蒙古人。于是岑仑便拉起一支骑兵队伍替俄国人卖命,再后来他不知怎地又跟ri本人私自联系上了。在俄国战败的时候立即投靠了ri本人。1904年ri俄战争结束,ri本和俄国议和之后,他转而又投靠了俄国人。民国zhèng fu成立之后,岑仑又靠向民国zhong yāngzhèng fu。 可以说三姓家奴也不为过,岑仑王爷也是一个滑不留手处事颇为老道的人,他最常做的就是投机,虽然被人屡屡骂为三姓家奴但他脸皮厚也浑不在意,又跟各方都有交情,便谁也不能小看了他。他的王爷身份居然是跟ri本人联系,让他们委托国府zhong yāng任命的,也因为他的王爷这个爵位来路不正,东蒙诸王会议的时候人家根本就不带他参加。 当王茂如率领大军北上开始,岑仑王爷就觉得这人一定会让东蒙古草原变天,于是不再主动与东盟诸王混在一起搞。这次东盟诸王被一股脑端掉,反倒是岑仑王爷这个买来爵位的王爷办点事儿没有,可见要么岑仑看得长远,要么就是有高人指点。 送给岑仑王爷的那辆美国卡车,可是蒙古王爷中的独一份,这年月家里挺着一辆大卡车,别说开得动不动,就是拿来做景观也羡煞旁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