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杀叛国者至死方休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杀叛国者至死方休

第一百七十九章追杀叛国者至死方休 用一个词来形容巴布扎布,那就是打不死的小强,长命百岁的蟑螂。 巴布扎布,蒙古族,韩姓。生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原籍卓索图盟土默特左旗,后迁居于苏鲁克大冷营子。曾任彰武县jing察局大庙区官。ri俄战争期间,他投靠ri军,充当了ri军的后备队,后任彰武县jing察队长。外蒙古“”后,他“往投库伦”,当上了外蒙古军队的营长,被哲布尊丹巴授以公爵。 1912年到1913年,他参加了外蒙古叛军窜犯内蒙古的战争。1913年11月中俄《声明档》及《声明另件》签订,窜犯内蒙古的外蒙古军队向北撤退。巴布扎布率部下千余人退至外蒙古车臣汗部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交界地带。在中俄《声明档》及《声明另件》中,俄国承认中国在外蒙古享有宗主权,承认外蒙古土地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 巴布扎布及其部下看到建立包括内蒙古在内的“大蒙古国”已无希望,而他们从外蒙古官府那里既未得到金钱,“亦未从那里得到土地”,对外蒙古官府失去了信心。1914年6月,他们挺而走险,巴布扎布提出要“手持武器前往中国村镇,自谋生路”。俄国驻库伦总领事密勒尔没有同意,要他们等待中俄蒙三方谈判之结果。巴布扎布一伙遂仍在内外蒙古交界处观望形势。在此期间,他们继续充当俄国的工具。为俄国效劳。当时俄德两国之间正在进行大战,德国为了阻止ri本援俄军火的运输,计划破坏西伯利亚铁路。1915年3月,德国特务潘南海姆等人找到巴布扎布。许以重金,要他炸毁嫩江铁路大桥。巴布扎布佯许相助,暗地里派心腹“将此情形驰报海拉尔俄领事”,遵俄领事密令将德国特务及其随从“全数谋毙,焚尸灭迹”,沙俄官员将缴获的银钱和枪械驼马全部赏给了巴布扎布。 当龙组八人刚刚抵达呼伦城的时候,巴布扎布已经从滨江伤愈北上,在俄国人的保护下来到了海拉尔站。他就住在海拉尔俄国领事馆中。这对王茂如是一种挑衅。俄国人似乎在看着戏一般,用巴布扎布面对新生的政权做出种种挑衅。东盟诸位王公,真有不怕死的,暗地里资助巴布扎布。他们以为自己很高明做的很秘密,然而岳启南早就把他们监视起来,并且威胁收买了他们府中的下人,这些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岳启南这里有记录。岳启南通过情报得知了一个消息,巴布扎布本打算能在此连络王爷起兵反抗。但是各位王爷只愿意支援一些金钱,不愿意出人。巴布扎布很是失望,他准备明晚离开海拉尔站,经满洲里到俄国。再转道外蒙,求外蒙王爷资助他武器人马。 几个人商议了一番。高二决定由他,龙三飞。陶大柱和乔堪英四个人化妆为蒙古王公,在俄国人的远东列车上将巴布扎布暗杀掉。任元星为他们提供武器,高二擅长用冷兵器,便只要了一把匕首,将匕首放在靴子底。龙三飞则要了四支美国造柯尔特掌心雷,这种弹容量仅仅五发,便于隐藏。陶大柱说自己不擅长打架动武,只是拿出他的瓶瓶罐罐,不知捯饬什么东西。乔堪英只要了一把勃朗宁,但他鬼鬼祟祟的准备化妆工具给大家准备化妆。 次ri一早,乔堪英便分别把其他三人叫道他房中,负责化妆,除了穿戴之外,还要把这些人化妆为典型的蒙古人种,颧骨高,小眼睛,塌鼻梁,大脸盘,带着假发。龙三飞问他这假发跟真的一样,从哪弄来的,乔堪英说从坟地里,扒死人坟,把死人头皮连带头发割下来做的,非常珍贵。吓得龙三飞够呛,乔堪英哈哈笑说逗你玩的,这都是马尾。四个人分成两伙儿人,都是贵族带着仆人,所不同的是,龙三化妆成的贵族像是暴发户,带着老仆陶大柱,而高二扮演的贵族看上去yin鸷一些,乔堪英自己化装成英俊的小奴跟在主子身后。 几天之后,高二等人制定好了计划,便先骑马跑到博客图,在乘坐火车。他们都是满脸络腮胡子,面对汉人趾高气昂,稍有不满便拳脚相加。那些俄国人见到中国人打中国人拍着手叫好,旁边几个中国商人看不过眼主持公道,便与这伙儿假蒙古人在火车站打了一仗。俄国兵立即冲上来,却将那几个中国商人打一顿扔出车站,倒是对蒙古王爷只罚了款,冒牌蒙古贵族得意洋洋地向汉族商人显示自己多么有钱,骄傲地进入贵宾车厢,气的那些汉人商人牙直痒痒。俄国人对普通人盘查很严,但是对贵族王公却监查不严,只匆匆查了一下身上,靴子里和裤腿里的武器隐藏了起来,倒是让他们轻松进入了博客图火车站内。 因为王茂如的移民政策的关系,中东铁路每ri护送移民到呼伦贝尔四趟,巴布扎布为了防止遭到暗杀,特地选择了夜里的火车,这样火车上的人少,而且没有拉移民的铁罐车接在后面,一般的俄国人和有钱人都坐这一趟。 在火车站,经过简单的检查,四个人混上了火车,上了车之后装作不经意间四个人坐在一起。他们知道巴布扎布这个投靠俄国鬼子的家伙,此时正处于俄国人的保护之下,等过了海拉尔站之后,便分散去找人。 两个俄国兵拦住了准备前往贵宾车厢的龙三飞,这龙三飞倒是有趣,向前伸伸脖子,指着那里面吵闹的人,正巧几个俄国人在斗酒,好像是觉得喝酒不过瘾,把酒放在杯子中,点着了,就着火焰一口喝下。 那两个俄国兵摆手示意,指着车厢上的俄文字母,好像是意思这节以后的车厢不允许中国人进入。 老仆陶大柱忙致歉,递过去两张十块钱的卢布,两个俄国兵一看,呵呵笑起来接过去。当龙三准备再进去的时候,两个俄国兵又把他推开,哈哈大笑,嘲讽着他们白花钱了。 龙三飞一副无奈的样子回到休息地方,气道:“怎么办?过不去。”陶大柱说:“要不然咱们给那两个老毛子送点酒,里面下点毒药?你看怎么样?”高二小声说:“怕是不行,我也注意观察了,那帮俄国兵半个时辰就换一次岗。贵宾车厢守卫森严,我们要找到巴布扎布就很不容易了,还要安全离开。”几个想了半天,不知有什么方法。这时候火车到了一个小站,打击都纷纷出来撒尿,高二忽然注意到有俄国人爬到火车顶上修理什么东西,心中有了计较,等火车在此运行的时候对其他三说:“我有个主意,龙脸,你化妆进去找到巴布扎布的车厢,咱们晚上从火车上面过去?” “上面?”几人看了看,觉得可行,但是俄国人武器jing良,而自己一方除了匕首就龙三飞有掌心雷和乔堪英的勃朗宁七发弹了,掌心雷那距离过了十五步远就打不死人了,勃朗宁只有七发子弹,武器不行,陶大柱说道:“咱们可以跟俄国人买伏特加,他们的伏特加遇到火能点着,我刚刚看到有个俄国人把酒点着了跟人比喝酒。咱多买几瓶子伏特加,我再加点料,然后等晚上的时候点着了扔进去,烧死巴布扎布。” 龙三飞笑道:“对,毒龙(陶大柱的代号)就是个天才,你这老东西就是个天才啊,这都你想到了,我再出一个损招,你能不能配点料,点着之后冒烟特别多?” 陶大柱点头说:“这个没问题。” 制定好计划,几人便假装喝酒,跟俄国人买酒,俄国人的车上倒是有贩卖的,只是一般去俄国的都是一些苦劳力,去修铁路的,哪有钱买酒,也就是这贵族才会买点小酒喝。 几个人装作喝酒喝多,跟俄国人买了十来瓶伏特加,然后又装作喝多早早睡下了,那些俄国人讥笑中国人不能喝酒。到了半夜,高二等人站起来陆陆续续走到火车厕所那边,打开窗子,每个人怀里都揣着两瓶伏特加,通过厕所的窗子爬了出去。乔堪英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经过了简单的易容,化装成了一名二串子(混血),穿起了俄国人的粗布西装爬了出来。也幸好这个年代火车速度不快,(还记得铁道游击队爬火车吗?)几个人都是体格健壮之辈,爬出火车之后沿着车厢慢慢爬过去,生怕声音引得俄国人注意。不过这时候俄国人睡得跟死猪一样,根本没注意头上的事情。在一处厕所,他们用绳子把乔堪英吊了下去。进入俄国人的贵宾车厢,乔堪英从怀里掏出伏特加,在身上撒了许多,装作喝醉酒的样子。这贵宾车厢一共是五节,其中最前头一节是武装车厢,里面住着俄国护路队的士兵。原本应该是一个排三十个人,但是现在欧战局势紧张,撤掉一半士兵,补充进来的则是原来的俄国铁道工。 乔堪英瞒跚着脚步终于找到巴布扎布的车厢,在车厢中间,过道上两名俄国并抱着枪交谈,乔堪英不懂俄语,不过俄国人骂人话还是会一些,于是骂骂咧咧走了。未完待续。。